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司机马克的爱情故事》节选

以文养心。原创文学,请勿抄袭,如需转载,请告知。谢谢
打印 (被阅读 次)

七月的康大校园周边冷清了下来。陈凡在微信圈里发来了他在非洲的丛林中,躲在繁茂的树叶后迎望着黑猩猩的照片。照片中,贺鹏黑瘦又紧绷的脸在嘴角两边硬扯出了两道沟。出国留学前,陈凡打算的是等一口气读完研究生再回国。可第一年,看到微信圈里,大学同学们隔三差五地发出在国内外吃喝旅游照片,一个人住在空荡荡房子里的陈凡临时买了回国的机票。这个暑假,陈凡真的不会回去,她找了个中餐馆打零工的工作,也想多些时间和马克相处。

 

经过两个多月的交往,马克和陈凡已经明确了彼此的关系,双方觉得该让对方知道的事情也都交待清了。马克说他的父母几年来都去世了,他身体健康,不用吃任何的药,也不抽烟不喝酒。他说他很自豪地把交了个中国女朋友的事情和儿子说了。陈凡说她虽然胖了点,但身体没毛病,来美国这两年她从没生过病。她说她也准备把他们的事情告诉她父母。

 

一天,陈凡和父母视频通话,视频那端坐着父亲。当陈凡说她交了个男朋友。父亲一惊又一喜。当陈凡说她的男朋友是个美国人时,父亲让女儿等等,然后他紧张地把陈凡的母亲叫过来听。母亲问陈凡这个美国男朋友是干什么的。陈凡说是公交司机。母亲一声“你研究生,找个开公交的。” 又问她男朋友多大,陈凡说45。母亲又说:“你25,他45,还是个司机,你图个什么?”

 

陈凡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父母供她出来留学不易,她穿的衣服都是从国内带来的,每周外出吃一次饭是她最奢侈的开销。但和中国的独生子们一样,有时她在父母面前也会表现出固执和任性。听出母亲瞧不起马克,陈凡对着手机大叫起来:“我不图什么?我本来是没打算过要结婚的。马克人很好,我和他在一起高兴!再说这样我也可以留在美国工作,这里一个研究生毕业一年可以挣6-7万美金,国内的就业情况我都在网络上看到了,一年估计也就是挣5,6万人民币,不吃不喝这留学的费用都要10年才赚回来。你们怕说出去不好听,就和别人说他三十几岁,说他在公交公司当管理干部,是政府工作。他长得一点不老,我把照片给你们看看。”

 

说完,陈凡把她和马克合拍的一张大头照发了过去。陈凡的母亲听陈凡这么说,又看了照片上的女儿笑得很开心,马克白白净净,富富态态面相看着很和善,心里100个的不愿意变成了99个的不愿意。

                

这个星期天马克休息,前两天他和陈凡就约好了,十点半他来找陈凡,然后他们一起去超市买煮饭的材料,然后再去他家一起做吃午饭,看电视。前段时间,陈凡在网上学做了红烧排骨,和鸡肉炒西兰花,她在蓝房子里试做了几次都很成功,今天她还准备做这两道菜。

 

十点半,马克准时来接来陈凡。陈凡带上她的电饭锅,然后他们先去了沃尔玛。 马克付钱,他们买了一袋8刀的大米,一条排骨,一盒鸡胸肉,两个西兰花,一小瓶酱油,一块生姜,两个牛油果,一盒沙拉菜,还有些喝的饮料。

 

从沃尔玛出来后,他们在大马路上开了十几分钟后,就拐上一条林中小道。又开了五六分钟,马克指着左手边的一处房子对陈凡说:“那就是我的房子。“ 陈凡看了一眼,第一印象就是,和她现在住的蓝房子不同,马克的房子位置偏,是单层的,占地也小。离马克房子不远处,还有另两处和马克房子差不多面积,同样也是单层的房子。

 

马克把车子停在铺着碎石子的后院,然后就带着陈凡参观房子的前院。前院没铺石子,是土地。房前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花园,里面有几株开着花的红玫瑰。房子的左手边还有一个独立的小木房,里面有几个轮胎,一台割草机,一抬除雪机,还有一些挂在墙上的工具。稍远处有一个小水塘,里面生着高高低低的绿色芦苇,后面就是树林。

 

进了屋,陈凡感觉这房子的屋顶明显比蓝房子的要低,有种压抑感。客厅里有一张布艺长沙发,一张方桌,一个玻璃柜,还有一个被白布蒙着,形如柜子一样的东西。马克带着陈凡走到那个白布蒙着的柜子前,拿起上面放着的一个相框,给陈凡介绍。他说那个身装黑色礼服的年轻男人是他的父亲,旁边那个身穿白纱裙,头披白纱网的年轻女子是他的母亲,那是他们的结婚照。他们都是很小的时候随父母从法国来到美国。他说他的母亲会弹钢琴,他小的时候,母亲常常弹钢琴给他听。以前他也会弹,不过太久没弹,如今他的手指都变得僵硬了,弹不出了。然后,马克又带陈凡走到玻璃柜前,他说里面摆的上百个玻璃瓶是他的收藏。收藏玻璃瓶是一项他可以负担得起的爱好。这房子的两个卧室都不大,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个五斗橱,几乎就把房间占满了。他说他儿子每两周会来找看他一次,会住在这里一晚。厨房在客厅的另一侧,大小连蓝房子厨房的一半面积都没有,就像国内她家的厨房。厨房对面的卫生间里关着一只灰毛的猫,那只猫被一个栅栏围在一小块的区域里,急得绕着圈的团团转。陈凡问马克为何把猫关在卫生间里,马克说只有等他回家时,他才会把猫放出来。否则,这猫会把家里能撕,能扯的东西丢得满屋子。

 

陈凡做了红烧排骨,鸡肉炒西兰花,马克做了牛油果沙拉,两人吃得开心。马克不断地夸陈凡做的菜好吃,陈凡说这是她第一次吃牛油果,发现挺好吃的。吃完饭, 两人有了第一次身体上的亲密接触。躺在床上,马克向陈凡讲了一个他先前没有讲的担忧。他说一年多前,也是在他的公交车上,他认识了一位中国女人。那个女人三十几岁,也说是在康大读书。他感觉他们彼此都有好感,于是请她喝过咖啡。那个女人曾几次请他把她送到哈特福德城里的车站,他们最后一次的联系也是她让他送她去车站,而后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只拉过她的手。他一直担心,怕陈凡也如那个消失了的中国女人一样。陈凡躺在马克的怀里,听得心里酸溜溜的。她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过后,陈凡给马克看了她没胖以前的照片,她说她下定了决心要再瘦回去。

                                 

一个多月后,当暑假结束时,陈凡和马克的关系已是变得如胶似漆般的亲密了。

魏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好像是三四周前开始写的,只想写个一万多字的短篇。四十几岁了,才发现我挺能联想,写小说刚好就满足了我的联想欲。而且觉得写小说也能非常训练人的逻辑思维,把这个爱好坚持下去,将来说不定就可以预防老年痴呆:)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魏薇又写新的小说了?你真是高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