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终于解封,我的亲人朋友还好吧

打印 (被阅读 次)

76个日夜后,武汉终于在4月8号解封。
由于我的家人和好友在武汉,在湖北,在中国,这七十多天以来,我一直在与他们保持联系,知道他们是如何渡过这艰难时刻的。
真是不容易!!!

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大哥和二哥已经退休,弟弟还在工作。母亲前年夏天去世了,武汉还有我姨一家。
二哥,弟弟和姨他们三家都住在武汉汉口。
大哥和大嫂在上海带孙女。
我婆婆和小叔子一家住在湖北宜昌。
小姑子家由于去年四月添了小外孙,他们从厦门到武汉帮女儿的忙。

一月份和家里人联系时,问他们春节打算如何过?
大哥一家呆在上海。
二哥,弟弟和姨三家互相走动拜年聚餐。
小姑子一家准备去宜昌陪婆婆过年,后来还是改变了主意,年前一家三代自驾回了厦门。

元月17日,农历12月24,中国南方传统小年,家里人在微信里互相祝福。
弟弟提醒:“武汉最近新型肺炎严重,没事尽量少出门,千万注意。”
因为他中学同学在武汉第一医院当医生,在群里发了一些信息和视频。

元月20日
武汉不重视,全世界都知道武汉被隔离了,现在只有武汉不知道武汉被隔离了。家里人转发新冠的症状,无药可医等,我也开始让家人注意。
钟南山证实肯定人传人,武汉终于开始行动了。

元月21日
家里传来照片,空城
我写道:凉了,凉了,到处都没有人

元月22日
家人都得到消息:23日10点起,武汉市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也就是要封城了。
我问他们怎么办?
他们聚会取消,弟弟和弟媳已订好的去丹东的火车票退掉,他们都很乐观,以为过两周就会出现拐点,很快就会没事了,过完年,正月十五,就可以恢复正常。
我说:情况没有那么严重吧?(你想想看武汉当天的数据是589例,包含17例死亡。)
家里人说:是非常严重,不然不会封城。联合国病毒专家到北京,形势比想象的要严重,要格外小心。
封城后一周,家里人都老老实实宅在家里,不出门,不给政府添麻烦。

2月4日
我在武汉的轮滑群里的一名滑友,黄师傅去世了。他是唯一的一个,我所认识的人在疫情期间去世的。有位群友说黄师傅感染后,每天去医院打吊针。
去年夏天我回国最后六天,每天到江边和武汉先锋轮滑队一起玩轮滑,在我轮滑遇到挫折,准备打退堂鼓时,是这位黄师傅鼓励我,使我坚持下来。黄师傅70多岁的老人,他已经玩轮滑三年多,平时爱好骑车,游泳和轮滑,是个非常健康的人,却被新冠夺去了生命。

黄师傅前排右一蹲者

小姑子在家里微信群中发了一张图,是她的小外孙,9个月大的娃,收到了厦门市公安局发出的《违法风险告知书》。
告知书上写明小家伙的姓名,是1月21日从武汉来到厦门,应当在指定地点或居家隔离进行医学观察。隔离期满前,如擅自脱离隔离或防控期间故意扰乱社会秩序,破坏传染病防治工作秩序,将可能受到行政处罚甚至刑事追究。现将违法风险告知如下:一共四条,每条都有法可依,非常严厉,后果很严重,最后是公安局落款日期和大大的鲜红印章。
小姑子很多年前从深圳搬到厦门,他们一家人的身份证是广东的,车牌号码也是粤字开头,以为回厦门自己家,顺理成章,没想到国内的大数据这么厉害。

2月10日
和二哥弟弟微信聊天,过了这么久,他们还在盼着疫情早点结束,春节前备的年货吃得差不多了。
弟弟说他前些时都是网购水果,今天出门全副武装,帽子,护目镜,口罩,手套,鞋套,在路上看见对面过来个人,两个人都自觉地往两边的墙靠。像演特工的,画面感极强。
二哥出去买了食品,主要是零食,人们排队隔得比较远,就像这里所称的社交距离,他们以前从不习惯的,看来今后也会渐渐习惯起来。

国内购物排队

二哥购买的食品

2月11日
和发小微信聊天,她退休前是医生,她想报名参加抗疫,但是过了60岁被拒,她的女婿女儿也是医生,女婿参加了抗疫,女儿带着外孙女,小孩子非常想念爸爸,我问发小有没有担心,她说:说句实话,非常担心,害怕被感染,不怕是假的。(注:她女婿50多天后安全回来)
发小还告诉我她认识的人有走了的,有的发病,传染给配偶的,她让他们多洗澡,家里空调开着,锻炼身体,有的已经恢复了,这些人都不敢告诉别人,有的刚刚好些,出门去买菜,真是害人啊!
这一天发现家人和朋友在群里发图片,都在家里竖扫帚

2月16日
武汉拉网式排查三天,新上任的省长三把火。

2月17日-3月11日
我到欧洲旅游,这次轮到家里人担心我了。
3月2日
侄儿:姑姑还在德国吗?德国病例在快速增长,您也提防点儿。
我:好的,谢谢,我下星期三回加拿大。
侄儿:您有口罩吗?您前几天发了狂欢节视频,现在估计德国也不举行类似活动了吧。
我:这边好像大家没放心上,我昨天还乘火车去达姆斯特城市玩了一天,德国电视没提,我也没弄清楚是哪个城市有病例。谢谢关心。
二哥:还是注意点好。
侄女:这个病毒传染力特别强,而且潜伏期也会传染,还是要注意。
我:谢谢家人的提醒,很暖心。

都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

3月14日
从德国回来后,给大哥和姨等家里人打了电话,也和闺蜜微信聊天。
大哥说上海管得不严,但是大家都在家里不出门乱跑,前些时大嫂感冒,第二天就好了,大哥自己也流鼻涕,洗热水澡好了,他说要是在武汉,恐怕要去医院,强制隔离。

姨说两个在武汉的表妹也不能到她家,开始她没有口罩,一直不敢下楼,后来买到口罩,才敢到社区买生活用品,刚封城时,菜的价格几高哟,一个萝卜,一棵白菜40多块钱。
后来发了爱心菜,一大袋子,20多斤,有萝卜,土豆,洋葱,各种青菜,费了很大力气才搬上楼,可以吃二十多天,昨天楼下又再喊各家去取免费菜,发了鱼和鸡蛋,政府还是蛮好,为老百姓做好事。
老一辈的人很容易被感动,容易感恩。
我姨夫有高血压,需常年服药,社区帮忙取药送药。


婆婆他们在宜昌情况比武汉好很多,小叔子过年前花了一千多元买猪肉,腌腊肉,灌香肠,这一两个月都吃伤(腻)了。
先生说他弟弟应该用这笔钱当时买口罩,疫情刚爆发时,卖口罩肯定能赚一大笔。
马后炮,我们家的都就没有经商头脑,先天不足,缺失发大财的基因。


我闺蜜的弟弟因为疫情一个多月不敢去医院,本来觉得也还好的,但正月十六突发大吐血,叫不到120,自己家人送医,急诊又说不接治新冠以外的病人,等了一会儿勉强去看,她弟已经无可救了。这个春天,她也就汇入了武汉人悲愤的大军。只是她弟是上不了数据的人。


我中学同学在朋友圈晒她得到的爱心菜

有五种东西可以选,蔬菜,鸡蛋等,她选的清洁剂

4月6日
我微信问我弟是否已经上班。
我弟:不好意思刚看到,我还没上班,公司也是极少数一线员工从昨天开始轮换值班,绝大多数人都没到岗,因为很麻烦:又是扫码、测温,还要登记等等……人多了又怕交叉感染。当务之急还是安全第一!

弟弟还转了武汉人最近流行的一个段子
武汉人上班的一天,出小区扫码,上公交扫码,进地铁扫码,到公司扫码,下班回来,全部重复一遍。怪不得武汉有句话叫“个绑码”原来武汉老祖宗早晓得以后武汉人人要绑码生活。

注:“个绑码”是一句汉骂,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这三个字到底应该怎么写,二十多年前武汉大街小巷还能听得见,就和英语里的FxxK意思差不多,现在已经快绝迹了,我近几年回国,印象中没有听见过。

“个绑码”其实完整的是“个绑码养的”。记得小时候我们家刚从北京搬到武汉,二哥上小学,放学回来问我妈,为什么武汉人爱说“个绑码养的”?
我妈拆文解意告诉我哥:“个绑码养的”就是“爸妈养的”,没毛病。

武汉已解封了,祝全世界加油,希望疫情早日被消灭。

注:这篇文章是根据我在这期间的微信整理而成的

本来还想放张我拍的武汉市口号:“敢为人先”图片,被先生说不妥,因为与特朗普提出的“America First”有异曲同工之疑。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twadk' 的评论 : +1
ytwadk 发表评论于
很好的记录,祝福武汉人民,谢谢分享
退隐老妖 发表评论于
国内百姓不感恩也没什么,老百姓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样的不便呢?有什么好感恩的,倒霉的武汉人?
微波仙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qdeer' 的评论 : 武汉人这次的确做了巨大牺牲,正如钟南山所言:武汉是座英雄城市
微波仙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elji' 的评论 :谢谢你的光临和留言。 老年人感恩,她表达出来,我的中学同学得了这么多爱心物资,没说一句谢谢,好像理所当然,平时发的朋友圈都是叽叽歪歪,而且她是律师,单身,经济条件优越。
dqdeer 发表评论于
武汉人这次的牺牲帮了全中国。
celji 发表评论于
危难之中受人帮助就会感动,为啥是老年人容易感恩?好像年轻人不懂礼貌一样。
加拿大人更懂得这个道理,放中国并不应该有两个味道。
和国内保持密切联系的实质是同呼吸共患难,不是看热闹,一定能体会到如此大疫情人们承受难以控制的巨大威胁与危机, 举国上上下下全力以赴全方位应对才让绝大多数人得以保全性命的关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