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吃过饸饹的人真的不算是北方人

唉,吹嘘自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
打印 (被阅读 次)

其实,我从小在北京长大,我也没有吃过饸饹。在北京的饭菜无非就是窝头,米饭,馒头,包子,炸酱面,涮羊肉,京东肉饼,大懒龙,疙瘩汤馄饨什么的。至于饸饹吗,小的时候真的是连听说都没有听说多。

我第一次吃饸饹是去山西招生,那是八十年代初的事情。学校领导去招生都是去好地方,去鱼米之乡或者有名胜古迹的地方而我们这些年轻人招生就只能去艰苦的地方。于是我就去了山西晋东南地区的一个屯留的县里面。

县教育局的干部对我非常热情,我虽然年轻但是假装是钦差大臣呀,可以决定要谁不要谁,那是一个多么厉害的角色呀。

中午端上来一碗面条,有肉片儿,有香菜,连汤带水的,看着挺馋人。(这个碗其实挺大,一下子放半斤没有问题。)

县教育局的干部说:咱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就吃几碗饸饹吧。

这一碗饸饹,三口五口就吃了。这个饸饹怎么是这个颜色的呀?是什么面做的呀?

“饸饹是咱当地的特产,是用白面,豆面和榆皮和面,压出来的。您来了,今天早晨杀的猪,您原来是客,怎么也要来点儿荤腥呀。”

真好吃!又来了一碗!

教育局的干部就带我到厨房,去看看人家怎么压饸饹。

反正,我看也看不懂,就知道面从灶台上面的那个饸饹床上面压下来,直接进到锅里。

既然看了人家的厨房,又看来人家怎么压饸饹,那就再吃一碗。

三碗不过岗吗!

今天在网上看到这么一个东西,不锈钢的饸饹床,赶紧订一个,就可以和面杀猪压饸饹吃了。

据说,只有山西晋东南地区的饸饹是用豆面,白面和榆皮做的。而其它地方比如山西的大同以及雁北地区,内蒙古地区的饸饹是用荞面做的,颜色也是那种褐色的。

荞面饸饹

当然,也有白面饸饹

不过,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饸饹,还是1982年的暑假在山西省屯留县教育局吃的那三碗榆皮豆面饸饹。

《版权饸饹所有,翻印好吃不究》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mychina 回复 'Dalidali": "七十年代的事情你还记得?79年你才一岁呀!"
--------------

您小看人吧, 79年我已经大二了!
70年代是我饭量最大的时候,也是对饥饿记忆最深刻的年代。
雨女 发表评论于
饸饹是杂和面作的。比一般面条粗,硬的就是饸饹。咱北京也吃。家里富裕点的。
feier2000 发表评论于
不好意思问一下,这两个字怎么读?请原谅我识字有限,第一次看到这像面条样的东西。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路边的蒲公英' 的评论 : 那是老物件儿,高级!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xitian' 的评论 : 复兴路旁边有一个寿松饭店,寿松饭店后面就有一家卖饸饹的小店,老板是山西长治人。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我们家过去就有一个照片那样压面条的机构,不过大梁是木头的。
xiaoxitian 发表评论于
也吃过压饸饹,但是没有什么印象了,记得很清楚是要放榆树皮粉,好像是用荞麦面榆树皮粉的混合。现在还有人吃这些东西吗?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香水雨' 的评论 : 没有卖榆皮的。。。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哈哈哈哈哈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ucker' 的评论 : 我在西安就没有吃过玉米面
香水雨 发表评论于
豆面我在朋友家吃过一次 好奇树皮面呀 牛哥给做点吧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南方快变成北方了,见过街上小店卖这个男的饸饹、女的面 : )
Zucker 发表评论于
我高中时代在西安吃太多的玉米面饸饹、高梁面饸饹,真不好吃,满满的痛苦回忆。但后来吃荞麦饸饹,觉得很好吃,到现在还很喜欢。荞麦饸饹是陕西关中的名吃确实口感不错所以才能铸就成名吃,从来没听说过玉米面或高梁面饸饹成为名吃。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石榴花' 的评论 : 寻人启事!
红石榴花 发表评论于
很久前俺们那儿有一个饸饹店,汤汁是麻辣味的大块豆腐,爽滑劲道的各式荞面、白面饸饹,热气腾腾的一大碗才几块钱 ,贼好吃!店主是一个黑熊怪样的胖子,特色,,,后来到处拆迁,小店和无与伦比的荞面饸饹一起不见了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atCity' 的评论 : 河北,山西北部,内蒙等地,都是荞面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晋东南地区是豆面,榆树皮和白面做的。

好像晋东南不产荞面。
MoatCity 发表评论于
很久没吃了。河北是用荞麦面做的。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金米' 的评论 : 哈哈哈,你是南方人!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ustinw' 的评论 : 90%的饸饹都是荞面的。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金米' 的评论 : 哈哈哈,你是听说,我是实践,我对,你不一定对!哈哈哈
在水一方999 发表评论于
美食家。支持。
austinw 发表评论于
正宗饸饹还是荞面饸饹!
金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ychina' 的评论 : 我可是真真正正的北方人,虽不像你,在北京出生长大,可年方8个月大就到了北京,长到半大才离开北京的,我可从来都不知道你说的这吃的东东,连怎么发音都不知道。
金米 发表评论于
我爸在大学工作的同学,刚改开时,有几个出去招过生,我爸找他们帮过我的几个亲戚上大学,他们都是去省会城市,哪有在县城乱窜的,还面试。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金米' 的评论 : 招什么生都要到县里去,要深入到县教育局。
金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听你这一说,才想起阿牛是去招体育特长学生,所以才去县城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我对不起他呀,他那碗饸饹我给吃了。。。。。

不过后来,他奋发图强,成了煤老板,身价过亿!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七十年代的事情你还记得?79年你才一岁呀!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在淘宝上找:饸饹床,很多种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山西的面食那是真好!

山西还有八大盘八大碗,都是硬菜。你看看那山西的火锅,装的都是硬货!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这是我小时候对荞麦荞麦饸饹的印象。 也许到了山西蒙古荞麦荞麦饸饹是一道主食。

没错,记得招体育,文艺特长生是到县里。 记得我有同学去参加体育“面试”或测试, 但没考上。 没给人家吃饸饹?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饸饹!
70年代,物质匮乏,麦面不够吃,一年也就有三两次机会吃肉。没油水,饭量很大。
红薯吃多了冒胃酸。
玉米面做的饼子窝头口感不好,也做不成”面条“。 饸饹机(我们那里叫饸饹樁子)应运而生。把玉米面团放到那个类似发动机“气缸”的桶子里,气缸的底部有很多小眼象漏勺, 用杠子压下那个“活塞”,玉米面团被挤压出来象面条一样的细条,直接掉到烧开的锅里。煮熟当面条吃。 那时候可没有猪肉。
荞麦对地的要求不高,农民就在边角地或坡地种荞麦喂牲口。 但70代缺粮时,也做荞面饸饹。现在吃荞面饸饹和城里人吃野菜一样,或吃新鲜,或说更健康。





smithmaella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啊,谢谢介绍发扬光大我们老西。请问在哪订那好家伙?给个link please.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俺有一山西朋友给我说, 说俺老西儿的面食多好, 有点扯, 不错品种确实很多, 长的短的扁的鱼儿样的揪出来的耳朵压的削的挤兑, 形状这样那样多不胜多,可基本不会说加的什么”实料“, 肉啊鱼啊鸡啊菜啥的, 就不提了。味儿呢, 就一样: 咸, 另外绝对不能少的东西是”醋“!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色盲呀!!!!哈哈哈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哈哈,正宗的饸饹应该是荞麦面做成的。应该是褐色的。
你的那几碗饸饹是白色的,还有汤水,其实和饸饹做的(汤)面条没有多大区别。要是吃过荞麦面的饸饹,就知道有很大的不同。主要是筋道。
说到筋道,正宗的荞麦饸饹泡在汤中几天,还是老样子(很少吸水),而小麦面粉做的所谓饸饹,一天下来就成了面糊糊了。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下锅前通知我呀!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喜欢吃面条,俺用 pasta Press/squeezer 代替你那正规的工具,做一碗自己吃,也不赖哈哈!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她叫什么名字?哈哈哈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好亲切啊!上学的时候有一个山西同学,特别能干,很会做面食,我们都是从她那里知道擦尖、掐疙瘩等等的面食。我记得有一次她飞快地搓手工猫耳朵,我们都看傻了,那真是艺术。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金米' 的评论 : 不是高考招生难道是小学招生呀?哈哈,我不知道你们学校,但是,我们学校都是到县里去招生,还要面试考生。省城里怎么招生呀?想不明白。
金米 发表评论于
你先说你是不是高考招生,如果是,你就应该呆在省城。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应该和面条是夫妻,饸饹是男的,面条是女的。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这个饴什么的,就和面条很像,是面条弟兄吧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金米' 的评论 : 招生都是到下面县份里去招生呀,在省城那是高级领导的事情。
金米 发表评论于
你这招生大员应该呆在省城呀,怎么下到县里了呢? 不是高考招生吗?
mychi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俺老四川哈' 的评论 : 饸饹比你们四川的担担面好吃578倍!哈哈哈
俺老四川哈 发表评论于
坐沙发,吃小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