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的高尔夫球友

从传统文化里发现解决现实问题的方法,在交流过程中寻找令人茅塞顿开的灵感。
打印 (被阅读 次)

  大阪球友

  大阪人的那张嘴是发声的器官,是饮食的器官,是交流的工具又是骂人进攻和防卫自身的武器

  前天接到球友的联系,说是经常一起打球的一位叫川上共同的老会友在今年的“理事长杯”中夺冠。最近要开一个庆祝会,有理事长出席组织一个大规模的比赛,希望一起参加。

  提起川上,记得那是和一些球友打球,只要他不在场总要议论一番的一位老朋友老球友,古稀之年的他话题之一,就是谁和他打一场球,就听他唠叨、说道一场球,让人感到他的话多就如他的姓氏名“川上”嘛,孔子就说过“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川上与“滔滔江水”,“滔滔不绝”划上了一个约等号似地,他每一个击球动作,每一打都有一番评论解说,一旦停下来等前面一组拥挤的时间里,他便将昨天与老婆去商场买了什么衣服,和女儿一起去吃烧烤神户牛肉的话题一一和盘托出,让人“感动”他的话题“丰富”,又觉得他的生活是那么“多彩”!

  往往因谈话议论不停,总有人提醒:“前面己经畅通了,川上桑,该你发球了……”

  这才停嘴,闭息,站姿,瞄球,击撞,收杆,一连串动作中无法说话,在同组别人击球时也不能有声息(这是礼仪,规矩),所有人发完球坐上球车,川上又打开话匣子了……

  在大阪,人们相信:“男人,有一种本事叫会聊天!”;“女人,有一种本事叫会应酬!”;“店员,有一种本事叫会吆喝!”。

  大阪人不会聊天的人要么是蜗居型,要么是屌丝型。

  中国有句俗话是“京油子,卫嘴子”。“京”是指北京,“卫”是“天津卫”;

在日本的“京油子,阪嘴子”,“京”指京都人,“阪”则是大阪人,和天津人的会说评书是一绝似的,大阪人的“漫才”(双人相声)是天下一品之功夫。

天津人喜欢吃,和大阪人吃的相比之下只能是差一个级别。

  在天津有一位朋友,兄弟五人,老五从小闯深圳,多次见面,每次他请客吃饭,每次都象是包场说评书似的。话题多且每天都发一些“黄段子”,就象他的围棋段位5段高手一样,其黄段位恐怕是“三流”以上了。后来该人去了新西兰将所有“朋友圈”拉黑了。

  在大阪打高尔夫球要做好话题充足、谈天说地、之乎者也、四方山话都通,“红道,黑道”的基础知识是必备之功课。

  所以很多“关东人”不喜欢与“关西人”打球,人们为了打好每一颗球而集精会神,高度紧张之际,各种谈话不让人“走神”或分散精力才怪呢!关东人说关西人打球“磨嘴皮子”!

  “关西人”又看不惯“关东人”打球的风格。一组人打球,几乎没有一句话,有的人“闷声不响”,就象“参加葬礼”一样,叫“御葬式高尔夫”!

  多说话不行,一言不发也不行。不过高尔夫球场上一个人的表现对他的成绩是有影响的。最近被称为“微笑灰姑娘”的涩野日向子,在全英公开赛上一举冲过500位排名在前的高手拿到冠军,而排名至第十四位。她就很随和,不是紧张得绷着脸,一丝不苟,只注意打球,她该吃小吃时吃,该笑笑……。

  所以适当的语言交流在球场上有一定的缓解神经紧张的作用。但也得看对象,人如果对喜欢沉默的人,你一个劲地与之“交流”,会被当作搔扰他人打球而投诉你影响他人,将会被举报!

  川上老先生夺冠军是可喜可贺的,也决定了去参加其庆贺会。但对他的“口数”太多是有保留意见的。因为和他一道打球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只能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了吧!

  老先生之兄弟都是政治家庭出身,一次听朋友说其父曾是某某大臣的秘书,后来问他,才知道真相是某某大臣曾当过其父的秘书,所以是当地名人政治家。难怪喜欢说话也有善于演讲的“遗传基因”呢!

  有诗为证:

  古稀球友话题多,

  气氛轻添图乐呵。

  三座大山随意侃,

  一堆闲话嘴皮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