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京城著名娱乐场所 与“小姐”亲密接触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特约记者刘元


  【提要】据北京警方4月11日透露,仅去年前11个月就在北京查获卖淫嫖娼人员4200多人,端掉窝点196个,查处违法经营娱乐服务场所3000余家。


  记者近日在京城走访了几家知名度颇高的娱乐场所。


  "我的客户是小姐"


  3月中旬,我与北京的一位"的哥"闲聊。他说自己本是常年干夜活儿的,可现在是"两会"期间,查得紧,客户都不敢出来了,只好白天出来揽活儿。


  "你的客户是干什么的?"我好奇地问。


  "歌厅的坐台小姐呀!"他指着车上放着的一个小本说,"她们的电话我都有,我的手机号她们也知道,每天晚上我都接送她们上下班,干4年了。"


  "她们为什么愿坐你的车?"


  "大概考虑防警察吧,有的小姐没有暂住证什么的,就带着假学生证、听课证、机票、火车票,碰上夜里'110'查车,就说刚来北京还没来得及办证。"


  他并不忌讳谈他的客户:"她们以东北人居多,还有四川的、安徽的、上海的、北京的……老百姓管她们叫'坐台小姐'、'三陪女'、'鸡';公安局说她们是'陪侍人员';文化人称她们'性工作者'。这些小姐也分成三六九等,一等的在歌舞厅、夜总会、俱乐部。我拉过五星级饭店歌厅的小姐,层次高,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有学历,会外语,跟她们聊聊天也得五六百块钱,如果包房,得几千块钱;二等的在酒吧或咖啡店;三等的在桑拿浴和按摩店;四等的在'练歌房';五等的是美发美容店的洗头妹;六等的是社会型的,在街头卖淫的妓女。"


  他虽然没有出入过那些场所,但由于和不同层次的小姐们打过几年交道,耳闻目睹使他说起这行当来头头是道:"歌厅的小姐分两种,出台的和不出台的,不出台的就是在歌厅陪客人聊天喝酒跳舞唱歌,出台的就是陪客人出去玩或提供性服务。


  "歌厅的规模和档次也不同,一般大歌厅有150个小姐。我听说有家开在饭店的歌厅,老板有背景,住着带游泳池的别墅,养着100多个小姐,妈咪训练有素,男人进来挑选时,小姐都是裸光。


  "有很多男的带小姐出台比较隐蔽,怕警察查,就打两辆车,他和小姐前后脚到他住的饭店,由他付车钱。"


  出租车经过三元里一带时,司机告诉我,这条街原是社会型小姐的主要据点,晚上车开过去就能看见路两边站着几十个成群成群地晃悠。"严打"后风声紧了,有公安和保安24小时监控,她们中的一些人转移到大屯附近,但不站街头了,由"鸡头"在外面晃悠"粘客"。"鸡头"是有组织的,大多是东北男人,他们也很小心地隐蔽,有的假装路过,有的藏在附近的楼道门洞里瞄着,看见有出租车减速,摇下窗户,就跑过来问:'要小姐吗?有刚来的。'鸡头为吸引客人,就说有刚来的小姐,因为刚来的小姐傻了吧叽的,其实不是刚来的。一听对方要,立马拐进居民区,啪啪一拍手,就跑过来几个女人,如果客人认为不行,他就再招呼几个女人过来。客人满意后,得马上给'鸡头'200块钱,就算交钱了,女人上车后,'鸡头'还不忘提醒客人'回来给打车费'。


  "北京的燕莎桥、十里河、十八里店、六里桥、大屯是她们活动的地方,我干夜班时,天天深更半夜见她们在桥边、街头溜达。也有胆大的,天刚擦黑就扎堆到燕莎桥附近的车站。妓女伪装得和平常人一样,有的打扮比较妖艳,老练的一般比较朴素,有的戴着眼镜文绉绉的,这样的人活儿反倒多。一见车开过来,她们就搭话'要小姐吗?'这些人便宜,给200块钱就跟人走,或带人到她们在附近的租房去。"司机说,"这些人的档次最低,有岁数大的,胖的,长得不太好看的,或新干这行的。"


  辅导员就是小姐


  司机的述说让我产生了强烈地想了解这行的愿望。


  听说一位公关公司的朋友要去歌厅给客户包房,我欣然与她同行。我想实地验证一下那种地方是否真有那名司机的"客户"。


  4月14日晚9点,我们来到开设在一家4星级饭店的歌厅,门口站着身材高大的保安和4名穿着紫色吊带裙的小姐。朋友对前台经理说,过两天要带十来个外商客户来玩,想看看包房环境和价钱。经理让一位小姐陪我们去看贵宾房。


  欧式古典风格的贵宾房透着豪华舒适,还附带一间精致的小茶室。带我们来的小姐说房价8880元,另加收15%的服务费。如酒水和小吃超过8880元,需另付款。


  "有陪客人的小姐吗?"朋友问。


  "有辅导员陪客人。"


  "辅导员是什么人?"


  "就是女孩呀。"


  "那辅导员不就是小姐嘛。"朋友恍然大悟,"女孩陪客另收费吗?"


  "收辅导费,给每个女孩500块,还得给包房的两个服务员和区域经理每人500。"


  "女孩可以选择吗?"


  "经理会带她们过来让客人挑,很多都是模特。"


  "有会外语的吗?"


  "会英语、日语的都有。还有两个某大学的呢。"小姐炫耀地说出一所著名高校来。


  "如果客人邀请她们出去行吗?"


  "得客人自己和她谈,如果她愿意出去的话,得另外付钱,这些钱全给女孩。"


  "请女孩出去要多少钱?"


  "您来交5000块钱定金时和区域经理谈,这儿属于贵宾区,他可以告诉你们。"


  贵宾房外的楼道里,站满嘻嘻哈哈穿各色吊带裙的女孩,大多身材颀长,个个光彩照人,大概就是那位小姐说的模特。途经每个房间,都可以从玻璃门外隐约看到里面吃喝玩乐的男女。


  小姐又带我们来到昏暗的大堂,台上有人在唱歌,周围聚集着十多个穿红色衣裙的女孩,是给点歌的人服务的。另一些穿花裙子的女孩一对一地陪着男人在喝酒,小姐说,这些女孩是吧妹,客人找她们聊天给一二百块钱就行。大堂每天夜里12点还有跳钢管舞的。


  "野模"2000,职业模特得3000


  与这家饭店一路之隔的是一家灯火辉煌的俱乐部,门前的停车场停满了车。我们推开转门进去,看见4名披着白毛披肩的小姐站在前台,朋友询问KTV包间的价格,一位小姐说:"豪华房2880,加15%服务费。"朋友提出看房,一位小姐带我们乘电梯上了5楼。


  这儿的包房环境和设施显得陈旧,档次自然也低,那位小姐介绍道:"陪客人的每位小姐和包房服务员都得给300块。"


  "客人请小姐外出多少钱?"朋友问。


  "这得和业务主管商量,我把他叫来。"小姐说完就出去了。


  稍后,一位满脸带笑的中年男人进来,递上副总经理的名片,很热情地说;"包豪华房可以打6折,2200块加15%服务费就行,不过得看客人喝什么酒,两瓶威士忌就打不住了,每瓶1380,超过2200得另收费。除了给每个小姐300块,还得给妈咪300,至于外出的钱,得看干不干那事儿。"他暧昧地笑着说,"如果想回饭店干那事儿,得先把钱给妈咪,最低1500,要是'野模'得2000,职业模特得3000呢。"


  他指着包房内开着的电视说:"这是现在6层大厅的模特表演,演出的模特也坐台,这个站在最前面的模特就能出台,她1米75呢。客人要太好的还可以现从外面找,就是贵点儿。"


  "有会外语的吗?"


  "有会英语的,需要其他外语的小姐可以让妈咪给找。不过得保证小姐的安全,别出事。"


  这位副总经理殷勤地邀请我们到楼上的歌舞厅看模特表演。


  歌舞厅里客人寥寥,显得冷清,朋友问:"你们有多少小姐?"


  "100多个呢。现在客人少了,全是非典给闹的,不过三楼包房全满了。"


  走台的模特都穿着绿色的各式吊带裙,有的裙子面料是透明的,能看清里面的内裤。


  "这里没有小姐,只有花钱进来玩的女宾"


  离开这家俱乐部,我们打车去了家五星级饭店,歌舞厅就在饭店的一层。一进大堂就见三三两两西服革履或装束入时的男女鱼贯而入。门两侧各站着3位高高的穿紫色曳地长裙的女孩,蓬起的裙摆上缀着朵朵紫色的玫瑰。


  歌舞厅有DISCO和KTV,去迪斯科酒吧是需要买入场门票的,男士120元,女士100元,每张门票均含1杯酒水。KTV分4种不同的房间,包房的价格从2800元至8800元,再加15%服务费。


  朋友要看房,前台的小姐说只有两间VIP(贵宾房),但都有客人,不能看。我们只好去看了间最低消费3500元的大房间。途中见到多个魁梧的保安,包房的过道两边密密匝匝站着穿黑色吊带裙的女孩,用"美女如云"来形容这里的氛围绝不夸张。走过时每人都对我们礼貌地招呼"晚上好,欢迎光临。"


  刚进了房间,就有女孩探头进来,带我们来的小姐说是看房的,她才缩回头。


  "有小姐陪客人聊天、唱歌吗?"朋友问。


  "我们这里没有小姐,只有花钱进来玩的女宾。可以邀请她们,她们也会主动到房间来,费用是另付的,但决不能先把钱给她们,有的拿了钱中途就溜走了,她们是来的客人,我们也管不了。"


  朋友又问起请女宾的费用,小姐叫来了穿着黑银相间闪亮紧身衣、超短裙的KTV领班。


  "女宾和包房服务员的费用都是500。"领班回答得很干脆。


  "客人邀请女宾出去多少钱?"


  "最少要3000块。"她掏出名片给朋友,说,"找什么样的可以事先跟我联系。"


  "找会外语的。"


  "会英语的女宾很普遍,会日语的也有,会韩国语的少。她们每晚8点半来,如需要我可以找一些外语好的女孩,直接把钱给她们本人。"


  走访了京城这3家档次不低的歌舞厅,我发现甭管是巧立名目的辅导员、女孩、还是女宾,其实干的都是坐台小姐的活儿,也就是警方称之为的"有偿陪侍"。


  这些豪华富贵的场所尚且如此,那些洗浴、发廊之类藏污纳垢的现象就可想而知了。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3年7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