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20年前在中国街拍的德国摄影师走了

来源: 2019-05-14 08:42:4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816 bytes)

4月25日,德国著名摄影师迈克尔·沃夫在香港去世,享年65岁。

这位曾三次获得荷赛奖的摄影师可能你并不了解,但他的作品我们或多或少有印象。

这位把真实视为全部的摄影师20年如一日地记录着中国人的样子。

迈克尔·沃夫的镜头对中国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这组《中国肖像》还原了生活在1997-1998年期间中国普通人的衣着,皮夹克、大西装、喇叭裤……中国在平凡的日子里,自己解读时髦,自己诠释时尚。

那个年代的女孩喜欢把衣服扎进裤子里,还喜欢穿着袜子穿凉鞋。

那个年代的好闺蜜,总是喜欢穿颜色相近或相同的衣服。她们着迷于宝蓝、艳粉、大红等吸睛的颜色。她们认为一起走在大街上靓丽并抓人眼球。

每个年代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流行和大胆。

每个曾经爱美过的60、70、80后,都会从中找到那个年代自己「心怀时尚」的影子。

对比于现代低调的莫兰迪色系,那个年代的人对于衣着有着一种大胆和单纯感,配色是否顺眼和舒适她们并不在意,最重要的是表达某一天他们与以往不同的心情。

迈克尔·沃夫还有一组令强迫症看了身心舒畅的作品,是关于香港的那些建筑。

「身居要位」并经济发达的香港拥有着很多城市无法比拟的珠光宝气。

但高昂的房价,大量劳动力的涌入,也意味着在这里居住寸土寸金。

迈克尔·沃夫拍下了鳞次栉比的城市建筑,第一眼望上去彷佛是电脑色块的有序排列,然而这正是最真实的香港。

高密度的住宅让很多人感受到生活的巨大压力和人的渺小。

城市的密度也是每个人心中压力的密度。

很多人认识深圳大芬村油画,也是通过迈克尔·沃夫。

深圳大芬村以油画闻名世界。在这里,上万名画工夜以继日地复制世界名画/当这些复制品销往欧洲时,价格翻了几十倍。

2006年,沃夫来到了大芬画家村,只用了三两天的时间拍摄完成了一组《中国拷贝艺术者》。

在大芬村他拍摄了一些被复制的名画和完成他们的“作者”。

稍稍有些陈旧的楼道里,这些人手里举着的是色彩鲜艳的“世界经典”。

这些人都身怀绝技,但因为市场需要和种种自身原因,来到了大芬村变成了流水线上的工匠。

经典的黑白作品充满了高级感和旁边怀抱孩子的妇女的“烟火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今大芬村已经从单纯的复制转向原创,很多以前复制名画的工匠都成为了偏向表达个人创作的艺术家,还有几个人开了画展。已经离世的迈克尔沃夫在天堂也会欣慰吧?

迈克尔沃夫用带有“平静感”的镜头无声诉说着那个发展中的中国。

把街边废弃的坚硬物品捆绑上柔软的棉布,中国人用凳子表现出了苦中作乐和忙里偷闲的智慧。

玩具厂里上班的女工、粉色的衣服、严肃的面容、萌萌的玩具。

农村里的新婚夫妇和亲戚、那个年代独有的红色专用大衣,还有比自己身形微微大些的西装。那个年代的人,讲求一个实用和长远。

一群残疾人先天的残缺,并没有阻碍他们好好生活的决心,也不会成为他们面对镜头害羞的理由。他们与我们没有不同。

进城务工的人员,身强力壮且黝黑的皮肤,大包小包扛起。但是丝绒外套和内里的衬衣

凸显了他的干净和体面。

与其说他是个摄影大师,不如说他把社会和人类观察到了极致,长期的行走和思考,日复一日地拍下那些年的中国。

斯人已逝,感谢他愿做色彩的解语者,用自己的视角解读着中国,留给我们如此珍贵、带着年代感的画面,真实鲜活,永远流传。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那时中国已经开始巨变了,80年才算经典。因为只存在于记忆里 -lzh0007- 给 lzh0007 发送悄悄话 lzh0007 的博客首页 lzh0007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14/2019 postreply 20:05:46

有与世界接軌的痕跡 -飯盛男- 给 飯盛男 发送悄悄话 飯盛男 的博客首页 飯盛男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14/2019 postreply 22:25:37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