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阿尔卑斯攀雪峰《三 登山篇》3.3 下山 Stein Glacier, 山顶屋 (Hut)

儿时的夏日,我躺在草垛上仰暮天上的白云-- 多好哇,随心飘驭. 没想到日后我的人生竟象浮云般飘流,不知下一站,没根...
打印 (被阅读 次)

登山第四天 -- 下山,穿 Steinberg Glacier

此片来自网络:几年前的Steinberg Glacier

最后一天下山啦,耶!一早五点起床,天还没亮,山顶屋准备登山的人们已是熙熙攘攘的陆续出发了。我们也赶早六点就动身,因为神导说走冰川晚了太阳出来怕冰雪化就危险了。下坡之际,神导在我们穿戴好系好绳开走时回头严肃的说到“严格踩着我的脚印走,不然就是死!”, 如此凝重尚属首次!

一大片白茫茫的雪坡,神导不规则的择路走着,绳子远远的中间是我末端是丹,宁静沉寂,只听见唰唰唰的脚步声。下着下着,神导越发谨慎择路,时而见冰时而雪,时而见断裂层,且有时脚前会突然出现个大洞,一种潜在危惧袭击着我,紧紧的踩着神导的脚印一步不敢疏忽生怕掉进冰洞。

月亮还挂在那里呢:

走到下段横出一个大冰川,这就是著名的Stein Glacier,好像过去有长达12公里是瑞士最长的冰川,到了2005年就只剩4公里,现在看着不到4M,但仍是个热门的冰川步道。多数人走它是上行,带着冰爪拿着冰镐上行是没那么危险的;而我们又是下行 (我的个神导啊,搞什么?),好在这次不需直着下,而是斜着横穿这冰川。这次我们的脚步可以八字着朝向侧方,也可以使用冰镐一步一凿保证身体稳固。神导遇到太滑冰面是还会体贴的弯腰给凿出些凸凹面来方便我们。我仍然是忽视着老丹在叫我“你慢些,绳儿太紧了!”的抱怨紧跟着神导的步伐走,咱心想,对不住了,现实就是这么严酷:我保你不摔我就得摔…!,您自保吧!但是我诚心诚意的在祈祷着“老丹别摔老丹别摔。。。”右侧就是深渊,他要一歪我也就玩完!这么滑的的冰面,我想象不出神导一人怎么能拽住我们俩儿?

快到末端,老丹终于不甘寂寞的“ 嗷~~”的一声,“咣铛铛”,我心一紧,“我的登山手杖掉下去啦!”谢天谢地,这是能掉下去所有东西里的最好选择了!到了冰川这头,神导居然自己啥都不带的走下底部给丹捡回了手杖。然后我们绕到侧面,乖乖!好大一个冰洞,蓝幽幽的,底部水流哗哗到山谷形成绿洼---这么经年月日的滑着流着,哪一天冰川不复存在,而当中会不会有人踩到薄冰而坠?太吓人了!

就是这里斜着穿过:

神导下去给捡回登山杖:

这冰川下面巨大的冰窟:

我们下到山下又见一组年轻人装好备而上,好心的神导特地和他们说了中段冰窟的危险。

这一段冰川险后,再有一段下路可选冰或岩,我赶紧说“岩石”,然后又是一轮的换装换鞋:这几天除了山石就是冰雪,山岩要登山装备,冰雪要冰爪冰镐,有时需要登山杖,有时需要一手登山杖一手冰镐,有时有需要双手全空攀岩连手套都摘下,更别提还有山上加衣山下减衣,折腾来折腾去,哪一环节疏忽了,自己就有危险还遭罪。更令人紧张的是神导说话不重复二遍,他停下说换冰爪,冰镐,你没听清再问,他不重复;你若是完全照着他的样子换也不一定对,因为有时他不需要手握冰镐,或者把登山杖拿出来,而我们是需要的。因此当我熟悉他的套路后就严密的规范好自己的哪个时段用何种装备,哪个时辰喝水方便,确保自己的安全舒适。

就这么机警严密还是疏忽有失,我们之后的下山岩石出乎意料的陡徒,不但一路需要很技术性的“下攀”,更是有些地段根本就光秃秃的石头没有抓手,这时需要攀岩中所谓的用绳索“降下”,或是rappelling (自行控制绳索滑下)这就更专业化了。亏得我们有足够的攀岩训练才顺利下到底部。当我和丹被绳降下后,看着神导竟然从我们光秃秃没抓手的地方一步步的走了下来 不抓绳儿,不抓石头,徒手走下!我和老丹看的目瞪口呆,怎么这岩石到了他的脚下就成了平地呢!

神导下来看着我突然说:”你的腰间绳扣没锁上?“,果然,他一拽松开了!松!开! 了!天哪知道这时什么概念吗?就是当我全身的重量都吊在绳索下降时,那绳随时可脱扣,我就“咣当”掉下!我一身冷汗,他也说”我的疏忽,我该在下降你时再查看的,可是明明系好的,怎么会?。。。。 “。我们坐下休息,他又踱过来再看,奇怪着我怎么会没掉下去???我心这叫一个堵啊...“老兄,如果我掉下去了,您会感觉好一些吗?”。

终于,他扯着我脖子上几圈额外绳,说“噢,这个过冰川的外加绳扣在你腰间是你没掉的原因”。其实我自己也偷偷的找到了原因;在我们冰川后岩石前的休息空挡,我方便时解开了腰绳扣,放回去但没锁上—--正整是我自个的原因。过去都习惯了有导攀时由他们来系绳保险,我不必查看到。这次我也牢记一个真理,你的命在你自己的手上,谁也别信!

过冰川前重新拴好绳儿,然后下岩石就没再次查看

回头看看下来的陡壁:

这回真的,真的下来了!这个高度站着看,背面是那些憎狞的岩峰,侧面是冷峻的冰川,而下面是一片美丽的绿洲;

神导俯视脚下碧绿的冰川湖感叹道:“二十前那里还是一片冰川…. 我相信二十年后阿尔卑斯山脉的在冰川就见不到了!”。

逛花园似的走完了最后一段山路,终于我们来到了山谷----平地啊,我这四天来上上下下冰雪岩石,没走过一步平地!你很难懂得走个平地都能乐死的心情:

到了旅馆第一件事就是冲澡,痛痛快快的大冲特冲,四天三夜了,用的水都可以用毫升来计算。。。但我头一次查看自己的身体,发现有着大大小小多处淤青--那种报警家暴马上就可以立案的程度,而我都浑然不觉,可见我都经历些了什么。

和神导分手后他发给老丹一条短信:“我是从不夸人的;但是这次,以你的年纪,你完成的非常棒!”  咦,那我呢?我这一路腥风血雨的没找麻烦没出差,而且,我是登山新人初试阿尔卑斯啊!他不夸咱自己夸:我,在六十三岁之际首登阿尔卑斯雪峰成功,勇敢坚韧冷静,棒极了,非常棒!不过,这个非常特别的过程如果没有神导的领路,不会这么有趣惊险和安全!

Hut :山顶屋

少女峰的Hut

这是第二三天的Tierberglihütte:

山顶屋是阿尔卑斯山脉的特色小屋,虽然意大利法国奥地利等地都有,但各有不同。我这次住了三晚两个山顶屋,觉得很有趣。瑞士大约有250个的山顶屋,他们都是为滑雪登山和徒步者,而不是为游览旅游人士所准备,所以设备和条件很专一。

小屋坐落于山顶,不但车不可达,且没有缆车,上下全靠脚,而日常给养全靠直升飞机提供,每年根据气候三四月开到十或十一月,冬天是关闭的,因为雪大封山,滑雪则在早春和晚秋。

山顶屋的标配是8人一间房上下铺,鸭绒睡袋和枕头,要求你必须自带睡袋衬里,就是说你不能直接接触睡袋,保证自己和睡袋的清洁。人们得背包,装备都撂在进门设备屋里,每日出发和回来都在此换装,小屋提供croc拖鞋,进去后都穿拖鞋和简单室内衣服,卧室仅为睡觉而用,不能存放东西不喧哗,灯光灰暗,来去无声。导游们是有他们自己的房间,也是8人没有任何特殊,只是导游们互相知道安静入睡不打扰能休息的更好。出乎意料的是,我住的三夜,头一夜有空床,后两夜都满员,确是非常安静有序,都像“鬼子进庄“那样悄悄地,早起的也是悄悄出门,且真的没什么打呼声音。从大学毕业后就没再睡过几人共房了,竟然可以入睡,这里要赞叹一下瑞士人民的素养和公德了。

小屋的宿费多为“half dorm“就是包早餐和晚餐。早餐从4,5点就开始一直到7点左右,根据你的出发时间和他们定好,是简单的咖啡,茶,面包奶酪,牛奶黄油一些麦片等。并且都为你准备好白天喝热柠檬茶,因为即便最热的夏天也可能是冰雪峰,如果是水瓶会冻住。有的是你需要把保温瓶留下他们给你灌满,那你就千万别忘记头晚留下你的保温瓶。我都会往我的柠檬茶里放些白糖,这样登山时往往除了喝水都没时间吃东西也可补些能量。

晚餐非常热闹,都是定好的几个小组一桌,六到十人,冬夏都是四道标准餐:1热汤,2蔬菜沙拉,3主食( 是意面或米饭带着肉肠等等一起煮的),4甜点。大食堂似的一桌上一盆大家分食,有盘子刀叉,但是没有餐巾纸,一切都极简。看似简单的食品吃起来很香,尤其是第二家山顶屋的老板娘厨艺不是一般的高,那沙拉和米饭美味极了,堪比意大利高级餐馆。沙拉我都忍不住的加两次,到了米饭意面的时候,虽说每人都加了第二次,可我真的还想再加,又真的实在不好意思:一桌的大老爷们就我一个小女子,看似羸弱咋能那么能吃?只好吞下口水假意让过。心里好纳闷,这些登山硬汉们饭量都那么小啊 !晚餐饭桌是大家社交的好场所,这里大家聊着天南海北见闻各自来龙去脉和一天趣事经验。我们在这里结识多名导游和登山者。

第一天少女峰山顶屋是比较便捷热门的一家,因为很多人冰川快车直接下来就到这里攀憎侣峰和少女峰。但是奇怪的是那天晚餐时见全屋就我一个女性。我旁边的一位是苏黎世的金融律师,和他的导游攀憎侣峰,二天上少女峰。他说在憎侣峰顶上看见我了!我说,“噢! 但是为什么这里我没见到女性登山者呢“ 他说 :”在瑞士登山被认为是男性的运动吧”啊,我一下子油然升起了一股自豪,那么我这个亚裔高龄女性是不是就更稀有动物了呢?但是到了第二家山顶屋,哗啦啦一票的年轻健美瑞士女性登山爱好者出现,看着她们的青春飞扬我立马自惭形秽。少女峰的山顶屋有许多的欧洲各地人,而后面那个山顶屋的客人几乎清一色的都是瑞士人了。无论哪家,就没看到亚洲人士,想起在徒步时各个山间小城里占绝大多数得亚裔游客,真希望更多的见到我们亚裔出现在这种运动型的场所。

山顶屋里最珍贵得是水和电,洗漱有公用洗漱室,定点供水,听说是夏季敞开供应,怎么个敞法:那个水龙头打开,细细的出来一股比筷子还细的水,一分钟不到就断了,再重开。厕所都是不冲水的深坑,但是用脚踩压力泵把排泄物挪位。屋内虽有灯光但没有手机或电器的充电插头,所以我的手机省着省着也没坚持到底。下次要记住带充电池。

山顶屋只提供餐饮和少量的食品,你买不到任何零食必须自带,水和饮料当然的贼贵且只收现金。要登山入住还真是需要有所准备。但是,那么高的山包吃包住,它的价钱真心不贵,我们这个季节大约是六,七八十瑞士法郎一夜,多要事先预定。你如果没定好上去了,满员了,对不起,你还真是得连夜脚着走下去。瑞士人有着一种自律的成熟。神导告诉我们,瑞士人都早熟,十七岁就要自力自主了。他们高中毕业多不去上大学,由国家提供一次性的职业教育,然后就工作养家。只有极少数要搞纯学术得才考虑上大学。因此,他们有着你为你自己的行为和决定负责任的观念,不像美国那样动不动要签个生死契约,免责不诉讼契约...我们这一程啥都没签,导游虽然为我们的安全负责但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负责,时不时的他会说”我告诉你该怎么做了,要怎么做是你自己的选择“,你为你自己的生死负责,没人为你负责你谁也诉不着。

扯远了!

瑞士一程到此结束,我高兴自己终于没有半途而废,也谢谢前来读我帖子的朋友。希望带给你们一点有趣的分享!

(完)2019九月

《三 登山篇》3.2 Gwachtenhorn峰

 

也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子夏浮云' 的评论 : 只要活的精彩,灵感挡都挡不住。
子夏浮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也猫' 的评论 : 谢谢也猫的厚爱!你让我感到很温馨!生活经历不一样写出的东西就不一样了,现在没有过去的那份写文章的灵感了。
也猫 发表评论于
很高兴又看到你的博文,俺看过你的全部文章,超喜欢。曾多次来访失望而归,以为您转移阵地了呢。期待着看到更多精彩的博文。
子夏浮云 发表评论于
谢谢whatever来访!读那么多很累吧?我写的太啰嗦了!
whatever9999 发表评论于
几篇一起看了,太佩服了!风景比一般去瑞士的游人看到的美得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