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我和Shasta有个约会(1)

(2017-09-06 14:07:40) 下一个

"When I first caught sight of it, I was 50 miles away and afoot, alone and weary. Yet all my blood turned to wine, and I have not been weary since

– John Muir 1874

第一眼看到它时,我正在50英里外徒步,那时的我孤单又疲惫。然而,从见它的那一眼起,血液在我身体里变成的酒精,我不再疲乏。

-- 穆尔 1874

(一)   钟情

Shasta,这棵草是某人种下的。

一直以为雪山要到华州或者Oregon去才有得爬。某天,两人瞎想瞎聊天儿说起Rainier,好向往好憧憬。可是Rainier 跟团要提前一年报名,还得飞去西雅图,感觉要计划起来好有难度啊。某人说北加也有同一个cascade 山系的,Mt. Shasta。

对呀,我咋忘了Shasta?

Shasta是Cascade 山系除了Mt Rainier以外第二高的山,同时也是加州第5高山。Mt. Shasta是典型的休眠火山地貌,在北加州东北部的大平原上凸起一个14,179 英尺 (4,322 米)的圆锥山体,以前去Shasta Lake 露营的时候远远的看过,拔地而起,雪白晶莹。

 

自打知道原来Shasta是可以爬上去的,就惦记上了。

但是Shasta是雪山,没有雪山经验的我自己是不敢去。先求某人,人家说自己只有搞定自己的水平,带人上去是万万不肯的。但是时不时没事的时候,某人会很可恶的把车库墙上挂着的那把冰镐拿下来,跟我得瑟一下!多么可恶的男人!!

 

好吧,按照咱一贯抱大腿原则,只能自己到处开始寻找可抱的大腿。去年某天和南加州的锐哥在微信上聊天儿,我不知死活的强烈推荐了Shasta给锐哥,遂把这棵草成功的给锐哥也种下啦。锐哥是大拿,周围也自然都是大牛,果然今年锐哥就早早的安排好了有经验的牛人,可以带着我们6月16号一起杀去Shasta。在几条不同的登山路线中,我们选择最容易最没有技术含量的Avalanche Gulch上去。如此自虐好机会,我自然不会落下亲闺蜜,于是北加和南加两地出发,一支队伍就这样结成了。

 
(Shasta几条不同的登山路线)

 

(二)准备

 

(30英里海到山)

4月Big Sur 的全马结束以后,我就开始准备Shasta的训练。某一天拉着某人下班以后背着20磅的背包爬了一趟使命峰。5月长周末纪念日还邀了一帮朋友花了13个小时走了一趟山倒海穿越30英里。

第二个周末又和北加的队友们一起用了四个半小时狂走13英里,二达使命峰。在使命峰的山上居然还碰到了一个女孩,背着35磅的大包,也是在拉练,要6月10号那个周末去爬Shasta,人家牛啊,背着35磅的大包,居然65分钟就登顶使命峰了。

(使命峰顶)

除了平常需要的负重和走路以外, 爬雪山需要脚上用冰爪,手上拿冰镐,还需要会用冰镐self-arrest – 这些统统都是以前没有玩儿过的。手臂力量缺乏是我多年的一个弱项,最近几个月开始刻意用哑铃练习臂力。网上也看了好多关于怎么样self-arrest的视频。今年加州雨多雪大,5月连续两个周末看到Mt Whitney上面都有人出事,也给我自己很好的提醒 – 勿忘初心:我爱的户外大山是去亲近,去仰慕,不是去征服的。登顶是能力和运气的最终结果,万事不可强求。按照咱自己的习惯,还在每天溜狗的时候,顺便听了一本书一边打鸡血一边吓唬自己。

(珠峰和K2的攀登和生存故事: 听得一边热血沸腾一边胆战心惊。。。我这是多么纠结的人生)

出发前一周,我照例进入焦虑和兴奋互相交织的状态,各种低级问题一个接一个的问。某人和另外一个同去的队友在前一周专门开车去伯克利那边的REI参加了的一个关于爬Shasta的一个讲座。回来以后给我讲了很多注意事项,结果是某人越说我越紧张,彻底进入panic状态。吓得每天晚上背着包在家里做晚饭,甚至出去遛狗,也是背着大包牵着小狗,像个疯子一样满小区乱转。

奶茶哥还把能救命的inReach卫星电话也借给我以防万一。一旦出问题,这个小小的SOS键按下去,会直接把我的位置发到救援中心。

奶茶哥的救命卫星电话 --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业余坐家 回复 悄悄话 我今年两次路过Shasta,不知什么时候能爬一段。登顶就不想了。羡慕你的体能和激情。
胡桃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ainfy' 的评论 : 羡慕你会画画!Shasta真是漂亮啊 :)
rainfy 回复 悄悄话 好巧,我刚刚画完一幅Shasta的油画。
不过,更羡慕你能够那么近距离接近,感受那雪山的魅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