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弃的韩国女孩

打印 (被阅读 次)

被遗弃的韩国女孩

蔡铮

 

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苏珊和杰夫的房子是标准的小两层,屋西南草地外是野生树林,树高过屋顶,看不到别的房子,屋后草坪很私密。室内装修很好,我的房间和厕所装修得完美无瑕,厕所台面玉白,有玻璃顶窗, 满室光亮明净。

我得空就跟他们夫妇聊天。女主人苏珊矮瘦,突颧骨的脸上总挂着弱弱的笑,极像我老家村里的瘦弱老妇,特别喜欢跟我聊。她说她生在韩国,小时病得要死,被父母遗弃在医院,养父母在她六岁时收养她。养父母是瑞士裔,母亲比父亲大十岁。养父母爱她如宝,养父母整个家族上百人都对她宠爱有加。她来美国读书不久就门门A, 大学毕业后在伊利诺斯州当了小学老师。跟男朋友交往一年后准备结婚,她自己设计缝纫好婚纱,家族也为她准备好了婚礼,邀请信都发出去了,未婚夫却在婚礼前十天说他还没准备好跟她结婚。她姑妈怕她受不了,就让她来这里跟她同住。她在教堂做义工时认识杰夫。杰夫也在教堂做义工,教堂七八个剩女都追他,杰夫却偏爱上她。他们认识不到半年就结婚了。她回她原来的教堂办的婚礼,还穿那身她自己做的婚纱。一年后就生了个儿子,再过两年又生一儿,两年后再生一女。客厅墙上镜框里有她全家福,大儿更像白人,二儿完全是个亚裔,姑娘有点像西班牙裔。大儿前年结婚了,墙上挂着他的结婚照,媳妇是白人。老大在州政府工作,媳妇是律师,赚钱比他多。女儿大学读了两年不读了,跟教会到萨尔瓦多做了两年义工,现在教堂帮忙。杰夫说女儿跟他一样坐不住。他从小就好修修补补。他上大学时他用自带的工具把他租住的房子修得好好的。房东发现他会修房,说他好多房子要修,问他愿不愿干。他当然愿意。他就一边上学一边修房。房东看他干得好,说我们合伙,我买房子你修,修好卖了我们分成。他说好。他就跟着房东干。那是八十年代初,他赚的钱比一个大学毕业生赚的还多,他就不读书了。

杰夫给我看了他们的结婚照。那些照片多是黑白的。苏珊结婚时三十岁,身体瘦削,脸面平板;杰夫是个白净丰硕的小伙子,胡子刮处发青,白胖的脸上泛着笑;穿着黑礼服,昂头挺胸,像个将军,又像个体面的车夫。我问杰夫苏珊哪点让你着迷?他说美貌,那时找人就只看容貌,他一见苏珊就被她的美貌迷住了。我原以为他看中苏珊是因她那东方姑娘特有的娴静含蓄, 因为结婚照里的苏珊也就一细瘦平脸的朝鲜姑娘。我只暗叹有缘千里来相会,情人眼里出西施。我问苏珊看中杰夫什么。苏珊笑说我那时失落了,那么多老姑娘围着他,他看上我,我还有什么说的。说她三十年前到韩国去过一回,想找到亲生父母,但怎么也找不到。

杰夫六十出头,身材结实匀称,肚子鼓实但没突出来,比结婚时更英俊。如今他在一家房屋装修公司工作。他说他公司四五十人,一年进账两千五百万,这几年生意差点,但也不错。他打开计算机让我看他们装修的房子。房子都很艺术。他说他们刚装修完一个,装修费五百万。那房子富丽堂皇,有巨大的游泳池,高顶的透明玻璃客厅。我问:这里黑人多,你公司黑人多吗?他说就一个。

杰夫说他闲不下来,这房子是他装修的,楼上的厕所是他去年刚修的。他还爱好修老爷车。有天他带我去车库看他的车。他正在修一部六十年代只出了几千辆的车。我问一台老车修好能卖多少。他说加装了空调也就卖两三万,只有那时买的第一辆车是这款车的人怀旧想再搞台那款车才会买。他又带我到他地下室的工作间参观。那里有上吨重的切割机和捶打设备,有各种电锯,有口径半尺通到屋外的吸尘管道,墙上井井有条挂满各式工具。

他们把楼上的两间房给人住,自己住楼下的一间。我问杰夫让陌生人进家里来,遇上烂房客怎么办?杰夫说他们接待过十几批客人,只遇上一个麻烦房客。那人乱来,搞得他们害怕再招人,但别的都还好。他们喜欢跟房客交谈,希望跟他们成为朋友,但有些客人不跟他们搭腔,像他们不是人。

苏珊在一小学代课。我问她为什么不做正式老师。她说她生孩子带孩子,十几年没工作,孩子大了她才想出去工作。当正式老师得考教师证,她不想考,也不在乎钱,杰夫的收入够用。她代课一天七小时,按钟点算,一小时十几块。她想干就干,不想干随时不干。一天夜饭后我看到苏珊装点剩菜到一茶杯大的塑料饭盒里,放块面包在一透明保鲜袋里,再把饭盒、面包和一根香蕉放一保温包里,拉上拉链,把保温包放到冰箱里。她说那是她明天带学校去的中饭。

苏珊的经历让我感动不已,多少日子后她那如我老家矮瘦老妇的可怜微笑常浮现在我眼前。一个病得要死、被父母遗弃的女孩被领养,来到地球的这一边,读书、工作、恋爱,被未婚夫抛弃,又被一个好男人爱上,生下三个健壮的孩子。我遇见过很多被美国人领养的中国小姑娘,每次看到我就感动不已,都要给她们的养父母一盒茶表达我谢意。无数像苏珊这样几近凋零的生命从世界各国来到美国后茁壮成长,开花结果,成就美好的人间故事,我唯有赞美上帝,感谢伟大的美国养父母们,祝愿他们多得善报!

 

(选自《在美国卖绿茶》)

hz82000 发表评论于
我有一个故事不好,我们住在一个小镇,孩子上下学家长都去教堂一个停车场接送,有对姐弟,姐姐是从韩国抱养的,弟弟是养父母生的,总是母亲接送,女孩和母亲很嗲的,总要亲吻,有次下大雪,母亲晚了,姐姐带着弟弟自己回家,一辆双节的货车从姐弟俩身旁开过,姐姐滑倒,被后面的轮子压过,。。

这女孩我没什么印象,后来看到了一张照片,非常活泼朝气,抱着一个足球,笑的一朵花一样,那时小学五年级,若没有这个事故,女孩30出头了
高枫大叶 发表评论于
言语平实,亲切
尘之极 发表评论于
多么光明的心灵才能写出这么温暖善意的文章!
欲千北 发表评论于
感动,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