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大陆人、邓小平与一位美国前总统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打印 (被阅读 次)

香港人在示威、在抗争、在向所有愿意倾听的个体叙说。

对示威的香港人,大陆人在怒怼、在谴责、在给他们发派所有能想到的“蔑称”。

香港的七百万居民,总体上是和大陆人一个“民族背景”的。同一个“人种”。一边在示威,另一边在怒怼,为什么会如此立场不同?

许多细节。比如,香港人可以随便用“谷歌”(Google)与“百度”,随便上“推特”(Twitter),随时买“香港奶粉”; 大陆人可以随便用“百度”,设法“翻墙”上“推特”与“推特”上支持示威的香港人打嘴仗,偶尔托去香港的熟人给代买点儿“香港奶粉”。

还有许多不同,我是说在大陆人与香港人之间。不一一列举了。

之所以有这些不同,许多原因,多到本老汉没有能力追根寻源。不过,有一条原因,是本老汉能追寻到的,而且该是公认的。邓小平邓大人的一个意念。

1984年,邓小平邓大人说香港与大陆可以“一国两制”。尽管当时的邓大人只是咱党的“顾问委员会”主任,并没啥立法权与执政权,可是,根据咱国的皇权历史与现实还有毛病,邓是说话一句顶一句的“国家主宰”(那个顾问不是顾时问不顾时不问而是随时都问哪管你顾不顾)。邓大人说了“一国两制”后不久,咱国的时任总理赵紫阳与英国首相撒切尔签了“中英联合声明”,说香港的生活方式在1997年之后不会改变。后来又有了“50年不变”的细节。

邓大人在1984年的那一个意念(一国两制),就基本铺路了香港现在的“可以随便用‘谷歌’(Google)与‘百度’,随便上‘推特’(Twitter),随时买‘香港奶粉’”等等的现实生活状态。可是,他的那个1984年的意念,并没说大陆人一定要“随便用‘百度’,设法‘翻墙’上‘推特’与‘推特’上支持示威的香港人打嘴仗,偶尔托去香港的熟人给代买点儿‘香港奶粉’”。

邓大人不过是在1984年给了香港人一个承诺,此承诺不涉及大陆人的生活方式。

这是香港人、大陆人、邓小平。

与“一位美国前总统”啥关系?

老汉告诉你。

美国历史上第四位总统,麦迪逊(James Madison),在他选为总统并任职8年(1809-1817)前26年,1783年,做过一件事儿。他把他爸派给他的一个黑人奴隶给“释出”了。

这事情是这样的。

麦迪逊总统他们家住在美国的弗吉尼亚州。了解一些美国历史的朋友应该知道,弗吉尼亚州是美国历史上“南方”蓄奴的主要州,后来南北战争中南方的主导州就是此州。麦迪逊总统他爹老麦迪逊是弗州的一个大烟草种植园园主,拥有黑人奴隶100人以上。

美国“独立战争”发生,麦迪逊“参加革命”,在1780年,他从弗州当选“大陆国会”议员(相当于现在的国会众议院),去费城上任。他爸老麦迪逊把一个黑人奴隶给了他,此人名叫“毕磊”(Billey),在费城做小麦迪逊的佣人。麦迪逊在费城任职三年,在1783年,英美巴黎协定(停战、和平)签署后,任职结束,该回弗州老家了。小麦迪逊把他爸给他的黑人奴隶“毕磊”在宾州费城给“放了”。

毕竟是老爸给的“礼物”,“释出”得跟老爸解释一下,于是小麦迪逊给老麦迪逊写了封信,说:

老爸呀,我能把毕磊带回家,可是这家伙的脑子已被严重污染(原文说“too thoroughly tainted”,I kid you not!),带回去会与其他奴隶不和谐……..而且,“革命”刚胜利,流那多血不就是为了每个人的自由吗?

(原文与出处附在文后)

可以看出,麦迪逊总统是知道蓄奴是坏事情,可是……

“释出”毕磊的1783年后,小麦迪逊从政34年,退休回弗州又18年,他自己农场里的黑人奴隶一直保有。那些弗州奴隶不曾被在费城这种地方(非蓄奴州)把“脑子严重污染”过,而且,种烟草都是高手…..前面说过麦迪逊家有个大烟草种植园吗,*_*?

靠政客赏“自由”,可以想,但别指望着。毕磊与其他麦迪逊家奴隶的不同命运。

香港人、大陆人、邓小平与一位美国前总统的故事。

 

注:麦迪逊总统写给他爸老麦迪逊的信-----

"I have judged it most prudent not to force Billey back to Va. even if could be done; and have accordingly taken measures for his final separation from me. I am persuaded his mind is too thoroughly tainted to be a fit companion for fellow slaves in Virga. The laws here do not admit of his being sold for more than 7 years. I do not expect to get near the worth of him; but cannot think of punishing him by transportation merely for coveting that liberty for which we have paid the price of so much blood, and have proclaimed so often by the right, & worthy pursuit, of every human being."、

这是出处链接:

https://courses.montpelier.org/courses/76/pages/billey-william-gardener

张目 发表评论于
看到大陆人怒怼香港人,不由得想起批林批孔时一位老农民是这样批判林彪的:这个林彪,吃着商品粮,还要反对毛主席。呵呵
文革传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llwww' 的评论 : 有了“民主”与“自由”,经济与生活水平的问题是可以寻找共识的。又“慈母”一个人决定众人的利益,这就是“民主”问题。
文革传人 发表评论于
林郑不是“民意”首长,她自己也知道。问好。
文革传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紫萸香慢' 的评论 : 香港还是有其独特“精神”的,问好。
文革传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锦川' 的评论 : 问好,常过来坐。
lllwww 发表评论于
我不认为香港的问题是民主自由的问题,其实是经济和生活水平问题。
行道堂主 发表评论于
基本上全香港市民都反抗港府,支持林郑的只有元朗白衫黑社会,真是悲哀。
紫萸香慢 发表评论于
香港用了将近一百年建设成了一个繁荣自信的法制都市,中国政府只用了二十二年就让这个都市开始衰败混乱
锦川 发表评论于
才看见楼主的签名,“文革是一个民族的文革”。
深刻。任何民族的成功或者浩劫都不应该简单的归于某个个人,某个特殊的事件或者一个偶然。一定有更根本的东西在起作用,比如民族性。
锦川 发表评论于
有意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