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皇帝的名, 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24)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打印 (被阅读 次)

建义租住的小楼门口

(24)

思前想后,顺治姨妈从心底里还是倾向跟二儿子建义走。

不仅因为建义在3个儿子里最有传统孝观念,对母亲最有耐心和温情,而且他比哥哥建仁更有地理位置上的方便,比弟弟建宁更有能力。。最最主要的是,建义自己也希望母亲能跟他一起生活,好让他尽尽孝。。  

至于阿梅,建义说他已经做好了她的思想工作,应该不会再有问题。  

毕竟,顺治姨妈把拆迁分到的3套房子,自己一套也没留,按涵江习俗,也没有3个女儿的份,而是在办理拆迁安置文件时,直接把房产名字一人一套全写给了3个儿子。。阿梅她不看人,就是看在婆婆让他们凭空得到一套免费房子的份上,也得接纳顺治姨妈。。何况自己丈夫的态度是那么不容置疑!  

建义租了黄家门一处二房红砖小厢楼,把顺治姨妈,老婆女儿及家当等都搬了过去,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等待林家原址上的新楼能尽快盖好,大家好搬进那现代化有卫生间的套房。  

涵江老城区的旧房子都是没有卫生间的,家家户户以前都是用马桶。每天清晨,镇上“粪便管理处”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会推着水车和装粪车挨家挨户倒走居民放在门口马桶里的“货”,并把马桶洗刷好。。。

改革开放前,马桶里的货“FB管理处”收集后卖给周边农村农民,因为在当时,那是农民做肥料的紧俏物。每个月,涵江FB管理处工作人员会去镇上每个家庭按人头发放FB钱-:)  

后来旧城改造,有了自来水,有了下水道,很多人家就在屋里补建卫生间。。建义租的房子,房东也只是在楼下过道尽头加盖了一个简单蹲式卫生间。  

刚搬过去头几个月,顺治姨妈的日子过得还算舒心平静。平时儿子上班,阿梅在家做家务照料女儿,顺治姨妈时不时也帮着带带孙女,闲时顺治姨妈会坐在木槛门外与邻里聊聊天道道家常什么的,日子倒也好过。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顺治姨妈发现她无法正常使用家里那唯一的卫生间了。每次她想上卫生间时,阿梅不是正好也在使用,就是在清洗卫生间,而且时间都很长很久,好像永远都不会结束似。。。  

顺治姨妈问什么时候她可以使用呀,阿梅也不作答。。顺治姨妈有时实在忍不住了,就会湿了裤子。  

一开始,顺治姨妈以为是时间上的碰巧,可能是正好她想使用卫生间时阿梅也在使用,可后来发现阿梅好像是故意霸厕,因为碰巧的频率不可能那么高啊,几乎是每天的事!  

而且阿梅对顺治姨妈的态度也越来越不好,说的话也常常是含沙射影,指桑骂槐式的。。  

顺治姨妈百思不得其解,我没有得罪她呀?顺治姨妈知道自己在人家屋檐下,儿子早出晚归,三餐都得靠阿梅做给自己吃,平时她都格外的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又踩到她的哪个敏感穴位,引起不必要的事端,所以,除了和孙女在一起,偶尔和邻居说说话,顺治姨妈每天就像一只猫一样,静悄悄地蜗居在那栋小楼里。。  

可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那,这次又是什么呢?  

憋湿了好几次裤子后,顺治姨妈不得不给儿子建义说了“厕所危机”,让儿子去问问阿梅怎么回事?  

阿梅自是矢口否认霸厕的故意性,说家里就一个厕所,遇到二个人同时都想使用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建义说母亲年老体衰,不像年轻人那样可以憋着,你就不能让母亲先用?或尽快把卫生间腾出来?  

阿梅嘴上答应,实际依然如故,以种种自己也很无奈很无辜的理由。。

顺治姨妈苦不堪言。  

表姐林青也多次去探望顺治姨妈,试图与阿梅沟通,皆无果。这种没有公开吵闹或霸凌,只是绵里藏针的刁难委实叫人措手无策。。  

问阿梅这个事时,她总是笑笑的说:我也急啊,我肠胃不好,总不能拉一半就起来?  

后来才知道,问题的根源还是来自阿梅那深植心底的自卑感!  

在阿梅心里,天大地大,没有什么比自己被人看轻的事儿更大了。一旦她觉得你轻视了她,那你就是她的敌人,不管你是谁,婆婆,妯娌,或我母亲等所有林家人,她的长辈或晚辈,哪怕天老爷,她都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怒怼! 

感觉阿梅嫁入林家后,她一生的“事业”就是随时随地,坚定不懈地捍卫自己的尊严,她以极其敏感的神经感触着像风一样无影的只言片语,通过自己那条对林家人固设的,人人都可能是她潜在“敌人”的思路,得出置信不疑的结论,然后就像一个女战士那样开始一场无头无脑,莫名其妙,没有真正对手的自卫反击战。。  

顺治姨妈又一次莫名其妙地“被宣战”,仅仅因为她在回答一个邻居问你媳妇是哪里人时,顺治姨妈随口答了一句:“山里人”。

阿梅听到了顺治姨妈的这句“山里人”,在极度自卑的她听来,这“山里人”三字是如此的刺耳,是对她农村身份的歧视,是顺治姨妈不满意她,瞧不起她的有力佐证,与当初婆婆不同意建义娶她是一样的梗。。。等等,等等!  

如果说一开始阿梅也有想与婆婆和好,好好相处的话,那顺治姨妈这句“山里人”瞬间把她拉回原地,一切又回到了那万恶的“解放前”!  

原来你还是瞧不起我啊?!你住我吃我,还瞧不起我?阿梅心里那根睚眦必报的弦猛地拧紧上了发条,滴答滴答,每天,每时,每刻,都是她可能发作的点。。  

建义这里,顺治姨妈是无法再待下去了。。

(待续)

版权土笋冻所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