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尿检官有一人竟是建筑工人 承认不懂兴奋剂检测(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北京时间11月19日,据新华社报道,在去年9月4日晚给孙杨进行兴奋剂检测团队中的检测助手并没有资质,只是一名建筑工人。随后,孙杨转发凤凰网微博发声:感谢尿检官的诚实和勇敢!

  孙杨案中的三名IDTM测试人员中的一位透露,他不是受过培训的兴奋剂检测助手(DCA),而是一名建筑工人。这位要求匿名的助理透露,在孙杨听证会开始的前几天,他曾经以中文书信的方式向CAS和WADA提供证词。他坦白道:我是一名建筑工人,我每天忙着工作,从来没有人教我怎样进行兴奋剂检查,我也没有接受国相关训练。我同意按照他们的要求,在公开听证会之前的视频会议上发言,但是我准备好了,却没有人联系我。



  

(image)
 

  北京时间11月19日中午,孙杨转发凤凰网微博发声:我要感谢尿检官的诚实和勇敢!他站出来承认当晚对我进行拍照,他也承认从来没有人教他如何进行兴奋剂检查,没有受过相关训练。在听证会前,他对仲裁庭表达愿意视频作证,CAS却没有联系他。但是,真相永远不会被谎言掩盖。

北京时间11月18日,孙杨听证会在瑞士举行,听证会结束后,据新华社最新英语报道,在去年9月4日晚,兴奋剂检测团队中的检测助手并没有资质,只是一名建筑工人。


  

(image)

  原文截图
 

  全文报道如下:

  新华社杭州11月18日电:孙杨案中的三名IDTM测试人员中的一位透露,他不是受过培训的兴奋剂检测助手(DCA),而是一名建筑工人。

  孙杨11月15日在瑞士举行的公开听证会上表示自己无罪,此前,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因怀疑孙杨涉嫌违反反兴奋剂规则对孙杨和国际泳联提出上诉。

  这位要求匿名的助理透露,在孙杨听证会开始的前几天,他曾经以中文书信的方式向CAS和WADA提供证词。

  “我是一名建筑工人,我每天忙着工作,从来没有人教我怎样进行兴奋剂检查,我也没有接受国相关训练。”

  “我同意按照他们的要求,在公开听证会之前的视频会议上发言,但是我准备好了,却没有人联系我。”


(image)
 

  在今年1月份接受采访时,这位助理透露,去年9月14日,一名反兴奋剂检查官联系他,这位检测官和他是中学同学兼同乡,但是他们在去年之前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2018年2月才在同学聚会上重新见面。

  “那天晚上,她打电话让我去火车站接她,然后开车带我去孙杨家,车里还有一名女士,她是负责血液采集的助理。“

  “检察官让我一起去洗手间,据我所知,她想叫我去监督孙杨采集尿样,因为其他两个人都是女性,所以我就同意了。”

  “孙杨在中国是大明星,我第一次见到他非常兴奋,所以我在房间外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当我坐在房间的时候,我还想继续拍照,但是被孙杨制止。”

  “然后他(孙杨)要求我们每个人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我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随后孙杨表现,我不是专业的检测人员,不应该待在检测室里。”

  11月15日听证的时候,孙杨也表示,检测助理非常不专业,所以他想知道资质。事实上孙杨随后发现,三名检测人员都缺乏足够的资质。

  听证会当天,三名检测人员没有出现在现场,孙杨还提出疑问:“你们有胆量在公众面前说出真相吗?”

  这位助理表示,自己当时离开了检测房间,检测官出来几次,给他看iPad上的英文内容。

  “我不懂英语,也看不懂上面的英文内容,然后我就把iPad还给了她,我不知道检测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

  “我对兴奋剂检测完全不懂,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的角色是什么。我只是因为中学同学的请求,来帮助她的,我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建筑工人。”他补充到。

老李子 发表评论于
孙杨用的锤子也是建筑工的吗?
JonesJunior 发表评论于
只是监督你不要做假,不需要培训吧
想不开1 发表评论于
东拉西扯可能不是最好的策略
一鸣同学 发表评论于
砸血样是担心被做手脚吧。如果真有心黑他在血样里检测出什么,哪怕过后结果不作数也百口莫辩。就好比一个人被以嫖娼抓走,就算最后澄清获释,在外人面前也说不清了
天眼里人 发表评论于
“我是一名建筑工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多可笑!
Zhisou 发表评论于

是小孙的粉丝不就正好作弊了嘛, 小孙太过疑心以致错过机会。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飞行检察官不会到了某地去劳务市场随便拉个民工就去检测。

所以这里面疑点太多,这人头衔是什么,谁雇佣他的,怎么被雇佣的都不清楚。不是跟着检察官去的都是和检测有关的专业人士。说不定就是个临时请的司机呢。如果他是国际反兴奋剂协会的正式员工,那他怎么白天黑夜的干工地的?

天方夜谭一样的故事,新华社也照登?
早睡早起01 发表评论于
不要侮辱建筑工人。党让你是啥就是啥。
soleil2002 发表评论于
太隨意了吧
zhuniang 发表评论于
我想再强调一下义工的定义,义工时义务工作者,虽然不拿钱,但也有专业规范,标准工作程序,专业道德,职业操守的要求!!! 不是什么从马路上随便拉一个人就可以做的!!! 否则,不是极其不严肃,极其不尊重和不负责任?! 这里的义工也是要申请,要考察背景和资质,然后面试的!!!

随便拉一个人,去看/监督一个社会名人撒尿,如果这个‘随便’拉来的人,有些道德良心还好,否则的话,这人事后不是可以到处去宣扬吹嘘他当面监督过孙杨,某市长,某省长,某主席,拉尿??!!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投票表决,你觉得那个中国人有没有使用兴奋剂?
thetruth111 发表评论于
西方的药检机构就是天大的笑话!!可耻。当然,楼下为西方的药检机构辩护的反华蛆们也同样可耻!!
Nick32 发表评论于
有多少运动员的飞检需要去做?所谓尿检官只需完成尿样收集即可,平日一般都由受检者本人自己做,为了防止作弊需他人监督过程的实施。至于兴奋剂检测并不是样本收集者的责任,懂不懂也不重要。
liondiden 发表评论于

西方很多国家参与奥运的运动员都不是专职的。他们的本职很可能是水暖工,企业职员等,他们参赛甚至要花费自己的钱或自己去拉赞助的。

只有中国的运动员都是国家从小供到大的运动员。美名其曰为国争光。

可能孙杨的脑子里很嘲笑西方呢,咋不给钱还当运动员?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总是我 一定觉得不认识的三个人给你验血,你发现其中一个是建筑工,而不是医生。然后,欣然接受检查结果:你是个艾滋病。你不接受这个结果,于是医生不仅证明了你有艾滋病,而且证明了你爸妈也有可能是艾滋病人,需要接受治疗。
这是非常正常,正确,以及民主法制自由的做法。
liondiden 发表评论于

国际机构里的专业机构也好,即使国外的专业训练队,好多人都是兼职的。

只有中国有特色全是专职的,反正吃纳税人的粮不心疼。
onlyanswer 发表评论于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些国际组织贪污腐败无所作为,偏偏西方一些单细胞生物还特别崇拜他们
zizifan 发表评论于
假新闻
lao-fei 发表评论于
检察官和助理都是中国人啊
gunit 发表评论于
新华社
thrawn 发表评论于
新华社和孙杨都看不起建筑工人?
这已经违反WADA检查过程因为此人不是检察官
zhichi 发表评论于
这个的粉丝行为如果激怒孙说明孙对检验本来就是反感的。所以我觉得是粉丝的行为让监督行为变得比较尴尬。孙有权利拒绝尿检但没有权利拒绝血检。
Young10987 发表评论于
巨婴与否和是否有兴奋剂违规是两回事。
读者用户1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很多读者都断章取义,杨说的很清楚,是因为建筑工直接向他拍照片而惹恼了他才认为检测团队不对劲,而在生气的情况下发现对方不合资格的时候才砸的尿,这都很合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他倒可以选择让检测团队取走尿尿然后投诉他们的不专业。或者检测团队可以再派有资格的团队过去道歉而取样本。
血刀老祖 发表评论于
建筑工人怎么啦!难道接尿都不会?尿尿也要培训?不培训是不是就不尿尿了?
莫言无语 发表评论于
当事人只是工作,在这里只是证人,不是原告,需要时可以传唤。
fengyuzhe 发表评论于
Good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噤若寒蝉身
当有鬼叫门
三个空座椅
都是天朝人


ANGELS 发表评论于
当事人为什么都不出庭?
杀敌三千,自伤一万 发表评论于
咱党媒新华社说的,俺信。是黑是白不重要,立场很重要。
挚友 发表评论于
在美国养过孩子的都应该知道,即便是国际比赛,很多服务人员是义工。收集尿液的人和检验尿液的人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总是我 发表评论于
搞工程的人都知道,没有资格证书的一样可以从事工程设计,但是要由注册工程师全权负责设计的内容。换句话说,我可以雇个学生帮我做设计,但最后我会盖章签字,一切责任在我。
czhz 发表评论于
不懂兴奋剂检测
----------------------------
以后监考物理的都必须是物理学博士,否则没资格监考。
shanghai70 发表评论于
新华社和孙杨都看不起建筑工人?
监考官是建筑工人你孙杨就可以作弊?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楼下可以啊,孙杨赢的几率,跟飞行药检官随便从大街上找个建筑工人的几率一样

我都想问问他们怎么认识的,难道是去劳务市场随便拉一个?

新华社也不仔细考虑一下就发这种“匿名人士”,恐怕会栽
土拨鼠拨土 发表评论于
医生的助手是不是无需资质就可为病人服务?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看人撒尿不需要资格证?下次你去体检去,让没资格的人给你检查!孙杨怎么要求不重要,别人是不是接收类似的程序不重要,重要的是药检临检规定是咋样的!如果规定要求所有的人员都必须拥有并且携带资格证,那么孙杨就有理由拒绝检查!
视法规如无物么?习惯了不按法规办事,碰上个较真的,还好意思辩解自己一向如此。是哦,你一向都超速驾驶,碰上警察了,你敢说你一直都如此从来没有撞死过人别人都在超速警察也没有抓所以你不该受罚?
莫言无语 发表评论于
试样采集过程,人员是服务性质的,不是法院检察院必须要求过程必须经得起司法程序正义。难道孙子需要采用司法程序采集试样。
zhichi 发表评论于
有时签合同签字需要公证,公证有时要求有目击者,公证员需要认证资格但目击者不需要,这个农民工就是取样目击者,估计就是需要在孙杨身后的那个人。但这个人的表现太差了让孙不愿意可以理解,其实孙应该要求换一个人,这就出现了让他妈监督的问题。
总是我 发表评论于
这就如同在考场上,考生不需要关心监考老师是不是有监考资格证。
总是我 发表评论于
如果检测官让孙杨自己去采样,不用人监督,他会不会有意见?应该不会。所以这个监督人对孙杨来说是可有可无的,所以不存在资质问题。
相反,因为监督人是检测官的助手,只有检测官才会关心他的资质,只要检测官信任他,一切都不存在问题。而这不关孙杨的事。
事实上,检测官做了让步,让他母亲监督,正是因为监督者不需要任何资质,就是个人证。
HESS 发表评论于
虽然希望孙杨能够顺利过关,但是感觉这次官司凶多吉少。检察官助手的资格问题和孙砸血样完全是两件不相干的事,孙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里完全是无知。虽然引导了舆论的同情,但是法庭裁决面前不会加分的。而且孙的借口是怕不合格人员栽赃他的血样也是不成立,所有的兴奋剂检查为了防止作弊,每份样品都分A,B保存在不同的地方,没有人能够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同时作手脚,如果A样品检测出问题,你可以申请重检B样,必须两个样品结果一致才能成立。这次事件既然能够立案调查,至少主检察官的资格是没有问题的。质疑背后的黑手操作也是无法加分的,只是一厢情愿巴了。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飞行药检每年几十万次,程序应该是很清楚的,比他大牌的运动员多得是,从没人要求助手当场出示资质,也没有人当场发飙,就很说明问题
nikecap53 发表评论于
新华社,呵呵!不多说啦。
泰凉 发表评论于
做检测的人从出发开始就违反了规定—————不具备检测员的资格,这还有什么可叽歪的?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可能的剧本是,飞行药检官到达,要求当地反兴奋剂机构提供助手,现在这几个助手被党国重点关注,所有资质证书销毁,按党国要求成了工地民工
Zhisou 发表评论于

只负责搬运又何须懂兴奋剂!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国际反兴奋剂组织带一个民工去尿检

怎么看怎么不信

新华社这次可能要栽
莫言无语 发表评论于
男护士很少吧!难道以前这孙子每次尿检都要求男护士?
zhongguoren8 发表评论于
说了半天都是细枝末节,不是重点。

你不心虚为什么要砸血样呢?这不是明摆着说血样有问题吗?
gamlastan 发表评论于
很恶心
5AGDG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个程序正义的问题。有实际案例,美国警察看着一个黑人不顺眼,就截停了他的车,从里面找出毒品。因为警察没有合理理由检查,所以法官判决黑人无罪。孙杨同样是程序问题,即使判决无罪,也不影响事实就是个药罐子。
kedi888 发表评论于
看撒i尿取样也有资格证问题吗,不是瞎子都可以吧,取样是孙自己取,建筑工只是监督而已,有何不可。相反,建筑工是孙粉丝,可能孙更容易作弊,如果他想的话。
barryv 发表评论于
他的角色就是车夫,当然让他监督撒尿是不恰当的,虽然这事一般不用培训。
点点点点点 发表评论于
他下一次比赛必有嘘声
barryv 发表评论于
应该没有规定必须男护士监督男运动员采尿样吧,否则就不会只两个女护士去,提出这个要求是不合理的。感觉就是制造障碍不让采样。
not_bad 发表评论于
三名检测人员没有出现在现场,孙杨还提出疑问:“你们有胆量在公众面前说出真相吗?”

他们真的不敢。
zhichi 发表评论于
他的工作就是看孙取尿样,需要培训吗?这个就是那个兴奋的拍照握手的粉丝吧?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非法获取的血样必须销毁,而且必须当着双方的面,这是很容易理解的规定。至于是不是可以或者不可以用榔头砸,那属于枝节问题了。
humimm 发表评论于
这也不是砸血样的理由啊,这行为太让人浮想联翩了,孙杨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了。这案子就算是他赢了,他的体育以及相关事业,也基本上是完蛋了。
humimm 发表评论于
这也不是砸血样的理由啊,这行为太让人浮想联翩了,孙杨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了。这案子就算是他赢了,他的体育以及相关事业,也基本上是完蛋了。
bluetag 发表评论于
这些人现在根本不敢去做对孙杨不利的证,否则就该去申请难民了。
aaron1970s 发表评论于
到底多少黑手要废了孙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