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昨晚梦见文学城

(2020-01-05 05:07:58) 下一个

昨晚梦见文学城

我一般不粉谁,在城里也是如此,如果硬要说我是谁的粉的话,你肯定猜不到这人是谁。这个人是个很有趣的人,写文就像是在那自言自语,想到什么来点什么,他的文很多情况下也不是文,就那么三言两语,有的时候甚至只有一个标题,他的原则和风格就是有话就说,有P就放,说完放完就算了,绝对不像我和其他博友一样,没话找话,把一句话可以说清楚的东西,分成十大段去说,有的时候还用文言文,其实很多这样的袜子文,不仅没有内容,还又臭又长,写的人还自以为有文化,实际上无非是四个字:我有P要放。用文言文说就更简单:P之。

我粉的这个人就不这样,从不多写一个字。他的文一看就懂,唯一一点就是他不喜欢交代文中人物,譬如说他喜欢讲无忧,让我对无忧这个人很好奇,弄得我在网上查了好几次,结果还是没有查到,如果是一篇文也就算了,不是,他接着讲无忧,好像是要出无忧系列似的,这更引起我的好奇,我想这个人一定是他的什么人,也有可能是他的同学。

他有一个同学就是那个让我们所有的人都不要苟且,而是要有诗和远方的田野的那个人,所以,一直以来我想无忧是个大人物,就像“莫苟且”和亦舒一样。只是比这两个人更神秘,他这么做更引起我的好奇,我就跑到他文下去问他无忧是谁,他一如既往的ignore我,有的时候,我想他一定很讨厌我的跟踪,对他来说,我就像个stalker一样,

为了逃避我,他甚至改姓换名,结果还是被我认出来了,幸好他不是女的,如果是弄不好会告我stalking her,他不是,他是有些女人说的真男人,就是有性格的那一种,性格耿直,写文的时候不长,但也不乏哲理甚至幽默,特别是写到老顾的时候,啊,对了,提起老顾,我也不知道他是谁,还没有来得及调查老顾,从他说老顾的口气看,老顾应该是他常在一起gossip的同事或朋友,gossip不适合他,应该是喝酒的时候吐真言才对,所以老顾应该是他的酒友。

话回到无忧,不知道他是谁一直困扰着我,这个被人发现了,昨晚都快半夜了收到这人的线报说是知道无忧是谁了,结果我顺藤摸瓜,摸到了无忧,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是一个推磨的,人家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不知道无忧推磨人家给了他多少钱,应该不少,看着照片里的他,笑嘻嘻的,似乎是很乐意干的样子,他自己说是在边推磨,边学英语,据说他那英文水平一般。

据无忧自己说的,他这个人是搞革命出身的,不过他说的革命是在美国的发家史,大致看了一下无忧的发家史,虽然不长却也啰嗦,一看就知道是理工男写的,尽管如此,中心思想还是很突出,中心思想就是虽然他是野鸡大学毕业的,在美国也混出来了,比那些北大和清华毕业的还混得要好。看了文后,我就知道无忧是故意在怼那些中藤毕业生,那样讲肯定树敌不少,还有一个就是男人不能侃女人,一侃就不是男人了,言下之意就是一侃就要自动去势了,一看那我就想城里的暖男,可惜他只躲在家坛,有点大材小用。

我不知道无忧怎么和我粉的人接上了梁子,但是能让他不停地发文去评他足以说明两人之间有不少恩怨,让我猜的话,大概是无忧说的不能侃女人的话让他生气了,因为侃女人是他和我的一个共同的业余爱好,虽然不好,也无可厚非,毕竟女人也是人,即使子曰:女人是用来爱的,我们也不管那么多,对我和我粉的人来说,只有一个女人是用来爱的,其他的都是用来侃的,所以,于我于他,无忧那么说是犯了原则性的错误。

一看无忧的照片,我对自己说玛雅,那长相连胡兰成都不如,还好意思贴上来,如果是我,只贴个潇洒的背影就算了,让人去想入非非,可是无忧毕竟是无忧,no worries,什么事敢说,什么事敢干的人才能叫自己无忧,人家不仅如此,还是野鸡大学毕业来美国混出来的那号子,用好听一点的话说就是实现美国梦了,是那种有资格笑中国梦的人。

无忧也应该感觉到自豪了,想想人家北大清华毕业的在美国都没有混出来,他一个野鸡大学毕业却混出来了,还在美国政府部门供职,计算机一点都不懂,居然被聘用为Y2K项目的manager,牛B否?大大地牛B的干活。可是,无忧忘了,他那么做是打击了一大片,即使他认识的人中有一两个清华北大的人没有混出来也不等于所有的北清都没有混出来,如果那样才悲情,真是那样下结论也不晚,不然就是没有逻辑地瞎说,难怪我这位粉主说人家都知道一加一等于二,可无忧偏说等于三,没有逻辑,如果是我,我会把他改名为无聊或者无辑的。

这是昨晚梦的开场白,交待一下背景,梦中的我还是我,梦中的我甚至没有暴露自己在美凡人的身份,梦中去一朋友家做客,那朋友家住在一栋大房子里,按某些博友的眼光那算是豪宅,旁边有高尔夫球场,邻居里有文学城里面著名的来自北京的人物,到底是那位我就不说了,可那房子在我的眼里也就一般般,梦中的我比现实的我更为牛B,一看人家那房子我就觉得很一般,梦中其中一景就是几个人围桌吃饭,席间谈起了文学城的事情,谈着谈着有人把一封信拿出来了,放在桌上,好像是故意让我看的,那信是无忧写的,写在国内那种红线方格子纸上,字写得还算是工整。

不过我没有看那信,我不想让吃饭的人知道我就是烦人,因为一旦他们知道,我就难堪了,原因就是在文城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混得不好的电大生。可梦中的我是一位大牛,连人家那豪宅都看不上,男主人说他家能跑步,我说不错不错,但是跑步伤膝盖,所以我不跑步,我在家里骑自行车,结果女主人说自行车好,不占地方,放在那里就可以骑。

听她那么一说,我连忙纠正,说:我的自行车不是那样的,我的是可以到处骑的,我家里有一个专门骑自行车的房间,一听她不信,我说等有机会请你们去寒舍坐坐,那么一说本来把我不放在眼里的男女主人一下对我格外地客气,又倒茶又拿吃的,让我很爽。那让我顿时对有人喜欢在网上吹豪宅的原因恍然大悟。梦其实很精彩,不过能记得的只有这么多了,本来想上张那豪宅的照片的,不过怕一贴,有的无聊网友会人肉,泄露了人家的秘密我就不上了,只是想说他们的区在44202,好地方。

啊,对了,我的这位朋友的家离波士顿有点远,我是坐私人飞机去的,他家的后院有停机坪,我家就更不用说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来也匆匆London' 的评论 : 小编给换的,说是要我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来也匆匆London 回复 悄悄话 为啥换头像,我还是喜欢以前的。

佩服你的辛勤耕耘,你是文学城最高产的博主(之一)!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runkCrab' 的评论 : 哈哈,是的,螃蟹大师!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tpepper' 的评论 : 哈哈,只是顺便侃侃他! :)
DrunkCrab 回复 悄悄话 您脾虚吗?思虑过度的人都有些脾虚
hotpepper 回复 悄悄话 同意“无忧的视野有点短,他根本不知道美国清北多少能人"。

无忧很张狂,自以为了不起,不知道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没有必要把这种小人放在心里。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ancho2008' 的评论 : 等可以改的时候,改成“虽然是文史男,写的文连理工男都不如”,哈哈!
rancho2008 回复 悄悄话 无忧是文科生,记得他是鄙视理工男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哈哈,你小心点! :)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哈哈,你消息还很灵通的,看来我还要多学习,不过一个人从推磨到开宝马也还真了不起,人家毛主席是大主席,他是小主席也没错!:)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无忧长得不错啊?很男子气。

无忧的本事是在胆量和交流上,据他自己说是傍了一个州长还是议员老婆靠私人资助出来的。他是标准文科生,国内师范大学英语系毕业,美国政治系毕业。

无忧的视野有点短,他根本不知道美国清北多少能人。

他自比毛泽东叫吴主席。也许他自信心可以吧。毛主席可是硬碰硬打出来。不知道无忧真实生活里能领导多少人。不过在网上忽悠还行,显呗自己的宝马还行。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太仗义了。必要的时候可以暴露,以保证你的安全。毕竟人家说了不针对女性。可能会饶我不死。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哈哈,不过我不怕,最让我担心的是我的线人,不过我没有透露线人是谁。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柯南!!我有点担心你,你知道的太多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