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雯 25岁 广告策划]---令人窒息的抑郁放纵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去年夏天我常去北大鬼混。那时侯北大西门附近有一条酒吧街,
夜里会有不少洋妞去那里喝酒、蹦地,玩得特别“疯”,后来就有不少三里屯的常客慕名而来,生意也就好了起来。

我的一个大学同学也在这里开了一个酒吧,名字叫VENUSSA,据他解释是跟维纳斯有点什么关系的。那年夏天,我就常去那里蹭酒喝,当然也会认识一些有意思的泡吧女人,和李雯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李雯是VENUSSA的常客,一个沉默寡语的女人。她独来独往,每次呆的时间也都不长,她不抽烟,也不喝酒,常常是要上一杯软饮料,然后静静地听着音乐,对于音乐以外的东西,她似乎都是漠不关心的,倘若有陌生男子上前搭讪,大多会遭受冷遇而悻悻然地离去。在灯光暧昧、空气迷乱的VENUSSA酒吧里,这样一个冷艳的女人显得十分的与众不同。

或许老板朋友的身份让她觉得有亲切感的缘故,她对我算是比较客气的。后来彼此熟悉了,她会跟我聊天。其实相处久了会感觉她其实也是很热情的人,特别是笑起来的样子让人感觉十分温暖。再后来,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她会跟我谈起一些隐秘的情感往事。但是她每次都竭力控制自己倾诉的欲望,常常是说着说着就打住了。她向我解释说,说得越多就越少了一些神秘感,等到一个人把自己的故事都讲完了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她对别人的吸引力完全消失的时候。因而我每次都要竭尽脑汁地诱导她尽量说的多一些,但收获总是不多。我常常因此而夸她是个自控能力特别好的女人,她则苦笑,用一种耐人寻味的语气说,很多事情即使是竭力控制,但最终还是免不了会有松懈的一天的。

后来,有一次她情绪特别低落的进了酒吧,看见了我就问愿不愿意陪她喝酒。这让我很是诧异,因为从未见她喝酒的。她说她的男朋友明天就要回国了,但是她心里却很难受。她跟我说过她的男朋友是在美国读书,而且每次只要说起她的男朋友,她的面容会立刻绽放出几分光彩来。我说我不能理解她的心情,她沉默。后来,她就跟我说了一些情感往事。她在整个叙述过程中神情都显得十分的落寞,聊天氛围是令人压抑的。而且她常常会突然地中断叙述,用一种空虚的眼神凝视着窗外风景,然后会礼貌地向我要烟抽。

其实她并不太会抽烟的,好几次我都注意到她被烟呛得流眼泪了。我问她难受吗?她会笑一笑,然后用很沧桑的神情看着我说:“不难受,被爱情呛着的时候才难受。”然后又是很漫长的一段沉默,她不说话,目光空洞地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就这样时断时续,伴着迪克牛仔那粗犷而沧桑的歌声,李雯向我讲述了她的故事。

深爱的男友在美国

“两年前我的男朋友出国了,去了他梦寐以求的美国,学他酷爱的天体物理学。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追求,男人更应该如此,所以,当初他选择出国的时候我丝毫没有给他什么压力。虽然有好几次我都想哀求他留下来,别让我孤孤单单一个人去面对生活,我习惯了有他相伴的日子。但是我没有那样做,我选择了压抑,痛苦地压抑着自己对别离的恐惧。从他说要出国的那天起我就学会了伪装自己的心情,从不在他面前掉眼泪,想让他安心地坚持自己的选择。我不想自己心爱的男人因为我而放弃什么,何况那是他多年的梦想。

女人有多么依恋男人,我就有多么依恋他。像所有从校园时代就开始了爱情的情侣一样,我们的爱情漫长而坚固。至今我都坚信,任何变故也不能将我们拆散。

我们是同一个系的,他比我高两届。有意思的是,我进大学的第一天我们就开始谈恋爱了。

六年前,我从南方的一个小城市考进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那时候,我对北京以及我所读的学校都是十分陌生的,所以,新生入学报到的那天我在校园里迷路了。学校的大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像是走进了一座迷宫,怎么也找不到方向了。后来,无助的我遇见了热情的他。我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眼看见的他——身材瘦高瘦高的,斯文白净的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十分符合我想象中的大学生的模样。他当时原本是要去上自习的,但他热心地把我带到了我们系的办公大楼,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他告诉我他跟我在同一个系,更巧的是,他跟我居然是来自于同一个城市。

就这样,出于上帝的巧妙安排,我们相识了。再后来,我们相爱了。就这样,他陪我一起度过了我整个大学时代,度过了我生命中最快乐的那段青春岁月。那时候,每天我们在一起吃饭、上自习;白天我们在美丽的校园里手牵着手散步,夜晚我们在宿舍楼前缠绵,直到楼长开始大嗓门地催女生回屋的时候,他会给我一个深深的吻,然后静静地注视我的离去。那些难舍难分的日子真的令人感动啊!可是岁月如梭,转眼间我大学毕业了,他也读完了研究生。我去了一个广告公司做策划,他则在一个雨后的夜晚,用怯怯的目光久久地注视我,然后告诉我说他还是决定出国读书。

在机场告别的那天,他哭了。紧紧地抱着我说一定要等他回来娶我。那天我没有在他面前掉眼泪,一直压抑着,还竭力挤出一些‘看起来很美’的笑。我想让他放心地去美国念书,坚定地告诉他说,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放弃对他的爱。那天,我的表情看起来是那样的轻松,其实内心却是无比的疼痛。飞机快要起飞了,他哭着说他要走了,我笑着说会等他回来。慢慢地,他那瘦高瘦高的身影渐行渐远,我的眼泪才开始痛快地掉了下来。那天,站在孤独的首都机场,我对自己说,从今以后要自己一个人过了,坚强点,等自己爱的人回来。从那天起,我就成了一个害怕黑夜的单身女人。”

这时候,李雯起身要了一杯“跟往事干杯”——一种比较烈的鸡尾酒。她说有很长时间没有喝过酒了,因为酒醉的滋味实在是难受。我笑着说她看起来不像是能喝酒的女孩,她苦笑了一下,然后说她曾经是个酒鬼,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喝很多的红酒,因为她男朋友出国后她就开始失眠了。

两地分离的痛楚

“也许是工作压力大的缘故,
起初我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想象中那么难以忍受。每天都是早早的起床、吃早点、挤公车,然后就是到单位,一到单位就会有一大堆的事情让自己忙活儿,忙到很晚了才回家,然后就是睡觉。有时候觉得生活过得实在枯燥乏味,就一个人在街上乱逛,买些小玩意,或者找个饭馆点上几个爱吃的菜犒劳自己一顿。而且让我开 心的是,网络的出现给我和男朋友带来了很多的便利。我们会定期在网上聊天,只要时间允许,我们俩一聊就聊好几个小时,他跟我说他在美国看到的各种希奇古怪的事情,我跟他讲自己每天的工作和生活。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去,单调而健康地向前推移。虽然有时候想起了远方的他,也会有一些寂寞和淡淡的伤感,但总是安慰自己说坚强点,熬几年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因为男朋友走之前说过三年后会回国的。那时候我觉得三年会很快地过去的,因为还有爱的信念在撑着自己。

但是单身女人的生活并没我想象的那么轻松。时间很慢很慢地流逝着,我也越来越对寂寞的滋味有了恐惧,那是一种彻彻底底的女人的寂寞。其实我是个性情恬淡的女人,对于性生活并没有什么迷恋的。我大二的夏天和男朋友有了第一次,后来我们做过好几次,总是他激动兴奋地说要,我小心翼翼地给,次数虽然不少,但是我并没有觉得作爱有别人说的那么愉悦。也许是因为那时候和男朋友作爱总是偷偷摸摸的,有时候是趁他宿舍室友不在的时候,也有时候是在野外,因为害怕被人发现,所以每次都给我带来强烈的紧张感。所以,以前那些作爱经历使我对作爱并没有什么好感,也不会在这方面有什么特别强烈的欲望。

但是后来不一样了。现在想起来,怪都怪我男朋友总是在网上对我‘使坏’的缘故。有时候他会在网上告诉我说他在那边很寂寞,说想和我作爱啊什么的。听他说这些我会觉得心里难受,即心疼他,又怕他憋得难受了去找妓女。美国人在这方面多乱啊,万一惹上了什么病可不好。所以我尽量满足他的要求,只要他说难受了,我就用文字和声音为他‘助性’。渐渐地,我们习惯了网上作爱和电话作爱。对此,我起初是有些反感的,总是觉得有点病态,但后来次数多了,竟然有些依赖和迷恋了。慢慢地我发觉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寂寞的时候居然会对性产生渴望。这让我感到恐惧,我怕自己哪天控制不住了,会做出对不起男朋友的时候。我跟男朋友也说过这样的话,他也发觉这样是危险的,后来,我们都尽量控制,那种‘病态’的行为也就越来越少了。但是,我真的觉得性欲这东西好象是头怪兽,它似乎是有它自身的生命力,一旦放出了牢笼,它就乱冲乱撞,难以为人力所驾御。很多个寂寞夜晚,我都是坚忍着度过的。我不是一个没有吸引力的女人,男人的挑逗和诱惑我遭遇过许多许多,但是一想起深爱着自己的男朋友,我就只有让自己压抑着,很痛苦地压抑着。

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像个防洪战士一样地活着。寂寞与性欲像洪水一样考验着我们的爱情堤坝,它是那样的来势汹涌,一不留神就能把我冲垮,把我席卷进汹涌的漩涡。我害怕,害怕自己艰守了多年的爱情和健康的生活被漩进去。但有时候,我又是那样地渴望被带走,不管何处,只要不是此处,我感到自己疲惫无力的身体在开始慢慢地滑倒,将随着那些肆虐的洪水一起痛快地漂流。

倒在陌生男人的床上

终于,我还是倒下了,倒在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

那是去年的十月三日。漫长的十一的长假,让我感到如此地百无聊赖。那天白天我像个傻子一样在商场里乱逛,莫名其妙地买了一大堆化妆品和衣服。走在快乐的人群中,我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多余的人。不管别人是不是真的快乐,自己暗淡寡欢的脸上却明明显显地写着寂寞两字。我害怕那些挽着男友的手走路的女人用骄傲的神情注视自己,真可恶!我曾经是多么孤傲的一个女人啊!但此刻的我自卑到了极限。我躲避着拥挤的人群,却又不幸地撞见一对恋人在麦当劳门口深情相拥,男孩温柔地注视着他的女孩,然后肆无忌惮地在路边上给对方递上一个湿漉漉的吻。那个吻让我心惊肉跳,仿佛被吻的女孩是自己。我突然地意识到自己有很久很久都没有接吻过了。那个女孩也放肆地迎合着,将红润的舌头灵巧地送进男孩嘴中,双目微闭,细细地品味着幸福的滋味。我的心乱了,慌张地躲开了那还在激情上演中的马路深吻,跳进了一辆出租车。

回到家已是夜近黄昏。我疲惫地倒在床上,任凭王菲那颓靡的声音在空气里弥漫。房间里空荡荡的,我的灵魂也一样地荒芜。我想自己应该干点什么,于是疯子一样地不停按着手中的电视遥控器,足球比赛、财经新闻还有一些傻兮兮的电视剧,我什么也看不进去。扔掉遥控器,我打开电脑上网,男朋友不在线上,他最近上网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前些天他发来已封EMAIL说,他马上要考试了,要做一大堆的实验,整个人都忙坏了。我知道你忙,但是花几分钟时间给我写封信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啊。我越来越觉得他不在乎我了。想起这些我的心情更加郁闷了,于是我进了聊天室,漫无目的地找人聊天.。

我以前上网只是跟男朋友聊天,对别的男人都是不于理睬的。那天我才发现聊天室里原来有这么多和我一样寂寞的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大家都自由放肆地聊着,什么都敢问,什么也都敢说。不过令我失望的是,聊天室里的男人素质都很低,上来就问你想不想作爱,一个个都吹嘘自己是多么多么地帅,或者是多么多么的有钱,这样的男人让我觉得无聊。聊了十来分钟我觉得挺无趣的,正打算下线的时候,一个名字叫“都市夜归人”的家伙却跟我打招呼,他很详细地告诉我他的年龄和职业,还说想找个有意思的女人聊音乐。他是个记者,是我喜欢的职业,聊音乐也是我乐意的,于是我们聊了起来。他的文字细腻而真实,对事物总是有一些独到的看法,谈起对生命的感悟他的文字更显得很有诗意和哲理。渐渐地,我被他的文字吸引了。

不知不觉中我们聊了很长的时间,对他的处境也有了一些了解,他说他和我一样,女朋友也出国了,他很爱她,但是他现在觉得很寂寞。也许是大家处境相似的缘故,我和他说了很多心里话,向他倾诉了内心的寂寞和压抑。他也跟我描述他内心的孤独。慢慢的,我觉得自己和这个陌生男人的距离在缓缓地拉进。再后来,他大胆地跟我叙述他和女朋友作爱的场景,那些火辣辣的词语看得我心砰砰乱跳,感觉内心深处压抑许久的火焰被他的文字点燃了,野蛮地燃烧着,烧得我整个身体都颤动起来。他说他想放纵一次,否则他担心自己的生命将会彻底枯萎。他说今夜是他对寂寞所能承受的极限。我又何尝不是呢?再后来,他的文字像匹挣脱了缰绳的野马,在我荒芜的心野里横冲直撞,一次次地把我力图艰守的忠贞撞击得摇摇欲坠。我的灵魂开始失去了控制,身体也身不由己地任由他的文字摆布,我开始在网上叫他老公,开始痛快淋漓地宣泄对寂寞的厌弃。后来,我终于情不自禁地对他说,老公,过来抱抱我好么?就今晚,就是现在。他不加思索地回答说好。

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我下了线。久久地盯着电脑屏幕发呆。想到自己即将和一个陌生男人在深夜里见面,起初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等意识到一切是真的要发生时,我感到一阵紧张,一遍一遍地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我跑到卫生间,对着镜子凝望自己——脸色是潮红的,眼中充溢着情欲的色泽。一切都表露无遗,欲望正在吞噬我的身体,就象是岩浆,把自己烧得火红而炙热。可惜我不是个自恋狂,为了使自己清醒,,我洗了个温水澡.,细细地梳理着自己的头发,柔软而卷曲,棕红里泛着紫光。手指轻柔地抚摩着自己光洁而充满弹性的皮肤,于是,整个身体都开始怒放。我一遍一遍地哀求自己,就一次,就一次,放纵地慰劳自己一次。

光着身体走出卫生间,我的心情一阵松弛的愉悦。我想穿件性感的衣服,但我没有。捡了条高领的彩条毛衣,一条牛仔裤,理了理头发,背了个包,我出门了。

令人窒息的抑郁放纵

那时,
已是凌晨四点多.我独自一个人下楼,走过漫漫的街区.,到了我们相约的地点。

凌晨的京城竟然比想象中热闹许多,已经有牛奶车经过马路,路灯好亮,空气也格外地新鲜。我来不及问自己到底是去干什么,一辆出租车已经在身旁缓缓地停下,他从车里走 了出来,很干净的一个男人,其余就没有别的印象。他和网上判若两人,很有礼貌地让我上车,车子里浓烈的烟味让我窒息,我把窗子打开,他问我怎么了?我说太呛了。他解释道由于太紧张,刚刚抽了一支烟,我对他笑了笑。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甚至不敢多看他几眼,沉默的气氛让我觉得紧张。于是我捡了个轻松的话题和他聊了起来,他给我的感觉是拘谨而内向。好不容易到了他家楼下,他说他家在顶楼。楼道太黑了,他伸出手拉着我,一步步上去。他拽着我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如同我在黑暗的泥藻里被他解救。他默不做声,一如我们已经认识许久。他一步步坚定地走着,我走在他身后。听着我们步调和谐的脚步声,我的心情在慢慢松弛,开始注视眼前的这个陌生背影,他身材比我想象中高大许多,宽阔的肩膀显得身体十分强壮。终于到了他家,我急忙放开他的手,他打开房门,里面亮着灯。房子是租来的,比较简单,卧室里除了沙发便是床,我不知道应该坐哪儿,于是到阳台上站着。他走过来,离我有一段距离。他问我是不是应该把包放下来,我笑笑,是啊。于是把包放在了沙发上,顺势往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把他的包打开,给了我一张名片。他打趣道,公安局可以以此为线索找到犯罪分子的。我笑了起来,总算觉得眼前这个他开始恢复网上的样子来了。

他的房间里弥漫着烟味和一个单身男人所保留的气息。床好大,却没有被单。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拥抱在一起。他抱得我好紧,几乎让我不能呼吸。我对他说,不要,不要。嘴上虽然这么说,身体却早已失去了主张。他停止了拥抱,用温柔的目光深情地看着我,这时候我才看清了他的相貌,眼睛长得很秀气,脸型是我喜欢的国字脸,眉毛很浓,厚厚的嘴唇令人意乱情迷。我们久久地注视着对方,陌生感开始慢慢的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肉欲。他轻轻地揽住我的腰,湿润的嘴唇一点一点地在我脸上亲吻,然后,我们开始了令人窒息的接吻,他的舌头放进我的嘴巴时,我找到了一些久违的熟悉的滋味。我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变得柔软无力,紧紧地贴在了他身上。接完吻之后,我们都长时间地沉默,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他把我抱了起来,那是张好大的床,但是坚硬的床垫让我觉得浑身疼痛。我们扭在一起,我的身体变得滚烫,他急匆匆地褪下了我身上所有的衣物,动情地说我的身体很美。然后他的嘴唇开始游离,热浪就象一条贪食的蛇,吞湮着我的躯体。

在他要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想起了男朋友,感觉他在用冷俊的目光注视着所发生的一切。我用力地推开他的身体,说不要。他看看我,竟然诚恳地点头说不会勉强我的。然后他稳定了自己的情绪,给了我一条手臂:“来,我抱着你睡一会儿吧,快天亮了。”我的心震撼了一下,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或许就是我能终身依靠的男人,我幼稚的想法竟然能使我觉得真实。

我开心得象个孩子,他紧紧抱着我,紧紧地,直到我说痛,他才分开。然后我们又开始接吻,两个孤单的灵魂就在这子夜和黎明交汇的时候,深深地痴缠在一起。

后来我们还是做爱了。当两个男女赤裸地躺在一个床上的时候,谁能抵抗住那种性欲的侵袭?那个夜晚,我在肉欲的海洋中挣扎。那个认识还不满6个小时的陌生男人,性感、体贴、健康而又霸气。他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把我从一个浪尖推向另一个浪尖.,我承认,那时侯我才知道做女人的快乐是什么。但是对男朋友的愧疚感也在一阵一阵地折磨着我的灵魂,当陌生的男人进入我的身体那一瞬间开始,我就一遍一遍地在心里叫着男朋友的名字,哀求他,哀求他能原谅我,原谅我自私地放纵一次。整个作爱过程中,我的灵魂在痛苦地吼叫着,哀求着;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奔放着,颤动着。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滋味几乎让我死过去。

天亮之后说再见

后来,我疲惫地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陌生的男人还在睡着,头发凌乱,脸也有些浮肿的,看起来是那么的陌生,陌生得让我觉得有些恶心。我掀起了被子,准备下床的时候听见他问我是不是要走了。我说是的。他起身抱着我说让他再看看我。我用力地把头扭开,用被子挡着不让他靠近。他一把拉着我,把我拥在怀里,我们互相拉扯着,都很用力。他执着地渴望挽留住我,我刻意地抵抗这并不属于我的温柔。那时候的感受,就象是知道死亡临近,却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他伤感地说只想把我看清楚点,他说想对我的记忆更多一些,更清晰一些。我哭了,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我知道我不可能和他有任何结果,但是,他却在一夜之间让我感受到温暖和爱。我对他说继续纠缠下去只会给彼此带来伤害,因为我很爱自己的男朋友,不可能放弃他的。听我这么说他松开了手,悻悻地说好吧,我看你穿衣服。于是我默默地穿起内衣,男人都知道给女人脱衣服,而又有多少男人会给女人穿衣服呢?

他静静地看着我穿衣服、裤子、袜子、鞋子,看着我刷牙、洗脸。我在镜子前梳头的时候,他突然从后面抱着我,不说话,我们对视了一会,然后分开。我看看身边的男人,他的确是对我恋恋不舍的,但我终究无法和他走到一起,因为我们心中都有各自的爱人。两条平行线或许只能在子夜和黎明交汇的时候重合.。

后来我们下楼,他很自然地把我搂着。我感觉有点别扭,过了一会儿,我挣开他,和他手拉手走着。那天下雨了,很小却很密。他说,走快点。我回答道,急什么,走得再快,前面的天空还是在下雨啊。他解释道,那不是怕你淋着么。我的话是让我感动的,虽然只有一夜情缘,但到了要分别的时候我还是对他产生了一些眷恋的。当走到大路上的时候,我叫他别送了,我自己打车回家。他则握着我的手说,再一起走到前面好了,顺路。后来,车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叼了一支烟,我们匆匆吻别,想不到那辆车却不耐烦地开走了。但没过多久又来了一辆,我朝他说了再见。

当隔着玻璃看着他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一点点不易觉察的忧郁和疲惫,我递给他一个亲切的笑,其实内心却在苦涩地对自己说:永远再见了,我的一夜情人。”

说完这个令人压抑的情感往事,李雯恶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喷出一片迷茫的烟雾,然后定定地看着那些烟雾在空气中慢慢消散,仿佛随之消散的还有一段段难以抹去的往事。

“很多事情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N次。后来我又和好几个网上认识的男人发生过一夜情。起初是挣扎着不肯就范,再后来就有些破罐子破摔了,心想既然都有过一次了,再多一次也无所谓。其实我并不喜欢一夜情的滋味,虽然当时或许会有一时的快乐,但是过后总是深深地自责,愧疚感和罪恶感一刻也没有让我的灵魂轻松过。甚至有时候从陌生男人的家里走出来,我就会想在马路上找辆车撞死自己得了。但我没勇气那么做,也没有力量控制自己不去找陌生的男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下贱,这么不知羞耻了。

更让我痛苦的是,经常要在网上和男朋友聊天。至今为止,他对我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在他眼中我还是大学时那个纯洁的女孩,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在网上对我嘘寒问暖,关心倍至,他越是疼我、宠我,我的内心就越是针扎一样的疼痛。有好多次,我都想鼓起勇气向他坦白,告诉他,那个他深爱的纯洁活泼的女孩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荡妇,一个人尽可夫的坏女人了。可是我没有勇气说出口,一旦说了就意味着让我的男朋友受伤害,我害怕因此失去他,失去了我们辛苦多年培育的爱情。很长一段时间我就是这样痛苦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