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寻常中年人

说废话,吐槽,自律,各种急救中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姨父是八十年代末的大学生,算是赶上了天之骄子的称号。娶了我小姨他觉得牛逼得不得了,每天指高气扬的。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在自己家里表现得尤其淋漓尽致。究其原因是因为小姨认识他的时候每天都在大街上卖冰棍。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年龄尚小,对他毫无印象。据他自己说我们一见如故。他早觉得我骨骼清奇不同于家里那些凡夫俗子,当然这话是在我上了大学之后他才突然想起。

有一天晚上回家路上,在一片霓虹灯中我看到了the window of the world 的英文,下意识念出声来。小姨一头雾水问我:说梦话了?姨父冷冷的说:“全家也就我知道她在说什么。你又不懂英文。”回家后我母亲牵着我,我听到她嘴里嘟囔:一个大男人不放过一切机会抬高自己,贬低自己老婆有意思吗?

等我有了记忆,他的存在就像家里司空见惯的老桌子旧椅子,我早已麻木。毕竟,从他那张肉脸上也实在是看不出什么社会精英的痕迹。

如今他也是过了50的人了。言谈中依旧满腹抱负书生意气。去年回国家宴,几杯酒过后非要给我看他写的台湾游记,要我坦白描述一下他这个人。我苦想了半天仍旧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描述他。他个子不高,偏胖,整个人都是松弛的,迟缓的,与他的精神高度吻合,自吹自擂,膨胀骄傲。那一刻,我恍然大悟,突然明白了他家儿子的一切特征从何而来。

小姨第一胎生了一个女儿。很不得志,几年后又得了个儿子,从这以后,小姨就具备了令人瞠目结舌,毫不讲理的乐观主意精神。现在抑郁症流行,好多人动不动想死,相比他们,小姨实在是个极好的榜样。

在这孩子2岁那年,小姨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讲述她儿子体重超标,蛮不讲理的光荣事迹,神情之欢愉,情绪之热烈,让我坚信只要自己不胖不招人烦,谁胖谁不讲道理都是可以庆祝的好事。

等表弟上了小学,姨父开始变得严厉起来,动不动就给他儿子一顿训斥,暴揍也是家常便饭。小姨的谈资也由纯叙事变成了猫抓老鼠好莱坞动作大片。没过几年,她又极开心的告诉大家,她儿子考试全部不及格,但是已经会给小姑娘写情书了。至于姨父,只是铁着脸在一边摇头:慈母多败儿。而小姨信奉的是:有子万事足。

后来外公去世,因为房子引起家庭纷争。小姨是真的蠢,跳出来第一个发难。姨父则尽力保持一个知识分子应有的矜持,做一些运筹帷幄的事。一家人的感情也基本上折腾没了。所幸的是他们夫妻终于达成同心,其利断金自然不在话下。

再后来表妹表弟相继去了国外,姨父开始关注心灵鸡汤以及社会公益,微信也附加上某区公益的字样。对他那些转发书写各类鸡汤的行为我也已经连就了视若无睹的本事。

我想起来某个暑假我在他家里呆了段时间,某天傍晚洗澡,看到窗外人影闪动,穿上衣服跑出去一看,发现姨父神色慌乱。我暗想,您这猥琐多年的老心灵,鸡汤大抵是滋润不动的,也许把唐僧肉拿来,和归元观里的人参果再加上白素贞偷来的灵芝炖一锅汤兴许有点用吧。

其间有几年,他这个知识分子以在家里与学业至初中的小姨找不到共同语言为由,在外面频繁艳遇不断。小姨每天到处抓奸没心没肺的咒骂。不知为什么也没离婚,后来他又回来了,现在还在折腾创业。虽然亏本的时候多,好歹人到中年的小姨终于过上安稳日子,又变回来那个极度乐观头脑简单的家庭妇女。还能哈哈哈的笑着说:你姨父倒是有本事找个有文化的小姑娘回来啊,让他净身出户我才清静,日子不要过得太舒心啊哈哈哈哈。

我想你家还有什么呢。全部家当都转移给儿女在国外置房产。两口子把国内的房产全出租自己和人合租一个公寓住。这样的生活人家小姑娘是图你老公上过大学人品不凡还是图他一身肥肉非要跟他过日子吗?

也许真的是我骨骼清奇,也许是亲情从未隔断,小姨两口子其实一直对我还算不错,每次回去他们俩都会来机场接送。那天饭桌上,姨父一边喝啤酒,一边说欧洲不好,还是某某州好。所以我才送我的孩子去那里,欧洲有什么啊。说这话时好像他去过全球深谙世间真理一般,派头足的很。

前几天母亲说小姨的孩子要回国了。不是刚去没两年吗?那边新买的房子呢?怎么就回去了呢?答曰表弟做了点出格的事不得不回去。姨父两口子连夜飞过去我帮儿女打理去了。

以前我经常对他们两口子有微词,不过到现在,我对他们倒有了一些尊敬。为了养活着一大一小两只儿女,任劳任怨,虽然说不上成功,作为父母也是尽力了。

那天姨父提议和我合影。我站在他身边。他依旧扬着头,笑着。努力做出很有尊严的样子。

魏薇 发表评论于
我笑了,小娃也笑吧:)中秋快乐!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EVRE' 的评论 : 不是你能取舍的,你还得装笑脸,不管你有没有好演技的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亲情犹如吃了苍蝇味
FEVRE 发表评论于
这种人的亲情不要也吧。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众生相之一,还好,有亲情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陈默' 的评论 : 谢谢你。小狗真可爱。
陈默 发表评论于
喜欢小妹妹的帖子。老在这儿潜水,冒个泡泡~

文字功底很好,而且,是自然而然天生就好的那种,不是刻意要写出什么风格或什么效果,这个就更难得了。

这篇把一个普通甚至油腻,可是又不乏亲情和善心的中年男人写活了。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你。问好小溪姐姐。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很接地气刻画了蛮多的当代油腻中老年国男的嘴脸,见过不少。喜欢小娃的文字,就是很实实在在的描写,不是啥空穴来风。小娃接着写,我就接着看,我是和你姥姥是差不了多少的隔代人,也是你这九十后的粉。只是记住了不要让认识你的人看你的博客,然后告诉你家亲戚了。祝小娃中秋快乐啊!
wuliwa 发表评论于
然后鲁迅故事新编里就多了一个故事,魏薇一笑,倾国倾城:)我开车回复呢,很有诚意的呀,快笑一笑吧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魏薇' 的评论 : 想要你微笑
魏薇 发表评论于
即使鲁迅再世谬赞了你,你也只能微微一笑,否则脑子马上就被浆糊灌满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魏薇' 的评论 : 可以微微一笑嘛?
魏薇 发表评论于
那我也谬赞一个:)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现实生活中不接受的还是挺多的。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朋友可以选择,亲人是不能选择的,啥样人都得接受,没商量。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illar'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谬赞。:)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亲情有时候可能成为障碍。人性真复杂啊。我以前写过一个女孩子从小寄养在姨妈家,长大后不能面对自己也不能面对养育她的姨父姨妈,最后自杀的故事。后来找不到了。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如此渣男,读着晚辈描写他的渣人渣事,一定会无地自容,或怀恨在心,以后不去机场接送你了。
Pillar 发表评论于
Yes, an ordinary man as entitled,but what is not ordinary is your ability to create so vividly the image of such an ordinary insecure middle-aged man that I feel as if I were watching a picture instead of reading words. You are an extraordinary writer!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为什么呢?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加入了揭老底儿战斗队的小娃。如果他真的是你的姨夫,希望他永远看不到这段文字。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好吧。我的夸奖是真的 :)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are' 的评论 : 不管真假,你的仗义我很感动的,谢谢你
nar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是假的啊,告诉我谁对你不敬,我帮你把他打的连家门也不认识:)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是假的:)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写的很真实。赞!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风再起' 的评论 : 我只是写我的感受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utOf_Africa' 的评论 : 谢谢你
东风再起 发表评论于
这样的故事,可以很简单地笑笑过去,也可能生出些悲哀。
也许是为什么真的不想再知道更多。
OutOf_Africa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你是不是骨骼清奇我不知道,你的文字非常清奇。
wuliwa 发表评论于
谢谢楼下两位一早来围观哦,没有咖啡没有马芬的
simplyu 发表评论于
这一篇写的太精彩了。都是假象,其实路人一清二楚,不说破而已,就是别装的太离谱了。
qtsx 发表评论于
不知寻常怎么样的,大都只知自己一个,实际上自己如何样的,现实与自己感觉的大相径庭,就如在自己家里镜子里的自己和公共洗手间的大不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