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朔的语言谈文字美

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打印 (被阅读 次)

王朔对自己的语言其实是非常骄傲的,我听过他的一次访谈,他说老舍和他都代表示北京的那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人,但是老舍是主子的语言,而他说的是奴才的语言。奴才是经常的要两面讨好,要左右逢源,要把话说得的到位又隐晦,甚至也代表的那个奴才自己心里的一点小算盘,他觉得这才是大部分的北京人说的话。我觉得这一段话对王朔文字的语言描述非常准确。

王朔的语言之所以能够打动我们,就是因为它看似很俗的大白话,却有非常生动强烈的生命力。王朔解构了当时流行的一些所谓的崇高政治语言,把它们在日常生活中变成了反讽。他用的是老百姓生活里面的语言,这些语言的表达力感染力和精确度都是非常好。为什么这么说呢?可能有一些喜欢阅读的人,尤其一些文艺青年会迷恋于那些象牙塔里面的语言,高级的修辞,晦涩的字,比较精巧的语法,甚至那些冗长的比喻排比等等。对我们生活里面大白话我们会嗤之以鼻,因为那个上不了大雅之堂。其实在我们所有的文化和语言研究里面,真正的语言的美绝对是来自于民间。因为语言本身就是来自于生活,只有生活中使用的语言他才是灵动的有深度的有感染力的,哪怕是大白话。只要你用得好,他就是会超过那些过分修饰的语言变得更有生命力。

这一点象红楼梦曹雪芹这么大的作家,这么高雅的文学作品里面,其实用了很多的民间俗话。比如说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前人烧香不要迷了后人的眼, 很多很多。

而且红楼梦基本上也是当时一个非常白话的版本。

大家在欣赏的文学作品的时候不要迷恋于去看那些高级的词汇啊,非常雅的一些堆砌的啊什么的。我们从小的语文教学有点耽误我们对中文的口味,我们的报纸杂志也是死气沉沉的陈词滥调。

真正的文字美就是来自民间,去粗取精能够体验它深刻的内在的精神。

我们中国文字之所以有活力就是因为地方的文化孕育了这些文字。王朔代表北京底层老百姓的语言,陈忠实是陕西的文字孕育出来的,刘震云是河南的。这些文字都是有鲜活的生命力的,有独特的韵味,非常美,能够打动人。即使我们不是生活在那个地方的人,一旦掌握了它的一些俗语句法后,也非常能够被带入其中。

说到张爱玲曾经翻译过上海花列传,我看了白话翻译后再回去看原版,发现自己居然能看懂了,而且非常有味道。那些吴侬口语词就是她们的生活,再贴切不过,你更能体会到人物的心情愿望感受甚至到幽默。

梦遥2016 发表评论于
小众的痞子文化带动了大众文化, 缺乏文学评论,没有历史及心理来解读的阅读总是雾里看花,读故事,看热闹,却不知道问题发生的根源。人们把某角落的故事错看成的社会/世界的本来模样,就像是60-15年代的欧洲‘痞子/摇滚音乐‘,带偏了一代人。 王朔语言精辟,但仍属于文人个体的所见所闻社会一角。 以前的义务语文教育太注重文字表达,缺乏多元思维。 世界有不同角落, 汇合后才是整个世界。
退隐老妖 发表评论于
北京人讲究说话隐晦到位,这个火候外地人掌握不好。这个是有传统的,这一点上王朔得到了真传。作为一个大院子弟尤为难得,他确实是锐利剔透的人物。

至于脏话和痞气,我以为是大院子弟塞给如今的北京人的。老北京人就是胡同里的底层也不是那样的。
泰安人 发表评论于
这帮匹子,不分场和,不分说话对像,包括接受记者采访,上(锵锵三人行)满嘴脏话,一口一个“丫SB”。至少不是一个有修养的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水粉画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泰安人' 的评论 : 说脏话不一定是坏人, 满嘴仁义道德也不一定是好人。 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带坏的, 坏都是自己的, 别赖别人
bl20120 发表评论于
喜欢王朔,特别是他作品的语言特色,而且是天生的,没人学的来,当然他肯定不是个一流的作家,但肯定是个最被低估的作家。
泰安人 发表评论于
王嗍 冯小刚一伙常说的口头语:“你丫SB,!别他Ma给我装孙子! 我CNM!我是流氓我怕谁!“从文学上带坏了8、90年代那批年轻人。都跟他们学会了贫嘴滑调,玩世不恭。
石假装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读他的东西不多,也喜欢他。感觉他受欢迎是因为他说了别人不敢说的话。
简宁宁 发表评论于
我呼应一下楼下的小胖同学 - 喜欢王朔。只不过我认为王朔也是京味儿文化的一个代表。老舍代表了北京的北平时代。建国以后,大院就也成了京城文化的一部分 -- 还有哪儿能养出这样一群天不怕地不怕,想张扬就张扬想颓废就颓废,处处占尽时代机先的 “爷” 来呢?他们是最早接触外面世界的一群。他们中的一部分,带动了那个时代的文艺复兴和思想启蒙。

王朔的文学修养并不差于同时代其他的作家。他的文字与思想之犀利,令人难忘。八十年代是他最早刺破了传统道德的伪善。他的真实,振聋发聩。
格利 发表评论于
文学中文字的运用有优稚和粗俗之分。有些人欣赏优美的文字,有些人醉迷于粗俗的表白。正所谓,葱花韭菜各有所爱。
cng 发表评论于
不谈语言,王朔的思想穿透力非常列害!就是可惜读书太少,所以不可能有进一步的成就了。
水粉画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王朔对文化界的人的评论, 我100%苟同。 他是有思想有深度的人, 只是他从厌恶那套装,他是那套全民高大上的时代成长的人, 对那套玩意有彻骨的仇恨。他是用最恶心人的方法讲真理。
水粉画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十具' 的评论 : 我同意大院文化的特殊性, 在道德价值的判断上, 我也和你一致。 王朔所以能把它升华为文学, 里面还是有人文的情怀, 像一般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在一群流氓的生活种, 你能感到无助和伤痛, 有时代的有人性的。
十具 发表评论于
北京部队大院的社会小生态非常畸形,是学术研究的好题材。我知道一点皮毛,因为小时候在其中之一度过暑假。这是一帮素养不高,匪气十足,自命不凡的新贵。他们往往上最好的学校,享受当时最好的物质生活,但却鄙视文明反智,以大老粗为荣,难怪与八旗风的老炮儿臭气相投。这帮人当初用皮带扣抽阶级敌人狠的很。

王语言粗俗不过是一种写实的风格,扯到美学价值不敢苟同,人文思想方面近乎零。王和冯长得就像痞子,这真不是贬损,是一种容易辨识的第一印象而已,for lack of better words。
水粉画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泰安人' 的评论 : 这一点我是同意的, 但是要分开看, 这伙导演有资源,中国其他的地方文化就没有这样的资源, 座椅全国人民就看他们在哪里一直缅怀他们的青春。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我也喜欢王朔写的东西。我觉得他的语言与真正北京话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他的语言是以北京语音为基础的比较俏皮的普通话,这种语言可能是1949年以后北京各大院形成的。老舍对北京话的了解显然比王朔深刻。

我觉得王朔的语言好在形式和内容非常协调,不雕砌。他的critical thinking是非常宝贵的,可惜的是很多人过多关注他的语言形式。他的《致女儿书》里详细分析了自己的成长道路,特别是文革里的那一段,太精彩了。他从一个半大小子的视角,描述文革里成千上万的人到天安门“开大爬梯”的集体癔症,后来林彪出事以后,他暗自迷惑:主席mao怎么不正确了?这些都非常精彩。
chunfengfeng 发表评论于
文字的粗俗精细,要符合人物的身份、角色和具体场合,不好一概而论。
嵩山南路 发表评论于
喜欢王朔。他代表的某一类文学作品,而且看他的访谈觉得他是一个活得特别明白的人。
J_man 发表评论于
王朔绝不是痞子,而是真正的 高 大 尚。有思想,有文化,最重要的是不装B,这一点甩多数文人几条街。
文人也许说,楼下二位糊涂啊。。。王朔也许会说,傻B滚。。
文人也许说,我厌恶你们。。。 王朔也许会说,我CNM
我认为差别就在于王朔的说法比较阳刚,文人的说法比较阴柔。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王塑就是痞子文学的代表。但你说有多痞?还没到最底层,不是穷困潦倒,那时候人都那样,现在有别了。我、我们周围人都这么说话,当然主要是跟北京人这么说话,在其他地方就正八经说了。
泰安人 发表评论于
王朔就一北京匹子,和冯小刚、姜文一伙人天天拿他们当初部队大院孩子那点打架泡妞的事编故事。那有什么文学 语言美。还和老舍比,太抬举自己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