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城论坛
+A-

天涯咫尺,如见故人 | 2019小林摄影总结 (ZT)

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2020-01-02 09:28:50 ( reads)
林帝浣

这是一个坚持了15年的习惯,每逢岁末,小林都会做一个摄影总结,回望这一年走过的路。

2019是特别的一年,或许每个人都觉得辛苦,但那些哭过、笑过、爱过、痛过,都不会白过。到最后,都将成为温润往事。

一月,毕业后一直在上班的校园,寒假值班的路上,新年的阳光洒落。

一月,过年,教儿子写春联。

新年在广州沙面的一个小展览。

 

元宵,飞美国,首站是印第安纳州。到达的那夜,下起了雪,货车在停车场里画出莲花。

印第安纳州在美国内陆,城市很小很小,小到只有一个十字路,只有一个购物中心。

印第安纳大学的水墨画展,这个姑娘对中国水墨特别痴迷,看了又看不走,现画了一张小画送给她,

在美国待久了,吃饭会越来越痛苦。加油站突然看到“四川”二字,欣喜若狂,冲进去狂吃一大盆沸腾水煮银鳕鱼。

美国的郊区都好看,风景如画,也是中产阶级的普遍居住区,只是不知道为何有点寂寞的感觉。

二月,刚到纽约,旅美的两位女同学说带我去看长岛的灯塔。结果开了俩个多小时才到,然后告诉我说,这里是世界闻名的失恋胜地。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那座著名的灯塔。傍晚大西洋海边的风好冷好冷。然后女同学们拉我去法拉盛华人区吃了个小肥羊火锅,生意太好了,居然还要等位。

住在纽约下城区,小旅馆窗外就是峡谷般的高楼大厦。

纽约,第五大道的露天滑冰场。纽约给我的印象是浅褐色的。

唐人街街头,据说,这里有全世界最好的粤菜。一个小街区的米其林,比国内任何一个大城市都多。纽约不像美国,纽约像世界。

特朗普大厦前,吃披萨的帅哥。

在纽约看一场实验话剧,结果只有一个阿姨从头到尾在用英语喃喃自语。对于只会使用一个英文单词说话的人来说,前排这对情侣更吸引我注意力。对了,我用的那个单词是:“this”“this”“no this”“this”“this”……

纽约,联合国总部大会会场,各国吵架的主战场。中文翻译组季晨老师在他的同传翻译间。在纽约,差点被无良华人欺瞒,幸得季晨老师奋力解围。

上海姑娘周廷华,年纪轻轻就做了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厅助理。中国人在联合国好厉害。

在纽约做艺术策展的陈儒斌老师,带着我去坐地铁和公交车,带我去看展览,告诉我许多关于纽约的事。

MOMA现代博物馆,梵高的《星空》原作。

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的楼顶,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有航空母舰的哈德逊河上空。

曼哈顿的夜景,很壮观,然而远远望去也甚感落寞。纽约的照片还有很多,故事也有很多,就此打住。

华盛顿,白宫前笑口常开的示威者。

华盛顿,越战纪念碑。这个湖我记得,在《阿甘正传》里,阿甘跳进湖里,涉水去找他青梅竹马的姑娘。

华盛顿,国家艺术博物院,临摹莫奈原作的大娘。

华盛顿,离开美国前一夜,又是一场暴雪。

三月,杭州,紫藤花开得撑破了窗台。

三月,杭州,竹外桃花三两枝。

杭州,西湖白堤,新柳。

这次去杭州,是为了见我的漫画启蒙人,蔡志忠老师。蔡老师智商惊人,但是个纯真小孩,数次送客又拉住我,最后我们聊了八个小时。我问他:“蔡老师,你看我怎样才能超过你?”蔡老师说:“你死心吧,不可能。

蔡老师为了安慰悲痛欲绝想跳西溪的我,认真画了一张画给我。

三月,日本,神户是个特别特别干净的地方。

三月,奈良,灯火里的樱花。

三月,奈良,樱花林里的梅花鹿。这个季节的鹿,灰灰的,毛又短,不太好看。

三月,大阪,遇见河边的樱花林。看见两位赏花的姑娘,本想用刚学会的四句日语搭个讪,没想到姑娘一开口,就是武汉话。勉为其难,帮她们拍照留念。

在大阪,刺身是每天都吃的。但这道刺身,让我终身难忘,鸡肉刺身,鸡肝刺身,鸡心刺身,鸡胗子刺身。其实味道不坏,甚至有点甜,就是情感上有点接受不了。

奈良,唐招提寺,流水。

四月,第一次去大凉山,那里的女童助学计划正在开展。

当地女孩读书不容易。

或许我们能帮一点忙。

我们是来踢足球的,小林是8号球衣,今年会发。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比赛,我方是一些油腻中年大叔阿姨,对手是女童班的女生足球队,从小翻山越岭来上学的,比赛上半场,大叔阿姨们体力尚可支撑,打成了3:4的均势。

下半场,女生队克服了最初的紧张羞涩,越战越勇,而大叔阿姨们由于身处高原,体力逐渐不支,虽然人人奋力,仍无法挽回劣势。

最后,大叔阿姨队以 4:13 惨败。我们践行最初的承诺,输一球捐一万块钱,集体捐出善款 90000 元。

大凉山的归途,自拍。回到广州后,开始筹划执行一个公益计划。

五月初,香港元朗,还很宁静。小林熬了几天的夜,画了几十幅画,在香港做画展,义卖为“大凉山康乃馨女童健康计划”筹款

为香港画展作品专门做的书签。最后,所有的画卖剩一幅,筹款三十多万。

五月,湘西永顺,这是一座山城,来参加亲戚的婚礼。

永顺县城,穿着芭蕾服的品牌宣传队,有点辣眼睛。

六月,日本大阪,太治阁的烟水相接。今年最辛苦的日本巡展开启。

在日本,为展览殚精竭虑,一个月里,没有离开过展厅方圆五百米。

六月,京都的雨。

京都,雨落在青苔上,很安静很安静。

八月奈良,鹿角已经长出来了,身上也现出了美丽的斑点。

大摇大摆过马路,是奈良鹿的专利。

六月,日本,宇治,做抹茶的地方。

八月,京都,偶遇一场大型COSPLAY秀。

八月,湖南石门的盛夏,每天都去小河里洗澡。

八月,云南巍山,不记得第几次来这座小城了,这里一直是我云南最爱的地方,更何况这里的盛夏如此凉爽。

八月,和我的高中班主任黎光宁老师喝酒小聚。这张他做主角的漫画,黎老师让我再画一张,他要挂在家里,于是乖乖地画了。为了报答师恩,我把黎老师送上的微博热搜。

八月之末,一直在路上。今年出门好多,好多好多。

八月底,2020年日历发售。我很纳闷地问出版社,暑假开始卖明年台历,这是什么套路?对了,有个好消息,很早就买了这本日历的朋友,你们明早就可以开始用了!记得每天往下撕,这样撕得会很整齐。

九月,决定找一些内心的平静。于是去珠海金湾,让苏哥带我出海去打鱼。每次都能抓好多野生海鲜,有时还有膏蟹和大鱼,特别减压。

十月,珠海金湾图书馆画展,别出心裁地用鱼篓做了个插花展,现在还在展览,大家可以去看。

十一月,希腊雅典。每天趴在小旅馆的阳台看夕阳夜景。

初到雅典,便偶遇卫城的夕阳。

雅典老城街头,弹唱的少年。

希腊是有无数海岛的国家,海鲜很不错,烹饪得也还好,中国人吃起来可以接受,海鲜餐馆有供人涂鸦的小石头,画了个“等一朵花开”。

雅典中央市场,海鲜很多,有活的梭子蟹和龙虾,都很便宜!

希腊的平常风景。

午后,撸猫的小姐姐。

海边,喝啤酒等夕阳的人。
 

日落后的黄昏。

海边的希腊新娘。

圣托里尼,日光恍惚。

雅典黄昏的灯下,小林画下的在希腊等一朵花开。希腊语老难写了,害得我战战兢兢地描了半天~

不知不觉,来了雅典好多天,对这里的城市和人文,有了更多认识。每天黄昏在酒店的阳台上,了望着日落,发呆一小会。夕阳里华灯初上的普拉卡老城,有一种陈旧的熟悉感。

每个黄昏,色彩都不一样。

十一月,意大利罗马。

罗马很漂亮,然而游客也很多。

罗马,梵蒂冈,趴在地上用手机对着一滩积水,拍了这张。

然后引来各国游客纷纷模仿,争抢着拍起这摊子水。也算是扬我国光,中国摄影文化走出去了。

意大利,托斯卡纳星空下的佛罗伦萨。为了拍这张黄昏照片,狂奔跑了两三公里爬到山上的城堡,腿疼了好几天。

十一月,北京录新华社的演讲。站在自己的画里,感觉有点奇妙。

十一月,又去珠海金湾打鱼了。这次是带着中山大学艺术学院的同学们去,拖大网,大家很努力,人人都吃饱了自己打来的海鲜。

十二月,又去巍山,露天茶馆。
 

巍山,上菜前,画张写生。云南的冬天,晒起太阳来也是太舒服了。

十二月,云南昆明,阳宗湖,去挖冬天特有的黑松露,满载而归。
 

十二月,大凉山,执行康乃馨女童健康计划。
 

十二月,大凉山,女孩。

十二月,大凉山,肩背重物的女孩。这里的孩子,成长比城里的孩子不知道艰难多少倍。但大家一起努力,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大凉山,山脊的云海。突然发现,我们常常要奔波很远很远的路,付出很多很多的努力,才能做出很渺小很渺小的事。

大凉山,放牛的孩子。只要不放弃,总会能做出一点改变的吧。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跟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