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夫妻一朝离异 狠心丈夫提刀砍断妻鼻梁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被丈夫砍断鼻子的钟大平。


8岁的陈婷有家难进。
赌博、猜忌使丈夫失去理智。大足县妇女钟大平说至今都不愿相信,相处10年的丈夫竟如此狠心:“离婚那天,丈夫砍断我的鼻子!”


  昨日上午,28岁的钟大平躺在大足龙水镇第二医院病床上,泪水打湿了枕头和被子。一提起两天前在家中发生的那幕惨剧,她就用未受伤的左手蒙住了脸,似乎一睁开眼,就会看见丈夫恶狠狠举刀向自己砍来。“结婚在一起都十年了啊,没想到他竟能下这样的毒手!”


  离婚不到一小时,丈夫提刀扑上来


  钟大平断断续续回忆:18日上午11时,他与31岁的丈夫陈本华在法院办完离婚官司后,本想直接回娘家去,但丈夫要求她回家把她和女儿的衣物带走。


  钟说,回到家后,陈本华一直默默地帮着她收拾衣服,快收拾完时,突然,陈用力将她推进里屋。钟还没反应过来,回头一看,丈夫提着菜刀扑了上来。钟顿感不妙,尖叫:“不要这样,你为女儿着想一下嘛!”但陈本华根本不理,大吼:“老子要把你耳朵割了。”


  钟大平赶忙低头,双手捂住了耳朵。陈本华一刀砍在其手指上,鲜血淋漓。钟一边大声呼救一边拼命躲闪,又被陈本华一刀砍进右肩。砍杀持续五六分钟后,听到外面有敲门声,陈本华一把抓住了钟的头发,趁势一刀砍掉了她的鼻子。之后,陈扔下菜刀,抓了一个包匆匆逃走。当天下午,钟大平的娘家人报了警。目前,大足警方正在追捕陈本华。


  昨日,记者在医院见到钟大平时,她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一说话鼻子就鲜血直冒。医生说,幸好没有全部砍断,鼻梁尚有一点皮连着,缝合了五十多针,但即使伤愈,也会留下深深的疤痕。


  滥赌和无端猜忌毁了这个家


  1993年,陈本华与钟大平经自由恋爱后结婚,当时钟18岁,陈21岁。直到生下第一个孩子,他们感情尚可。1996年,钟怀上第二个孩子,因为家穷,丈夫要求岳父家支付超生罚款,遭到拒绝。岳母龚仁友劝女婿,多一个孩子抚养更困难,女孩子不也一样吗?


  钟大平打掉孩子后,陈本华才知道妻子怀的是一个儿子,大为震怒——陈家三兄弟中只有他没有儿子,自认“绝后”的他从此性情大变,迷上了赌博。岳父钟光前称,自己见女儿女婿家实在太穷,就借了4000元钱给他们,叫女婿租下一家铁器摊位经营,但没过多久,钱都被输掉了。


  此后,陈本华一赌输了就叫妻子回娘家去要钱,要不到就是一顿拳脚。钟大平说,有一次因为没有要到钱,加上丈夫当天赌博输了200元钱,回到家后竟把她打倒在地,在地板上倒拖了几圈。


  几年下来,钟大平500元、1000元不等地向娘家要钱不下10次,都被丈夫扔在了赌桌子上,总数约两万元。今年6月,将赖以生存的铁器铺以500元的低价转让后,陈家更变得家徒四壁,两间房里几乎找不出值钱的东西。


  妻子强烈要求陈本华出门打工挣钱,但陈去了海南打工才二十多天,就怀疑妻子外头有了人,17日匆匆回家“捉奸”,结果自然扑了个空。


  谈起丈夫对自己的怀疑,钟大平说,为了糊口,她从1998年起就出去帮人卖衣服,虽然每次都把挣来的钱一个不少地交给丈夫,但丈夫就是要疑神疑鬼,固执地认为她有了“外遇”,并多次打电话向钟大平的老板质问。后来,凡是看见钟大平与其他男人交谈,陈本华都会指责:“你又在偷人了?”并动手殴打妻子。钟大平说,自己出门打工总是与嫂子和妹妹一起,丈夫的无端猜忌让夫妻关系加剧恶化,钟大平也“以毒攻毒”,开始将大量时间耗在麻将桌上。


  钟大平称,为摆脱嗜赌丈夫和这个环境,她一直都要求离婚,并愿意把家庭所有财产让给丈夫,承担丈夫赌博留下的4500元债务和女儿的抚养义务。7月18日,离婚判决下来后,她以为从此解脱了,没想到狠心的丈夫提刀砍断自己的鼻子。“他怎么一点都不念十年的夫妻感情呢?”钟大平哭着反复说这句话。


  亲邻议论:万恶赌为首


  对于惨剧的发生,当地村民唏嘘不已。村民们介绍,当地赌风很盛,田间院坝几乎处处可见“方城大战”。他们常常看见陈本华夫妻俩在街上茶馆打长牌,每次输赢都在百元以上。村民摇头,如此滥赌,这个家怎么不被毁掉?“万恶赌为首啊!”


  记者费了大量周折,都没有能见到陈本华的母亲。陈本华的婶婶说,出事后陈本华的母亲一个劲地叹息,要是儿媳妇当初把儿子生下来就没有这些事了。


  好不容易找到陈本华的二哥、黎明村三社社长陈本东。陈本东虽然与弟弟隔墙而居,对此事讳莫如深,一个字不肯说,只是叫记者去找其他人询问。


  由于父母常常争吵,钟大平的女儿陈婷大部分时间都躲在外婆家里。她说,爸爸天天晚上出去打牌,脾气也不好。有天晚上半夜回家,妈妈不开门,爸爸就将门踢坏。如今,妈妈躺在病床上,爸爸在逃,这个8岁的孩子愁眉苦脸地问记者:“叔叔阿姨,下学期谁来给我出那140元的学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