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讲民生的民主是空谈.

人生境遇不可选择,心态可以选择
打印 (被阅读 次)

没有时间细思与码字, 粗略写几句.

1. 人的本性不一定是追求自由.  从自然与生理规律来说,  绝大多数人追求的是先活下来再说, 有一定生活水平再谈自由民主.  这符合仓禀实而知礼节的中国古训, 也符合马斯洛的需求论.

2.  有少数人对物质更极端追求, 不择手段, 没有底线.  这种人需要谴责.

3.  也有少数人有更大的胸怀, 有更广的人文关怀, 宁可牺牲自己的利益也要为更多人谋福, 而这个福也是以民生为核心.  如耶稣, 如佛祖.  我们应该相信这种人的存在, 不要讽刺他们是"圣母".  而反过来, 真正有此胸怀的人不会认为自己高别人一等, 讽刺别人是金丝雀, 有奴性.  

4.  如果是为更多人争取自由, 前提是不要破坏他人的民生.   象香港这件事, 就是以自由的名义, 破坏了他人的民生, 失去了民主自由本身的支柱.

 

民生, 民主有错综的互动的关系, 比鸡生蛋, 蛋生鸡还复杂.

1.  原始社会, 完全的民主, 没政府, 没有管理, 只有抱团,但民生很差, 所有人到处为生计奔波.

2.  逐渐发展出来私有财产的封建社会, 民生有了进步, 不但有了抱团,还有了等级, 民主也得到了限制。对民主的限制在一定程度上反过来促进了民生。   

3。当民主相对民生被过多的限制, 不适应了民生的要求, 甚至起到了限制民生的作用, 就有了思想起蒙与资产阶级革命。   这时民主也促进了民生。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ustness' 的评论 : 说的精辟!

香港硬件软件具备,就是不让人家启动设备,给植入了病毒还不说,还不允许人家装杀毒软件,反过来还说你没有到启动设备的时机,对你自己不好,所以要把软件卸载才行!
Justness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种硬件不算差,跟日韩接近,但净装垃圾软件。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先把自己的事弄明白了,再去批评美国和新加坡这些中国的富人和官人们都要争相移民去的地方,ok?!
北美_原乡人 发表评论于

再举一个当前美国的选举制度的问题。美国民主自由选举的程序正义的前提是有重大缺陷的。第一,这个前提不正义的问题是这些候选人 (presidental candidates) 又是谁选出来的呢?所有的选举人没有一个是人民用票选票选出来的。当然两个政党在最后阶段都要选举出最后的总统候选人,但那已经是后期了。第二,从事情本质而言, 好的候选人是政府或者两党长期培养出来的,不是被选出来的。纵观美国选举历史上, 经常是一筐子的烂苹果, 有好多次候选人选了一半才发现重大问题。如2004年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John Edwards, 后来被发现有非法挪用竞选公款和婚外性行为的丑闻而被抛弃。美国家政府, 政党为这些候选人设计了什么前提和标准呢?他或者她必须是一个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参议员或者国会代表? 没有. 他或者她必须是一个州长有地方的工作经验? 没有。他或者她必须有一定的社区工作经验和资历和政绩? 没有。他或者她必须是聪明正直廉洁奉公勤勤恳恳没有任何的丑闻? 也没有。只有一条, 他或者她必须要有钱。美国的中期选举就要将近50个亿, 总统选举已经上了60个亿。 有钱的不一定能行,但没钱则万万不可。
北美_原乡人 发表评论于
看看网上对新加坡民主体制的评论吧。(1) 李显龙妹妹李玮玲公开予以批评,说他这是意图“建立王朝”。新加坡是个富裕的法治国家,但并非享有充分言论自由的国家,如果普通民众敢于对总理如此诋毁,早已是犯了诽谤罪,或被扔进监狱。
(2) 李光耀治下的狮城,从贫穷走向富裕,从殖民地走向法治国家,从混乱走向文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唯独在民主和言论自由领域裹足不前。如果这是一家公司,高管们如此精工尽瘁且高效地工作,CEO早早培养好接班人,为未来的发展埋下伏笔,这是完美的。然而,作为一个现代国家,这种父而子、子而孙的做法天然地受到民众乃至精英们的反对,随着威权递减的规律,这种权力的传递将越发艰难。
(3) 无论李显龙的步伐如何,无论新加坡“何去何从”,我们都无需担心它的未来。可以相信的是,它将保持经济稳定,政治“波澜不惊”,最大可能是平稳地过渡,随着威权的递减,执政党和在野党完成权力的转移。
北美_原乡人 发表评论于
总统新加坡总统并无实权,新加坡的总理并不是全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形式类似于英国日本和以色列的议会制,都是由当选的国会或者议会的第一大党党魁当任并组阁。
iceox 发表评论于
民生民主,绕的我脑袋都昏了,我直来直去,做雷锋, not me。 我没啥大志,只为自己这三分地过日子, 有份工作,小家子过得逍遥自在, 想怎么过怎么过。在哪过守哪的规矩。在哪都干不过政府,香港那些事,在我看他们是闲的蛋疼,指望老外,最多也就打口水仗。 真的闹它几年,真成渔村了。 有钱的移民,没钱的这些被抓的留案底,黑名单,小黑屋,长大后能出去还行,可那才有几个。 至于留守渔村的,目前还能靠父母,到时没工作,接着啃老? 哦,不对,可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either way, not my prob, whatever, f them, 随它,时间会搞定一切。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老子死了儿子当??? 不是选票选上来的么? 你当我是墙内只能看局域网的么? 唬人也要有点水平好么????

新加坡没有民主选举制???

新加坡实施强制投票。该国国会89名议员是由民选直接产生的。能上网的话,自己去查。

你咋不说新加坡是君主世袭制呢? 骗人骗得自己都信了吧?

北美_原乡人 发表评论于
那就用两个典型的例子来说民主和民生的关系吧。印度50年代和中国经济条件基本相同,现在也是十几亿的人口,但一直是采用西方的民主制度,但印度的GDP至今才是中国的五分之一。3亿人没有厕所(今年计划达到全民普及厕所),至少有5亿以上生活在贫困中下的人口没有电。印度的种姓制度,贫富差别更加明显,更不用说严重泛滥的传统的种族歧视性别歧视一直无法消除。所谓的民主并没有为民生,民权和民利带来多少的进步。
新加坡没有民主选举制,并且是太子党当政,老子死了儿子当。但他们的经济人均GDP世界前几名。在刚刚评选的最优的投资环境排名中,新加坡取代了美国名列第一。国家政治和社会体制都非常的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美满幸福。比如,谁敢搞涂鸦破坏公物,将被抽上几十鞭。更不用说像香港那样来搞打砸抢烧杀。
这两个例子并不是小概率事件,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可以这样子分类。这些已经足够充分的说明了,民主并不能够等同于民生,民主并不必然的带来民生民权民利的进步和发展。相反,要警惕的是,世界上少数国家专以民主的名义行恶,尤其是打着所谓西方民主的旗帜,干了不少颠覆破坏国家其他国家政权和社会体制的坏事。所以不得不警惕这些打着民主的幌子的傻子疯子和骗子。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你这个逻辑推理能力,令人瞬间折服,我保证绝对没人有足够低的能力跟你争辩下去。
北美_原乡人 发表评论于
无独有偶,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是喜欢搞养猪(民生)。你们谁听说他讲过民主?要是中美能解决贸易战问题,美国的猪就会养的又肥又大。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lar_bear' 的评论 : 精辟!
polar_bear 发表评论于
只讲民生不讲民主,那是养猪
北美_原乡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那个家伙肯定是专业的写手,屁股决定脑袋, 拿人钱财为人消灾。看他的口气牛逼得很,简直是狂妄至极。他要好好讲道理跟他理论理论,但他老耍无赖给你删帖。
北美_原乡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北美_原乡人 发表评论于
文章点出了问题的实质。民主不能只讲形式,不讲内容;只讲过程,不讲结果; 只讲结构,不讲功能。
中国有点什么事,总是被引到政治体制问题上。而问题关键却是,政治体制不好,为什么经济,社会和文化,包括广大人民的基本生存权和发展权的方方面面都越来越好,从建国时的一穷二白,到现在不断超越发达国家,越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直逼老美。按购买力或者实体制造业计算已是第一了。政治体制好的所谓西方民主国家,怎么越发展越慢呢?就是和美国比,差距也在不断缩小。美国发展多少年了,中国建国至现在才多少年!
不讲民生的民主就是耍流氓!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Fanreninus不也是给我和老九贴了“莲黑”的标签么,没什么。

话说,你的莲好友最近怎么没动静了?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哈哈,这种话题很敏感,小心被贴上标签哈!:)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香港学生: Hong Kong Stay Strong!

大陆学生: CNMB!

有好多人帮你呼出了心声呢!当然,上面对话中也是我的心声:)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所以跑到美国来是以为什么?

是认为自己素质不够,在中国没资格争取民主自由法制?

还是认为自己素质太高,应该跑到美国来直接享受在中国享受不到的? 顺便再打击一下公民素质亚洲一流的香港人,让他们不要痴心妄想、企图得到连皇城根下的奴才都无法得到的东西?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如果是为更多人争取自由, 前提是不要破坏他人的民生. 象香港这件事, 就是以自由的名义, 破坏了他人的民生, 失去了民主自由本身的支柱“. 说的好。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好文。 赞!

网上谣言太多。 今天看见一博, 说香刚可能要被血洗了。 文中引用的具体事实错误百出。这种为了证明自己的论点乱说谎造谣的情况, 很多。 这种人, 估计是要为自己申请政治庇护的绿卡,很无聊。

香港的打砸抢, 就是一小撮不理性的底层混混,类似于那个14岁的孩子所为。 这种人, 对香港几乎没有贡献, 毁坏的都是老百姓的财产。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有个现象很有趣:为什么那些执着的反川的人,都是独裁政权的维护者呢?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4。 过分过急追求民主, 会遏制民生,失去了民主的意义。"

跟香港人说这种话,如同跟大陆的高考状元们说:你们不要着急去考清华北大这样水平的院校,这样是过分过急追求名校效应,会使名校失去价值,会让上名校失去意义。

说到头,还是为了维护独裁政权的立场,就是谁有权有民主,谁没权有民主,是中央说了算。

说到头,就是让大家明白,羊圈里的羊,就不要跟羊的主人要求什么民主;过分过急追求民主,会被立即宰杀。

hg2007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按语境, 这里应该用一蹴而就, 而不是“一挥而就”。意思不一样。
hg2007 发表评论于
民主这个概念已经被泛化和绝对化了。它更应该是一种理想的,对于完美秩序的追求而不是现实的刚性标准。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民主和独裁,权利和义务 (2019-09-12 18:21:28) 下一个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0528/201907/14237.html

上文提到,民主和独裁,是量变到质变的一个互相可以转换的坐标系。也就是说,民主和民主之间也有两个差别,也有包含独裁成分不同差别。独裁和独裁之间,也有包含不同民主成分的差别。今天的民主也是由过去的独裁逐步转化过来的,不是一挥而就的。而民主,有时候也是可以转化为独裁的。

比如当今世界上有两种大的左派实力。一种是独裁的左派,一种是极端民主的左派。他们似乎在这个坐标系的两个极端,但是又往往显示了很多非常相似的地方。

两者都宣称自己是代表民意的,是为人民服务的。错了,两者都认为自己才是人民的大救星。或者说,两者都认为自己是超强的,超智的,超人的。都认为,人民是低能的,愚昧的,无知的。这种思维并不是近代现代才有的。西方古代,把人民比作羊群,需要鞭子抽打规束。东方古代,总结为代天牧民。

两者几乎唯一的不同是。独裁的左派直接使用暴力来达到统治的目的。极端的民主左派通过煽动和收买来达到统治的目的。两者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功。这同时也证明了他们认为人民,至少相当数量的人民由于先天或者后天的原因,的确缺乏成为负责人公民的能力。

这些进一步成为反民主,或者打着民主的旗帜进行独裁的理论基础。也就是说,当支持民主的理论,强调人人生而平等,人手一票的时候。反对乙方则强调实际上,人不论先天上,还是后天上,都不可能是平等,或者更准确地说,不可能是平均的。哪怕在某一时间点上,强行作到了绝对平均,平均资源,平均待遇。由于任何人之间的必然差距,最终每个人还是有不同的能力来担负不同的责任,以不同的方式使用相同的权利却得到不同的结果。而不同的结果,又导致在下一个阶段上,人们又回到了不平均乃至不平等的状态。

在这个过程中,获取了远超平均收益的人们,就可以利用这些收益作为资本,而长期甚至永远的把持远超平均收益的机会。换句话说就是资本和权力的传承急剧扩大了不平等性。不平等性或者差异性是必然和自然存在的,但是传承的扩大是社会体系人为的。

每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和重要性是参差不齐的,所拥有的待遇和权利也必然是应该有相应的波动。否则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然而独裁社会通过对权力和资本的垄断,将绝大部分权利集中在极少数人手里。换句话说就是这极少数的待遇和权利远远超出他们对社会的贡献。所谓德不配位。从而最终导致激烈的社会矛盾和斗争。

民主则试图将权利平均分配到每个人身上。至少理论上如此。假如真的能够达到理想化的目标,其实也是不公平的。因为必然有一半人的权利多过贡献,而另一半人正相反。最终依然会导致社会纠纷。

只不过现代民主社会在政权选举上算是平均主义。而在经济资本上依然是小独裁或者贵族民主体系。两者共存倒也一定程度上中和了两者的极端。但是也同时具有了两者的问题。

为什么现在民主党,白左,极左非常扭曲呢?就是因为她们试图同时推进两种极端。一方面是大政府,背后占满了大资本家,表面上悲天悯人,照顾一切。实际上是把所有人都看低,需要她们的照顾,或者说让她们掌控更大更多的权利。形成事实上的独裁政府。另一方面又推行一切人等统一待遇。总之从两方面否认个人能力和贡献的差异。

而共产党就是获得最终成功的民主党。大资本成为国家资本,把控一切。升斗小民全靠党的恩典才能过得好。从理论到逻辑到强调,是不是和民主党是一路?今天民主党大派福利,就合当年共产党分田地一样。一旦共产党巩固了权力,第一步就是把土地收回去,并用土地爆赚至今。而当年捧上天的农民,农村包围城市,一旦上了台,压榨最狠的就是农民,户口制度至今造成巨大的剪刀差。民主党今天的各种调调,都是共产党晚剩下的。

UBI也好,大派福利也罢都不可能解决问题。问题的根源在于权利和义务的不挂钩。一方面是大资本拿得太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资本的贡献少于收益。另一方面是拿福利的贡献也少于福利。固然有小概率的是因为人力不可抗拒的偶然而造成的,那种福利其实不是算福利而算社会保险。而越来越多的福利有很大程度上是人为的选择结果。接受福利的时候同时也应该接受相应的整改的义务,所谓以工代赈的现代版。

总之,在民主国家,权利谈得过多,义务谈得不足。在独裁国家,义务灌输得太多,权利堵着不让说。权利和义务的不平衡,是社会矛盾的根源。
hg2007 发表评论于
版主和遍野无尘的见解我都赞同。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有人把民主看作是手段,为达到民生的目的。“过日子比任何事都重要”。谁替他作主都行,不在乎。

有人认为民主是目的,只要民主了,犯错也行,所谓“人民有愚蠢的自由”。羊们选择了自由,被狼吃掉也幸福。

这就牵扯的能力的问题。有钱,有闲了,当然民主很重要(例如老虎豹子需要的是自由民主)
羊则更需要先生存,而不是广泛的自由民主,因为怪自己能力不如老虎豹子。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非洲最民主自由,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本文其实 没写完,但被推荐到首页无法修改。

至少还要加一条:
4。 过分过急追求民主, 会遏制民生,失去了民主的意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