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部落

海外陪读爸爸妈妈在旅途中的聚集地
正文

回忆911

(2019-12-16 07:06:51) 下一个

作者:闻云

 

2001年8月中,我在纽约郊区找到一份新的工作。9月11日,我和前几个星期一样, 离开曼哈顿的家, 到火车站坐上8:50火车去上班。那天晴空万里, 坐在车上一点不知背后纽约发生的事情。

 

到了办公室, 我发现网络不通, 于是钻到桌下检査线路。折腾一番还是不行, 我很纳闷儿, 于是转用新工作的电子邮箱。看到一封电子邮件提到世界贸易中心的状况, 有一位外地同事问为什么不派直升飞机去灭火。什么状况? 我很疑惑。这时楼里的其他人传话来了: 去看电视。这时才看到纽约城里发生的事。在楼道里的电视前, 不时有人说一两句话表示震惊和愤怒。很快我们就意识到今天上不了班了。

 

我马上和我在曼哈顿上城上班的女朋友联系。电话打不通, 但电子邮件还没受影响。她们办公室在休息室接上电视, 很多人看到世贸大楼倒塌流泪失控。全市交通已经中断。她回不了她在市郊的家, 我回不了我在曼哈顿的家。为了保持联系, 我们都在有电子邮件的办公室多待一段时间。

 

快四点钟我才离开。当时火车全部停车,而纽约主要高速公路关闭, 即使开车也进不了曼哈顿市里。另一个和我同时进组的新职工带我去他家先等待状况。在同事家我才看到更全面的电视报道。第一架飞机早在8:46,我离开曼哈顿之前,已经撞到世贸楼了!

 

接近傍晚, 高速公路恢复交通。我同事把我送到我女朋友家。一天的经历使我们感慨万分。还只是一个月前(准确的日子是8月11日), 我在世贸五号楼的 Borders书店泡了一下午, 包括翻看一本厚厚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画册。我还记得若干年前,一位朋友经过纽约,我带他登上世贸顶楼, 看到远处的新泽西州冒着浓浓的黑烟。第二天看报纸才知道一家化工厂爆炸。虽然没什么人说世贸大楼设计的怎么好看, 但它已成为纽约景色的一部分。现在就这么消失了。

 

第二天我乘地铁回到曼哈顿的家。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附近超市的架子上都是半空。下午我约了我女友到下城西边, 走到被拦住不能再走的地方(大概是 West St和 Clarkson St交界处)。一辆辆警车、公务车、卡车、救护车、救火车开向南边。有些人准备了一箱箱白水, 一有机会就递给车上的救护人员。大部分人默默无声,  但我们感到纽约人团结的力量。经过St. Vincent医院 (这个医院现在已经破产消失了)附近, 到处都是张贴的寻人启事。看着那一张张照片, 令人唏嘘叹息。我想张贴布告的肯定知道凶多吉少,但他们又有什么其他办法呢?

 

我们在一个亲戚朋友(电子邮电)群里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美国国外有一种“美国活该”的情绪。而住在纽约的人正处于感情激动和为自己安全担心恐慌的状况。两方有点较劲儿。关键的问题是:美国的外交政策不得人心, 但应该普通老百姓为此而付出代价吗? 两天之后, 我们再次来到下城。在联合广场( Union Square)看到大批人群。很多人举牌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一个典型的口号是“纽约要正义, 不要报复”。不幸的是支持战争派最后在华盛顿占了上风。

 

一个月后,我去意大利三个城市开会和访问。飞机场气氛紧张, 见到荷枪实弹的士兵。虽然在此之后我们习以为常, 但当时第一次见到这场景使得我们也很紧张。到意大利之后, 我送给我意大利同事世贸中心的挂历(9/11之后这类日历在纽约很盛行, 也许大家都想再看一眼世贸中心的容貌)。我以为他们会对这么重大的事件感兴趣, 但发现他们只是有礼貌的关心一下, 而没有像我们那样被深深的触动。我想和人生其它路途一样, 经历和不经历有天壤之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也记住了那一天。从那以后大量的资金就流入安全系统了。希望世界越来越安全,可惜只是一个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