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事接二连三地来了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大事业,只想真真实实地为自己活着。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整天,屋顶上蹲着一只猫,悲悲切切地叫个不停,把它赶走,一会儿又回来,王龄被它叫得心烦意乱。

傍晚走进房间,拉开关,哧的一声,灯泡烧了。

这一切都意示着倒霉的事又要发生了。

父亲对王龄调动的事很上心,三月份就帮她拟好了调动申请书。王龄照着抄了一遍,申请书上提到了叔叔的名字,王龄心中有点不爽,当官的叔叔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压着她,不想把他的名字写上,因为他的身份反而让自己更被动。

父亲看完王龄誊写好的申请书,叫她重写,一定要写上叔叔的名字。

这是个人情的社会,不得不利用社会关系网。王龄同情父亲,他一生刚正不阿,别人求他办事,他热心相助;他求人办事,从不低三下四。但现在的社会风气变了,不但要求人,还要送礼。王龄把叔叔的名字写上,希望这名字能起到通行证的作用,让父亲能继续保持他的高傲。

上调申请书要一级一级的签名盖章,拿到王龄单位的签名后,父亲搭汽车早上出发去县教育局,他不忍心女儿像毕业分配时那样受窝囊气,他要亲自替女儿办妥调动的手续。

王龄、奶奶和母亲都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希望父亲能平安顺心地回来。傍晚时分,父亲垂头丧气地回来了,王龄调动的申请材料被县教育局卡住了,说调动的理由不充分,教育局要防止人才流失。

王龄心里冷笑着,觉得这些当官的特别滑稽不要脸,一年前毕业分配的时候,把她当废物当猴耍,先是说留县二中,后来又分到龙口中学,王龄去龙口中学报到,被告知没接到上级的指示没有编制。在走头无路的情况下,王龄只好申请回自己的家乡。

分配的时候把王龄当垃圾,现在她想调走,却把她当人才,不可以随便走。这一切都是因为没有送礼。

这时候王龄的姐夫已经从省党校学习回来了,他不像王家人那样刻板,他头脑灵活,会变通,所以后来在官场也混得不错。

姐夫说起他在党校听到的一个故事,一个珠海的公安局长想把他的小舅子从湖南调到珠海,地方官员层层设卡,雁过拔毛,最后因为调他小舅子一人,顺带调来了七个人。

这就是典型的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县教育局局长是叔叔的高中同学,父亲以为写上叔叔的大名就可以顺利通关,没想到这一关最麻烦。

父亲着急了,想让叔叔给他的同学打个电话,但只打电话也是没用的,这种小人要实实在在的利益和好处,王龄分配时就是因为没有给他送贵重礼品,所以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姐夫知道父亲放不下向小人低头弯腰的姿态,他主动担起了跟教育局长疏通关系的任务。直到送了名贵的烟酒,才拿到教育局的签名盖章,两年后,叔叔还是帮教育局长的女儿安排在鹏城工作。

父亲拿着王龄的调动申请材料又去了市教育局,一样的遭遇,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

父亲在镇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何曾受过这等的羞辱和冷遇,他又一次郁闷地回来了。奶奶这个老党员也愤怒了“世道真是变了,人心都变硬了。当个老农民倒也清静,不用求人,我们也没饿死。”

还好,市里有两个父亲早年帮助过的老乡,现在都有一定的官职,打个电话,老乡会帮忙疏通关系。

层层的关卡,普通百姓如果没有社会关系,没有利益输送,真是寸步难行。王龄不知道其中的艰辛,父亲回来很少抱怨,也不说具体的细节,只是脸色不好看。父亲一辈子不曾求人,现在老了却要为女儿的事放下身段,这让王龄深感愧疚不安。

终于把调动申请材料送到了鹏城,王龄也参加了调干的笔试和上一节公开课的考评,可是,王龄的调动还是失败了。

 

王龄就业被猴耍的文章:孤独前行之:一波三折的就业  小人的嘴脸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分享!因为帮了忙表达谢意的送礼,那是心甘情愿的愉悦;如果不送礼就不办事或有意刁难,很让人恶心。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国内办事要有关系网,要送礼,现在依旧,去年回国跟医院打了很多交道,深有体会!
问好生活!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分享!害怕了国内求人办事的麻烦,还是国外活得简单自在。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是的,很多人长期两地分居都难于解决调动的问题。 现在城乡之间的距离缩短,户籍制度的改革,应该不存在调动问题了。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现在国内年轻人的选择应该自由多了,进不了体制内的单位,可以去私企或自己创业,而且城市之间的流动也不受户籍的限制,还是社会进步的好现象。让人活得憋屈的社会,真的不好。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我妈工作时,申请了30年调动工作,单位就是不批,她能干,指着她呢。结果房子都少分了一间。现在还是送礼,10年前听说参军要交10万元,不然没戏。我家亲戚分到央企,也是送了礼了。现在要想换到更好的位置,人家说了,没20万没戏。这就是中国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过去想调动工作真是太不容易了。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这也太麻烦了!看着都头大。

听我国内的表弟表妹说,现在换工作跟玩儿似的,找好下家,辞职信一递,就bye bye 啦您呐。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唉,这家人太古板,不愿低头弯腰,路走得孤独而艰难。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要说那时候小地方有一两个熟人疏通,再送礼,应该不是问题了。王龄那个地方挺难搞的,当官的太黑,那叔叔太差劲!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你觉得不真实吗?
格利 发表评论于
小说?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分享!是的,正常人应该去适应社会,而不是让社会来适应你。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这是事实。可是王龄的家人教育她: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家子的人都逆社会潮流,注定是要吃苦头的。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毕业分配去向是很重要的,我读的师范班是为本地培养的,所以分配时比较容易。但是选中学的时候,还是求了人。真不愿意求人,但是社会风气影响就得求人,平安是福。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调动必须要有路子,没有人事关系,再优秀的人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被有路子的,并不优秀的人替代了。
晓青 发表评论于
王龄运气不好,自己以前有特别要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