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侠的博客

读不了万卷书,争取走万里路。
博文

那年,5月底,飞到盐湖城,租车,马不停蹄向南,往犹他州的Moab进发。到达大拱门国家公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公园大门的值班室已经没有人了,就直接开了进去。把车一直开到大拱门脚下的停车场,开始往上爬,路上都是往山下走的人群。半路遇到一个从香港移民去新西兰的小哥,也是独自一人出来旅行,于是结伴。到了大拱门,开始支角架相机拍照。新西兰小哥考虑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5-04 11:10:20)

民国人物,如雷贯耳者众。然,那些知名人物,多为翻译引进西方之思想文化,替彼时的国人,尤其是社会富裕阶层打开了一扇窥探西方的窗口。这些,都是形而上的东西。但是,大厦不可能建立在海市蜃楼之上。中国近代,乃至现代工业的根基仰仗于坚实的科技和民族工业。而这些民国中坚往往不被国人所认识。民国期间,从西方舶来的不仅仅是文化和思想和新生活运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对,这就是她,还有我,年轻的时候。 照片中的她,已经在作博士后了,据她自己吹牛,当初是他们那里最年轻的博士。而愚钝的我,还在赶我的博士论文,严重的脑体倒挂。北京对入学卡的比较严格,8岁才能上一年级。不象她们那里,5-6岁就可以上学了。在这点上,我是今生无法超越了。 当年,我们都在瑞士。 瑞士是个小国,只有850万人口,却有4种官方语言,依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今天是2020年3月15日,星期天,在家闭关一周之后,出门。 娃的学校原先是要求在网上上课,学校的学生宿舍并不关闭。这样耗了两周后,学校决定关闭宿舍,连暑假学期也取消了。其实娃一早在网上上课后就回家了。现在要把娃送到学校去收拾东西拿回家,他并要同朋友们道别。有个台湾同学的行李也要暂时存放在我们这里,他第二天经东京回台湾。 午饭后把娃送到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人老了,是不是容易怀旧啊。 在瑞士读书6年,期间还到爱丁堡大学交换。欧洲着实是个让人留恋的地方。无论是近代的科学,医学,和工业革命都发源于此。就是互联网,也是发源于位于日内瓦的欧洲核子中心(CERN),然后在美国商业化。 曾居住过洛桑和苏黎世。这是俺曾经在洛桑住过的房子---《报春花路》,一个美丽的名字,从俺狭小的房子窗口能看到日内瓦湖;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3-01 21:32:25)

《没有疫情的意大利》 去了趟意大利北部。由于懒,照片到现在也没有全部整理出来。今年初,疫情就没有预警地发生在了意大利。米兰的地标,米兰市中心大教堂广场游人稀少,令人唏嘘。世事无常,珍惜当下的生活。 米兰火车站: 米兰火车站的餐馆: 米兰的有轨电车: 米兰大教堂: 米兰大教堂一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好吧,来侃侃抗病毒药物Remdesivir吧。感冒了,非典了,武肺了,那位说,这还不容易,弄个药把病毒杀死不就得了?可是,说起来容易,作起来并不简单。 首先,病毒寄生于受感染的人体细胞中,并在细胞中繁殖,然后再跑出细胞感染下一个(见下图)。对于躲藏于人体细胞中的病毒,即要消灭它,又不伤害人体自身,科学家想出了一个办法。这就是Gilead公司抗病毒药物Rem[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2-10 21:10:49)

平稳落地,他看了看窗外,华灯初上,熟悉的城市。 时间尴尬,晚饭就近解决,凑合一下,好好睡一觉。 点了一个大麦克套餐,许久没有吃了,居然有点想念,主要是想可乐了。 胖胖的墨西哥大姐下了单,先给了他一杯可乐。 站在一边等着吃食,嘬着可乐。 这时,后面来了一个小伙儿,问旁边的一位身穿荧光马甲的貌似建筑工人模样的大汉讨一个汉堡。工人回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早已是封尘的记忆。 N年前上学的时候。学校有生产实习,完了以后几个同学相约着去了武汉,趁暑假。 一个同学的同学在武汉大学上学,我们就住在武大的学生宿舍里。 记忆深刻的是,他们的宿舍楼里竟然有淋浴。武汉太热了,火炉。每天回来冲个凉,真是惬意。 记忆深刻的是,武大的校园在山坡上,挨着东湖,真是风水宝地。 记忆深刻的是,去了归元寺,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是N多年前,兄弟我第一篇文章发表了。老板高兴,送俺和另外一个他的学生去参加一个国际学术会议。其实,本行业的会议,最大,人最多的是在美国。俺参加的时候还塌过飞机,还不止一次。此乃后话,按下不表。 这个会议是在匈牙利,从瑞士坐火车,过维也纳,到布达佩斯。 俺们是学生,就被安排在一个大学的学生宿舍里住。俺那个是个套间,两个卧室,室友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