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侠的博客

读不了万卷书,争取走万里路。
博文

波士顿城市建设在近10年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绩,尤其是城南,SouthBoston。现在完全是一个新区。很多生物制药高科技公司,金融公司选址于此。在港口区FanPier附近,大批的商住两用建造拔地而起,成为富豪,年轻专业精英们的聚集地。 几个月的疫情,对波士顿造成很大的影响。夏季是波士顿的旅游旺季,今年游客不见踪影。在靠近波士顿火车南站的一面墙上,市政府每年4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终于仍无可忍,无需再忍,去了趟中国城。 回来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苦的精神,弄了一桌米其淋,,, 1.【插翅难飞】 2.【三人行则必有我柿】 3.【胡了,十三不靠】 4.【墨须有】 5.【墨手成贵】 6【纸短情长(指短芹肠)】 7【来,喝一杯】 上了饭桌是这样滴,,, 腐乳空心菜 波士顿街景 中国城烧腊店,7月8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6-06 21:05:35)

“我的房子里有3张椅子。 1张,是寂寞; 2张,是友谊; 3张,是社会。” 梭罗的《瓦尔登湖》出版于1854年。第一版的中译本出现于1949年,至此,中国的外文出版界象着了魔一样,疯狂地各自翻译出版此书。网上能够找到的,从1978年到2015年就有39个不同译者翻译的版本。据说现世的中译本有近70个版本之多。 然而,对于我,《瓦尔登湖》的神秘是在湖的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早上起来,居然错过了昨夜的夏雨,家花野花都开了。杜鹃也终于开花了。 院子里的花,俺大多叫不上名字,都是自生自灭。感谢原房主,种植的都是千年老根,万年绿叶。 这个应该是鸢尾花吗? 另一种鸢尾花? 不知名的野花。 大片的野莓? 这个是芍药吗?昨夜大雨把她给砸趴下了。 杜鹃终于开花了,,, 鱼塘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年,5月底,飞到盐湖城,租车,马不停蹄向南,往犹他州的Moab进发。到达大拱门国家公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公园大门的值班室已经没有人了,就直接开了进去。把车一直开到大拱门脚下的停车场,开始往上爬,路上都是往山下走的人群。半路遇到一个从香港移民去新西兰的小哥,也是独自一人出来旅行,于是结伴。到了大拱门,开始支角架相机拍照。新西兰小哥考虑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5-04 11:10:20)

民国人物,如雷贯耳者众。然,那些知名人物,多为翻译引进西方之思想文化,替彼时的国人,尤其是社会富裕阶层打开了一扇窥探西方的窗口。这些,都是形而上的东西。但是,大厦不可能建立在海市蜃楼之上。中国近代,乃至现代工业的根基仰仗于坚实的科技和民族工业。而这些民国中坚往往不被国人所认识。民国期间,从西方舶来的不仅仅是文化和思想和新生活运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对,这就是她,还有我,年轻的时候。 照片中的她,已经在作博士后了,据她自己吹牛,当初是他们那里最年轻的博士。而愚钝的我,还在赶我的博士论文,严重的脑体倒挂。北京对入学卡的比较严格,8岁才能上一年级。不象她们那里,5-6岁就可以上学了。在这点上,我是今生无法超越了。 当年,我们都在瑞士。 瑞士是个小国,只有850万人口,却有4种官方语言,依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今天是2020年3月15日,星期天,在家闭关一周之后,出门。 娃的学校原先是要求在网上上课,学校的学生宿舍并不关闭。这样耗了两周后,学校决定关闭宿舍,连暑假学期也取消了。其实娃一早在网上上课后就回家了。现在要把娃送到学校去收拾东西拿回家,他并要同朋友们道别。有个台湾同学的行李也要暂时存放在我们这里,他第二天经东京回台湾。 午饭后把娃送到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人老了,是不是容易怀旧啊。 在瑞士读书6年,期间还到爱丁堡大学交换。欧洲着实是个让人留恋的地方。无论是近代的科学,医学,和工业革命都发源于此。就是互联网,也是发源于位于日内瓦的欧洲核子中心(CERN),然后在美国商业化。 曾居住过洛桑和苏黎世。这是俺曾经在洛桑住过的房子---《报春花路》,一个美丽的名字,从俺狭小的房子窗口能看到日内瓦湖;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3-01 21:32:25)

《没有疫情的意大利》 去了趟意大利北部。由于懒,照片到现在也没有全部整理出来。今年初,疫情就没有预警地发生在了意大利。米兰的地标,米兰市中心大教堂广场游人稀少,令人唏嘘。世事无常,珍惜当下的生活。 米兰火车站: 米兰火车站的餐馆: 米兰的有轨电车: 米兰大教堂: 米兰大教堂一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