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来临如何更有效保护自己背后的故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丹麦是欧洲最早关闭供政府,学校,取消大型群众活动的国家,抗击疫情取得第一阶段的成功是政府,专业人员,还有全体国民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只不过是个翻译和信使自愿者。相信所有的外国政府高官们和专业学者们从没想过在这个高度文明的世界里竟然还有如此邪恶的人们在秘密地研制生化武器,因此很有必要提醒他们问题的严重性,尽快获得真实信息以确保决策在正确轨道上,这不仅是我也是你们作为公民应有的责任。

经历过SARS病毒的爆发的人们对面临死亡的恐惧仍然记忆犹新,这次病毒爆发对于那些已经逝去的生命的人来说就是他们的世界末日。人传人,大爆发,百步亭,万人宴,政府网上抓捕吹哨人,隐瞒疫情,无数的湖北的老百姓被悄无声息地夺去生命。34条国际航线让武汉连接着美国纽约,旧金山,英国伦敦,法国巴黎,日本东京,大阪,名古屋,静冈,福冈,韩国首尔,新加坡,越南胡志明,俄罗斯莫斯科,土耳其,泰国曼谷,清麦,意大利罗马,澳大利亚悉尼,香港,澳门,台湾,马来西亚吉隆坡,印度德里,阿联酋迪拜,武汉病毒大爆发期间这些航班载着数十万的旅客日以继夜地飞往世界各地,同时也把病毒散播到了地球的各个角落。

国内的老百姓遭受着煎熬,看到医院里那装满手机的大塑料盒,哪个活人能离得开手机,看到另一个里面装的都是身份证,分明属于那些再不需要人间身份的逝者。这些镜头让人的良知和责任受到煎熬,如果没有行动,我会自责一辈子。

2004年圣诞节期间印度洋发生地震,引发了一次海啸,海浪高达15到30米,夺走了30万人的生命。欧洲的很多人都亲历了那次灾难。记得当时有个报道介绍在一个度假海滩有一个小男孩看到海水大幅度地退去,他突然想起了曾经学过的常识,当海啸要发生前,海水会先快速向深海退去,小男孩大声呼喊报警海啸要来了,报警为在海滩的人们迅速撤离赢得了宝贵时间。这次武汉疫情爆发时我想起了这个小男孩。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与死神有过几次擦肩而过,有过这样经历的人们都知道生命是多么的脆弱,活着是多么的奢侈。我曾经努力过现在成功地远离了死神,这次疫情爆发我要再一次努力让我的家人远离死亡威胁。活着是人生幸福的待遇。

丹麦的民族特性属于谦逊,无论级别高低,人人平等。与丹麦人的沟通方式需要足够的事实依据和令人信服的数据。形象地让对方感受到未来的危险就像是他们不久以前所经历的灾难,会容易让对方联想到即将来临的危机将是多么严重。

丹麦人坚决反对断言式说法,绝大多数中国人很擅长断言,直接下结论让对方接受。他们更相信事实和数据。一旦你的事实确凿,分析合理,你的意见就会容易被对方接受。我在报警之后,仍然继续收集信息,精炼后作为简报发给政府,有些是预测,后来证明以前的预测后来都有验证,媒体也有报道。比如提醒注意保护养老院,医院,军营,监狱,因为这些都曾在中国发生过,都能在媒体上找到相关信息。另外一个实例有关硫酸羟氯喹缓解病情,可以有效低成本地挽救生命,这个消息最早在路德访谈节目报道,看到后就立刻将这个信息发给政府,而这些绝对不会在中共的媒体上报道。

在疫情中政府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哪届政府都没经历过如此巨大的压力,最大的挑战是缺乏实际经验,中共不但不与世界分享数据和经验还散布假消息,假数据,我的责任就是让政府及时掌握真实信息,把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解决方法通知政府。而且在政府做出决定时,及时给与认可,赞赏和感谢,让他们感受到不是孤立作战,有市民在背后支持着他们。

需要对居住在英国朋友们做个说明,我过去的几年里频繁奔走在伦敦和丹麦两地,英国和丹麦对我来说同样重要。1月30日给丹麦报警后,2月3日去伦敦见我的GP,当面向她报警。她破例把她的私人邮箱给了我,我也把发给丹麦政府的信息同时抄送给她。因为行程的原因,我无法亲自去英国政府报警,便委托我的医生去做,直到现在我的信息同时发给两国。

事实证明两国的对策有很大差别,而且差别越来越大。据我对英国人的了解英国政府和学者偏于自信他们在世界上享有的学术威望,忽视了学术以外的经验,犯了轻敌的大忌。

做出这样的报警的决定的确不易,从有想法要行动到真正的行动受到很多以前在中共体制下的洗脑和思维的束缚。那些什么要相信党,相信组织,儿不嫌母丑,家丑不可外扬,要和党中央保持一致,散布谣言会遭到处分等等,尽管人在国外,身处言论自由的世界,挣脱这些思想的束缚需要超常的智慧和胆量。

有些人看到我的经历后感叹自己没做什么,现在也不晚,举个例子,丹麦人没有戴口罩的习惯,他们认为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在口罩还没成为媒体讨论的话题时,我已经向丹麦政府提出要考虑恢复本国口罩生产,同时建议向日本和台湾进口口罩,还建议不要从中国进口,以防止二次污染。这些建议都是基于武汉的防疫措施,但又不完全照搬,大家要考虑当地人的思维方式,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这样的建议就会对决策者有帮助,至少帮助他们把问题考虑周全。

我相信及早报警不仅让丹麦人受益,也让驻在丹麦的中共官员和家属们受益,假如丹麦疫情大爆发,假如丹麦的医疗设施瘫痪,他们都逃脱不了死亡的威胁。或许他们知道内情,受身份的限制不敢讲真话,我已经替他们说了。不管怎样中共官员你们和你们的家属孩子再也不用受病毒肆虐的威胁了,对于所有在这居住的中国人们来说,让我们大家多支持政府,多理解政府,多配合政府,丹麦是我们的诺亚方舟。

 

ytwad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在海量的信息中能找出有价值的信息的确不容易,其实我是站在了智慧高人的肩膀上,以后会另写一篇详细介绍。
ytwad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谢谢,还是一个已经体验过生命的宝贵的人。
ytwad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谢谢,这些都是能力范围之内又能做的事情。
ytwad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坦率地说,真正能够解决这次病毒,无论从医学上还是政治上,只有美国有这个实力。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珍惜生命!给你一百个赞。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丹麦,挪威,瑞典, 芬兰,冰岛等发达小国均不会是大问题。 将来最大的问题是医疗不发达的人口大国印度和非洲各国。期望早日有实用的疫苗,这才是真正的解决方案。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你是一个有良心的人。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你说得对,这次太多专家迷信以往的经验,忽视网上海量的疫情信息,从而误导了不少政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