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部落

海外陪读爸爸妈妈在旅途中的聚集地
正文

【陪读妈妈茶室】第32期 孩子进耶鲁,作为妈妈我做了什么?

(2020-08-08 08:35:58) 下一个

“陪读妈妈茶室”是一个访谈栏目,此栏目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访谈了数十位海外生活的爸妈。凭着两张曼彻斯特浪漫茶室的照片,足不出户无需见面,世界各地的爸妈们在这里云聊。这种方式刚好适应当下,它为禁足在家的爸妈们提供了一个"虚拟"的聊天场所。岁月的记忆,在平静的回归中沉淀下来,并记录在这里......

 

今天来到我们茶室的是一位事业和育儿两不误的妈妈英姿,她不仅有自己的事业,同时还身体力行的融入了加拿大政治。她在加拿大育有一儿一女,儿子在2019年被耶鲁录取,女儿在温哥华最好的女私校上学。现在我们就请英姿讲讲她的故事。

 

英姿:
2000年,我和我先生两个人移民来到加拿大,当时我们没有决定要孩子,后来看到加国非常适合养育子女,就下决心要了孩子,而且是两个。我目前在加拿大富通金融集团工作,是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公司主要是为客人量身定制财务规划和家族资产传承方案。


我2000年移民到加拿大,刚开始在Transamerica Life Canada做行政工作,主要是为公司旗下保险经纪人的销售工作提供技术支持。在公司的要求下,我免费学习了不少保险、金融课程并取得相关牌照。后来因为孩子小,需要亲力亲为,我离开了全职行政工作,开始了时间灵活自由的财务规划及金融产品销售工作。由于我对业务十分了解,加上为人诚恳努力,自2010年开始,我就做到了百万圆桌的顶尖会员,并已经连续十次拿到这个殊荣,现在我成为百万圆桌顶尖会员的终身会员。

 

因为业务繁忙,平时我不得不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工作上面,经常晚上去客户家里给客户做财税规划。记得有一次,我到一个朋友家里,跟她聊聊遗产规划,当时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刚好也在她家,这位朋友很严肃的批评我说:“我见过这么多搞金融财税的人,就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整天晚上不在家管孩子,你的孩子能教育好吗?”我当时特别尴尬,因为我那个时候工作的确特别忙,几乎每天都不在家里,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可能已经十点钟以后了,通常孩子已经睡了。

 

但是,我心里又不服气,我不认为人盯人的教育方法有效,我觉得在该指导的时候讲究方式方法的指点一下,最重要的是调动出孩子的自驱力。一个工作非常努力的妈妈,本身就是孩子最好的榜样。我们家里很多年没有人看电视,都在忙自己的正事。

 

我记得我儿子的钢琴老师的家门口有一个图书馆,他每次练完钢琴以后,由于我没时间去接他,他就自己走到那个图书馆,坐在图书馆里看书,每个星期回家都背一大书包书,然后第二个星期去弹钢琴,还了书再背一大包书回来,后来他跟我说,在这个图书馆里他已经找不到他能看的书了,也许是阅读填补了妈妈的缺席。

 

Winnie:

看来儿子读书习惯的养成,完全拜你工作太忙所致

 

英姿:

我平时特别忙,很少有时间给孩子睡前朗读书。所以我培养他的阅读习惯,就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孩子喜欢什么我就投其所好,购买关于这个方面的书籍。我记得每次小孩感冒发烧,家庭医生都会让孩子喝大量的水,如果孩子不爱喝白水,果汁,牛奶什么都可以,只要是孩子愿意喝的,都可以达到喝水的效果。我就是受到这件事的启发,从孩子喜欢的事物入手,让他对阅读产生了兴趣。当然我希望孩子尽快的摆脱那种有图画的书,希望他早点阅读chapter book,就是全文字的书。我发现儿子喜欢动漫,我就给他买关于动漫方面的chapter book,他读了很多动漫系列的书,逐渐他开始养成大量阅读的习惯。

 

后来我发现他有一个特点,他会扫荡家里所有的书,包括妹妹的小女生的书都不放过。在他大概7、8年级的时候,我一个朋友的中国亲戚,想要来加拿大上大学,她让我给推荐一下十年级孩子能看的书,我买了一批经典名著带回北京,什么双城记、简爱、傲慢与偏见等等,当时我灵机一动,买了双份儿,把其中一套扔在儿子的书架上,他果真很快把全部的书都看完了。

 

Winnie:

英姿,你培养儿子看书的习惯听起来好像不太经意,但还是很有心的。说说你参与政治的经历吧。

 

英姿:

我一来加拿大,就有老华侨告诉我,作为少数族裔,应该支持自由党,因为自由党历来和中国关系比较好,理念上支持多元文化。我觉得华二代应该融入主流社会,将来要积极参政议政,这样才会提升华人的社会地位。

 

2014年我儿子进入8年级,开始了高中阶段学习,我认为是时候培养儿子的公民责任感了,言传不如身教,正好那个时候赶上联邦大选,我就参加了列治文中选区的联邦自由党竞选委员会,做了副总裁,很多时候我带着儿子和年轻人一起走街敲门和打电话。我们一遍遍讲解竞选理念,无数次听到拒绝的回答,但这真是一段非常有意义的经历。

 

当时自由党既不是执政党,也不是官方反对党,在全国338个席位中只有30几个席位,所以在华人社区就不太有媒体人愿意在电视台上替自由党宣传理念。我在自由党的要求下,去加拿大城市电视台做了他们的时事评论员。当时我非常紧张,因为那是个直播节目,不是录播,而且我也从未在电视上抛头露面接受观众的质询,这对我真是一个挑战。但是当时我想,如果自由党需要,而且我也相信这个理念,我为什么不能去尝试一下呢?

 

第一次上电视我特别特别紧张,还邀请了同事去电视台旁听助阵。最初的紧张过去以后,一路做过来已经6年了。现在,我会定期接受邀请去电视台做时事评论,电视台的主持人也比较喜欢我严谨的工作态度,他们认为我每次准备工作做得都很充分。每次为了讨论一个话题,我都会提前两天去做大量的研究,找各方面的观点、数据进行比较分析。我希望这一个小时的内容,要对的起观众,既然观众花时间来看,就应该有收获。说来有趣,当时本想给孩子做个榜样,最后倒是给自己留下这么一个“遗产”。

 

Winnie:

英姿,你当初并没想过从政,只是想给孩子做个榜样。那你希望自己的孩子从政吗?

 

英姿:

我让他跟着我去助选,主要希望他能有公民的责任感,为社会做点儿事。我曾经多次跟他讲,即便将来做了医生这种高薪工作,也要拿出五到十年时间去做议员,为民发声。

 

Winnie:

英姿,简单介绍下你支持的自由党,也就是现在加拿大的执政党,小土豆所在的党,是怎么从开始的弱势到夺得大多数席位的。

 

英姿:

加拿大自由党,其实在历史上,他是执政时间最长的党。但是,因为前几届的党领比较文弱,尤其是在保守党哈勃执政大概十年期间,新民主党出来了一个特别优秀的党领Jack Layton, 结果人气大增,他非常有人格魅力,又注重吸纳年轻人,理念上与联邦自由党比较接近,拿走了不少中间选票,最终新民主党成为官方反对党,把自由党挤成了一个小党,当时自由党就只有30几个席位。

 

但是新民主党毕竟从未有过执政经验,很难让选民放心,正好小土豆(小杜鲁多)当选联邦自由党党领,他继承了父亲的政治遗产,很受欢迎,再加上总理哈勃出台了一些法令,有帮助政府凌驾于法律的嫌疑,受到百姓诟病。任何一个党执政时间长了,比如偏右太长了,民心思变,就要向反方向变,这也是西方民主政治自我调节的优势。后来民心所向,自由党在小土豆的带领下一举夺得187个席位,成为多数执政党,很厉害。

 

Winnie:

经你这么简单介绍,我基本了解了加拿大政坛近些年的历史。说回儿子的教育,你让儿子参与到加拿大的政治活动中,你觉得从此之后孩子有什么变化吗?

 

英姿:

他参加了这次助选以后,了解到加拿大不同收入群体的不同政治诉求。他后来在政治上变得特别成熟,每一个政策出来的时候,不管是保守的,还是自由的,他都会告诉我这个政策出来以后,对于低收入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对于高收入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分析的比较客观,不盲从。

 

Winnie:

非常感谢,下一期我们继续请英姿讲讲孩子从小的成长过程,有很多不寻常的经历,其中儿子有一次和加拿大现任总理小特鲁多辩论的经历,敬请关注!

 

 

公众号【独家访谈】:

陪读妈妈茶室第37期 收获篇|细说牛津大学PPE专业的申请过程

陪读妈妈茶室第37期 成长篇|被牛津大学PPE专业录取的娃

陪读妈妈茶室第36期 女儿9年级参加TED演讲,12年级收获哥大录取通知

陪读妈妈茶室第35期 困在法国-法兰西的北京味儿

陪读妈妈茶室第34期  抗疫,这位纽约的北京妈妈让歪果仁竖起大拇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