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冰与火 -- 优胜美地火瀑行

(2017-03-04 14:46:34) 下一个

"Yosemite Valley, to me, is always a sunrise, a glitter of green and golden wonder in a vast edifice of stone and space."

-- – Ansel Adams, 1948.

今年是跟优胜美地飙上了,一月才snow shoe玩了回来,2月又动了贼心。当然,咱总是有正当理由滴。今天雨水充分,众多摄影大拿预测一年一度只有2月才可能看到的火瀑布一定会出现。如此一个胜景,一定要带咱家搞摄影的娃去看一下噻。照网上流传的火瀑布最佳时间表,2/18-21 那个周末应该是最佳时间。心急火燎的订了那个周末在valley 里面的cabin,转天一看自己的日历,瞎眼了。19 号有个早就买好的音乐会在城里,只能提前一个周末去yosemite了。重新再找住处,valley里面居然没有,只好住到园子外面的el portal去。

一路向南,蓝天白云青草地,春天的加州真美。

路过水库,今年,一直不停的大雨,北加州终于不旱了。

不光不旱,是在闹水灾了,很多路段都要这样子从水上穿过。

路边的果园满是积水。

少爷和老爷轮着开车,4个小时,到了Yosemite。

新娘的面纱瀑布。

 

阳光下,瀑布溅起的水花形成了双彩虹。

Three brothers.三兄弟峰。

积雪的Half Dome

 

上优胜美地和下优胜美地瀑布。本来有步道可以一直走到瀑布下面,但是因为积雪,步道已经关了。只能就在外面看看。

娃说得早点去占位置照火瀑布,到了位置,妈呀,这么多摄影师,这么多长枪短炮。

都瞄准前面这块叫酋长石的地方和上面那个小小的马尾瀑布

夕阳照在上面,酋长石上金灿灿的也挺好看

慢慢的太阳渐渐西移,石头上的阳光越来越小,色彩却越来越金红了,瀑布落下溅起的水雾在夕阳下像着火以后冒出来的烟雾

小小的马尾瀑布如烧红的岩浆从酋长岩上面滚落下来

 

周围一片的相机快门声,好多摄影师带着两只大炮,一只每5秒自动拍摄,一只自己拿着拍摄。

我家teenager 出来搞摄影,居然忘了带三脚架, 这么晕菜的娃,我也是醉了。上面三张都是teenager自己手持照的。

夕阳渐渐落下去,辉煌的一刻很快就没有了。酋长岩上火瀑布的光彩也成淡淡的粉色,直至渐渐的消失。

晚上回到旅馆,teenager 摄影师说要早上去照日出。商量了一下,早上5:30 起床,6:30 能到tunnel view 看日出。俺问了又问:少爷,您确定明早5:30 要起床哦。你可不能像上次在death valley一样玩弄偶们哦。

第一天一早,6:30 准时到tunnel view。好冷,果然又是一堆摄影师一堆长枪短炮在等着。狗仔队老妈偷拍一个少爷的背影????

可惜天一直阴阴的,没有等到期望中的日出,摄影师们最后颇失望的最后散了。

这是少爷拍的Tunnel View,只看得到日出的金光淡淡的撒在右边的Half Dome 和左边的酋长岩上。

穿过Tunnel,我们往Badger Pass 开去。路上看见Valley 里面厚厚的云海。

俺继续当狗仔队偷拍,这算不算: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嘻嘻

teenager 摄影师照的抽象雪景

然后人家就一脚把自己踩到这个大窟窿里去了哈哈

现在回头看,忽然醒悟了,原来这就是:煞风景!!

继续走继续看美景。还是teenager 摄影师照的。

Badger Pass 走了几个小时,teenager 嚷嚷膝盖痛,不要走了。时间还早,我们决定再回Valley去转转。这次去Mirror Lake 镜湖

果然镜子一样

走够了,打道回府。路过大名鼎鼎的camp 4,俺要求进去瞧一眼。Camp 4其实是优胜美地众多露营地的一个,之所以有名是因为camp 4 上面那块酋长岩是攀岩爱好者的圣地。全世界有名的攀岩名人每年都在这里扎营很长时间去爬酋长岩,去爬Half Dome。

冬季的camp 4安安静静的只有几顶帐篷,ranger说冬季的岩石太滑不会有人现在去攀岩的。

"It is by far the grandest of all the special temples of Nature I was ever permitted to enter."

– John Muir, 1868.

"There can be nothing in the world more beautiful than the Yosemite, the groves of the giant sequoias and redwoods…and our people should see to it that they are preserved for their children and their children’s children forever, with their majestic beauty all unmarred."

– President Theodore Roosevelt, 1905

越去优胜美地越能理解John Muir 对她的迷恋和偏爱,我想我真是恋爱了。只是不知道到底爱上的是john muir 还是他的yosemite?此刻,我像个瘾君子一样又开始无可救药的狂乱的思念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