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27 )

(2017-04-06 15:46:56) 下一个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27 )

 

照片为西师校园与大邑安仁镇风景照

Image result for 安仁古镇Image result for 安仁古镇

在此我想以追忆的形式把1967年农历新年后不久我们战斗队徒步串联去乐山,在头一两天行军途中所遭遇到的一些艰难困苦写出来。

 

我们步行串联队伍从成都出发赶往安仁镇的路途中,在最初的一两天中,我们差不多每行军两个小时,就得停下来休息一下。那时由成都通向乐山的公路上实在也遇不到甚麽险阻,即使1967年五,六月份成都发生武斗高潮的时候,文革两派开火时爆发出猛烈的枪炮声,在这条路上行走的人们也是听不见的。

 

自早上八点过钟从学校出发至今我们在旷野中疾步行走差不多已经达两小时了,再走一会儿路,我们就该停下来,歇会儿了。呼啸着的阵阵北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毫不容情地打到我们脸上来,感到冰冷难耐。为了避寒,我们决定在此路边上停留一会儿,休息一下。

 

我们便顺着路边上的一条小路向附近的一处掩隐在竹林丛中的农舍走去,想走到这家农舍屋檐下找一处避寒风的地方坐下来休息。我们走到这农舍的门口,屋门是柏树木板做成的,见门上贴着用鲜红颜色画着的一对文革时期的宣传年画。正中的门楣上贴着一幅对联的横批。这自然就是一户典型的川西风情的农舍了。

 

此时一对中年夫妇从门里面走出来,他们一见到我们这一群不速之客便不禁惊诧起来,我们随即便向他们解释说:------“很抱歉,打扰你们了,我们是来自省城一所中学的学生,因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徒步串联去乐山,今天路过此地,我们想在你们这里暂时歇会儿,之后再继续赶我们的路。“-----当他们得知我们的来意后,不禁心里感到释然而欣喜起来----他们迅即跨过门槛走进屋里去,拿出来几尊长条木凳让我们大家都坐下休息。

 

这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同学拉了一下我的袖子,向我示意他手中拿着的一包香烟,烟盒上印着“经济牌香烟”的五个字。我一看那包烟困乏得想笑也笑不出声来了。我说道:-----“那不是八分钱一包的劣质低档香烟吗?”他回应道:---------“没错,是一包质量差的香烟,我身上又没有带多少钱呢!我还能抽什麽好牌子的烟嘞。”

 

--------“笑话,你都没有钱,谁还有钱呢?------”你等我‘三十岁交大运之后再来买好烟请你抽吧。“-------”笑话,你只要平时少喝一瓶酒,不是就省下钱来买好烟了吗?------“我现在真是一个铜板也没有呢!”哈哈,原来他是与我较劲证明他的经济实力不行才抽这么便宜的香烟。

 

然而他话锋一转说道:-------“烟不好不要紧,这路途还远着嘞,来抽上一支烟提提神吧。”在盛情难却之下,为了与旅途困乏抗争,我对他的一番好意,没法拒绝,我顺手接过来他递给我的一支烟,叼在嘴上,划一根火柴将烟,随即把这根劣质烟吸了一口起来了。那劣质烟散发出来的味道刺鼻的烟雾对我的呼吸器官刺激太大了,呛得我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随即发出一阵阵的怪笑,我知道自己是上当受骗了。

 

好像如此糟糕的咳嗽还算不上怎么一回事似的,接着另一位同学很快又从他的挎包里取出一瓶劣质的红薯酒,他递给我,并声称为了御寒要大家轮流着喝。有的同学接过酒瓶便大口大口地痛饮起来了。但那酒着实很厉害,只要多喝几口,饮酒者一定会醉倒的,如果他此时醉了,之后还能指望他继续行军吗?如果不能,这岂不是将误了我们的大事,一旦当他喝得酩酊大醉之后,还得留下一位同学来照拂着他呢。正当我们对此事都隐隐的感到有些忧虑的时候,幸好,我们的队长及时出面劝阻那位正痛饮着酒的同学不要再继续饮下去了。

 

大约同学们清早从学校出发以来、到现在,他们已经走了有很长一段的路程了。大家想解小便的意识也渐渐地变得强烈起来了。-----啊,我们到底还要跑到哪里去解小便呢?“一位同学迫不及待地发出了这样的疑问。我感觉到他此时发出这样的一个疑问倒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了。

 

农舍院落的东首是有一个便坑,临着这便坑的旁边是一个猪圈,猪吃饲料发出的嘈杂声从里面传出来。猪粪便流到猪圈里由横石条砌成的那个大便坑里,这坑上面横着架设着若干块的木板,这便形成了一个便所-----这也是一种川西农村实用主义的厕所了!可同时容纳数人入厕。我们征得农舍主人的同意之后,按先后次序入厕,站在木板上便向坑里洒尿。

 

入厕之后,人人都好像卸下了包袱,准备着要轻装前进了,在此休憩二十多分钟后,大家集合好队伍重新出发了。我们从这座避静的掩隐在竹林丛中的农舍院落走到公路上,继续朝着大邑县安仁镇方向走去。

 

天气有些阴晦,说不定会下雨。这倒是唯一值得大家担心的一件事了。在这灰蒙欲雨的天气中,散布在这川西坝子上的景物都寂寞地伫立在微带浅灰色的空气中,原野四周吐出的散漫雾气就好像要和正在公路上疾步行走着的我们身上冒出来的热气比赛似的。我们一行人冷飕飕地在公路上走着。

 

在这儿,我还须添加上一段小插曲。这次与我们同行的女同学当中,有一位是我们班上的姓秦的同学。她是在我们即将离开学校徒步串联去乐山,临出发之际,最后才加入到我们串联队伍当中来的。就在我们长途行军的头一天,跨出校门刚踏上路不长时间,才走到40里路的光景,她便体力不支,精疲力尽,不良于行走了,我们劝她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再走,她却不肯:她怕耽搁了大家的行程。她还怕大家埋怨她,头一天还没有走多少路,就成了大家的包袱了。

 

而就在这突发事件的紧急时刻,也不可能预见到公路上还有什麽一辆尾随在我们队伍后面的备用卡车特地驶过来,喜出望外地接收下我们队伍中的这些身体虚弱者。她和大家差不多朝夕相处了短暂的一段时间,实在是厚情可感了。

 

只是在此时她告诉我们:因为长途跋涉,导致她体力渐渐衰退,头晕目眩,不复同行,她并不想由此迫使自己乘车遄返,她的意思我至今都还是明白的。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尚未完成此行的串联任务,就这样前功尽弃,半途而归,这实在是一件很丢自己脸面的事情。如果同学们未能领情,还一再劝她乘车返回,这着实为一大憾事。

 

她回顾一下这一两天与同学们在一起度过的徒步串联生活,感概良多。之前她曾屡次要求参加我们战斗队发起的徒步串联,随我们一道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都没有邀准。据说是担心她身体欠佳,而怕她无法坚持走完全程。只是在她再三地恳求之下,才得以让她同行。我们动身去步行串联的那天,她的兄妹都来为她送行,连发着烧的小妹也来了,可见她的家人对她有一种说不尽的依依不舍的情谊。

 

身体虚弱与她童年时代,生活在那样的一种恶劣环境中是有关系的。她曾经就读的小学是她们当地街道社区开办的一所小学校-----那实在是一所可怜的小学校哟!学校的校舍就建立在贫民窟里,教室内部也很不整洁,可以说是脏乱差,教室邻近一间厕所,散发出来的臭味臭得使全班的同学呆不住。

 

然而她却泰然处之,毫不畏惧这臭味。她的心境,是放在一个不平衡的肮脏的环境之中的,她实在没有办法控制着它,使它不动荡,不再动荡。她的耐性,我实在是佩服。她在童年时代所处的学习环境应该比我们的糟糕得多,然而她却毫不介意这一切,她象一位老人一样,喜欢回忆往事。光是回忆过去就使她获得一种满足感了。

 

她头脑中常常充斥着各种怪异的念头,整天反常地探究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儿。一时的兴致所在,连她的说话声音里面都迴响着一种陈腐的腔调。然而奇妙得很,但愿她那散发着清幽的芳香,演绎着玫瑰色人生的彩色童年,不会是她的一枕黄粱美梦再现吧。然而还好,她这一趟旅行还算是没有白来,凭着她坚韧毅力,她最终总算随我们一道走完了这趟难忘的步行串联的长征之旅。

 

我们第一天在离大邑县不远的一个小镇的旅店里住了一晚上。次日清早在旅店前一片宏阔的空地上整队,继续向着安仁镇出发。当我们步行到离安仁镇尚还有二十里路远的一段公路上的时候,我们停下来,在此休息了二三十分钟,因为知道前面路途还很遥远,有几个同学怕吃苦,想打退堂鼓,欲在当地乘长途公交车折返回去了。

 

但他们却被大家挽留了下来:事后费了一些工夫对他们做了一番士气的鼓励工作,之后全靠着队长的指挥和调度,从曾经一度极低落的士气中又再重振大伙儿的信心,他要大家不要气绥,学习红军的长征精神,希望我们再接再厉重新走好红军曾走过的这段长征路,而取得我们步行串联的最后胜利。

 

然而常言道:“行百里者半九十”,这通往安仁镇的最后一段路便成为了我们最难走的一段路了。我们一直脚步不停地在走,脚都走痛了,长途跋涉使我们的脚底磨起血泡了,磨破后流血不止,浸透了我们脚上穿的袜子,使我们痛苦得蹒跚着艰难前行。出发之前,有几个女同学很幸运地将滑石粉撒在脚上,从而避免遭受到这般痛苦的折磨。

 

途中每当我们走得困乏了的时候,我们大家就高呼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黄昏之后,我们费时一整天经历过长达十一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之后,终于抵达了安仁古镇。进了镇子后,我们首先去了一所小学,征得这所小学校长的同意之后,当晚我们就在这所学校的教室里摆铺宿营了。

 

走进教室后我们直接将课桌拉过来并拢在一起当床,上面铺上各自的卧具,迅速前往学校的锅炉房去打了一盆温热水回来泡我起泡的脚二十分钟,端起一把茶壶为自己倒上了一大杯温热的开水,端起杯子来一饮而尽止渴。之后再急忙赶到街上的一家小食店里胡乱地点了一些咸菜,稀饭和馒头匆忙地用了晚饭,回到教室后,感觉着太疲乏了,我赶快上床睡觉,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