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名博
博客访问
简介: 偶在国内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deannn

老曹

2020-07-02 15

This is perfect for a summer patio party. Thanks for another great one!

深夜监控拍下的这一幕,你永远不知道孩子有多爱你......(ZT)

2019-10-31 08:22:38 阅读 · 评论 1

三毛 | 秋恋

2019-10-29 09:51:52 阅读 · 评论 0

凤凰卫视许戈辉对赵无极的专访

2019-10-29 08:29:01 阅读 · 评论 0

张新颖 | 既已相识,又如初遇——读周毅《沿着无愁河到凤凰》

2019-10-28 16:23:33 阅读 · 评论 0

严平 | 寻找战火中的父辈:沙滩上再不见女郎

2019-10-28 16:05:32 阅读 · 评论 0

太宰治 | 啊,秋天

2019-10-28 15:41:01 阅读 · 评论 0

50年代定为行政4级以上干部名录

2019-10-28 07:33:43 阅读 · 评论 0

夏衍 | 民国初期的读书和写作

2019-10-27 09:39:03 阅读 · 评论 0

邵燕祥 | 京门忆旧

2019-10-27 08:31:52 阅读 · 评论 0

林元帅的一段遗言揭晓!讲完后眼里含泪

2019-10-25 13:54:32 阅读 · 评论 0

鲁迅去世时,同时代之人对他的评价

2019-10-25 07:57:05 阅读 · 评论 2

“你永远不可能成为中国的朋友”

2019-10-25 07:47:12 阅读 · 评论 1

加藤周一 | 八月十五日

2019-10-25 07:19:39 阅读 · 评论 0

傅聪:父亲是我的一面镜子

2019-10-24 17:04:51 阅读 · 评论 0

聂华苓 | 童年云烟

2019-10-24 16:47:47 阅读 · 评论 0

无壳孵蛋

2019-10-23 13:55:02 阅读 · 评论 0

回家记得烧香!

2019-10-23 13:42:27 阅读 · 评论 0

无数知青泣不成声,油画《我的前夫》的背后,你看到了什么?

2019-10-23 09:43:36 阅读 · 评论 1

潘鹭:父亲潘景寅是林彪专机飞行员

2019-10-23 09:33:48 阅读 · 评论 0

徐浩渊 | 诗样年华

2019-10-22 13:56:55 阅读 · 评论 0

北岛 | 四十年前的记忆断章

2019-10-22 13:34:27 阅读 · 评论 1

20位大师笔下醉人的秋天

2019-10-22 13:14:01 阅读 · 评论 0

炸翻!一个处处玩火的男人,轰动了世界(ZT)

2019-10-22 11:10:09 阅读 · 评论 0

老照片 - 图说莫斯科地铁84年变迁史

2019-10-21 14:23:03 阅读 · 评论 0

北京大院风云录,一代人的回忆 (ZT)

2019-10-21 08:56:38 阅读 · 评论 0

台湾凌峰拍摄的90年代初北京美食电视片《北平吃一点》

2019-10-21 08:47:43 阅读 · 评论 0

黄子平 | 早晨,北大!

2019-10-21 07:56:31 阅读 · 评论 0

叫潇潇的老外说重庆话

2019-10-18 11:27:29 阅读 · 评论 0

如今骗子太多

2019-10-18 11:11:52 阅读 · 评论 0

中国学术圈第一八卦段子

2019-10-16 17:24:36 阅读 · 评论 6

苏童 | 苍老的爱情

2019-10-16 17:13:06 阅读 · 评论 0

不忘中國孤兒院深夜約定…無血緣2華童 在美重敘兄弟情

2019-10-16 11:18:46 阅读 · 评论 1

万语千言,说不尽苏州一碗面

2019-10-15 11:54:06 阅读 · 评论 0

洪晃:我彻底退出特权阶层

2019-10-15 11:20:57 阅读 · 评论 1

金克木 | 书读完了

2019-10-15 09:13:54 阅读 · 评论 1

不速之客

2019-10-15 08:36:34 阅读 · 评论 0

狗狗唱歌

2019-10-15 07:56:01 阅读 · 评论 0

最美文字!新中国以来几位杰出的英语翻译家

2019-10-15 07:41:23 阅读 · 评论 0

散了吧,不是咱村的。

2019-10-14 11:04:31 阅读 · 评论 0

老舍 | 住的梦

2019-10-14 09:03:07 阅读 · 评论 0

老照片 - 摄影师刘雷的陕西记忆

2019-10-14 07:41:15 阅读 · 评论 0

1996年北京老照片,最后一张照片里的姑娘太潮了

2019-10-14 07:11:23 阅读 · 评论 0

陈丹青|艺术家是最狂的动物

2019-10-11 13:04:51 阅读 · 评论 0

木心 | 爱和性一致,就是酒神精神

2019-10-11 12:45:02 阅读 · 评论 1

五零后,两面焦糊的一张苦饼(ZT)

2019-10-10 10:37:37 阅读 · 评论 0

我爱你爸!

2019-10-10 10:24:30 阅读 · 评论 0

王德威 | 人生海海,传奇不奇

2019-10-10 07:29:51 阅读 · 评论 0

诺贝尔文学奖“双黄蛋”揭晓:托卡尔丘克和彼得·汉德克获奖

2019-10-10 07:23:18 阅读 · 评论 1

苏州城,是个什么城?(ZT)

2019-10-08 14:28:34 阅读 · 评论 1

精美又虚伪的巴黎(ZT)

2019-10-08 12:53:07 阅读 · 评论 0

郭楠 | 新加坡:经济杂菜饭

2019-10-08 11:27:05 阅读 · 评论 1

跳进黄河洗不清

2019-10-08 10:11:54 阅读 · 评论 0

25年前,高晓松写了一首歌,老狼赚了800万,他只赚了800块。

2019-10-07 14:29:29 阅读 · 评论 0

一个“堕落的女人”,一篇冬天的童话

2019-10-07 08:35:02 阅读 · 评论 0

街角巷陌,那些忘不掉的市井味道

2019-10-06 07:49:09 阅读 · 评论 0

卡夫卡 | 生命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它会停止

2019-10-04 19:06:57 阅读 · 评论 1

潍坊女孩的山东话

2019-10-04 07:45:04 阅读 · 评论 0

好听爆了!法语版:我和我的祖国

2019-10-03 15:04:18 阅读 · 评论 0

胡爷爷温爷爷老了,原来那10年发生了那么多事

2019-10-03 13:22:29 阅读 · 评论 2

拍摄中国46年,他用摄影记录属于中国的颜色

2019-10-03 10:15:27 阅读 ·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