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套筒

Nothing comes from nothing.
个人资料
正文

登乞力马扎罗山纪实【3】准备

(2019-08-06 08:07:47) 下一个

去坦桑尼亚和肯尼亚需要接种若干传染病疫苗,包括注射黄热病和甲肝疫苗,以及服用疟疾,伤寒病和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症)的疫苗。其中疟疾的疫苗需要动身前两天开始服用,并在中途一直服用,直到返回。我觉得太麻烦,最后决定不用疟疾的疫苗。医生还开了在危急情况下使用的口服抗生素。另外,我们都准备了被登山者和医学界广泛认可的预防高原反应的药物Diamox,我特地向医生要了125mg的剂量。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有使用它的经历。

2017年以来,除了每周的2-3次游泳外,我开始跑步。起初是每周末跑一次,距离10公里。后来是每周跑步2-3次,平时5公里,周末10公里。后来成为常态,这就成为我准备登乞力马扎罗山的身体锻炼。跑步过去是在水泥路面的附近小区自行车道上跑,后来为了保护膝盖,改成为在附近中学的塑胶跑道上跑。无独有偶,我在YouTube上看到的许多人介绍如何为准备登乞力马扎罗山而进行身体锻炼,除了经常性的登山活动外,很多人都是每天跑5-10公里,时间长达6-10月。

动身前的最后几周,或许是因为锻炼有些过度,我时常感觉两个膝盖的疼痛和肿胀,好像疼痛点是在不断变化,我也说不出具体是哪里疼痛。但是我没有办法停下来,保护膝盖还是保持身体的良好状态是个矛盾。最后一周,我停止了隔天轮换的游泳和跑步。但是随后的几天里,我感觉我的右膝盖有明显的疼痛和肿胀的感觉。这让我觉得有几分焦虑。

出行之前,膝盖的伤痛是我最担心的问题。小儿子在我动身之前的最后一周,回家看望我们。他在和我谈起登乞力马扎罗山的时候,对我的身体和膝盖有些担心。为了给自己壮行色和让他放心,我告诉儿子,只要我能够移动,我就要登顶(As long as I can move, I will be on the top of it!)

除了帐篷以外,我需要带包括睡袋和睡垫,以及各种一年四季的户外活动服装。以及登山杖,水袋,登山靴,相机,充电电池,化学热贴,以及代替洗脸和洗澡用的擦脸和擦身体的纸巾。最后所有的东西都装在大小不一的多个尼龙和防水压缩袋里面。准备行装多亏领导的悉心整理分类和装包。

图3-1 全部行装

图3-2 最后上山的全部行装(睡垫除外)

6月28日是周5,是我们动身的日子。两天前,公司召开本月员工会议时,我去晚了,就靠在站在门口站着。公司的员工会议是美国公司文化的一部分,公司各个地点的人事部的人和秘书每月组织召开一次本地全体员工会议,庆祝每个月所有员工的生日和工作周年。随便,也分享员工中五花八门的喜事,比如买新房子了,子女毕业和结婚了,生儿育女了,以及各种周年纪念日。

当我出现在会议室门口的时候,秘书艾琳刚刚报告完员工中的各种值得庆贺的事情。同事中有些人知道我要去乞力马扎罗,包括艾琳。

她问我是不是想和同事们分享一下我的计划?大家的目光都转向我,这有点突然,我有点腼腆地说:这个周五,我要去非洲。秘书不太满意我的回答,她做出继续的手势进一步引导我说:为什么你要去非洲,......?我镇定了下来,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坚定而有力地回答:我要去登乞力马扎罗山。同事中响起一片欢呼和掌声,大家纷纷问我出行的有关问题,还说要等着看我的照片。

两周之后,我将一张我持着一幅公司LOGO的小横幅,站在乞力马扎罗顶峰的照片发给了公司秘书。这张照片很快出现在公司的网站上,过去的同事和公司里的很多人都知道我成功登顶乞力马扎罗山。此事让我在公司里有了5分钟的知名度(Five minutes of fame),这是后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