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陈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天涯共明月-记我的父亲母亲

(2007-02-05 22:24:09) 下一个
序:昨天是我父亲的生日,中秋也快到了,思念家乡、思念父母的我特地写下此文,贴在“爱是有缘”与网友分享。今天第一次来到“品茶小轩”这个清雅的地方,又恰逢中秋活动,我就把旧贴再发一下,看过的朋友请不要怪我“炒冷饭”。祝大家:天涯共明月,举家同安康。

(一)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说来也是将门虎子。我爷爷是国民党的将领,父亲及一哥一弟都是养尊处优的少爷。解放前夕,父亲刚进中央大学(现在的南京大学),室友刚好是一个地下党员,时常给父亲看一些小册子,并灌输进步思想。父亲后来说,作为一个热血青年,他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他说家里是勤务兵佣人一大堆,穷人却是三餐难既,“觉得社会不公平,于心不忍啊”,就这样,父亲参加了地下党,一心盼着有一个“平等民主”的新国家。

在“党国”风雨飘摇的最后关头,我爷爷握着全家去台湾的机票却怎么也找不到父亲,其实父亲是决定与家庭决裂而故意躲起来了。我的大伯在最后一刻对爷爷说:“我不放心老二,我去找他,你们先走吧”。这一分手,便是生离死别,父亲和大伯就这样留在了大陆。

父亲等到的却是不信任:你的爸爸是国民党的高官,你为什么留下来?莫非你是带着任务潜伏下来的特务?这一下,历次运动都躲不过去,开除党籍、下放,真是厄运连连。大伯也被发配到东北油田作了一辈子苦力。

我算是父亲中年得女吧。当时哥哥已经九岁了,意外有了我。生下来是女娃儿,父亲特别高兴。父亲常说,我是他生活困顿时的一缕阳光。

当时父亲在大学工作,文革后期学校气氛稍稍宽松,所以我记忆中还是温馨的居多。记得校园里有一口枯井,在一片荒荒的树林后面,对于年幼的我来说,去那里好像是去探险。父亲常在晚饭后牵着我的小手,带我去那里玩,有时还能看到一些小动物,或捉几个虫子带回家养着玩。

我稍大一些,父亲会时常给我讲一些人生道理,鼓励我上进。不过他是中国式的父亲,很少当面夸奖我。初二时,我插班考上了城里的省重点中学,父母舍不得我住校。父亲学校有班车每天早上去接住在市区的职工来上班,我们这些在城里上学的孩子们就可以搭空车去。当时年轻,总是睡不够,父亲常常要骑飞车把我送到班车站。有一次到站时我跳下车不知怎么把父亲带倒了,他的膝盖被磕得血淋淋的,他一个劲儿地说没事没事,你快上车。我就走了,也没想想父亲还得忍着疼骑回去。事后一直自责,我怎么没想到把父亲带回家,然后我可以去坐公车嘛。

父亲常说女娃儿也要自强成材。成材谈不上,自强倒是做到了。自十七岁离家上大学,越走越远。几年前父亲来美国住了几个月,我们也第一次有机会像成人那样交心。我们谈了很多家庭琐事,父亲也和我谈到了他的一生,他对爷爷的思念和未能给爷爷养老送终的痛悔。父亲也关切地和我谈到我的生活、工作、感情等等。我很高兴能和父亲心贴心地交谈,但同时也感到父亲老了,所以他才会放下父辈一贯的威严,把自己软的、弱的一面毫无保留地展示出来。

我每年都会回国看望父母,父亲知道我喜欢旅行却苦于没有时间,于是屡屡劝我不必每年回国。他总是说隔一年回来一次吧,不回来的那年你就可以去欧洲旅行了。去年我几乎被他说动了,可是临走时,父亲执意送我去火车站,车开了,父亲还一边跟着车走一边挥手。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幕啊,从我十七岁时起,父亲就这样一次次地送我远行。唯一不同的是当年的父亲健步如飞、笑容清朗,今天的父亲却是步履蹒跚、满脸不舍。顿时我的泪蓄满眼中,心中暗自决定每年的例行回国雷打不动。正像我一个朋友说的“The world can wait, our parents cannot.”


(二)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江南闺秀,家里的独生女儿、掌上明珠。我曾看到母亲年轻时的照片,真是清秀可人。母亲不仅秀美,而且聪慧。她是学农学的,我看过她大学时的作业,画的细胞截面图简直像是艺术品。因为成绩出众,毕业就留校任教。可是,因为受到父亲的株连,工作没多久就被逼退职。当时的理由是她刚生完哥哥身体不好,不适应工作了。当时母亲还不到二十三岁......

母亲失去了工作,家境拮据不说,心境更是落到低谷。我幼年时常常看到母亲悄悄落泪,这时我就会害怕地问“妈妈你怎么又哭了?”但不论心里怎样难过,母亲从来没耽误过照料我们及操持家务。那时家里不宽裕,母亲却竭尽所能让我们吃好。她至今自豪地是父母都不高,我和哥哥却都高大健壮。她常说“幸好我当初把有限的钱都让你们吃到肚子里了,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

改革开放后父亲被“平反”,母亲也恢复了工作,但多年来心情压抑影响了健康,母亲那时是真的“不适应工作了”,干了没几年就提早退休了。

我一直觉得母亲是“另类”的,她不像一般中国父母把爱放在心里,她从不羞于表达她对我的关爱,总是夸奖我、鼓励我。每当我做成什么向她报喜时,她总是很慈爱地看着我,认真地说:“我早就知道你能行”。我想,正是母亲的鼓励让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不论有什么困难和挫折,想到母亲的叮咛,想到“我能行”,一切都如雨过天晴一般。

母亲一直是我的知心朋友,即使我在青少年时期,和母亲贴心的感觉也从没有中断过。高中时,我开始经历一段朦胧的感情,是母亲的循循善诱让我既享受了青涩的心动,又没有任由感情放飞而影响学业。母亲让我明白,爱情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财富,在感情的你来我往之中势必会有人受伤、有人失落,要善待别人,更要善待自己。

母亲也一直言传身教我如何做个好女人。她很勤快,但并不是很精于家务。她一直自责不像有些妈妈那样能一下做出一桌子菜,或是巧手缝制漂亮的衣饰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但我长大后意识到,这些是plus,但不是最重要的。母亲让我懂得体恤男人、照顾家庭是女人之本,“温良恭俭让”是妇人之道,这就足够了。如果说我在所谓奋进并漂泊的同时,还留存着一些女人的本色,是得益于母亲的教诲。

母亲很宠我,我上大学时,家境好转,母亲给我的生活费是远远多于一般水准的。父母有时还为此争执,父亲认为学生期间还是朴素为好,母亲却说我正值青春年少,当然要打扮打扮,何况同学之间还有交际。母亲鼓励我尽情享受青春,她的理论是只要有好的家风家教,好孩子是宠不坏的。这个理论好像对我还适用,我倒从没有待骄恃宠,或是不孝顺父母、不体谅别人。

母亲其实很希望我留在她的身边而享天伦之乐,但她从来都尊重我的选择。高中毕业时,我年轻气盛,一心想去看外面的世界,根本不考虑家乡的大学。母亲没有流露一点不满或不舍。我那时少不更事,还高兴地和同学们说“我父母开明,根本没提让我留在南京的事”。后来才知道父母是多么不舍,但两人相互安慰“孩子大了,有本事飞了是好事啊”。我这一飞,就再没有机会归巢了。

我出国时,父亲把母亲少年时穿过的一双皮鞋给我带着。父亲幽幽地说:“你妈妈这辈子很苦啊。你这一走,不知何时能回来,带着这个做个纪念吧”。很少在父母面前流泪的我禁不住哭了。。。所幸的是,我出国后学业、工作还算顺利,第三年时绿卡就有了眉目,我第一件事就是订票回国看望父母。

父母是我最大的牵挂,也是我最终的安慰。不论自己有什么样的困苦和孤寂,想到我一直倍受父母疼爱,父母至今还健康安好,一如既往地关爱着我,一切都云淡风清了......

(写于2006年9月27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再次谢谢各位留言的朋友们!

这篇文章是我在文学城的第一篇博文~~
lveu 回复 悄悄话 这样的妈妈真难得,特别是那个年代。
鱼鸟相依 回复 悄悄话 篇篇文章精彩
素不相识 回复 悄悄话 有乖女如此,真是父母的福气!顶陈默MM!
jayson 回复 悄悄话 祝你的父母身体健康。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Hi Matilian:谢谢鼓励。

Jamesxu:也谢谢你。

Kind: you are so sweet. Thanks. :)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chinesebuns的评论:

谢谢。喜欢妹妹的ID,很有特色。(笑)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torm_zhang的评论:
谢谢。父母对我们孩子的爱都是一样的啊。
kind 回复 悄悄话 really moved by your articals. including the ones of your job and life. Thanks for filling my heart with the sweet memories in this busy summer evening. Best wishes and may be we can meet some day
Jamesxu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真感人
Matilian 回复 悄悄话 真挚,感人。喜欢,喜欢,喜欢。
chinesebuns 回复 悄悄话 很羡慕姐姐,父母双全。看过你写的几片文章。喜欢。
storm_zhang 回复 悄悄话 很感人,让我想起我的父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