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侠的博客

读不了万卷书,争取走万里路。
正文

老阎与小颜之争,文章读后感。2019-05-15旧作

(2020-12-07 11:31:32) 下一个

看到老阎在这里指控颜宁”欺世盗名”,感觉走得有点太远了,超出了学术质疑的范畴。本着遵循此坛先表明身份才有发言权的“优良传统”,咱先有限范围内自报家门。本人清华,博士毕业于苏黎世理工,就是爱恩斯坦那个学校(披个虎皮先,挡砖),在美国作过一年博士后(幸运啊,只有一年)。所以,我的立场肯定是有倾向性的。看了颜宁2012 的文章,对比了老阎发在城里他自己博客的科普文章(对不起,没花钱去order原文),现汇报读后感如下:

第一. 老阎说他破解了葡萄糖载体结构,“单独破解结构的,而且是活体结构的破解“。但是,在阎的科普文章中,只提到了用“放射性底物”(碳14吧?)作为实验手段。最关键的实验方法和仪器,似乎神隐了。希望老阎能把你的测量方法和仪器型号放上来。如此,你的实验到底能得到什么结果,将一目了然。

颜宁的X-光法是公认的目前对研究三维立体结构最有效最准确的方法,其分辨率(Spatial Resolution) 最高可以接近X光波长的一半。所以,颜宁实验的spatial resolution 可以到达的精度在Angstrom 量级。

如果老阎你只用放射线同位素,你告诉我,你的spatial resolution 是什么?以我的猜想(如果不对,请您更正),你的实验是incubate over  night, wash, digest, 加cocktail, 然后用liquid scintillation counter 测细胞膜内外放射线同位素的浓度,进而推导阿尔法螺旋“柱子”的orientation, 哪头在细胞内膜,哪头在细胞外膜。然而,你的成果与颜宁的“结构”根本不是一回事儿。颜宁是测量出了整个transporter的三维立体结构。

再者,你说你的成果“是活体结构的破解“,其实,也根本不是real time, intact 活体结构。你取样的时候已经破坏了test system的integrity。

第二. 要说葡萄糖载体的开创性,也得归到Lloyd and Kadner名下不是?人家那才是“机理”。

第三. 基于老阎的成果不是开创性,并且研究平台与颜宁风马牛不相及,颜宁不引用老阎的文章是顺理成章的事。各位看官,下面是一篇2019 年新出炉的同类Nature文章: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18-37367-z

作者引用了4颜宁的文章,但我没能找到老阎的。讲真,如果要去一个个揪着脖领子去讨credit,也忙不过来。所以我的建议,能放下就放下吧。老话怎么说来着?老骥不伏枥,少年勿蹉跎。

最后,俺的预测。颜宁将能够在5年内将实验手段扩展到Small Angle X-ray,结合结晶X-ray,测量更接近活体系统的立体结构。

https://bbs.wenxuecity.com/rdzn/4007376.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