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生命的顽强

(2016-02-18 09:09:05) 下一个

生命的顽强

 

俗话说,少年拼父母,中年拼子女,老了就要拼身体。人上了年纪,只要基本能够保证,生活质量其实就是身体。

到了一定的时候,是你的就已经有了,不该你的不服气也是枉然,反而心态平静了起来。锻炼身体与钱就是关系不大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就觉得自己亏大了。你想想吗,本来那个能量是应该有点收获的,更不要谈要费鞋或者自行车了,健身房就更是。于是决定在乡下买一块地,种庄稼,咱们有机食物和锻炼身体两不误,这才是合算的买卖。

于是在离家大约30分钟的地方买了一块不大的地,弄好上下水,买了travel trailer和发电机,周末就到那里去住了。不料一段时间下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乡村生活。

有机食物当然不错,但其实我最享受的却是看着自己种的东西破土而出,绿油油地迎着太阳随风而长,当看到果实的时候,就有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像我这种普通人,成不了大事,成就感也就只能在这些小地方找了,我依然十分满足。

 

干活累了就在吊椅上坐着慢慢地摇,点一只烟,泡一杯茶,在冬日的阳光下发呆,胡思乱想。

虽然是在德州,冬天仍然是一片萧瑟,田野已尽是枯黄,看到的树都被秋风洗净,只剩下黑色的枯枝直楞楞的刺向碧空,甚是醒目。不由地想,要是有雪就好了,再配上漫天晚霞,那就是一绝。我记得自己曾经看过这样的景色,却突然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不由地摇摇头,想到将来自己就会这样逐渐地失去线索,然后慢慢地堕入那永恒的黑暗之中,但却无法可想。我要不到白雪,更不可能永生,这就是人生,你不可能要你所想!

我现在最想的是母亲能坐在自己的身边,听我讲自己的心路历程,自己的感动,自己的悔恨,自己的无助和顽强。我知道她有时会批评我,我曾经反感,逃避的东西,现在想要,但却不可能复得了。我其实最想要的是她的目光,我只有极少时刻终生难忘,其中之一就是我下放农村离家时她看着我的目光,虽然她一句话都没有讲,我那时只有15岁,根本就不知道讲什么。

做知情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光,如果没有母亲,我肯定是飞快的沉落下去,连气泡都不会冒。人生须得顽强,不可轻易退让,一次就有二次,然后就成为习惯,那你就废了。然而,坚持太难,没有人给我关爱,鼓励,自己算是做不到。

虽然现在有许许多多的人唱高调,基调就是强者是不怕磨难的,但是,我不是强者,绝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难道这个世界就应该我们这种人作陪葬,实际上中国就是千千万万的人作了种种革命的陪葬。说穿了就是这个世界是属于谁,是少数英雄还是像我这样千千万万的普通人,普通人有没有权利过普通的日子,因为不会像太阳一样升起来,就不要什么锻炼,幸福也就是在自己的土地上晒着冬日的太阳。

 

接下来不由想到,当年我离开农村时曾发誓再也不干农活,实在是干怕了,但却不料现在乐此不倦。我以为这大概是我们骨子里的本能,中国人其实都是农民,离开土地大都不会超过三代,都别装腔作势。

当我告诉哥哥我买了一块地时,他的回答让我哈哈大笑。他说,我们家里总算又出了一个地主了。我爷爷是一个大地主,有几千亩地,但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父亲不到十岁就被送到城里去读书,以后就一直生活在城市,他对农活的了解还不如我;我母亲生长在城市,从来没有去过父亲的老家;至于我,就根本没有见过爷爷,我出生时他就已经过世了。

我既不会感到骄傲,更不会有什么负罪感,只是与我无关。其实中国人大都希望自己是地主,但不是没有能力就是没有时机而办不到。许多中国人是非常奇特的,一方面对钱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渴望,另一方面又仇富到可怕,巴不得把有钱人都杀光。大概就是把他们杀光以后,钱自然就是自己的了。其实中国历史也就是这样反复不断的。

用替天行道,种种理想来革命,改朝换代,结果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财富的转移,所以中国从来都是权利经济,我打的江山自然我来坐,权利就是一切,用现在的话来说,有些人是不配姓赵的。我以为从这种角度来理解中国的历史甚是简明。

人希望过上好一些生活,追求金钱,肯定不能说错,人类就是这样过来的。人发明机器,就是要自己要轻松一点;重商导致社会财富的增加,经济发展,商业说穿了不就是为钱,为利吗。问题在于,是不是非得要依靠夺取政权来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

 

小时候总是被大人教育,中国的历史多么,多么辉煌,等到后来自己慢慢地读了一些,就发现好像不是那么一会事,中国历史读起来常常觉得沉重,甚至有些不睹。中国大的改朝换代除了宋代以外,就没有平稳的,都是兵戟相见,混战一场。然后就弄得人口急剧减少,社会财富大倒退。也就是说,财富转移如果以内战来实现,必定是大缩水,大家一起变穷。

一般说来,一个朝代开始的时候还是可以的,可能是开国君主必定不是傻瓜,前朝的教训不会忘记得那么快,还有就是建立的是一个新摊子,没有包袱,接下来经济就开始迅速恢复,人口迅速增长。然后问题就来了,官僚结构,利益集团一旦形成,就有自己的逐利方式,皇帝经常都是无可奈何,都是自己的血亲知己,怎么下得了手。再说人都是逐利的,他只能依靠这些人,换人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如果皇帝能干,也许有个什么中兴,但终归改变不了江河日下,民不聊生,到最后就是又有人打着种种为人民的旗号造反,又来一次改朝换代,财富的转移,又是一次新的循环。

老百姓就像在洪水中的一片枯叶,身不由己。好的时代,不过有口饭吃,不好的时候,要饿死了,就只能被忽悠得去造反,就算能够幸存,没过多久,就发现自己还是仍然在洪水之中。

历史还告诉我们,二千年以来,中国从来都是在异族的沉重压迫之下,极少有舒坦的日子,什么虽远必诛只是一个笑话。连国都亡了两次,加上北方被异族蹂躏而无可奈何,说一千年不过分,有些人老是谈征服是不是有些扯淡。而且回回都是因为内斗而造成了被异族欺压,亡国,没有例外。

其实中国人最好不要谈什么武功征服,自己不内斗就是阿弥陀佛,中国出问题从来就不是什么外来阴谋,而是自己的争权夺利。

司马懿是历史上最精明的政客之一,他的后代却是愚蠢贪婪到了极点,“八王之乱”那段历史许多地方读起来让人难以相信是真的,那些决定国家命运的王公贵族怎么可能简直没有一点脑子,连一个像样人物都找不到,一个国家怎么能够这样,而那帮人恐怕还认为自己是凭借自己的能力。结果就是内斗造成了中国那时最富饶的地区人口损失达到80%-90%,被异族占领三百年。

宋代赵家原是带兵的将领,自己黄袍加身做了皇帝,当然就是不能忘本,于是对领兵的统帅极为不信任。但是,你不能猜疑别人,又要别人为你卖命,结果就是北宋变成了南宋,到最后亡国,变成了蒙古人的天下。家天下就是如此,自己造反得了天下,获得了最大的利益,但并不安宁,因为知道必然有人照此办理。

明代更是如此,没有李自成,张献忠,吴三桂,一个不过才百万人口级的满清怎么可能灭掉一个上亿人口的大帝国。

 

有段时间翻了一点明史,却发现读不下去,太压抑,找不到什么开心的地方,首先说皇帝吧。

其实中国的皇帝大都难得说开心,天下系于一人,太多人看着那个宝座,不是愁死,就是怕死,怎么可能快乐。除非是个傻瓜,那就难得有个好结果。但是像明朝的皇帝那么悲惨的还是不多见的。

明朝一共有16个皇帝,有的给自己的叔叔干掉;还有一个极有可以被哥哥杀了;被异族抓住做了俘虏;还有一个历史少见的奇闻,差一点被宫女杀掉;最后一个比较干脆,自己把自己吊到了树上。例外就是朱元璋和明成祖,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快活,不过知道这一双父子却是杀人恶魔,也许他们从斗争和杀人中得到了乐趣。

朱元璋把功臣连带家族除了个一干二净,杀得朝中无人,不过他并不担心,想干的人多得是。有人还称赞他对贪官污吏不留情面,这就有一些不开窍,因为他为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朱家王朝,不过也许他认为自己是代表了明朝人民的利益。但是,明朝的后来的腐败却不亚于任何朝代,又有何用。而且正因为他杀光了能干人,明成祖才能轻松成功,如果有留下几个能干的老臣,他钦定的王位也许就不会被推翻,骨肉就不会那样自相残杀,历史上依靠老臣稳定住江山例子可不少见。

明成祖大概是历史上的最残暴的皇帝之一,极为特别的是他杀的都是骨肉和明朝的忠臣,不是叛乱分子或者外敌,因为他是朱元璋的儿子,造反的对象是朱元璋的孙子,典型的窝里斗,不过为了自己的利益,也只能是这样了。照理说老百姓与王位之争有何关系,他们不管哪个皇帝,想过的不过是自己平静的日子,但中国从来不是这样。

“靖难之役”期间有大量燕京以南,真定,南宫,河南,山东,等地区的平民被明成祖的军队大肆屠杀。燕京以南,真定,南宫在屠杀后成了无人区。除了上述河北以外,河南,山东,也有明成祖朱棣屠杀平民的记载。《维基百科》”那些人难道不是明朝的百姓。我总觉得他有些丧心病狂,大肆杀光异己不说,杀人就一刀完事,为什么想尽办法来折磨,非得要先把那人的子女杀给那人看。

正因为是这样不光彩得来的天下,就有了东厂西厂这样让人闻风丧胆的东西,再加上文字狱,想方设法钳制天下,大概是想让那一段不光彩的历史彻底消失。但是,今天人们还不是知道了吗,历史终归不能抹去。

整个明朝的那些位高权重大臣也几乎找不到什么亮点,张居正是搞关系,行贿受贿的老手,只是还能够干事,长期被人崇拜的民族英雄戚继光也与他是差不多的角色。中国历史上最有权势的太监就是明朝的魏忠贤,贪官,庸臣真是太多了,随便抓一个就是,有的连勾心斗角都不入流,真不知道是怎么能坐上那么高的位置。魏忠贤的对立面是东林党,但看起来却是一些偏激固执的书生,清谈可以,难当重任。

唯一例外的就是于谦,能让人钦佩,但却身不由己的卷入王位之争,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像熊廷弼,袁崇焕这样的人虽然有其弱点,但毕竟是能打之将才,也有大功于国,结果都是不得好死,而且还是在强大的外敌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这样的国家不给别人灭掉是会有些奇怪的。

总而言之,明朝就找不到一个能够为国为民分忧,有才能而清正廉洁,最后得以善终的人物。大部分时候大家都在混日子,把头一蒙,内乱外患只当看不到,因为干事就是倒霉的同义词,然而这个国家却已经幸运地走了好长时间的钢丝了。但有时权臣内斗起来惊心动魄,一步走错就落入万古不劫,就像张居正死后立刻被政敌清算。这种政治生态里怎么能有正常人的个性,怎么能快乐。

其实中国早一些不是这样的,不知是不是因为历史的变迁而不能存在了,那么中国怎么能说是有所谓的进步,历史的沉重,我不愿意读明史原因就在于此。

比如说项羽,还是有底线的,所以就有:“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之说。败是天不予时,尊严还是要有的。后来就不是这样了,打败了咱们就投降,继续玩潜伏,等到机会再来造反,如果没有机会,荣华富贵那还是有的。潜伏的时候,咱们不是没有事做,不妨把皇帝忽悠得乱来,失去人心,那就是建功立业的时刻,国家百姓是不在考虑的范围。

中国的历史是不记载老百姓的,大概是太渺小了,不值得,因此我们很难比较详尽了解他们的生活。史书往往只会在字里行间有那么短短的一段,某时某地大旱,赤地千里,饿殍遍至。对于那些无图无真相的人来说,自然可以认为并不存在。但是,我从父亲那里知道,我的祖先并不是四川人,而是因为所谓湖广填四川而移民到的那里的。

“《四川通志》:“蜀自汉唐以来,生齿颇繁,烟火相望。及明末兵燹之后,丁口稀若晨星。”据康熙二十四年人口统计,经历过大规模战事的四川省仅余人口9万余人,《百度百科》”虽然史书中说张献忠以杀人而取乐,但一个天府之国被弄得只剩下9万人,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明朝历史给我的感觉是没有人快乐,除了开始时那两个杀人的魔头。所以说,一个时代不可能让人人都快乐满足,但是,弄得所有的人都悲剧却是有可能的。不过反正这是历史,咱们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不读也罢,咱们还是享受冬日的太阳为佳。

虽然面前的辽阔原野一片枯黄,但我知道一到春暖花开,雨水充足,那些草如果不用拖拉机去割,会长得一人多高。它们恐怕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只是一种生命的顽强。或者用现在时髦的语言,基因都有表达自己,延续下去的极为强烈的欲望和能力,因为如果不是这样,它们就难以在这个严酷世界上存在下来。其实我们这个民族也是这样,并不勇敢,也不善战,能在那么多的磨难中幸存,只是因为心底有那么几分顽强。

父亲告诉我,我们的祖先到达的时候,不过几户(有说三户,也有说四的),包括孩子不过20来个人,经过千里迢迢的跋涉,来到那里面对着一片荒芜的无人区,就像我买那块地的第一年,草长得人都走不进去。但是,我那块地旁边就是路,上面停着我的汽车和拖拉机,而他们什么都没有,还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吃饱。他们就是凭借着那几分顽强,那种对幸福生活的渴望,努力劳作,生生息息,一代一代,到现在我们这个姓在那里就超过了一万,还有不少离开了那里,就像我飘落到了异国他乡。

我以为自己的先辈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缩影,不是那一个人,或者一些人领导得好,而恰好是相反,只要所谓的领袖不内斗到内战或者导致外敌入侵,不要瞎折腾,我们总是会不错的,因为我们顽强。

最后说一个我认为有意思的东西,在英语中,说一个人顽强最接近的说法我想是说,这个人是一个fighter,从中是不是可以看到一些文化上的差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