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远去的阿尔卑斯山(二)- 格劳邦顿州探宝

(2019-06-30 12:26:02) 下一个

远去的阿尔卑斯山(二)- 格劳邦顿州探宝

长啸


 

摇晃在普通列车上 - 从苏黎世去库尔和圣莫里茨

 

图1:兰德瓦瑟高架桥(Landwasser Viaduct) - 从库尔去圣莫里茨的途中(下载自网路)

http://www.dienlanhvinhphuc.net/chur/1494-chur-3/

 

美国是车轮上的国家,橡胶轮;瑞士也是车轮上的国家,铁轱辘。美国的公路伸入每一个小镇和村落,瑞士则是每一个小镇和村落几乎都可发现一个火车站。所以,在美国旅游,自驾最方便;在瑞士呢,当然是乘火车出行了。

 

瑞士的通票(Swiss Pass) 物有所值,不仅包括了火车(除少女峰和马特洪峰的登山火车是折扣价),公共汽车,轮渡,还包括很多博物馆和名胜古迹的门票。细算下来,不仅方便,还真能节省开支。

 

瑞士有三条非常著名的观光火车线:冰川快车线,金色山口列车线,伯尔尼纳快车线。瑞士官方旅游局推荐乘坐专门的观光车游走这三条路线。观光车红色的,封闭式弧形大玻璃窗,挂餐车,可以提前预订票和座席,也接受瑞士通票。

 

其实,用瑞士通票坐普通列车走这几条观光线也是可行的,而且,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一是很多普通列车的车窗是可以打开的,如果碰上也是不能打开的,去最后一节车厢试试,十有八九可以打开。打开的车窗更方便摄影。瑞士列车班次频繁,这几条观光线普通列车我们从来没有遇见拥挤的,大部分时间里,2/3的座位是空的。二是可以选择在任何停靠站上下观风景。由于车次频繁,一个小时内,几乎肯定可以等到另一班想乘坐的列车。

 

那天,我们起了个大早,在假日旅馆自助早餐厅吃了饱,随后坐旅馆接送车去了苏黎世机场的火车站,先乘区间通勤车到苏黎世火车总站,再坐普通快车去库尔。

 

火车沿着苏黎世湖向东边的阿尔卑斯山前进。一个小时15分钟就到了库尔。我们在这里换车去圣莫里茨。从库尔到莫里茨的几十公里就是冰川线最美不胜收,令人窒息的一段。我们计划在一周后,从维也纳和国王湖的方向乘火车直接去采尔马特,和女儿一家汇合三天;今天,就放弃了冰川线从采尔马特到库尔的一段,据说那一段风景一般放弃了并不可惜。

 

图2:苏黎世火车总站去库尔的列车

 

图3:开始进入阿尔卑斯山

 

图4:赖歇瑙 - 塔明斯 (Reichenau - Tamins) - 前后莱茵河在这里汇集

美丽的莱茵河是中欧著名河流。她发源于瑞士境内格劳邦顿州阿尔卑斯山麓,分前莱茵河(Vorderrhein)和后莱茵河(Hinterrhein)两支;两个莱茵河在瑞士小镇赖歇瑙汇集,向北经库尔流进小国列支敦斯登和奥地利;折向西,成为瑞士德国分界线,遭遇法国后,向北成为法德分界线,和法国边界分手后完全流进德国,成为德国最大河流;最后流进荷兰,终结于大西洋的北海。

 

喜欢二战史的人也许会记得由肖恩·康纳利(也是007们中的一员)主演的经典片《遥远的桥》(A Bridge Too Far) - 那座桥下滚滚滔滔的河流就是德国境内的莱茵河。与德国的莱茵河不同,瑞士境内的莱茵河从未在近现代战争中染血,格劳邦顿州这段莱茵河始终清澈蔚蓝。

 

图5:格劳邦顿州清澈蔚蓝的莱茵河

 

图6:格劳邦顿州风光(Graubünden)- 小镇图西斯(Thusis) 附近 

我光顾着和车箱里的一家本地人聊天,一下就错过了给海蒂的小镇迈恩费尔德拍个照。在库尔下车玩了三个小时,吃过午餐后再上车,乘务员告诉我,山那边就是海蒂故乡。

 

瑞士东部格劳邦顿州的小镇迈恩费尔德 (Maienfeld)是瑞士小女孩海蒂和爷爷的故乡。瑞士女作家约翰纳·施匹丽(Johanna Spyri,1827-1901)于1880撰写了风靡全球的童话《海蒂》(Heidi)- 被翻译成50种语言,印数达5千万册。

 

施匹丽用优雅的文字娓娓道出一个动人的故事:一个身世凄凉却勇敢面对生活的孤儿,一个大山里孱弱却永远乐于助人的楚楚动人的小女孩 ;一个孤独索言却深藏大爱的长者,一个愤世嫉俗却为孙女的爱感化而重回人群的老人;一个大山里心地善良却偶尔使坏的小羊倌,一个衣着破烂却酷爱大自然的小小男子汉;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却一度落落寡欢的富家小千金,一个双腿残疾却有幸在大自然和大山的女儿的鼓舞帮助下重获新生的小姑娘;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一个慈祥有教养的老妇人。

 

 这些就是《海蒂》中的主要人物:海蒂,海蒂的爷爷,玩伴皮特,小主人兼朋友克拉拉,海蒂的姨妈,克拉拉的奶奶;再加上瑞士特有的大自然 - 深湛的蓝天,巍峨的雪山,潋滟的湖水,如茵的高山草甸。所有这些就是施匹丽笔下的海蒂童话。

 

如今,海蒂童话的诞生地迈恩费尔德小镇正在演变成瑞士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吸引着许多少男少女前往。世人多说,这个优美动人的童话正好反射出瑞士人善良朴实,乐于助人的品质。

 

图7:海蒂和爷爷(下载于网络)

http://www.twoeggz.com/news/14716336.html

 

这是2015年德瑞版的《海蒂和爷爷》,阿努克·斯特芬(Anuk Steffen)饰海蒂,布魯若·冈茨(Bruno Ganz)饰海蒂的爷爷。其实,美国著名童星秀兰·邓波儿早在1937年就在电影《海蒂》中出演了海蒂。

 

图8:图西斯(Thusis)附近又一景

从库尔乘火车南下去圣莫里茨,是冰川线最美的一部分;其中,从库尔南面的图西斯起,到圣莫里茨的一段,人称阿尔布拉铁路,更是在2008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铁路沿着阿尔布拉山溪,蜿蜒在蓝天白云下的阿尔卑斯山麓,车窗前不时掠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庄小镇;个个透着灵气,弥漫着松柏的清香,撩人魂魄。

 

图9:“远山抹翠,澄溪漾玉” - 阿尔卑斯山麓下小镇苏拉瓦(Surava) 和小溪阿尔布拉(Albula)

 

图10:高山草甸下的小镇 - 蒂芬卡斯特尔(Tiefencastel)

 

图11:小镇阿尔瓦诺伊(Alvaneu)附近的高尔夫球场

 

图12:小镇博纳杜茨(Bonaduz)附近的后莱茵河





 

图13:小镇卡齐斯(Cazis)附近

 

图14:库尔去博纳杜茨途中的城堡

 

图15:列车正在接近目的地圣莫里茨

行驶在冰川线的这些普通列车,有些也是红色的,但很多都可以打开车窗,方便拍照。

 

图16:莱茵河谷中的农作物

这次在瑞士前后10天,几乎天天坐火车,这是唯一次看见庄稼田,当时就推想瑞士粮食不能自给。刚刚心血来潮古狗了,果不其然,瑞士粮食自给自足率只有64%。瑞士的长处在于轻工业 - 制药,精密仪器,食品加工,再加上金融业。瑞士旅游资源如此丰富,但2017年旅游业的年收入174亿瑞士法郎只占瑞士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8%左右。2018年,瑞士GDP总量更是达7051亿美元,人均GDP高达8.3万美元,位居世界第二。

 

这个世界发展到今天,感觉小国比大国更好治理。

 

图17:兰德瓦瑟高架桥附近的立体铁轨


 

图18:兰德瓦瑟高架桥

著名的兰德瓦瑟高架桥只有在谷底的公路上才能拍出震撼的片子(见图1),在火车上拍它不容易,特别是在冰川线旅游快车上,车窗密封,窗玻璃反光,很多旅友都说难。我们在回程乘坐的普通列车最后一节可以打开车窗。

 

图19:圣莫里茨的格雷斯塔宫酒店

我们在圣莫里茨没有停留很久,呆在湖边2个小时,吹吹凉爽的山风,绕湖步行,然后打道回府 - 乘火车回苏黎世假日酒店了。

 

图20:圣莫里茨附近铁路旁快走的老媪

 

图21:圣莫里茨湖

 

图22:圣莫里茨冬奥会纪念地

圣莫里茨曾先后举办过1928年和1948年两届冬奥会,是三个曾两次举办冬奥会的城市之一,另两个为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和美国的普莱西德湖。

 

图23:圣莫里茨火车站


 

闲逛在古城库尔

 

库尔据说是瑞士最古老的城镇,那不过是库尔人传播的美好的神话。作为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旅游城镇,远古的神话总是受欢迎的。

 

不错,1998年,建筑工人在修建一个停车场时发现了可追溯到公元前一万年前的多件人类遗留的文物,但那仅仅能证明库尔是远古人类临时居住点,而不是城镇。苏黎世大学考古学研究所教授菲利皮 卡萨(Philippe Della Casa)写道:要想被冠名为“城镇”,必须符合某些特定的标准,譬如“集中化的行政管理,错综复杂的建筑规划,井然有序的社会组织形式以及专业生产的手工艺品。”依据上述标准,“毋庸置疑,库尔并不是瑞士最古老的城镇”,因为就是在公元前一千年中期凯尔特人铁器时代,都还未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城镇。

 

不管库尔是不是瑞士最古老的城镇,它是阿尔卑斯山中的沉香木,找到了才能领略她的幽香。我们很享受在那里的几个小时的时光。

 

图24:雷蒂亚铁路公司行政楼(RhB - Rhaetian Railway Administration Building)前的雕像

世界文化遗产的阿尔布拉铁路就是这个公司修建和管理的。这个行政大楼是库尔城中最有魅力的建筑之一。

 

图25:库尔老城

 

图26:街上快活的年轻人

 

图27:街上的中世纪武士

 

图28:街上的怪大叔

库尔也是艺术家们集聚的地方。这位大叔说不定就是一个艺术大家。

 

图29:街上的外星人

 

库尔老城里有不少艺术家的工作室和展厅,看看离下班去圣莫里茨的火车还有大半个小时,我们拐进一个画室。

 

图30:画家鲁道夫·斯图西(Rudolf Stussi, 该图下载自网络)

https://www.freiburger-nachrichten.ch/archiv/die-schraege-welt-des-rudolf-stuessi

碰巧画家斯图西本人在画室。我问能不能用相机拍他的作品,他很友好地允若。我摄了几张,转身和他攀谈。

 

我惊讶他的地道美式英语;他笑笑告诉我,他的中学大学时代都是在美国和加拿大度过的。当他提到少年时有几年跟着教授父亲,住在堪萨斯州劳伦斯时,我更是惊讶得合不拢嘴,忙问是不是小山梁上那座美丽的校园?画家笑了,答曰:就是在松鸦鹰*的家。

 

真巧了,我和妻子的学位都是在堪萨斯拿的,虽然和画家不是一个学校,但我们还常去那里给松鸦鹰打气的。大家伙算半个老乡了。

 

光顾着聊天,忘了给画家来一张,只好从网站下载了。

 

图31:鲁道夫·斯图西作品一

 

图32:鲁道夫·斯图西作品二

 

图33:鲁道夫·斯图西的绘画理论

斯图西是上面这种绘画理论的奠基人之一,也担任过加拿大水粉画家协会的主席(The Canadian Society of Painters in Water Colour)。

 

图34:鲁道夫·斯图西作品三

 

图35:鲁道夫·斯图西作品四

 

图36:库尔老城偶遇维密超模

真假不得而知,我看是够级别。

 

图37:库尔老城一角

c


 

图38:库尔车站前广场上的雕像女神 - 带给人们精神甘露

 

图39:库尔车站前广场边的真身女神 - 带给人们视觉的盛宴

姑娘橘红长发,橘红围脖,修长挺拔身段,巧笑倩兮,是五彩缤纷的库尔 - 圣莫里茨冰川线最好的脚注。

 

*(Jayhawks - KU - University of Kansas)

(文字图片,除注明外,均为原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