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城新闻
+A-

记者卧底黑婚介:大专生摇身一变成残疾女富商

华夏时报 2004-10-15 09:51:24 ( reads)
想必大多数人都“见识”过电视剧里那一套“先是某温柔淑女,后是某富家千金”,到处招摇撞骗,而后被“无情”揭穿的尴尬局面。捧腹大笑之余,您是否会相信,满大街的婚介所随你拉出一个,就真的会是这样。近日记者暗访中发现,当婚托的条件真的很简单,只要你懂得“放长线钓大鱼”外加“聪明机智”就可上岗。   本报AF小组报道 婚介所本是为人牵线搭桥的,但是,33岁的于先生却被北京的众多家婚介所害得“至今未娶”。他说,“那些看起来只有20多岁的小姑娘很会吊人胃口,我敢保证他们都是婚托”。近日,记者几经周折终于体验了一把当婚托的“感觉”。假扮婚托见一个能得15元团结湖一二条社区内,天和写字楼“金镜佳缘”婚介中心。三楼的两间房和五楼的一间房正是他们的“根据地”。   说明来意后,一位自称刘阿姨的中年妇女热情地迎接了记者。“阿姨”给记者认真算了一笔账,“见一个能得15元,不费什么唇舌,人家还能给你买东西,衣服、钻戒随你要”。“时间长了,你们就懂了,男人的钱特别好赚,一次一两千都很正常”。据了解,这家婚介还有专门的“见面地点”,水锥子的一家酒楼是他们的“根据地”。自己带人去消费,能从所花费的金额中提取40%,酒楼还会帮你介绍客人,但是那样你只能提取20%。   “阿姨”拿出登记表,告诉记者要如实填写,至于身份再由她们来帮着改写,保证不会出漏洞。   有鱼上钩 摇身变成“残疾女富商”   昨天上午,记者接到“阿姨”的电话,表示已经“有人来了”,要火速赶去。三楼的一个房间内,刘阿姨迫不及待地让记者记牢“身份”,这是被她们精心包装过的。“女,29岁,北京户口,有车,有房,但左臂轻微残疾。平时看不出来,可拿起杯子都会感觉吃力。”至于职业,刘阿姨一再叮嘱在西单、蓝岛等多个商场有不少柜台。就这样,摇身一变记者成了轻度残疾的女款姐。   10点刚过,征婚者准时到来。男子个子不高,面部黝黑,看起来有30多岁。“我们好不容易给你们搭上桥,你们自己聊聊吧,要是不方便,就到外面谈。”阿姨热情地说。   “男子汉得有点男子汉的样儿。可别问人家姑娘电话,人家是金卡会员,电话不能随便给别人,要不我们中止对她的服务,你等于害了她。”阿姨对男子说。   “你们家是哪儿的?”记者假装配合着先开口。“我是河北农村人……”男子开始自我介绍:“你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上这来,我已经被好几家婚介所给骗了。”显然,他并没有完全相信记者的话。   “先这样吧,那我先走了。”按照阿姨事先的安排,记者“暂时退场”,躲到了五层的另一个房间里。   “那我也走。”男子也想告别。“先别走,进来聊聊,怎么样?要是可以就交钱入会。这个不行,再给你介绍一个,直到你满意为止。”“婚姻是大事,不能用金钱衡量,你说是不是。”两个阿姨一唱一和,拖了很久,才放走他。   身份靠编 “大专生”又成“多病待嫁女”   坐在一旁帮忙冒充“征婚者”的另一位记者这时也派上了用场。才走不久,那位男子又打来电话,说还想和刚才旁边另外一位小姐聊聊天,这可乐坏了“阿姨”:“快,给她想想身份。”   紧接着,记者从原来的“大专生”身份一下子成了一个“家住怀柔,体弱多病的独生女”。   “记住,你27岁,从小身体不好,爱生病,需要人照顾。父母开了一家养殖厂,家庭富裕,唯一的心愿是希望尽快帮你找个贴心的好男人,所以来帮你征婚。明天报纸上就会有你的征婚广告,要记住了。”   刚才那位征婚者回来了,和记者聊了几句,他似乎很放心了:“你不知道,现在婚介骗人多,我不敢轻易相信。我把地址留给你,你可以去打听,我是地道人。”   这样,记者接了当婚托之后的第一位“客”。   特殊服务一年会费3800元“怎么样?简单吧?就是随便说上几句,等他入会了,我就给你钱。   10个一结,一个15元。”记者注意到,墙上贴着的会员入会标准。最低的580元/年,最高的3800元/年。阿姨说,3800元的是特殊会员,要提供特殊服务。“如果你们能‘上门’,当然会挣得更多。”   律师说法这种现象属于法律漏洞北京市乾理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刘自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婚托现象是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个别人为了各种目的自愿从事婚托工作,这给黑婚介留下了生存空间。这种行为属于民事行为但具有欺诈性,而且很难取证,即便在不同的婚介所看到同一人在征婚仍然不能说明问题。刘律师表示,到目前为止仍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来对此现象加以控制和管理。   刘律师建议广大消费者,去一些规模较大或有政府背景的婚介所征婚,这些地方可能会让人稍微放心一些。此外,一位从事法律工作多年的资深律师表示:“我个人认为这应该属于法律漏洞。”   还有现代红娘吗?“婚托一战”终于大功告成。拖着疲惫的双腿,还有一颗忐忑着的心,记者在想:就凭“高阿姨”和“刘阿姨”那一张“红脸”和一张“白脸”,于先生们怎么能不心甘情愿送钱去?结婚可是大事,所以您来这里,可是您真的来到这里,您就真的甭想结婚了。   古代“神仙红娘”牵线“牛郎织女”,虽然他们不能天天在一起,可“红娘”却成就了人间最美的一段佳话;现代“红娘”牵线无数,如果他们真心实意牵线搭桥,不怕你找不到有缘人。可是真的还有现代版“红娘”吗?真的还有真正的婚姻中介吗?记者在怀疑。   一个大专生,摇身一变能成为“体弱多病待嫁少女”,能成为“有车有房残疾女富商”;一个婚托能看人几眼,就“捞”15,吃人一顿就有提成;一个傻乎乎的“征婚者”能大把大把的掏银子,还目光“虔诚”地投向“阿姨”。您看这婚姻中介真是费了一番苦心。   “佩服”之余,记者很想知道,这些表面合法注册的婚姻中介,其中的暗箱操作有人能管吗?

热门评论

Lo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