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10-15 15:42:03)
今天上午去小汤哥家路上,在图书馆翻《读者》杂志,怎么会有陆文夫写的《吃喝之道》,提到了周瘦鹃、程小青、范烟桥。好像拦路虎,逼着我留下几句买路费。 上周Lucy转来报纸上一篇讲苏州寿星桥西端张家弄的文章,张家弄在苏州老城区内。写者怀念小时候的弄堂邻居,起首提及桥东端程小青家,李政道的家在巷弄,1973年他回国寻访认出老宅。末尾讲到不远处有周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4 07:17:29)
孵豆芽的人写不出锦绣文章。今早想找一句猪油的句子,笔记本翻一遍,好比在蚂蚁方阵里或者是小蝌蚪群里找,找不到原句出处。记得大意是,再好的爱情(或感情),像放久的猪油会变质。大约喜新厌旧,很多人的本性。 想起阮咸晒衣的故事,见北阮人盛夏晒漂亮衣服,南阮的他晒出的是粗布短褂,振振有词,说自己未能免俗,姑且如此。 美加感恩节时间不同,对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3 16:15:59)

我是生活在城市的乡下人,不买时尚衣服,不出去消费,早睡早起。现在不工作,天未亮,起床了,不用周扒皮半夜鸡叫,很自觉。 昨天中午吃烧卖,我们一起包的,馅是我包饺子多的牛肉黄瓜馅,又加入糯米、香菇和小青豆、南瓜。糯米用电饭煲烧的,没有浸泡,有点硬,无关系。馅先炒过,加入老抽等,龄爸做,龄爸调味道的上海话是“夹咪道”,蒸烧卖之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3 05:04:10)

此文为从龄妈博客搬回觉晓博客。请勿上首页。 龄爸一开门,嚷,怎么没有人欢迎? 我赶紧从椅子上起立鼓掌,三大步五小步从太阳房走到他跟前,欢迎他到厨房视察前线备战情况。砧板上有几根洗净的葱,同样洗过的芹菜在一边。今年初开始,多伦多芹菜忽然身价大涨,基本五元一棵,周二我给住美术馆旁的小汤哥上完中文课,走去唐人街,遇到二元一棵的,两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28 17:12:11)
我前几天梦见阿娘,不奇怪,出国后梦见她的次数颇多,慈俭的老太太。这次我是英雄,在一个体育场看什么演出,然后枪声忽响人群大乱,我反应敏捷抱住阿娘,是我扑在她身上的抱住,她瘦小么。醒之后,我想,到底是新闻闹的,梦里枪声知多少。下次一定换场景,还是梦见阿娘住的仁庆坊弄堂安全。 阿娘福大,怎么要我保护?她连江亚轮沉没那次,都安然擦肩而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