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行(1)大禹治水的地方

打印 (被阅读 次)

2014年秋天,我和老公随着旅行团在陕北“红色旅游”了一圈。

那天中午,天有点阴。参观完号称“天下第一陵”轩辕黄帝陵后,大巴载着我们过桥穿洞,在盘龙卧虎绵延起伏的陕北黄土高原上,向着久负盛名的“天下黄河一壶收”的壶口瀑布进发。

也不知过了多久,山道拐了个弯,只见右边的山崖下,一湾黄色的河床夹在深深的峭壁间,河床中间是一道细细的激流,激流两旁是大片的河滩,滩中有块高地,高地上有座小屋,屋边的高大笔直的旗杆上挂着一串红红绿绿的三角旗。一位手持木叉,一身麻衣、麻裤、麻鞋的古代男人塑像威武地站立在屋旁。我好奇地问坐在身边的老公:“这人是谁?”老公回答说:“可能是大禹。”

“看样子,今天我们确实到了当年大禹治水的地方,但这小屋是大禹庙吗?” 我问。

“不知道。” 号称万事通的老公回答。(后来,我回家查了一下:“山西平顺县西青北村和枣岭师家滩村都建有大禹庙。”我们当时到达的陕西宜川境内的没查到。但“有关大禹治水地点的争执一直没有停歇过。当年大禹治水劈开的龙门,离今天的黄河壶口瀑布只有5公里。”)

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正暗自庆幸今生行到了大禹治水的地方。“大家注意了,”沉默许久的导游小姐,全团人尊称为领导的,忽然发声:“前面就是著名的‘壶口瀑布’,大家仔细观赏是不是很像茶壶嘴。”“哦,,,,,,!”我们这车人顿时兴奋起来。

“另外,”她又接着巴拉:“我们这次壶口行很幸运,第一;前些时候,黄河上游下了一场暴雨,当时,来此地旅游的人只能站在远处的岸边观看瀑布,今天大家可以近距离观赏了。第二:‘壶口瀑布’宽达50米,深约50米,是我国仅次于贵州黄果树瀑布的第二大瀑布,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黄色瀑布。但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瀑布是白色的。为什么?大家先观赏。”领导卖起了关子。

 “因为下雨呗!因为秋冬季的水是清的!”按捺不住好奇心的我抢答。

领导看看我,微笑不语。

不久,大巴停在离瀑布不远的“壶口瀑布广场”。我们鱼贯下车,经过广场大门,走过高高低低的石头河滩,直奔主题。

站在久负盛名的瀑布边,我凭栏向左手的上游望去,只见,淡黄色的江水,从两岸群山之间三百多米宽的河床中懒懒地、平静地流向壶状崖口。骤然,坠入我脚下上宽下窄的悬崖,掀起巨大的白色浪花,翻腾倾涌地向着湾曲的河道一泻而下,其声势如同在巨大无比的壶中倾出,使人震撼。轻易不激动的老公此时手里拿着相机也忘记了咔嚓,禁不住朗声诵起:“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回,,,,,,”。我也顾不得抹去扑面而来的水雾,像个小姑娘,不免俗套地对着奔腾的黄河大喊:“黄河,,,,,,,”,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很遗憾,那天是阴天,没有阳光的直射,我们没有欣赏到明朝陈维藩《壶口秋风》里的“秋风卷起千层浪,晚日迎来万丈红”的彩虹随波飞舞的奇丽景色,更没有欣赏到传说中的“旱地行船”和“水里冒烟”的异像。

“九曲黄河万里沙”!曾记得串联到北京时火车经过黄河大桥,感叹过河水那个黄。可眼前的黄河为什么是浅浅的黄白色?回到车上时,我还没忘记这个问题,再次问起出身陕北的领导,领导这时才回答:“不单是因为下雨,同时也不因为秋冬季节黄河水是清的,而是:为了治理空气污染、控制水土流失,多年来,人们在黄河上游的黄土高原上,飞机撒种和人工种植了大量的绿色植被,甚至在石头上用钢钎钻洞,放进泥土再栽进树苗,所以,如今的壶口瀑布变‘白’了。”

难怪人们说,“圣人出,黄河清”。古代的圣人,治水,现代的,治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