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公公长年性骚扰本分媳妇 称肥水不流外人田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2004年8月一天,家住溧水的陈红妹一脸无奈地走进了溧水县人民法院,在细数了丈夫种种不是后,要求离婚。其丈夫收到法院传票无比震惊,声称:夫妻感情很好,不可能离婚。面对丈夫的坚决、法官的询问,拿不出证据的陈红妹欲言又止,最后道出了实情:不堪再遭公公侮辱。   对白   像一般离婚案件一样,陈红妹以感情不和为由将其夫匡伟明告上法院要求离婚。陈红妹对法官说,她与匡伟明婚前关系很好,婚后生育一子,小家庭过得和和美美。但近年来,丈夫脾气越来越暴躁、生性多疑,她找丈夫谈过多次,但其从无悔意,后来更是变本加厉,无缘无故打骂她。现在她已无法和丈夫一块生活,另外,她与公公之间关系严重不和,所以要求离婚。   这突如其来的离婚官司,让匡伟明有点不知所措。面对法官的询问,他情绪激动地说:“红妹要求离婚,我简直是莫明其妙。我们是自由恋爱,十几年来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我对她很尊重,从没有随意打骂的事发生。这几年我一直在外打工,赚的钱一分不少交给她,她的为人周围邻居都夸好,我们根本没有矛盾。如果说有什么不愉快的事,那就是她时常与我父亲发生争执,有一次还为此负气离家,但我希望她能让让老人,为了儿子和我们的家,我坚决不同意离婚。”   查证   虽然双方分歧较大,但陈红妹铁了心要离婚,法院如期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经了解,匡伟明是1991年底外出打工时结识了陈红妹,二人一见钟情,很快就建立了恋爱关系,感情一直很好。1994年12月,二人登记结婚,婚后夫妻感情一直很好。1999年,匡伟明的母亲去世,之后匡便外出打工,家中只剩下陈红妹照顾公公、孩子。不知何因,陈红妹与公公经常产生矛盾。   据匡伟明回忆,自他离家后没多久,红妹多次要求同他一起外出打工,但考虑到儿子上学需要照顾,他没有同意。但没想到这竟引起了红妹的不满,还为此与他发生争吵。他至今仍想不通,向来懂事明理的红妹为何因这件事与他吵闹。2003年1月,红妹在与父亲发生争执后竟负气出走,好不容易找到人后,红妹只说了一句话:“要么同你一起打工,要么同你一起在家生活。”   隐情   庭审中,陈红妹无法出示证据证明丈夫存在过错,相反,言语间却透露出与丈夫之间感情很好,矛盾根源在于公公。   看来,陈红妹离婚的根源在于公公,匡伟明和法官都注意到了这一点。为了解开心中的结,匡伟明当庭质问陈红妹:“你老是和父亲磕磕碰碰,究竟是什么矛盾,你当着法官的面把话讲清楚。”面对丈夫的质问,陈红妹欲言又止,而此时,一旁的匡伟明早已急得抓狂,在他一再追问下,陈红妹断断续续道出了离婚的真正缘由。而她的话,让法官和匡伟明目瞪口呆。   陈红妹说,自从1999年婆婆去世后,丈夫就外出打工,一开始她也没觉得怎么样,但渐渐的,她发现公公看她的眼神不对了。起初,她总是回避公公色眯眯的目光,但后来,公公竟不顾伦理廉耻,对之进行骚扰。先是有意无意地用“荤话”相挑,见陈红妹不理不睬,以为其老实可欺,后又以“咸猪手”故意在其胸部相蹭,继而提出非分的要求。陈红妹断然拒绝后要公公尊重点,可公公竟冒出一句“肥水不流外人田”。此后,陈红妹总是冷脸对待公公。见媳妇态度坚决,公公终于恼羞成怒,故意找茬,惹是生非。为了顾及匡家的颜面,陈红妹没有对丈夫说出实情,独自忍受来自公公的侮辱。陈红妹的忍让换来的只是公公肆无忌惮的骚扰,为此,她以离家出走、要求离婚来吓唬公公。   判决   听了陈红妹的话,对其父亲在外面的这种“业余爱好”早有所知的匡伟明愣住了,他不敢相信他的父亲会对自己的儿媳做出这种事。虽是妻子的一面之词,但孰是孰非,匡伟明将父亲的为人与妻子的品质做了一番比较后,最终选择了沉默。   在了解到陈红妹离婚的真正原因后,法官做了大量的调解工作,但陈红妹仍不肯接受调解。最终法官做出判决:原告陈红妹与被告匡伟明自愿结婚并生有子女,双方应珍惜已建立的夫妻感情,因其他事由,双方存在一定的隔阂,但夫妻之间并无实质性矛盾,原告的离婚理由尚不充分,法院不予支持。据此,法院判决二人不准离婚。   面对这样的判决,匡伟明长长地舒了口气,他表示,将辞去外地的工作,回老家找份工作,陪在妻子身边,用实际行动抚平妻子受伤的心。他也提醒长期在外的打工人,务必要关心留守在家的亲人。(文中人物系化名)金陵晚报记者 陈菲 通讯员 朱道海 陈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