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女痛述两遭性侵害 刚洗完澡就遭“老乡”强奸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南京某制造公司的王丽,看了本报的反性骚扰的系列报道后,一直在和本报记者联系,每次通话她都不断重复说她的遭遇。记者曾多次试图和她见面,但都被她拒绝了。17日,王丽突然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她听说性骚扰即将立法,她仿佛看见了一丝光明,她要站在阳光下面,和记者面对面,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

  在快餐厅里,白衣黑裙的王丽坐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我真的好怕,我怕男人,也恨那两个伤害过我的男人。我现在还没有结婚,连亲密的男朋友都没有,这都是被那两条‘狼’害的。”接着,眼圈红红的王丽断断续续地讲述了她的可怕遭遇———

  “1997年的夏天,发生了令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的事。毕业后,我在×厅下属事业单位中的一个企业上班。由于我家不在南京,所以住在单位的集体宿舍里。这排集体宿舍还住了×厅另一个下属单位的职工。我的噩梦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在单位同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同住在这排单身宿舍里的老乡刘强。他34岁,已经结婚并且有一个小孩,他和妻子长期两地分居。一开始,他就像是大哥一般照顾我,空闲时,大家常常在一起逛街、聊天。就这样,我们成了好朋友。”

  “可是,1997年10月发生的事情却把所有的美好打破。那时候,我们都是在单位的澡堂洗澡,每次洗完澡,我的头发要很长时间才能干。刘强知道后,就责备我不会照顾自己。没两天,当我洗澡回来时,刘强已经在我房间等我了,手里还拿了一个崭新的电吹风。他什么也没说,只让我坐下来,便开始帮我吹头。也许是刚洗完澡累了,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当我觉得有什么重重的东西压在我身上时,已经晚了。刘强已经死死抱紧我,让我不能动弹,我死命地推他咬他,可都没有用……那时我还不懂,事后他洗了床单就等于洗了所有的证据,我想告他也没了证据。”

  “那一年我24岁,突然觉得什么都没了……”王丽说到这里,已经泪眼模糊。

  “1998年,刘强因为工作原因要到外地出差,临走前,他约我到他的房间见个面,我想他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做出什么事。我按约到了他的房间。这一次,他一直说他自己不对,他是真的爱我,要和我结婚,说着说着,刘强再一次用他高大的身躯把我压在床上……没想到这一次,我竟然有了他的孩子。”

  “两个月后,刘强出差回来。陪我到医院做了药流。没几天,我们的事就在单位传的沸沸扬扬,刘强的老婆也来了,她找到刘强的单位大闹了一场。这一闹,我在单位是呆不下去了,只好换到现在的这家公司,而刘强也因为作风不好,被单位开除。”

  王丽说,就在那段时间,她为了躲避刘强还认识了另外一个男孩张大伟。本以为张大伟能给她带来真正的幸福,可没想到他竟然也像刘强一样强暴了她。“我真的死心了,我不知道这样活下去还有没有意义。我只想性骚扰立法后,能给他们一点惩罚。”

  “我现在在单位,不敢和男同事单独在一起。我害怕他们也会像刘强和张大伟一样给我伤害,我想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结婚。”

  王丽说话间,不时用手揉着太阳穴。她说这么多年了,一想到这件事,就会莫名的头痛……(文中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