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进军克什米尔打乱亚洲和世界战略格局

每天都发现一个新的自己
打印 (被阅读 次)

 

谁是占领克什米尔的幕后推手?

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和印度人民党(BJP)长期以来一直反对第370条,并在党的2019年选举宣言中计划予以撤销。该条法律允许该地区(克什米尔)有一定的自治权,自己的宪法,单独的国旗和制定法律的自由,但外交,国防和通讯仍然受印度中央政府控制。因此,查谟和克什米尔可以制定有关永久居留权,财产所有权和基本权利的规则,阻止来自外省的印度人在那里购买房产或定居。

一旦人民党获胜,莫迪无时不在想法实施他的承诺。果然,两个月之后,他和内阁宣布取消印度宪法第370条。派一万人的部队进驻了克什米尔地区,军管之后让旅游人员迅速离开此地。

印度政府的目的是什么?许多克什米尔人认为,人民党最终希望通过允许非克什米尔其他人在那里购买土地来改变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的人口特征。

大部分外地的普通印度人拍手叫好,因为他们隐隐约约担心在巴基斯坦和中国的支持下,可能产生种族分裂。一些印度人甚至认为中国在时机成熟兼并克什米尔(尽管我不同意)。这些人简单的认为,现在是时候克什米尔印度教徒可以回到祖先的家园,与克什米尔穆斯林和平共处,并且他们都自豪地称自己为印度人了。

但是,印度政府在克什米尔突如其来的这个动作在全世界引起巨大反弹。本来川总是莫迪的好朋友,最近不知咋的,又何莫迪闹别扭,突然和巴基斯坦交朋友了。

问题是克什米尔是一个严重的是非之地。70和80年代曾经有印巴战争,最近还有二月份的军事冲突,尽管规模不大。但是那次巴基斯坦击落印度飞机的事件为这次行动埋下了祸根。

我的观点是印度一向显得嘴巴硬但是胆子小,一般不会和人打仗。最近的一反常态,很可能惹翻巴基斯坦,随之而来的是边境战争。由于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说不定要搭上中国,那就不免发生更大的战争的风险。加上中美也在博弈,更大规模的世界大战不是仅仅在口头上,可能落实在实际行动上,那就很危险了。

对此,印度议会的开始有人不满政府的行为了,反对派议员们对政府取消有争议的克什米尔邦主权的奇怪方式愤怒。而且周一迅速达到了一个崭新的水平,牢骚太盛防肠断。一个受欢迎的朝圣之地,阿玛纳特亚特拉突然遭到关闭。游客和朝圣者被赶出去,互联网,电话被关闭。反对党和媒体要求政府答复为什么一反常态,对此区域采取断然控制?

莫迪总理为什么心血来潮呢?原来54岁的印度新任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Amit Shah)就是事件的幕后推手。他是莫迪的门徒,具有过人的口才和信心,能力非凡。沙阿宣称他的政府被迫废除宪法第370条,因为它分裂了印度,有可能落入克什米尔其他国家,比如穆斯林占多数的巴基斯坦。印度与邻国(巴国历发生过三次战争,并将其归咎于恐怖和暴力。

莫迪的政党,印度人民党及其意识形态的起源于RSS,要让印度奉行印度教。他们一直将克什米尔视为异类,因为当地穆斯林阻止其他地区的人们在那里购买土地。但是政府本周的贸然出兵行动,包括监禁数百名克什米尔政客,仍然震惊了印度和全世界。主要起因是他的助手沙阿是一个才华横溢,但是有些偏执性格的人。他胆大包天,可以不顾议会有人反对而贸然行动。沙阿自称是国家的统一者,将这种特殊状况归咎于腐败。

沙阿来自古吉拉特邦的一个富裕家庭。他在家乡有一个由他的母亲精心组装的图书馆,他遵循圣雄甘地的非暴力和简单生活哲学,他的父亲是一个商人。少年沙阿加入了RSS,以传授印度教民族主义和穆斯林入侵者如何玷污祖国而闻名。大学的专业是生物化学,他在BJP的学生中是基层领导人。他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遇到了莫迪,两人一见钟情,惺惺相惜。在莫迪的扶持下,沙阿逐渐变成党内的高级领导人。他很快放弃了他的商业业务,并全身心投入政治。他是一个会算计的算命人,预测莫迪在1990年就会崛起。正是沙阿在政治集会鼓励莫迪:“开始你的竞选活动成为总理。”这是一个重写印度的巨大成功伙伴关系的开始。

作为一名不懈的活动家,沙阿与他的选民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粉丝们几乎人人拥有自己的手机。从古吉拉特邦议会到议会的每一场比赛,沙阿的胜利率都不断地递增。在2019 年的大选中,他获得了该国前所未有的最高票数。

沙阿结果证明是相当有效的。总部位于艾哈迈达巴德的商人桑杰·古普塔(Sanjay Gupta)记得他是“在省级政府工作中成绩显著,作为内政部长提供无犯罪环境的人,采用一种古吉拉特邦声势浩大的竞选模式,赢得2014年全国大选。”古普塔相信沙阿有很棒行政和商业才华。

但与此同时,沙阿被印度中央调查局(CBI)指控敲诈勒索,并策划假警察指控一名反对他的走私者,走私者的妻子和证人。在监狱服刑三个月后,他获得了保释金。他节俭得不使用肥皂,而斯巴达的生活使他能够在监狱里度过他的时间。自从莫迪政府于2014年上台以来,他已经从一系列法院获得了赦免。

作为BJP主席,沙阿建立了拥有1亿成员的世界上最大的政党,轻而易举的获得选举成功并冠以神话般的光环。在选举期间,沙阿访问了312个议员,在161次集会上讲演,覆盖了87,000英里。莫迪本人也参加了大约142次公开会议。国会党的反对党领袖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笨拙的选举方式和效率,根本无法和沙阿竞争。

尽管人们认为沙阿的作法合情合理,但没有人真的想和他打交道。两年前监督他的案件的法官在神秘的情况下死亡之后,推特上对于任何敢于批评沙阿的人的友好建议是:“不要去早晨散步。”无毒不丈夫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