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套筒

Nothing comes from nothing.
个人资料
博文

我在巴伐利亚期间,多数时间是与德国同事们一同用餐。早餐是旅馆的餐厅里的自助餐。我们下榻的是一个号称四星级的乡村旅店(大概德国的乡村另有标准,我觉得这比一般标准要低两星),早餐很是丰盛。中午一般是在公司里用简单的工作午餐,诸如面包卷,巴伐利亚著名的椒盐干饼(pretzel),香肠和酸卷心菜。晚餐一般是去当地比较好的餐馆。许多餐馆的菜单上都有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美国的二十多年里,我对二战历史的兴趣实物化了。简单地说,兴趣从了解二战时期的历史事件具体到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交战各国所使用的武器上了,尤其是单兵武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购入了一只1888年定型生产,1892年在巴伐利亚的Amberg兵工厂(BavarianRifleFactoryatAmberg)制造的”委员会步枪”-CommissionRifle,简称为Gewehr88步枪。这只枪比BeerHallPutsch要早了31年。在那场纳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啤酒馆政变是纳粹1923年11月8日和9日在慕尼黑发起的一次未遂政变。以希特勒为首的纳粹党人在政变后,经过审判后被送进了监狱,希特勒在监狱里口述完成了其臭名昭著的《我的奋斗》一书。正如《第三帝国的兴亡》书中所说:“政变虽然是场大失败,可是却使希特勒成了全国著名的人物,而且在许多人的心目中,成了一个爱国志士和英雄。纳粹党的宣传立刻把这次政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几十年之后,二战期间使中国人扬眉吐气,使盟军和日军震撼的中国驻印远征军在缅甸的辉煌战绩,终于引起了许多国人的注意。遗憾的是由于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历史的亲历者基本上都已不在人世;又由于多年来对这段历史的无视,导致历史资料的不完整,许多历史事件让后人真伪难辨。
近年来,在回忆中国远征军以及远征军新一军军长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931年9月18日,日本发动了侵占中国东北三省(满洲里)的战争。1932年日本占领中国的东北三省并扶植了傀儡政权满洲国。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开始全面侵华战争,大肆屠杀中国人和掠夺中国的自然资源。虽然日本只是效仿18-19世纪欧洲列強占領和掠夺海外殖民地的模式,但是在20世纪,由于时过境迁,历史不会再重复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第28任总统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1-08 12:52:16)
开始觉察到母亲记忆力的明显减退,是在2008年的春季。母亲那年83岁。由于每隔一,两周我都会给打电话问候母亲,因而亲历了母亲记忆力逐渐变化的全过程。起初,母亲是常在电话上重复之前已多次告诉过我,家中近来一段时期所发生的事情。由于母亲过去一直记忆力非常好,并且思维和言语都很清晰,我当时注意到了母亲的这个变化。但想这可能是老年人记忆和思维的正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慕尼黑 2010年夏初之时我第一次来到慕尼黑,当时曾在德国同事伴随下游览了慕尼黑市中心,还在可容纳数千人的著名的霍夫勃劳豪斯啤酒馆(Hofbräuhaus)痛饮过啤酒和欣赏过啤酒馆小乐队演奏的德国民间音乐。尔后我自己又乘坐城市观光巴士(CityTourBus)游览了慕尼黑,观光巴士游览包括慕尼黑市区,BMW博物馆及工厂,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和巴伐利亚统治者的夏宫-宁芬堡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1-08 08:07:44)
昨夜里我又梦见阿姨了。如同以前一样,地点是在我父母过去的家中,时间则是过去和现在混杂在一起。当我从梦中突然醒来,大脑经过梦境与现实,时间,空间的转换,我才意识到这是在异国它乡;自从十多年前离开故土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阿姨,并且今后也再见不到阿姨了。心中一阵痛楚,睡意全无。于是躺在那里静静地回想起阿姨及她与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往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2-01-08 00:10:17)

2009年6月我和领导及幼子回中国时顺便去台湾。老友庄兄嘱咐我要是有机会,去台北忠烈祠寻访他的舅舅的牌位。我当然是责无旁贷。 还是在大学同窗时,庄兄就告诉过我他舅舅是国军74师的团长,孟良崮战役中与他的上司74师的师长张灵甫一同自杀身亡。从我自己家庭在文革中的遭遇得到的体会,我猜想他的父母因此会有许多麻烦。庄兄告诉我他的舅舅一家是磨难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1-05 19:29:59)

2009年一月,我因为工作在阿尔卑斯山环绕的奥地利小城Feldkirch呆了十天.动身去Feldkirch前我就计划要驾车去阿尔卑斯山一游.后来在工作之余和奥地利同事闲谈时,他们也都强烈地建议我去看一下阿尔卑斯山.所推荐的路线有两条,其一是在奥地利境內从Feldkirch到Innsbruk,单程155kM,另外一条是从Feldkirch经袖珍国Liechtenstein-列支敦士登到瑞士的Chur-库尔,再到瑞士的滑雪胜地Splugen-斯普吕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11]
[12]
[13]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