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套筒

Nothing comes from nothing.
个人资料
正文

登乞力马扎罗山纪实【10】Day6 乌呼鲁峰登顶

(2019-08-17 08:18:46) 下一个

7月6日凌晨2:30我们被叫醒,简单清理了一下睡袋和睡垫,穿上昨晚准备好的登顶服装,将其余的物品全部留在帐篷里。这一天没有洗涤用水,大家在就餐的大帐篷里吃完简单的早饭,将水瓶和水袋灌满饮水。天空中星光点点,营地上只有我们几个人和我们的向导们的头灯在闪烁。这个时间,大部分登山者和向导都已经离开了。 

3:30,我们离开离开营地。前方远处有依稀的长龙阵的灯光,那是从夜里12点开始陆续出发的数批登顶人群的头灯。

从海拔4673米的巴拉夫营地至海拔5895米乞力马扎罗的最高峰-乌呼鲁峰距离为5公里,高度增加1222米。这段路途并不险要,但坡度比较大,尤其是在Stella Point之前。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陡坡上行走,确实让人疲惫不堪。

气温比我预想的要高出不少,但还是需要穿两层羽绒衣,估计不会低于-10C。

向导弗雷迪在前几天的登山过程中,都是跟在队伍的最后,以保证所有的人,包括登山者,背夫等和各种物品都没有遗落,安全无误地离开前一天的营地。现在则是走在队伍的前面,亲自控制登顶的步行速度。我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一步也不落下。他对各个地段的速度分配非常合理,最后我们登顶所用时间和他事先的计划完全相同,整整7个小时。

在昏暗的头灯的照射下,弗雷迪的两只脚在我眼前来回晃动。他背着一个小肩包,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既不用手套也不用登山杖。而且他的头灯还是熄灭的,因为他宁愿借助于身后的队伍中其他人的头灯的光线。他的行为和通常为大家所熟知的登山常识完全相左,尤其在走崎岖的山路时双手插在裤兜里,不慎摔倒的结果可能会损伤面部和头部。但是作为有150次乞力马扎罗登顶记录和经历的资深向导,以他对整个山径的熟悉程度和经验,他有资格按照他自己的方式行事。

我注意到几乎所有的向导都没有使用登山杖,这应该是个习惯问题。因为所有的向导都是从背夫开始做起,背夫的双手要用于把握和控制所背负的货物,没有机会使用登山杖,所以他们习惯于登山时不用双手和登山杖来保持身体平衡。因此,在成为向导之后,他们也仍然保持过去当背夫的习惯而不像欧美国家的向导那样按照正规训练和他人经验来使用登山杖。

远处偶尔可以看见有星星点点灯光下行,弗雷迪回过头告诉我这是前行的人因为身体不适而返回。整个过程中,我们只见到两个登山者在向导的陪伴下回撤。我问了看起来情绪还不错的第二个人(一个中年妇女),是否因为是高原反应,她回答说是因为穿衣的层数问题。大概是因为身体流汗,穿衣脱衣不当,加上冷风吹,造成身体失温,只有下撤。

时间在缓慢地流淌,昏暗的头灯照射下的火山岩石路径几乎完全一样,人很容易忘记时空关系。我紧跟着向导头弗雷迪的后面,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双脚,基本上每一步都是和他脚步的落点相同。因为时差和环境的变化,以及身体对高海拔的反应,我这几天没有能够得到基本的睡眠,这时我觉得困的要命。枯燥的脚步重复,更是催我入眠。我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睡意朦胧。头脑清醒的时候,想着我绝不能突然睡着失去知觉,否则摔倒在利齿一般的火山岩上那就麻烦了。头脑模糊的时候,心想如果我摔倒了,就不爬起来而直接躺在地上睡一觉。好在走着走着,天色逐渐放亮,困意也逐渐散去。

我们的队伍中的杨雄不时扯起嗓子大喊口号:Go,go all way to the top。向导们也竭力大声喊叫附和。我想到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事情发生,必须节省我所有的能量,所以只是静静地行走。

图10-1 在到达Stella Point前的最后休息

图10-2 因为气压低在海拔5756米的Stella Point鼓起的一包牛肉干

图10-3 海拔5756米的Stella Point地标 (返回时拍摄的)

从巴拉夫营地至顶峰上行和下行的山径是同一条路线,之后上行和下行路线才分开。我们接近Stella Point时,已经登顶的登山客陆续下山了。

根据在4673米高的巴拉夫营地上的测量结果,可以推断在登顶过程的7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的心跳应该是在120以上,血氧饱和度应该是在50%左右。

09:30,我们到达海拔5756米的Stella Point,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是到了这里才确信自己能够成功登顶乞力马扎罗山。我们没有停留休息拍照,一鼓作气继续向5895米的乌呼鲁峰前行。

Stella Point到乌呼鲁峰的距离只有几百米,高度变化是140米左右,从这里可以看到火山口边缘的尽头的乌呼鲁峰。但是因为海拔高,所以需要45-60分钟才能完成。我在这里除了觉得呼吸和行走略有困难外,并没有明显地感觉到高海拔对身体的影响。但是我们行走的比较缓慢,步子比较小。

15岁的男孩丹尼尔这时候突然感到很难受,想呕吐。他父亲杨雄有些紧张,一方面鼓励他坚持而不要放弃;另一方面告诉他如果需要可以掉头返回;也可以要求吸氧气。丹尼尔自己选择吸氧气。向导们立即从背包里取出金属氧气瓶,接上细塑料管让丹尼尔呼吸。片刻之后,他立即觉得舒服很多,决定继续和大家一起前行。之后丹尼尔没有再继续使用氧气。

图10-4  向导准备为15岁丹尼尔供氧气

图10-5 向导正在为15岁丹尼尔供氧气

图10-6 继续向顶峰-乌呼鲁峰走去

图10-7 离顶峰-乌呼鲁峰只有2-3百米的距离了

图10-8 乞力马扎罗顶峰乌呼鲁峰(Uhuru Peak)附近的冰川-1

图10-9 乞力马扎罗顶峰乌呼鲁峰(Uhuru Peak)附近的冰川-2

图10-10 乞力马扎罗顶峰乌呼鲁峰合影

图10-11 乞力马扎罗顶峰乌呼鲁峰的地标下留影

10:30,我们到达乌呼鲁峰,这离我们早上离开营地的时间正好是7个小时。
因为在高海拔的地方有可能出现不可预见的突发危险,通常登顶之后需要尽快下撤。向导头弗雷迪要求我们在顶峰只能呆5-10分钟,简单拍照之后就立即返回。虽然我们觉得在顶峰呆的时间很短,但是由于多人拍照,结果我们在顶峰还是逗留了15-20分钟的时间。我带了一个索尼的无镜相机和GoPro的摄像机,准备拍一些高质量的照片和录下最后登顶的过程。但是因为时间短暂和身体疲劳,我忘记了它们的存在,没有取出来使用,只是用手机简单照了几张照片。

之前,我还准备登顶之后去看附近的冰川。弗雷迪说大概需要10分钟时间走到冰川,他安排高个子的助理向导Godfred和我一起去。登顶之后,我为了避免体力消耗和身体不适的情况发生,以及整个队伍不分开,放弃了去看冰川的计划。

成功登顶之后,因为还要顺利下山,不是庆祝的时候。所以大家的心情都很自然平静,没有明显的情绪变化。

虽然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是对于像乞力马扎罗这样没有技术难度的登山,下山确实比上山在体力上要轻松许多,而且下山时间只有上山时间的30-40%。对于像珠峰这样的高山,8000m以上是死亡地带,所以登顶后回撤的人无论如何,包括在受伤和手脚折断的情况下,要尽快下撤到8000m以下的高度。乞力马扎罗山没有死亡地带,但是它也有类似的要求,登顶之后,所有登山客都必须下撤到4000m以下的高度过夜。不过根据体力和时间,登山客可能在多个营地过夜,然后最后一天下撤。我们行走的马切姆路线的下山出口是维卡山门(Mweka Gate),它是多条路线下山的唯一出口,只能下行。通往维卡山门4000m以下的营地有:
(1) 高营地(High Camp)- 3950m
(2) 千年营地(Millennium Camp)- 3820m
(3) 维卡营地(Mweka Camp)- 3100m

向导弗雷迪在离开巴拉夫营地的时候,根据时间和我们的体力情况,修改了原定在维卡营地宿营的计划,决定我们在高营地宿营。高营地距离维卡营地为3.5km,高度下降850m,需要2个小时。这个计划的修改非常必要,我们基本上都已经耗尽了体力,我是觉得自己的体力和膝盖的使用已经到了极限。

我们当天的行动时间表如下:
02:30 起床
03:30 离开巴拉夫营地
09:30 到达Stella Point
10:30 到达乌呼鲁峰
10:50 离开乌呼鲁峰
11:20 回到Stella Point
13:45 回到巴拉夫营地
14:30 午饭
15:10 离开巴拉夫营地
17:40 到达高营地

图10-12 下山途中见到的独轮担架车 - 六个强壮的背夫可以迅速将受伤和强烈高原反应的登山者运至山下

图10-13 迷雾笼罩的下山途中

图10-14 高营地(High Camp)地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老套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在水一方999' 的评论 : 没错,是事实。
在水一方999 回复 悄悄话 太累,太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