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老朽游记忆江南 下,再忆是刘庄

(2020-06-05 00:43:03) 下一个

 

 

老朽游记忆江南 中,最忆是杭州 

杭州西湖的美景美食让二老快快乐乐,欢欢喜喜,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离开美国前电话闲聊时老爹特别提起过太祖的行宫也在西湖边上,有两处,其中之一是刘庄。啥意思?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明摆着给我上眼药。已经在华侨饭店住了两天,打一枪换个地方,退房拎着行李就走,二老跟在后面。在酒店门口挥手要出租车,学着小时候常听到外公的口头禅,"奥骚奥骚",直奔刘庄住两天见识见识,小刀捅屁股,再开上一只眼。

刘庄,位于杭州西湖丁家山。前清进士刘学询、我的祖籍广东老乡于1905年建造。1953年归国家所有,几十年来在这里发生过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宪法和中美联合公报等影响世界的事情在此完成,这些是冠冕堂皇的事情。还有上不了台面的勾当,曾经的公安部长、总参谋长、大将罗XX一夜之间在此失去自由 。后跳楼摔断腿,被人用土筐抬着接受批斗,母亲当时还在军队工作,有幸目睹这一盛况。

刘庄,现在的西湖国宾馆,也是太祖的一处行宫,巡视浙江几十次,大多数时候下榻此处。那里面真的是人间天堂啊,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萧萧远树疏林外,一半秋山带夕阳。刘庄普通房间是四星级酒店标准,饭菜十分地道。我们不会点名贵菜,净是些西湖醋鱼、龙井虾仁、东坡焖肉、菘茸烩饭等等家常菜,好吃的连耳朵都动起来,米道霞气好切!

西湖没有多大地方,有一两天时间可以游遍。我们时间还富裕,顺便看看周边景点,参观胡雪岩故居、杭州宋城等,并用大半天时间包一辆出租车专门去水乡乌镇。国内的旅游景点很多都是造假,而且太商业化,旅游区的商铺鳞次栉比、五花八门。只要是稍有点名气的旅游景点,便招蜂引蝶铺天盖地而来,门庭若市,车满为患,游人不管春将老,来往亭前踏落花。

我老爹不修边幅,着装随意,衣冠简朴古风存。但嘴上不能亏,弄了一肚子好下水,死了也不冤。平时白开水是不喝的,可乐当水喝,要不是喝好茶。早上起来要喝咖啡,让我从美国给他买蓝山牌咖啡blue mountain。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没听说过,一般的超市里也没有啊?我老爹说不信,吃洋面包的还能没听说过蓝山咖啡?是罐子也有俩耳朵!我只好满世界给他去找什么蓝山咖啡。

到了杭州,他老人家又出新妖蛾子了。西湖龙井是游客游杭州必买的当地特色产品,恕我再次孤陋寡闻,天下名茶数龙井,龙井上品在狮峰,普通的西湖龙井已经臭大街。老爹要喝的是顶级的狮峰龙井,这叫做宁敲金钟一下,不打瓦钵三千。于是找宾馆前台服务生派辆出租车,要本地司机,带我们去龙井村。派来的司机小妹子面若中秋皓月,色如春晓牡丹。玲珑剔透和蔼可掬,回眸一笑百媚丛生。苏杭出美女,名不虚传。

一见面先说好让我们放心慢慢地挑选物品,除了路费加点服务费,不多收等待时间的费用,有这等好事?估计宾馆前台和司机到村里的卖家都是串通好的,要是没有回扣,你把我的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我老爹满足了狮峰龙井后,司机小妹便鼓噪我老妈去蚕丝产地专卖店,买了两床上等质量的丝棉被,前前后后共折腾了三个小时。无所谓了,荷包缩水终不悔,二老高兴任意行。

我算整明白了父母为什么非要让我带他们出去旅游,最开心的是24小时都粘在一起,我也不敢让他们在我眼前消失一分钟啊?以往回国的时候,大多时间用在他们身上,周末才把弟弟一家三口,妹妹一家三口叫一起聚餐一顿,小孩子要学习,不能占用过多时间。平时我和父母一般去金鼎轩早茶,上午逛街,中午找家餐馆吃饭。午睡后聊会天,不久我弟弟就回来了,匆匆忙忙把晚饭弄好让他们自己吃,老年人晚上吃不下太多东西,我妈睡觉比较早。

然后便是我弟弟的开心时刻,我跟着他西单商场、东华门夜市、前门大栅栏,四九城满世界乱窜,胡吃海喝到深夜,弟媳和念书的侄子有空欢迎一起去,随意。没过几天,我老爹抱怨道:

"你们出去玩,把我也带上吧?"

没办法,带上个行动迟缓的老人真是不方便,一般就是在家里晚饭后,先开车在街上兜一圈,然后星巴克喝一杯,坐下会聊聊天,九点钟把他送回家,我们俩接着像无头苍蝇四处游荡。

妹妹乖巧懂事,知道我们从小就喜欢带上她一起玩。但目前孩子还小,需要盯着作功课,不便打扰她。有时候九点多钟了,她打电话给我们:

"哥,你们在哪里?小孩已经完事,一会就睡,有他爸管。明天上午没课,不用早起,我可以加入你们。"

于是,我们开车到她家楼下接她,去离她家近的东直门簋街找家餐馆坐坐。

我妹妹从小不但乖巧听话,也胆小怕事,被男孩子欺负忍气吞声不敢言语。这事不能让我弟弟知道,要是知道了非把人家人脑子打出狗脑子。然后邻居家长登门告状,我妈便训斥我弟弟,被训的一脸不肖无所谓,我妹妹站一旁陪绑瑟瑟发抖。接下来,我得站出来,把罪名顶上,我妈比较给我面子。

我妹妹从上小学起,年年都是三好学生,只是体育很勉强过关,从来不惹事生非。但只要跟我们在一起便没有是非观念,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商店不卖香烟给男学生,我弟弟让她跑腿去商店买一盒,我妹妹不会去问也不会去想中学生抽烟对不对,哥让做就对了。买回来怕我妈发现,藏到我妹妹书包里,我妹妹也不会考虑万一被我妈搜出来的后果。

我妈有次拿回两张北京展览馆参观券,让我们两兄弟去,觉得我妹妹才上小学,没必要去看。并很大方的给了五块钱零花,其实那个年代物价很便宜,车票加冰棍和零食有一块多钱就够用了。我妹妹不会问,更不会争着去,不让去就找同学玩,跳橡皮筋玩跳棋。私下里我让我弟弟带我妹妹去,叮嘱一下注意安全,早去早回。我弟弟人小鬼大,看完展览,带着我妹妹直接进隔壁的"北京餐厅",就是著名的"莫斯科餐厅",兜里揣着几块钱"搓老莫"去了。

那个年代能搓的起老莫的家庭不多,中小学生去搓老莫闻所未闻,能撞上熟人更是小概率事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偏偏就让邻居给撞到了,跑到我妈那里告状,一个初中生带个小学生搓老莫成何体统!

我家有老莫情节,小时候父母带我们去动物园必去搓一顿老莫。动物园和老莫是一墙之隔,中午快到饭点,我弟弟先翻过栅栏排队占座位,我们再绕行去汇合。每次回国我一定要带全家人去搓老莫,每次还都要那几道吃了几十年的菜,首都沙拉、俄罗斯红菜汤、罐焖牛肉、黄油鸡倦、奶汁烤肉杂拌.....吃什么不重要,为的是怀旧和情调,重温芳华和童年。北京的所谓老字号几乎全部都面目全非,唯独"老莫",从店面到菜色,还是原地原物,原汁原味。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我弟弟干"坏事"时常让熟人撞到,自从参加工作搬到单位住,彻底自由没人管,没事就和一帮猪朋狗友胡吃海喝。有一次我的那口子对我说:

"你弟弟正在外面胡造呢,一桌酒瓶子,满地烟屁,和他的某某某一哥们两个人开了三只烤鸭!"

她也就是当笑话跟我说说,从不会在我父母那里搬弄是非。平时常来我这里复习功课,准备考研究生,我弟弟有空就送饭菜过来,即使我不在也送。不需要客套话,放下饭菜,打个招呼说:

"明天后天你要是过来,想吃什么,跟我哥说一声,我给你们准备好。"

我说什么我弟弟要听从,对未来的嫂子也是唯令是从。因为守着机关大食堂,近水楼台先得月,过年过节以及平时,只要有便宜的海鲜大虾,鸡鸭鱼肉,先给她留一份让她拿回家,然后才是我家,我家不缺这个。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相见时难别亦难,每每离开他们回美国之前,老父老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妹妹同癌症顽强搏斗了十四个春秋,家中最小的一个最先走上天堂之路。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父亲两年前也撒手人寰,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今他乡万里,山遥路远,寂寞星辰,思绪无眠。叹芳华一瞬,过眼云烟。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和父母在杭州的短暂美好时光就像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平湖秋月静静黎明时,

苏堤破晓淡淡杨柳风。

南屏晚钟声声迟暮远,

西子湖畔依依满别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6)
评论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湾区范儿' 的评论 : 上海话基本上不说了,没有环境。但小时候跟着讲上海话的外婆,许多学到的语言不会忘记。
湾区范儿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博主分享。上有天堂 下有苏杭,西湖周围的好去处多不胜数。“ 米道霞气好切” 老式上海咸话,读着亲切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街西狗' 的评论 : 我们是同时代的人,相同的处境,感同身受。
街西狗 回复 悄悄话 老朽这三篇充满亲情,好看,感人。三首歌也好久没听了。这种经典老歌改编的器乐曲,能让人把歌词自动带回,一下子就融入意境,勾起回忆,拨动心弦。都保存了,谢谢老朽。
往年这时候我已经回国俩月了,过了夏天才会回来。我老父母都90高龄了。尤其是老父亲,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今年疫情阻挡我回不去,好害怕他们这个时候生病住院。
我有哥哥退休在父母身边。我为父母做的太少了。唉!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墨西哥' 的评论 : 多谢兄弟
墨西哥 回复 悄悄话 朽爷,北上广都占了。赞一个。文笔真好。拜读。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八号院' 的评论 : 一并谢谢各位新老朋友一直跟读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我不擅长写这类文章,比较烧脑认真,乱侃随意容易些,谢谢来访。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朽兄文彩飞扬。对父母家人的爱更是感人至深。父母经历过了好日子,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期待下篇
十八号院 回复 悄悄话 你的祖辈是真正的英雄,我从心底敬佩他们。国军在抗战中牺牲了1200将领。都是了不起的民族精英,应该永远被铭记。
难怪非常喜欢你的文章,哈哈哈,坐地根是一样的。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xc8585' 的评论 : 疫情过后就回去,谢谢提醒
wxc8585 回复 悄悄话 大侠你该多回国看老母! 否则你会后悔的。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没有那么高贵,用我妈的话我父母算是富二代,落魄的富二代,外公晚年一贫如洗。我爷爷做过国军海军舰长,抗日战争时被击沉。家道开始衰败,只是我父母一代都受了很好教育,但没什么本事。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一直跟读老朽的文章,欣赏你的文笔和幽默,从这三篇看到了老朽一家浓浓的亲情。“说话听声 锣鼓听音”, “刘庄,现在的西湖国宾馆,也是太祖的一处行宫,巡视浙江几十次,大多数时候下榻此处。” 那么我猜朽兄的父亲是皇家后代?
周末愉快!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朽' 的评论 : 是的, 有时还会与快点连用,"奥骚快点("奥骚夸爱"宁波话近音)。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cheetah' 的评论 : 谢谢经常来访评点
no_directi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zn' 的评论 :谢谢!手机没找到down下来的地方,用计算机down下来了。多谢多谢!
no_directi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朽' 的评论 : 谢谢告知mp3 bit music downloader app。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good to read. "the journey is the reward"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去哪里已经不重要,就是每天都混在一起,每天都快快乐乐,东走走西看看。
"奥骚奥骚"就是快点快点的意思吧?用土话说更带劲。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八号院' 的评论 : 皇城根家家有故事,有些很凄惨。我现在不愿意去多想不愉快的事情,过好剩下不多的这些年。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奥骚奥骚"使我想起久违了的江浙土话,现在的年轻人大概都不说"奥骚奥骚"了。杭州真是个好地方,在那边呆过多年。较新的景点”西溪湿地”也很不错。
十八号院 回复 悄悄话 说到罗,我大姨燕京大学毕业后,热血报国,做了林副部长秘书。不久就被栽赃美国间谍泄露中苏贸易协定,被他主持的公安部判死刑,幸而找到柳亚子斡旋,最后改判死缓。81年,姚依林给她平反,离休了。她一直想知道是谁,现在,当事人都没了。罗的故事是因果。皇城根家家故事多多。你说得对,我们大家来到了这自由的地方,不用担心分田地了。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八号院' 的评论 : 老乡家境显赫啊?我们的上两代都经历了苦难人生,我们幸运,比家里其他人幸运,能生活在自由的社会。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认真错位' 的评论 : 谢谢来访和读帖评点
十八号院 回复 悄悄话 一曲深秋,触动心旋,感慨不已,居然久违的热泪都似乎在打转了。你写的真好。
我出生在北京,籍贯是浙江杭州,爷爷在六公园有一条街的青砖小楼房,80年回去还带着同学8人住过。同行的朋友陶健是建工学院的学生也是建筑世家,他大侃这些楼的特点。再回去,已被征地。我常常在想我爸爸该多叛逆啊。无家可归,只好住刘庄,还有康庄,他们真会霸地。杭州真热,要有便携空调就好了。最后的大姨,93岁刚没了,回不去的故乡。
认真错位 回复 悄悄话 前辈的文章经常让人笑得流泪。这篇描写父子情手足情,让人感动流泪!感谢分享好文采和真性情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Uusequery' 的评论 : 咱们的语言功能还行吧?八岁以后就是一口京片子了。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w4055' 的评论 : 对的,爱在深秋。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多谢老友一直追读。人生就是这样,要活在当下,享受美好时光。
Uusequery 回复 悄悄话 “米道霞气好切”,精髓。
hw4055 回复 悄悄话 爱在深秋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朽爷写得极好,江南美景尽在您笔下,尤其感人的兄弟情,兄妹情,读到最后眼眶都湿了。你妹妹没有福气,这么早离世了。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o_direction' 的评论 : 补充一下,我有这个曲子用萨克斯管演奏很好听,但不是mp3 不能上传。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zn' 的评论 : 谢谢
zz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o_direction 发表评论于 2020-06-05 07:28:46
另外请问老朽,曲子怎么可以down下来吗?觉得这个版本不错。

right click on the player then "Save audio as..."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枣泥' 的评论 : 谢谢经常来访评点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o_direction' 的评论 : 我用的是mp3 bit music downloaderapp,查询时用中文,爱在深秋纯音乐,不然都是唱曲为多。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看了上篇觉得你弟弟真好。看了这篇觉得你老爸太可爱啦。可惜你妹妹,最小的最先走。谢谢分享。
no_direction 回复 悄悄话 另外请问老朽,曲子怎么可以down下来吗?觉得这个版本不错。
no_direction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老朽告知曲名。对的,爱在深秋。
这么熟悉的曲子,却这么多年没有听过,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可是一旦听到,就全是熟悉。
小提琴演绎得很好。和女儿说,让她多听几次拉给我听。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aohao88' 的评论 : 谢谢来访评点。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o_direction' 的评论 : 您好记性,曲名是"爱在深秋",文中所写发生在秋天的事情。如果谭咏麟唱一下就想起了,我选用小提琴协奏。
haohao88 回复 悄悄话 浓浓的亲情,幸福的一家。
no_direction 回复 悄悄话 亲情写在游记里。朴实真挚,跃然纸面。
篇首曲,好熟悉。应该是谭咏麟的歌吧?可是就是想不起来名字。
怎么会想不起来了呢???嗯,真是老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