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反杀案过去1年:已被许多人淡忘,却悄悄改变了他们的人生(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对很多人来说,8月27日这一天将平凡无奇,但他们却忘记了在一年前,在江苏昆山遭遇生命威胁的于海明,如何在绝境中反击;司法机关对这起事件的处理,又如何定义了“正当防卫”。这件事告诉我们,面对不法侵害,正确的防卫姿势不止有跑和躲。

【昆山反杀案定性为正当防卫】

(image) 昆山反杀案案发现场,白衣男子是于海明

2018年8月27日晚,江苏省昆山市一轿车与电动车发生轻微交通事故。争执中,车内男子刘海龙拿出长刀,连续击打于海明。之后长刀落地,于海明捡起长刀追赶,刘海龙被砍伤倒在草丛中,最终死亡。案发当晚,现场的监控视频就在网络上流传开来,引发了举国关注。网友们普遍支持于海明,但对于“他拾刀在手后继续加害刘海明”是不是正当防卫,分歧很大。28日,于海明被刑拘。

从故意伤害到正当防卫,于海明经历了人生中最难忘的5个日夜,他哭着说:“我当时脑子嗡了一下,感觉就死了,跟做梦一样……”2018年9月1日,昆山市公安机关以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为由对该案作出撤案决定,这源于:于海明无法排除刘海龙跑回车里取出其他“凶器”的可能性,所以追上去继续加害是出于自觉不安全,属于正当防卫。

这意味着在今后正当防卫的时长大大提升了,直到行凶者远离现场或完全不能对受害者构成威胁,正当防卫的合理性才算解除。

(image) 于海明老家陕西宁强县,于海明的哥哥于建林(化名)接受媒体采访。IC photo

但很快,于海明和家人又陷进了另一种烦恼当中。很多热心人捐款想帮助于海明儿子抗癌,但于海明坚持拒绝。他告诉哥哥于建林(化名),等再过段时间,伤好了,他就外出工作,这两年可能苦一点,但是过去就好了。

“面对飞来横祸,能否勇敢自卫?”昆山反杀案给出了答案。但当你路见不平,听到邻居在喊“救命”,你应该相助吗?

【赵宇案:从“故意伤害”到正当防卫】

(image) 事发地,邻居邹女士出租屋的楼道里。IC photo

2018年12月26日晚,租住在福州市晋安区某公寓的赵宇听到楼下有人呼救,前去了解情况,看到一女子正被一男子掐住脖子,便上前拉开。一番拉扯中,赵宇踹到男子腹部。这一脚,让赵宇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刑拘了14天。

在被拘留的第二天,赵宇的孩子出生,没能陪在妻儿身边成了赵宇的终身遗憾。被释放后的他担心即将面对的对施暴者的巨额赔偿,以及有可能进一步的刑事制裁。

(image) 案发后,赵宇和妻子面对未来一筹莫展。IC photo

2019年2月17日,倍感冤枉的赵宇发布微博求助。事件即刻引发全网关注,而涉嫌侵害该女士的男子,像没事儿人一样,平日里还在打麻将。乃至于有网友调侃,“强奸未遂打麻将,见义勇为十四天”。2月20日,警方将赵宇移交检察院。

(image) 赵宇获公安局签发的见义勇为确认证书。图:福建新闻网

3月1日,检察机关对赵宇作出了绝对不起诉决定,认定赵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3月19日赵宇收到了由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签发的见义勇为确认证书。3月22日,赵宇迫于安全考虑,选择离开福州,期望开始一段新生活。

【河北涞源反杀案家庭的绝境重生】

家住河北涞源的王新元一家和在福建福州打工的赵宇相隔千里,人生当中并没有什么交集。但在今年的3月初,他们的命运却因为一个法律热词被紧紧地连在了一起。一北一南的两个家庭的命运逆转的背后,是对“正当防卫”深刻的法律思考,它不是简单的“以暴制暴”,而是“以正对邪”。

(image) 晓菲父亲王新元受伤后。受访者供图 澎湃新闻

被女孩拒绝,就要杀女孩全家——“涞源反杀案”里面的情节,让家有女儿的父母们捏了一把汗。2018年2月,河北涞源的晓菲(化名)在打工时认识男子王某。王某向晓菲告白遭拒后,多次到学校、家里进行骚扰侵犯。7月11日深夜,王某持凶器闯入晓菲家,一家人反击时造成了王某死亡……

(image) 王新元接收不起诉决定书。图:正义网

2018年7月12日,晓菲一家被刑事拘留。2018年8月18日,王新元、赵印芝被涞源县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赵印芝曾经有一个用菜刀连续劈砍王某颈部的行为,这也是案件引起普遍争议的一个焦点。该案被移送审查起诉后,涞源县检察院两次退回补充侦查。

(image) 时隔8个月后,晓菲一家人再次团聚。图:正义网

2019年2月24日,涞源县公安局作出决定,不追究“反杀案”当事女大学生晓菲刑责。3月3日,河北省保定市检察机关认为,王某携带凶器夜晚闯入他人住宅实施伤害的行为,属于刑法规定的暴力侵害行为。王新元、赵印芝、晓菲的行为属于特殊防卫,对王某的暴力侵害行为可以采取无限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案发后的235天,这个意外卷入反杀风波的家庭,历经恐惧、担忧、起伏,终于再度相聚。4月3日,王新元夫妇决定放弃申请104万元的国家赔偿。其子王欢称,全家只希望能平静的生活。

2018年5月20日晚,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郊外一村庄内,与董民刚妻子有不正当关系的刁贵利在醉酒后翻墙闯入,用随身携带的车钥匙戳扎致董民刚满脸是血,要求董民刚写离婚协议,并对董民刚进行殴打、辱骂。最后董民刚举起了一把剪刀扎向刁贵利,两人倒地扭打......最终刁贵利被刺中颈部动脉和心室,倒在血泊中。

(image) 董民刚所在村的970余名村民签名、捺指印求情。央视截图

公安机关认为董民刚涉嫌故意杀人罪,并构成防卫过当,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2019年2月18日,在经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自行补充侦查后,河北省邢台市人民检察院认定董民刚在想逃出屋门未果被拽回来继续挨打的情况下,他才随手拿起剪刀实施防卫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刁贵利的不法侵害行为持续进行,那么防卫行为也不会停止。因此,董民刚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对董民刚作出不起诉决定。

(image) 董民刚与家人团聚。图:中国之声

2019年5月21日,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对刁贵利家人提出的申诉作出复查决定,维持邢台市人民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历经一年风雨,董民刚一案落下了帷幕。董民刚没想到自己能被释放。回到家里三个多月了,生活还在继续,但他说,这像是做了一场梦。董民刚:“到最后释放的时候,我感觉站都站不稳,心都快跳出来的那种感觉,特别激动。以后打算,多赚点钱,给家里最好的生活,好好过日子。”

【法不能向不法让步】

(image)

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了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明确正当防卫的界限,其中“于海明正当防卫案”入选案例。这些案例专门阐释正当防卫的界限和把握标准,进一步明确对正当防卫权的保护。

2019年3月12日,在两会最高检的报告中,当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谈到“于海明案”和“赵宇案”时,短短一百余字被掌声打断了两次。

(image) “昆山反杀案”检察官王勇。图:新京报

2019年6月25日,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和“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表彰大会上,“昆山反杀案”检察官王勇获得中央表彰。此前,他还获得CCTV年度法治人物称号。

从2018年的“昆山于海明案”,到“福州赵宇案”、“涞源反杀案”,再到“河北巨鹿案”,有关正当防卫的讨论,不断挑动公众神经。在遇见不法侵害时,是逃跑,还是反抗?司法机关对以“昆山反杀案”为代表的案件的处理,也许一时会被大众淡忘,但背后所体现的理念,将不断叠加,让“法不能向不法让步”的秩序理念浸润到社会风气中。


sideline2018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百姓要的只是公平。
sideline2018 发表评论于
卖孩子的控以重罪。就行了。
sterlingbar 发表评论于
人贩子处死刑主要顾忌到被拐孩子的安全。否则为了逃避死刑,孤注一掷杀害被拐孩子毁灭罪证,反正都是一死。
我是干枯的胡杨^_^ 发表评论于
还有,对贩买拐骗孩子的处以极刑,这法后来通过了吗?还是被公知们以人权为由搁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