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情迷西西里(八):云海之间

(2020-03-08 07:35:21) 下一个
 
 
离开阿格里真托的那天早上,阳光灿烂。
 
下一站,特拉帕尼(Trapani)。
从阿格里真托到特拉帕尼,应该是西西里自驾行程里风景最美的一段。
 
LG最开始做的计划里面并没有特拉帕尼。相对于其它城市来说,这个地方比较没有名气。但如果不去位于西西里岛最西端的这座城市,环岛行就无从谈起。
 
进入西西里已经九天了,我们一路从切法卢,陶尔米纳,埃特纳,叙拉古,诺托,阿格里真托过来,从金碧辉煌的教堂,到白雪皑皑的火山;从梦幻般的海边剧场,到叙拉古的风韵悠扬;从爱奥尼亚海上的日出,到土耳其台阶的夕阳;从四城的巴洛克狂欢,到漫漫山谷众神的守望。。。
 
每一天,我们都在享用着视觉盛宴,这时候加上一顿清淡小餐,可以让我们的体力和精力有所调整。
在特拉帕尼附近,有一座中世纪古城埃里切(Erice),这座小镇在古希腊时期的名字是Eryx。
阿佛洛狄忒(Aphrodite)是希腊神话中的爱神,我们更熟悉的是她在罗马神话里面的另一个名字:维纳斯。
 
意大利著名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曾经创作过一幅著名的油画《阿芙洛狄忒的诞生》。画中描述阿芙洛狄忒诞生于大海的泡沫中,她缓缓从贝壳里升起,与春神相伴的西风之神把阿芙洛狄忒吹向海岸边,并由季节女神为她披上艳丽的斗篷。
 
传说特拉帕尼的外海正是爱神诞生之处。这位从浪花中诞生的女神,为了记住她登陆的地点,于是在海边造了一座小山,这座小山的名字就是:Eryx.
 
平时从特拉帕尼可以乘坐10分钟的缆车到埃里切,但冬天因为风大,缆车关闭。我们在缆车站徘徊的时候,附近走过一个当地人,比划着说,缆车不开,你们不是可以开车上去嘛。
和纳克索斯到陶尔米纳的山路相比,通向埃里切的这段虽然也有惊险,但风景要美丽许多。
 
半山腰的海风,已经吹的人几乎站立不住,风中眺望特拉帕尼。
 
在腓尼基和希腊殖民者到来之前,西西里最初的居民主要来自三个族群,从伊比利亚半岛迁移过来的Sicani人,从爱琴海迁徙过来Elymians人,和来自亚平宁大陆的Liguria人。
Elymians人在西西里建立了二座城市,一座是引起叙(拉古)雅(典)战争的塞杰斯塔(Segesta),另一座就是曾经的Eryx,如今的埃里切(Erice).
在山下的时候还是阳光灿烂,到了山顶却是大雾弥漫,儿子兴奋的说,我们已经在云中了。
这座历史悠久的小镇,名字曾经历多次演变。
 
在第一次布匿战争(First Punic War)中,这儿被迦太基人毁坏,公元831年被阿拉伯人占领以后,它被改名为 Cebel Hamid。1167年诺曼人从阿拉伯人手中夺回此城,名字变为Monte San Giuliano,直到1934年小城才有了现在这个名字Erice.
特拉帕尼门(Porta Trapani)是埃里切的主城门。
 
走入小镇,街上安静地出奇。
 
这位大妈,是我们在整个小镇见到的唯一一位路人。
 
店老板说,因为地处偏僻,运输不便,这儿只供应意式大饼。
 
 
吃完午饭,走出小店,眼前一片雾蒙蒙。
 
斑驳的石板路,千年以来,不知走过多少行人。
 
红漆大门,看似陈旧,但波旁王朝风格的门钉却透出一股富贵之气,也许这是曾经的爵府?
小巷里的雾气氤氲开来,时间在这儿变得模糊起来。
 
这儿的房舍,城廓,道路全都由石灰石砌成,走在寂静的巷陌中,我们仿佛进入中世纪。
 
埃里切的城墙,大部分都是诺曼时代修建的。
 
曾经作为守望塔的费德里科三世塔(Torre di Re Federico)。
 
 
这座108级台阶,28米高的钟楼,建于13世纪的阿拉贡王朝费德里科三世时期。费德里科这个名字在西西里的历史上非同凡响,在后面的某篇,我会聊聊它后面的那段风云变幻的历史。
 
鸟瞰沉睡中的埃里切小城。
 
塔的旁边是外表非常古朴的埃里切圣母教堂(Real Duomo)。这座教堂始建于公元4世纪君士坦丁大帝时期。1314年,费德里克三世下令改建这座教堂。前面的那座小门廊是1424年后加的。
 
教堂虽然外表简朴,但内部却美轮美奂。
 
哥特式建筑特有的尖肋拱顶,让我不由得想起3年前去过的伦敦附近的巴斯大教堂(Bath Abbey)。
教堂内保存着大量的艺术品。
 
这尊圣约瑟夫牵着小耶稣的雕像,创作于17世纪。
 
 
这幅圣母子图(Madonna)作于1892年。天主教和新教的一个最大的区别在于,新教不尊圣母,而天主教对圣母尊崇有加。天主教认为,若不借着玛利亚,没有人可以接近基督。
 
我发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如果圣像只有圣母,圣母就被称为玛丽亚(Mary),如果圣像里圣母抱着婴儿耶稣,圣母就成了Madonna(玛当娜)。
主祭坛上这面精美的大理石群雕,是1513年的作品。
 
16世纪的耶稣受难像。
 
坐在空无一人的中殿,我们感受着那刻难得的宁静。
 
埃里切建在一个三角形的狭窄地界上,颇似呈三角形的西西里全岛。
 
这儿没有西西里其它城市的奢华,但它有了它应该有的:棋盘似的卵石路面,狭窄弯曲的弄堂,习习扑面的海风,还有模糊了的时间感。
 
走在这样的小路上,发一会呆,叹一声息,打一会盹。。。我们可能对很多身外之物的追求都太过刻意,纠结之时,不如归去。。。
从埃里切一路开往特拉帕尼,云在上,海在下,我们行驶在云海之间。
 
我们在特拉帕尼的民居,位于当地第一座基督教教堂--圣彼得教堂(Church of San Pietro)旁边。
这座教堂历史悠久,历经拜占庭,诺曼,阿拉贡,波旁等王朝,直到现在。
 
 
特拉帕尼应该是西西里对司机最友好的城市。不仅进城容易,泊车也很方便。热情的女房东早早就等候在停车场。
房间非常整洁,最令我们意外的是,餐厅的桌上摆着三瓶西西里葡萄酒。这是主人送我们的礼物。可惜因为怕超重,我们只能辜负了她的一番美意。
 
 
特拉帕尼三面环海,城市不大,主要街道只有2条。
当初这儿只是定居于埃里切的Elymians人的一个出海口。最开始的希腊名Drépanon,是镰刀的意思,因为这座城市的形状如同一把镰刀,插入地中海。
二战中特拉帕尼曾经遭遇盟军猛烈的轰炸,战后重建和,现在这儿已经看不到多少历史建筑了。
路遇一家中餐馆,这是我们在西西里看到的第一家。
 
建于1342年的萨腾洛广场喷泉(Fountain of Piazza Saturno),是特拉帕尼第一座供水系统,水源来自埃里切。萨腾洛是传说中特拉帕尼城市的创立者。
圣纳托里奥宫殿(Palazzo Senatorio),建于1672年,曾经是特拉帕尼的市政厅,属于巴洛克风格的经典之作。
 
圣洛伦佐教堂(Cattedrale di San Lorenzo),建于1421年。
 
侧殿供奉的就是死于死于3世纪古罗马时期的San Lorenzo。
 
 
看过太多令人惊叹的教堂,这座教堂在我眼中并没有什么夺人眼球之处
 
 
倒是大门上的浮雕比较特别。
 
倒是大门上的浮雕比较特别。
 
特拉帕尼是西西里非常重要的港口,运营来往于撒丁岛和亚平宁半岛各大港口的轮渡。
 
 
将来去撒丁岛的时候,也许我们还会回到这儿吧。
 
 
天色渐渐暗下来。旅行接近尾声,大家心情开始有些低落。
 
日暮乡关何处是,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离开西班牙好几年了,在特拉帕尼,我又一次尝到了墨鱼汁意面,其味道之甘美,没有之一。。
 
收拾心情,迎接此行最后的疯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