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初涉荒野-菜鸟之Rae Lakes Loop背包记(六)

(2016-09-13 14:52:51) 下一个

IMG_5789

 

 

A glory day of admission into a new realm of wonders as if Nature had wooingly whispered, “Come higher.”

-- John Muir 《My First Summer in the Sierra》

Day 4: Rae lakes -- Glen Pass -- vidette Meadow 7.6 miles 上升1700英尺,下降2700英尺。


Today is the DAY!
今天要从海拔10200的湖区翻越12000英尺的Glen Pass,从营地到Glen Pass 差不多是3英里,海拔上升1700英尺。算起来路不长,坡也不是太陡。湾区的Mission Peak 使命峰(MP)从山脚到山顶是3英里,2000英尺的爬升,跟这个长度和坡度都差不多。 但是,但是, 使命峰基本上是在海平面上升,这里是10000英尺以上的上升,而且今天背上还有30多磅的一个背包。
体力在高海拔地方的下降很大,去年上Whitney,我坚持抽签要一天来回的day hike,不敢去玩那个过夜的backpack,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不能同时搞定负重和高海拔这两件事。今年居然鬼迷心窍的还是忍不住要来面对这个挑战。
5:00 起床,6:45拔营,一路走到昨天走过的60 Lakes trail 分叉的路口,D和H交代说只有这一条路,一路到Glen Pass,他们两会在最高点等我们,就撒丫子走了。
我和闺蜜照例在后面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越走越高。前几天在山脚下看到的背阴地方的高山积雪里我们越来越近,一个又一个的switchback。路面很糟糕,没完没了的大石子,小石子,怎么落脚下去都是咯脚疼。
左脚后跟的水泡当然没有好,每天下午到营地第一件事,我都是先坐下来,捧起臭脚丫先检查:每天都看见水泡又长回来了,拿针把那个水泡挑开,擦药膏贴邦迪。然后每天早上出发前,在那里贴一块mole skin,保护着伤口。

IMG_5720

(一路爬升)

两人一边走,一边彼此鼓励。嗯,我们鼓励的话一般是这样的:
我:这么难走的路,咱们居然都快搞定了。
闺蜜:就是,咱们太牛了!
我:哈,你太了解我心思了,知道我后面想的事这一句。
闺蜜:那你不自己说?
我:我自己说了多没劲,你说显得咱俩多么配合默契呀!

IMG_5713
(雪线上留个影)

越往上走,这样成片的积雪越多。往下看是星罗棋布的高山湖泊,在阳光的反射下,有的碧绿,有的湛蓝。边走边照相,休息,今天头不疼了,我很高兴,说明高原适应得不错。大包肩带勒着两边的锁骨疼,腰上面两边frame架着的地方也隐隐的疼,但和脚上的疼比起来也就不算啥了。
 
DSC01549
(回望下面,一串大大小小的高原湖泊)

明明说了只有一条路,没有岔路的,居然还是被我们走迷路了。恩,确切的说,不是迷路,我俩是走到没有路的乱石堆顶上去了。 (伤不起的路痴呀~~~) 累得像狗一样两人在石头堆顶上死活想不出来会在哪里走错了。心照不宣的都不想走回头路,天知道哪里错了呀,天知道要回去多远啊。
决定放下大包,分头去看路线。闺蜜往前面去找路,我往另外一边的石头底下靠湖边的地方去找路。手脚并用从乱石头上下去看看湖边不对,再手脚并用的爬回石头上。闺蜜也回来了,说:前面还有一小截就回到trail了。
背上包,我们继续朝前走。翻过眼前的乱石坡,哦也,终于回到正路上的时候,心里多么欢喜。

DSC01541
(高原上顽强的生命力)

DSC01550
(石头缝里的小花)

为了照这几张照片费老大劲了,试想一下背着30多磅的包,蹲下去,对焦取景,再背着30多磅站起身。然后再试想一下在快12000英尺的高原上背着30多磅的包这么玩。。。 弯来弯去的switchback,一路不停的带着我们往上爬升,爬升。。。 抬头看看,山脊线上就是我们要过的最高点。一步一步,离他们越来越近了,看得到在山脊上等我们的队友了!

DSC01558
(山脊线上行走的人们,胜利在望)

 9:45分,终于到Glen Pass了!我高兴得尖叫,和顶上等我们的H,D high 5! 然后,然后,当然就是各种姿势,各种无节操摆拍,单人照,团体照,照照照!!!

IMG_5779

(每人把自己的大包放到跟前,俺们骄傲的照一个合影。)

IMG_5792

(在山脊上蹦个高!)

 H大姐吓的脸都变了,喊着:你小心点啊!

IMG_5791
(换个角度,换个姿势,接着得瑟)
 IMG_5782
(照片右边这两个穿蓝衣服和粉衣服的女生说她们的帐篷在Glen Pass 另外一边的湖边,她们准备早上翻越Glen pass去Rae Lakes看看,下午再翻越Glen Pass回去自己的营地。也就是说,她们是要一天过2趟Glen Pass!我听着都吓懵了,过2趟?!这得体力多好的人,才敢这么玩儿啊!?)

DSC01564
(左边就是Rae Lakes,我们就是从那里走上来的。这两个女生要走到那里玩够了,再走回来翻过这个山脊回去自己的营地。)

山脊上疯够了,又喝够了水,补充了足够的能量,我们下山了。从现在开始,后面的路程都是下坡了。
 IMG_5834
(从Glen Pass 南边下坡)

天哪,Glen Pass的南边原来这么陡!幸好幸好我们是从北边上,南边下呀!

DSC01583
(往西边看是Charlotte Dome夏洛特峰)

穿过Charlotte lake,是一片开阔的平地。居然真的有Ranger在查permit!我跟她说:我惦记了一路想着你们会在哪里查permit?她可得意了:我们到处走,随时有可能查你们的。

IMG_5909
(右前方就是查permit的ranger)

继续往前走,在Kearsarge pass附近吃完中饭以后溪边滤水,遇到一个人在水边做饭吃,看看他像中国人的样子,跟他聊天。果然说中文,原来他叫Paul,是香港来的PCT through Hiker,trail name是从“功夫熊猫”里面来的:shifu(师傅)。 Paul以前是香港的一名记者,迷上了徒步,2014年花2个月时间徒步环台湾走了一圈。H大姐是台湾人,听他说起徒步环绕自己的家乡,跟他格外亲热的聊天。Paul对台湾印象特别好,说他环岛徒步的近60天居然没有花一分钱住旅店,大部分时候他行走在路上遇到的台湾本地人都会很热心的开放他们的家庭给他提供住宿。
他是看了wild电影以后就向往要走PCT了。呵呵,这本书和这部电影的热卖确实是让PCT一下子变得很popular了。我们对香港人来hike这件事情很是好奇,我们印象里的香港人不都是喜欢城市生活的吗?Paul自己也同意,说他在准备PCT hike的过程中,发现找不到什么中文资料,更没有香港人提供的资料。他很自豪的告诉我们,目前为止他知道的,他是第一个从香港来的PCT through hikers。

Untitled

(从香港来的的PCT Through Hiker Paul ”shifu”)

告别了Paul,我们继续前行,不到半个小时,天上开始阵阵雷鸣,几颗雨点开始撒下来,又是跟昨天一样的天色了。本来今天的计划是到离此地3英里以外的Junction Meadow扎营的,看样子是走不到了,D当机立断:我们现在就在边上的vidette Meadow扎营。
林子里狂风乱吹,大颗的雨点砸下来,我们手忙脚乱的把帐篷搭好,躲在帐篷里聊天。按说高原的暴雨应该是3点左右才来,今天可是来得够早的,1点多就来了。
大家忽然想起早上在Glen Pass上碰到的那两个要下午再次翻越Glen Pass的女生,希望她们不会在山顶上遭遇暴雨。 躺下来才发觉左脚已经疼得不行了,累得合衣钻到睡袋里就睡着了。
3:30醒过来,外面雨已经停了,太阳从树木间照进营地里。雨后的林子里充满了松树的芳香,鸟儿们在树梢上吱吱呀呀的唱歌,蚊子也从藏身的草丛里钻出来,嗡嗡嗡的跟着唱。。。
休息以后的脚也不怎么疼了,我到处走走去捡了一堆树枝,我们升了此行的唯一一次篝火,闺蜜很勤奋的又去照相去了。

IMG_5994
(篝火)
 
IMG_6032
(营地背后的小溪                                        by 闺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