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搅团

打印 (被阅读 次)

首先声明搅团是一种饭, 不是浆糊, 更不是什么组织团体, 它是北方人, 严格说是西北人比较钟爱的一个地方特色饭菜。

做法非常简单, 将水煮沸, 慢慢倒入玉米面, 一边倒一边用筷子搅, 使劲搅, 顺着一个方向不停的搅,搅到烫手, 然后弃了筷子换成擀面杖, 或者一开始就使用擀面杖,再将大火换成小火继续搅,直到搅得玉米面稠得能立住, 就像用搅拌器打蛋清, 一直打到蛋清能立住一样, 然后熄火, 用勺子将玉米糊舀到碗里, 再加酱油、 醋、 盐、 辣椒油, 撒上葱花或韭菜花, 一碗搅团做成。

搅团的吃法颇为有趣, 因为搅团的黏、 稠和烫的特性,所以吃的时候一定是用筷子沿着碗边, 缓缓的将搅团向嘴边转动, 然后吸吮到嘴里, 所以通常可以看到当地人介绍外地人吃搅团时, 一定会说: 转着吃, 由此惹出的笑话数不胜数。不少人听到转着吃的时候, 都会不由自主站起身来端着碗转起圈来。  

因为我的父母是南方人, 支援大西北来到北方的, 所以家里的饭食一直保持南方习惯, 以米为主, 即便是在那个70%主食是粗粮的年代, 家里也是以红薯和高粱米取代了玉米。

父母对玉米的不接受也传染给了我们这一代, 我很少吃玉米食物, 即便到了美国, 也没有多少更改, 除了玉米棒, 美国的玉米棒可是我的心尖宝贝, 一年不知道要吃掉多少玉米棒的。

记得刚来美国时系里一个古巴人做了一个玉米面蛋糕, 分发给大家,最后剩下一大块时, 她用锡纸仔细包好给我, 对我说: 拿回家和你先生孩子一起分享。

当我回家递给先生时, 先生说非常感谢, 然后感触良多的说: Andrea 不知道呀, 我们可是从小吃玉米面长大的呀。

我第一次知道搅团时大概10岁左右, 那年和同学们一同走路去电影院看电影, 为了走捷径, 就得穿越一个村子, 那天天气非常好, 阳光直射在村头, 正是吃午饭时间, 村民们或蹲着, 或倚着门端着大海碗吃饭, 其中有一个妇人的姿势特别吸引了我, 她半倚在门上,左手托着碗, 右手不停的搅动, 黄色的玉米面糊糊上一个红红的腌胡萝卜斜斜地插在碗里, 妇人搅一下, 嘬一口糊糊, 再咬一口胡萝卜, 那感觉简直不是吃人间食物, 而是琼浆玉液, 仙外美食。

后来才知道那就是搅团。

后来据母亲回忆,我拿了家里的白面馒头去换邻居的玉米饼子, 结果咬了一口就吐了, 邻居阿姨笑死了,当笑话讲给母亲听。

因为对玉米面没有特别感情, 所以应该说我不是搅团的爱好者, 一生吃过不上十回, 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自己亲自做也不过两回。

前几天在家看到抢购时买的玉米面粉,就想做玉米蛋糕, 先生说: 做搅团吧!

我说可以, 但是我估计没有足够的力气去搅动。 先生说他来搅。

说干就干, 拿锅煮了开水, 先生开始左手往锅里撒玉米面, 右手用筷子搅, 我就在旁边观看, 然后我手不动嘴动地跟先生回忆着前两次做搅团的经历。

第一次做搅团是刚结婚, 就住在学校的教工宿舍改成的婚房里, 当时一同工作的人里很多还是单身,有一天几个人就跟我说想在我家做搅团, 我说我不会做, 他们说: 不用你做, 你出锅、 出面、 出厨具就行。

做的那天是夏天, 来了一群人, 我们把炉子搬到院子里, 支上锅, 煮了开水, 就开始有人撒面粉, 搅动起来, 中间不停地换人搅动, 我听从呼唤的给他们递碗递调料, 然后每人一碗的或蹲或坐的开始用筷子沿着碗边搅动着搅团, 再送到嘴里, 吃得很香。

对! 想起来了,我为此专门在学校食堂买了红红的腌胡萝卜。我把胡萝卜发给大家, 让大家都斜斜地插在碗里, 吃一口搅团咬一口胡萝卜。

记得很清楚有一位湖北籍的老师一边不耐烦的吃, 一边说: 这么烫怎么吃呀, 旁边有人告诉他:转着吃呀! 湖北老师立刻站起身转起圈来, 笑得一干众人喷饭。 

那次的搅团吃的什么滋味已然忘记, 但是热闹的场面却永远不忘。

第二次做搅团是到美国以后不久, 遇到了同校校友, 也是当时一起吃搅团的那群年轻老师中的一位, 叙述衷肠之时提到十多年前一起做搅团的事情, 他说: 那我们现在就做搅团吧?我说没有玉米面粉, 他说: 普通面粉也可以。

说做就做, 立马埋锅造饭, 煮开水, 撒白面粉, 校友挥舞着擀面杖使劲的搅, 搅得大汗淋漓, 衣服像从水里捞出一般。

很奇怪, 这两次的做饭我都没有记住搅团的味道, 记忆中的都是苦苦用力搅的辛苦场面。

疫情期间的这次做搅团应该是第三次, 我好像除了每次烧开水, 打搅团都是别人的事儿。 应该说这一次才是我和先生历史上第一次真正合作打搅团, 所以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每一个步骤好像都知道, 又好像都不清楚,反正有先生指导, 不用脑的跟着做就是。

过去的两年, 每次回国弟妹都会带我去一家搅团面馆, 据说这家搅团是全市做的最好的一家, 打搅团不再用擀面杖了, 而是换成电动搅拌机了, 所以搅得很彻底。

这家搅团最让我心动的是搅团浇上去的汤, 红的辣油, 绿的韭菜细段, 看上去非常有吃的欲望。 

而我们这次做搅团是一时起意, 我又一直不停的回忆叙述, 光顾了说话, 没有来得及做浇上去的汤, 好在地里零零落落长了几根韭菜, 赶紧拔了, 切成细粒撒上去, 倒也像模像样。 


美国的玉米面也许细嫩, 吃上去更加光滑, 口感更好。 

疫情让人有了不曾想到的假期, 疫情让人不光封了嘴巴, 还锁住了手脚, 有时间翘望, 不如下厨房练练手, 如果精力过剩, 那就试试打搅团。 

对了, 不要问我水和面的比例, 我只负责烧水, 打搅团的人完全根据我提供的锅的大小, 水的多少, 决定面的多少。 

对了! 想起来了, 搅团好像还有一个名字叫“哄上坡”, 意思是满满一碗吃完感觉撑的要死, 但是也许上个坡就消化掉, 就又开始觉得饿了。 

感觉打搅团, 吃搅团都是疫情期间最合适做的事情, 又费力又不长肉, 还健康。

强烈推荐搅团为疫期间保健康食品。

再次声明,此保健食品尚未得到FDA批准, 但是绝对有百利而无一害。

 

 

 

 

 

 

 

 

 

 

迪儿 发表评论于
我小时候看邻居家的黄黄的搅团,配上红色的番茄,绿色的蔬菜。馋的不行。邻居专门送来一碗让我品尝,口感粗糙大失所望。
去年回去,在农家乐又吃了一次,还是玉米面做的,却很细腻,让我改变了印象。
Xiaonuzi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二胡一刀' 的评论 : 你说的这个碗干干净净的我还真不知道, 得空把这句话加进去, 请不要收版权专有费。
Xiaonuzi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uanZhongHan' 的评论 : ”哄上坡“是我先生告诉我的, 意思就是你说的, 干货太少。
二胡一刀 发表评论于
搅团四川人也吃,不知道是不是从西北流传过来的。会吃的人边吃边转碗,吃完以后碗干干净净跟刚洗过一样。李子柒视频里有一集就做了搅团。
GuanZhongHan 发表评论于
谢小女子把搅团介绍给大家。不过当年下地干活的人是挺怕吃它的。因为水多干货少,吃完不久就饿了,撑不到下工。所以现在一想起搅团肚子就想嘟嘟叫,还是有点儿后怕
GuanZhongHan 发表评论于
谢小女子把搅团介绍给大家。不过当年下地干活的人是挺怕吃它的。因为水多干货少,吃完不久就饿了,撑不到下工。所以现在一想起搅团肚子就想嘟嘟叫,还是有点儿后怕
Xiaonuzi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突然想到能不能用blender替代擀面杖?
Xiaonuzi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潇潇' 的评论 : 如果闲着不妨试试, 很简单的, 只要有足够力气就行。
Xiaonuzi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eRandom' 的评论 : 准确的说就是打浆糊。
Xiaonuzi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_direction' 的评论 : 同感! 我也不是很喜欢, 但是现在不是闲着吗?闲着也是闲着, 找点事做。
no_direction 发表评论于
哇,就算是老陕,喜欢吃搅团的也不多吧。我家里是老陕,母亲酷爱搅团,经常做。可是我们姐妹没有人喜欢。新出锅的搅团在还可以流动的状态下,可以做成鱼鱼。这个鱼鱼,凉凉的,还是可以接受。
至少年轻的时候,真是没能接受搅团。也许现在再试试,会喜欢一些?
x潇潇 发表评论于
看起来很好吃,谢谢!
eRandom 发表评论于
就是面糊糊?换了个名字?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第一次看到这个, 很想尝尝, 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