巴黎圣母院尖顶可能重新设计,舆论反应有点大。你喜欢哪个方案?

来源: 2019-04-30 07:36:5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456 bytes)
巴黎圣母院尖塔和屋顶的重建,目前陷入了巨大的争议之中。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想要重新设计,“可以考虑加入现代建筑的元素”。

法国总理也宣布了一项国际设计竞赛,并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是完全复原奥莱·勒·迪克设计的尖顶,还是像遗产演变中经常发生的那样,给圣母院设计一个新的尖顶?”

巴黎圣母院之前的屋顶由1300个木架组成,可以追溯到12世纪。著名的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已经加入这场竞赛,很多建筑师及网民也提出了自己的构想。

方案1:

“钢铁+玻璃方塔”

来自泰晤士报的概念渲染图

据泰晤士报报道,福斯特建筑事务所提出用玻璃和钢铁设计一个替代方塔,使教堂被毁的屋顶变得“轻盈而通风”。设计中,还包含了一个潜在的观景台。

诺曼·福斯特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在任何情况下,替代方案都是使用当时最先进的建筑技术。它从未复制过原作。以前大教堂翻修时,12世纪的木材在19世纪被铸铁和铜的新结构所取代。为重建圣母院而举办竞赛的决定值得称赞,因为这是对新干预措施传统的承认。”

方案2:

“温室屋顶”

Studio NAB设想了一个替代的“温室屋顶”。

该项目将被称为“绿色环保的大教堂”,旨在创造包含引入生物多样性,教育与和平包容的绿色屋顶。

为了尊重原来的风格又更具现代性,NAB事务所在需要重建的部分模拟了温室和养蜂场。

通风温室将采用金色的钢结构和玻璃,不仅种植植物,还可以作为观景台。从原来屋顶回收的木材,将重新用作温室中的花盆和家具。

温室将举办城市农业,园艺和永续农业等再教育,使贫困人群拥有重新融入社会的权利。同时绿色屋顶还设置了面向孩子的工作坊,使儿童与自然重新联系起来。

方案3:

捕捉灾难的美丽

法国设计师Mathieu Lehanneur提出与其重建150年前的设计,不如重建大火时的圣母院。

他表示:”我喜欢这种通过建筑定格某一时刻的想法,对我而言,这是捕捉灾难并将其转化为美丽,将短暂转变为永久性的一种方式。“

方案4:

水晶屋顶

意大利建筑师Massimiliano 和Doriana Fuksas建议在大教堂的设计中添加一个由水晶制成的现代屋顶和尖顶,并在夜晚点亮。他们认为水晶尖塔象征着历史和精神性的脆弱,而光是非物质的代表。

方案5:

光束尖顶

斯洛伐克的建筑师Vizumatelier建议设计一个轻质的塔顶,顶部有一束直射上天的光束。

这一做法是在重塑哥特时代的精神。设计师说:”那时的建筑师竭尽全力地尝试离天空更近一些,Viollet le Duc在19世纪改造时就是这么实践的。现在我们有条件实现它了——一个将天堂和地球连接起来的轻巧皇冠。“

"这是一场悲剧,没有什么能够恢复超过了850年的美丽,但是现在是巴黎圣母院重生的机会。"

方案6:

玻璃屋顶+传统尖塔

俄罗斯建筑师Alexader Nerovnya建议将全玻璃屋顶与更传统的尖顶结构相结合。

“当人们来到大教堂时,他们将感受到与古代和现代部分在一起的强大历史联系。”"我们知道在13、14、18和19世纪,分别对它的设计进行了一些调整。事情是会改变的,巴黎圣母院不会永远是一个样子,无论修复得有多好。"

方案7:

现代手法还原原有设计

法国建筑师大卫·德鲁认为我们应当在缅怀过去与展望未来中找一个中间点。所以他设计了一个以现代手法还原原有设计的大教堂。

方案8:

球体+拱门尖塔

塞浦路斯合作建筑工作室Kiss The Architect建议混合中央楼梯周围的拱门和球体的造型重建尖顶。

方案9:

彩绘玻璃屋顶

彩绘玻璃屋顶

AJ6工作室设计了主要由彩绘玻璃制成的屋顶及尖塔,让其成为巴黎新的夜景标志。

有报道称,除了修复观念上的考虑,重建也面临着材料选用的问题。

如果还是像原来那样使用大型橡木,从定位、风干到安装可能就需要至少5年时间,整个工期会因此变得很漫长。和很多古老建筑一样,巴黎圣母院也是经历了很多次的改造、修理和加固。每次也都使用了不同的材料和工艺。而且,大火被烧毁的尖塔,也并非包含在巴黎圣母院最初的设计里。因为当时的技术限制等原因,最初只是修了一个矮小版的尖塔:

巴黎圣母院初建时的尖塔

这个尖塔破败之后,在18世纪末期被拆除。后来才又设计建造了现在版本的尖塔。

改造后的尖塔

但即使有历史在前,对巴黎圣母院重新设计的提议,还是遭到了很多的反对。右翼政客乔丹·巴德拉说:“让我们停止这种疯狂的行为,我们需要完全尊重法国的传统。”“现代的艺术让我怀念过去的艺术”。另外,对阶层矛盾敏感的黄背心运动的游行者,则提出:“穷人比圣母院更需要钱”,抗议政府和富人宁愿巨资修复圣母院,也不愿意回应他们的诉求。

还有很多人吐槽起具体的设计方案,比如一些中国网民的评价:定格火焰的方案3是“毒液”;拱门尖塔的方案8是“热得快”、“打蛋器”、“四根天线的路由器”。玻璃屋顶的方案6是“夜晚一道光,绿的你发慌。" 彩绘玻璃的方案9是“大棉袄Style”。

……

还有人直接上了自己的版本:

目前还不知道法国政府在这种舆论面前,最终到底是选择“修旧如旧”还是“重新设计”。但这并不是法国政府第一次因为建筑设计承受争议。从埃菲尔铁塔、蓬皮杜艺术中心,到巴黎卢浮宫扩建项目,莫不如此。贝聿铭为卢浮宫设计的玻璃金字塔,曾经遭到多数巴黎市民的反对,连法国的文化部部长都对此不满。贝聿铭回忆说,他做卢浮宫扩建的13年,有2年都花在了吵架上。他走在巴黎街上,曾有市民朝他吐口水以示厌恶。但在密特朗总统的坚决支持下,贝聿铭还是完成了作品,并成为巴黎新的骄傲。

巴黎卢浮宫

来说说你的看法……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