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套筒

Nothing comes from nothing.
个人资料
正文

2018年法国行【12】巴黎 军事博物馆和荣军院

(2018-12-07 09:06:23) 下一个

巴黎的法国军事博物馆 (Musée de l'Armée) 位于路易十四 (1638-1715) 时代开始兴建的荣军院内 (Les Invalides/Hôtel National des Invalides)。

荣军院的建立是由于路易十四看到历次战争中受伤和生病的士兵流落街头生活凄凉,因而下令修建一个能够容纳收留和照顾受伤,生病和年老士兵的场所: 医院+养老院。这个功能延续至今。荣军院内有圣路易教堂 (Cathedral of Saint-Louis des Invalides/Veteran's Chapel),大园顶教堂 (Dôme des Invalides),拿破仑和法国历代的战争英雄的陵墓,以及军事物馆 (Musée de l'Armée)。

虽然名为“军事”博物馆,但实际上法国军事博物馆是一座法国历史,战争和艺术博物馆。博物馆藏有中世纪至当代军事历史的各种物品,包括历代法国国王和主要军事将领的盔甲,武器,军服,以及个人物品。这些物品中包括被制成标本的一匹拿破仑心爱的战马,和鸦片战争期间被英法联军掠夺的乾隆皇帝的软盔甲。还有各种战争有关的文件的原件保存在这里,虽然我不懂法文,但是可以根据文件签署时间判断,这里展出有很多一战前后的条约和战争文件。军事博物馆内的庭院里,陈列着保存非常完好的60多门青铜铸造的大炮。Wiki百科上说馆内藏品有50万件,这个数字不知真假,因为这比卢浮宫里的收藏还要多。军事博物馆的官网没有给出具体数字。

荣军院里的圣路易大教堂里悬挂着自1792年,法国军队缴获的126幅敌方军旗。法国军队从1688年,路易14时代开始,就有收集和悬挂缴获的敌方军旗的惯例。荣军院过去曾经有1500幅敌军的军旗。但是在1814年法国和欧洲联军 (Coalition Forces) 的战争中失败,联军攻占巴黎。为了避免这些军旗和战利品落入敌人手中,由当时荣军院的最高长官下令,将这些缴获的敌方军旗和其他重要战利品就在荣军院里的庭院中焚毁。

现在悬挂在圣路易大教堂里的这些敌军旗帜多半是在后来战争中法军缴获的。其中有几幅有中文字的军旗,它们看起来不像是刘永福黑旗军的黑色七星军旗,估计它们或者是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缴获的清军旗帜,或者是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时缴获的义和团或清军的旗帜。

荣军院里最重要的看点自然是拿破仑的陵墓。从照片看起来装有拿破仑遗骸的红色石英石的棺椁并不是很大,很难想象它里面一共还有5个像俄罗斯套娃一样装起来的5个棺椁。不过近距离看的话,可以看到红色石英石的棺椁的长度要大于2米,宽度可能在1米上下,如果连上顶层的装饰物,高度会超过1.5米。

拿破仑是1821年5月5日在他的流放地圣赫勒拿岛 (Saint Helena)去世。他去世后,他的死亡原因和后来遗骸的真实性一直有很多怀疑和猜测及推论。

根据官方记载的具体时间表如下(可以从拿破仑历史基金会 - napoleon.org 查到):

拿破仑的遗体在5月6日,在众多法国和英国证人的见证下,由他的私人医生Antommarchi在7个英国医生的帮助下解剖。他的心脏和胃被放在两个银质的花瓶里。之后,他被穿上他生前最喜欢的猎骑兵禁卫军(Chasseurs de la Garde)的上校军服。解剖结果表明拿破仑的死亡原因是胃部的肿瘤,可能是癌症。

5月7日,医生用石膏给拿破仑的面部塑模(拿破仑的面部塑模现在巴黎军博馆有收藏)。之后,他的遗体被装入3层棺椁。最内层是当时常见的锡制棺材,装入遗体后,焊接封闭。然后的装入一个樱桃木制的棺材,用螺丝上紧。最后再装入一个铅制的棺材,焊接封闭。

5月9日临晨,整个棺椁被放在一个红木的外棺。埋在地下3米深的砖石墓穴里面。在上面盖上巨型条石之后,覆盖旧式混凝土(cement)。一天之后,再在上面盖上2米厚的粘土和岩石。

19年之后,当时法国国王Louis-Philippe,在得到英国的同意之后,将拿破仑的遗体运至巴黎荣军院安葬。1840年10月15日,在众多英法两国证人的目击下,拿破仑的棺椁被从地下掘出。当众打开,当时的证人的回忆表明拿破仑的遗体保存不错,还能够证实遗体是拿破仑。在经过2-3分钟的简单检查之后,锡棺和木棺被重新关闭,第三层铅棺重新被焊接封闭。原来的红木外棺弃之不用,整个棺椁装入一个新的铅棺里面,焊接封闭。然后,装入第5个棺材,非洲乌木棺材。

拿破仑的灵柩运至巴黎荣军院之后,这个乌木棺材曾经陈列了20年。1860年,这个乌木棺材装入现在的这个红色石英棺内陈列至今。在1840年之后,没有任何记录表明拿破仑的棺材曾经被再次打开。

然而在历史上,围绕着拿破仑死亡和埋葬,民间有很多谣传和演绎。1969年,作家乔治·雷蒂夫(Georges Rétif de la Bretonne)出版了一本(Rendez-Nous Napoléon/Give Us Napoleon Back), 书中质疑在荣军院拿破仑的灵柩中的遗骸不是拿破仑,而是他的管家。根据这本书中的疑问和猜测,以及其他若干没有事实根据和基本逻辑关系的猜想和推断,在法国有许多人要求重新打开拿破仑的灵柩来验证DNA来证明这具尸体的真实主人,也有人要求开棺验证拿破仑是被英国人毒死的证据。因为在给拿破仑面部造模时,他的少量毛发被保存下来,后来化验他的毛发中有砷的化合物(毒药砒霜的成分)。官方的解释是当时为了保存遗体,常在尸体上涂有其他砷的化合物,这些毛发中有砷的化合物就是保存遗体的药物的结果。而官方公布的拿破仑的死亡原因仍然是胃癌。

法国国防部和巴黎荣军院,经过专人研究所有的证据,包括当时所有医生和证人的记录和回忆,交叉比较和验证,否定了所有的谣传和演绎。结论认为没有其他可能,灵柩里面就是拿破仑本人,拒绝任何开棺验证拿破仑身份和调查死亡原因的提议。

图12-1. 巴黎法国军事博物馆(Musée de l'Armée)

图12-2. 法国军事博物馆 (Musée de l'Armée)内的广场

图12-3. 法国军事博物馆内的广场冷兵器收藏

图12-4. 法国军事博物馆内的燧石枪收藏

图12-5. 军事博物馆里的战争文件之一 (很多法国和其他国家签署的战争文件的原件都保存在这里)

图12-6. 军事博物馆里的战争文件之二

图12-7. 军事博物馆里的青铜炮

图12-8. 军博馆的圣路易大教堂主殿 (Cathedral of Saint-Louis des Invalides)。照片中可以看到悬挂的敌方军旗。


图12-9. 荣军院里圣路易大教堂主殿背后的祭堂

图12-10. 拿破仑陵墓的地上部分

图12-11. 装有拿破仑遗骸的红色水晶石棺

图12-12. 另一个角度看拿破仑遗骸的红色水晶石棺

图12-13. 拿破仑陵墓周围的衣饰和面相各异的12个胜利女神塑像中的部分

图12-14. 拿破仑陵墓上方的拱顶

图12-15. 拿破仑陵墓旁边的一战协约国联军总司令费迪南·福煦元帅(Ferdinand Foch)陵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Sic~semper~tyrannis 回复 悄悄话 那個“趙”字旗,應該是中法戰爭中,在越南北寧繳獲的趙沃的軍旗。趙沃是廣西的一個候補道,被廣西巡撫徐延旭委任守北寧。趙和徐關係甚密,也是任人唯親而不唯才。趙沃幾乎是臨陣脫逃,丟了北寧,往北逃到太原(越南的太原,不是山西的)。估計在逃跑過程中,把旗也扔了,讓法國人繳獲了。趙沃後來被革職,判了個斬監候。雖然沒砍頭,也是發配新疆。

那三角形的“親兵”旗,更是有名。那是第二次鴉片戰爭,在通州八里橋戰役中,繳獲的科爾沁博多勒噶台忠親王僧格林沁部隊的戰旗。僧王當時指揮的是中國最精銳的蒙古,察哈尔和索伦騎兵,還有北京正黃旗滿洲的禁衛親兵,一共兩萬多人。結果全軍覆滅,英法聯軍的傷亡都是個位數。
done_that 回复 悄悄话 十多年前拜访过,你的文章又带回不少回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