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游记- 美轮美奂 圣彼得堡 上

打印 (被阅读 次)

这趟游轮的重头戏是圣彼得堡,北欧游轮有只在圣彼得堡停留一天的,绝对不能选。其实两天也只是浮光掠影,浅尝一点她的美。满心期待下,圣彼得堡没有让我失望,太美了,Magnificent

 

参观圣彼得堡如果自由行的话,需要自己申请俄罗斯签证,非常麻烦。报旅行社,就简单多了,旅行社声称会提前把游客信息通报给海关。本地去年接待了七百万游客,旅行社多如牛毛。网上著名的是SPBTJ,价钱路线都差不多。SPB回复说我们船上目前只有我们一家报名,建议我定他们的私人旅游,价格翻倍,或者自己凑够六个人。而TJ travelEmail时候,就发来全部资料,包括签证;而且不用预付任何款项。于是就选定了TJ travel

 

第一天我们七点半就下船了,过海关很快,海关都没有看TJ给我发来的签证。出了海关,若干个TJ的导游已经等在门口,各种语言都有,英语和西班牙语是两大客户群,其他的中文,德语,意大利语都有。。一水儿金发女导游,很快我们就有点脸盲,找不到自己的导游了。虽然游客众多,TJ也没有为了省钱而削减质量,一个导游只带六个游客,有一辆十二人的奔驰minivan跟随。一天的行程既紧凑,又不累。

圣彼得堡历史悠久,从彼得大帝决心学习欧洲,然后定都在这里,已经有四百年历史,经历了俄罗斯各大重大历史事件。十月革命是从这里开始,连普京也是从这里的克格勃成长起来。

导游首先带我们去地铁站,参观1944 年就开始修建的地铁,深八十米,要一直穿过河底下。这一带纬度和阿拉斯加是一样的,这样寒冷的地方修地铁,俄罗斯人真是铁人啊。导游居然还谦虚地说我们俄罗斯人太懒了,要是像中国人一样勤快就好了。恐高的人恐怕坐不了他们的自动扶梯,长长的,一眼看不见头。地铁站都装饰很美,非常干净。导游说每次地铁开了新站,大家都要拉家带口去看看新装饰,因为大家都期望地铁站就是艺术,有时候新修的地铁站装饰程度达不到预期,会让群众很愤怒。

 

 

下一站是Yusupov宫,所以叫宫殿是因为确实是欧洲皇室标准,完胜最近参观的瑞典宫殿,美轮美奂。主人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家族,和皇室有些关系,比如最后的女主人是沙皇的外孙女,并且参与了谋杀末代沙皇夫妇信任的妖僧Rasputin。妖僧是末代沙皇时期的一个重要历史人物,就是在这个美丽的宫殿被谋杀。宫殿的主人夫妇在暗杀事件后,被沙皇流放,幸运躲过十月革命对贵族的诛杀,随后逃离俄罗斯,这个房子也被收为国有,成为博物馆。

我们有点迷惑了,被收为国有,还能保持原样啊?俄罗斯的历史遗迹都保存挺好的,显然他们对于自己辉煌灿烂的历史非常自豪。各种古迹不断翻修,力求展现当年挥金如土的原貌。只有我们国家痛恨自己的文化,1949 年新中国之后,各种文化遗迹毁得差不多了。是不是当年毛主席来了俄罗斯参观,震慑于俄罗斯的美,回去着急拆,重建呢。俄罗斯的美太闪耀了,1950年代初次见面,如果觉得自惭形秽也正常。

妖僧被诛杀是个大事,主要是他的事迹比较离奇,也影响了历史的走向。宫殿有一角专门还原当年被暗杀的过程。

 

 

 

去了彼得保罗要塞,还有Kazan cathedral,外观比较宏大,不过内饰不如后来参观的几个教堂。

 

Issac Cathedral,那个绿色柱子是孔雀石。今天很多首饰有一小片孔雀石,就卖得很贵,这个教堂到处孔雀石的大柱子,很不敬重地想敲下一片来。蓝色的柱子是青金石的材料,俄罗斯的矿产太丰富了。还有金光闪闪的镀金。拿破仑,希特勒,纷纷侵入俄罗斯就是看中他的富有。俄罗斯是怀璧其罪的悲剧,一直被人虎视眈眈想分一杯羹。和中国这个辉煌帝国命运类似。不过俄罗斯一直有残酷的冬天助阵,还没有屈服过。

 

 

还有埋葬各位著名沙皇的教堂,彼得大帝,亚历山大,叶卡捷琳娜,还有最后被枪杀的末代沙皇一家,都在这里。导游说了彼得大帝的八卦,第二个老婆是瑞典战俘,后来当了他的皇后,更在他死后成为女王。全世界女奴翻身的故事层出不穷,有意思。下面照片就是彼得大帝和他两任妻子的棺木,第一任妻子后来被他逼得去了修道院,她的儿子也被逼死,也是很典型的渣男的前妻的不幸结局。被苏维埃政权处决的末代沙皇一家最后也迁葬于此。

 

纪念被暗杀的亚历山大二世的叫滴血救世主教堂。总算看见东正教的洋葱顶了,这种俄罗斯风格的教堂在圣彼得堡并不多见。里面各种蓝色壁画,让人惊叹。

这些教堂各有各的风格,迥异于法国和意大利白色大理石的教堂,非常大气壮观。以前只知道意大利教堂各种著名,从来不知道圣彼得堡的教堂这样美。

 

 

 

 

最后乘船去了彼得大帝夏宫。二战的时候纳粹住在这里,宫殿因此毁坏严重,是后来修复的。彼得大帝是精力充沛的牛人,这房子里面很多东西包括游乐场都是他亲自设计。有好几个小喷泉,是靠压力喷水,大家玩得不亦乐乎。花园里很多仿制大理石雕像,当年彼得大帝一心向欧,也鼓励群众学习欧洲的一切,就在花园里放了这些雕像,随时拷问别人这些雕像的典故。俄罗斯对于欧洲总有一种特别的心态,一腔热血要靠拢,却总是被当作异类。

 

 

 

行程最后和导游谈起来共产主义。她1973年出生,从小也受了很多教育,可是上一次接待中国游客,对方提起来一位苏联爱国英雄,她居然不知道,Google了一下才想起来。她父亲是苏联核潜艇的专家,在共产主义时代是上层人士,她对共产时代没有恶感,只不过她父母也经历了苏联解体后的痛苦转型,连核专家都半年没有发工资,他们对于共产时代更是有难以超越的感情。他们羡慕中国不用经历如此痛苦的休克疗法就能转型,然而我却想到离俄罗斯最近的东北,也经历过类似的痛苦。导游说到普京,她用软弱的末代沙皇来比较,说俄罗斯就是需要强人。

同行的另外两个游客来自加拿大,中午吃饭的时候聊了很多。很有意思的是他们提到加拿大班夫近年被中国人蜂拥而至,这些中国大妈服装艳丽,给班夫填了不少色彩(听起来很真诚,应该说的不是反话)。圣彼得堡大概一半游客是中国人。坐渡轮的时候,旁边一群中国人,三四十分钟路程一刻不停嘴。就船的启动,加速,停船等等,进行了各种现场直播,加评论。带着耳机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加拿大人的宽容教育了我,我也就听了一路。

这一天一路有车跟随,没有多走一步路,逛教堂,逛公园,也还是走了六迈。俄罗斯一切都巨大。晚上没有参加额外的活动,比如看著名的俄国芭蕾舞,回到船上也快七点了。

Kaile 发表评论于
热爱俄罗斯!
cng 发表评论于
有个杯子不错!
绿树青山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 希望有机会能去。
xiaxi 发表评论于
图文并茂,介绍详细,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