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界人士:全国人大声明从根本否定香港法院违宪审查权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臧铁伟19日就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司法复核案判决发表谈话称,11月18日,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作出一项判决,其中裁定香港《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简称“紧急法”)部分条款不符合香港基本法,致使有关条款无效。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此表示严重关切。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image)

中国内地和香港多名法律界人士对《环球时报》表示,全国人大法工委的谈话不仅预示,香港高等法院对“紧急法”的裁决违反《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决定,更是从根本上否定香港法院拥有的在《基本法》方面的违宪审查权。

人大声明从根本否定香港法院违宪审查权

据香港“01”等媒体报道,香港高等法院18日颁布判词,裁定 “紧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属违反《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因此“禁蒙面法”也违宪。

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19日的谈话中指出,根据香港基本法第8条的规定,包括《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在内的香港原有法律,除同香港基本法相抵触或经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1997年2月23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作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条处理香港原有法律的决定》,已经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因此,该条例是符合香港基本法的。

谈话称,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判决的内容严重削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我们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南开大学法学院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19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基本法》第158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对《基本法》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内的条款自行解释。但是,如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需要对《基本法》中关于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务或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的条款进行解释,在对该案件作出不可上诉的终局判决前,应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有关条款作出解释。

李晓兵称,尽管“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和“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之间的界限经常存在模糊,但在本案中,香港高院已对全国人大常委会过去做出的有关紧急法和基本法的安排做出否定,已必然超出香港特区自治的范围,全国人大在必要时可以也应该进行释法。他表示,香港法院拥有司法权力,全国人大拥有立法权力,两种权力可以就同一事物各自表达观点,但全国人大对法律的解释权拥有最高的法律效力。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邓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法工委发言人的话预示着香港高等法院对“紧急法”的裁决违反《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决定,更是从根本上否定香港法院拥有在《基本法》方面的违宪审查权。尽管此时香港高院的判决还不能直接失效,但法工委的表态已是一记“警告”,全国人大的正式决定内容已完全可以预期。

19日,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发表谈话称,香港高院原讼庭的有关判决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将产生严重负面社会政治影响。国务院港澳办将密切关注此案的后续发展。

多名法律界人士揭高院裁决荒谬之处

据香港“东网”报道,香港高院18日颁发书面判词称,紧急法授权特首会同行会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可订立紧急规则的权力,是违反《基本法》中涉及特首、行政会议及立法会的职权的规定,因此属于违宪。除“危害公安”之外,紧急法亦授权特首与行会在“紧急情况”下订立规则的权力,对于此权力有否违宪的问题,法庭今次就无作裁决。

对此,李晓兵表示,申请方的要求和法院的判词显示出,他们对紧急情况下立法的“原旨”存在严重的理解错误。香港高院混淆了在特殊时期和常规时期立法的区别,他们误认为订立规则的职权不在特首而在立法会等立法机构,但这是常规时期的立法要求。“既然是紧急法,其本意就是在特殊时期赋予特首紧急处置的权力,不走立法会的审议程序,以尽快恢复秩序。”

他批评称,做出这项裁定的高法法官“脑子大概还停留在恐龙时代”,本质上是因为他们完全无视或不愿承认今天香港社会秩序的严重混乱。此举无异于对香港的乱局火上浇油,也等于明确站在了暴徒的立场上,用法律武器释放出“声援暴徒行为”的政治信号。

香港著名律师黄英豪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日的凌晨,当时的香港立法机构已在中英联络小组的同意下,一揽子通过了包括“紧急法”在内的一系列符合中英双方共识的港英时代法律法规,使其“坐直通车”直接成为新成立的特区的成文法,并随后上交全国人大备案。所以,此次香港高院做出这一裁定的理由之一——认为“紧急法”这一港英时代遗留的法例与现行的基本法精神不兼容——并不能成立。

“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认为香港的任何一条成文法不符合《基本法》或宪法,可以将其发回特区立法机构重审。但是,在过去22年中,全国人大从未提出重审要求,‘紧急法’没有违反宪法或基本法,这是毋庸置疑的。”黄英豪称。

“高院做出这个裁决还有一个原因是有法官担心特首可借‘紧急法’肆意立法,不受制约”,香港著名律师、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对《环球时报》表示,虽然特首在紧急情况下被赋予临时立法权,但并这不意味着特首不受监督,“特区政府隶属于中央政府。如果担心特首在紧急情况下滥用职权,不受立法司法的制衡,那么不要忘记,还有中央人民政府在上面。法官的担心并不成立。”

黄英豪建议,此时特区政府应双管齐下:一方面律政司应提起上诉,列举其他国家和地区实施“紧急法”和“禁蒙面法”的判例,要求重审;另一方面,既然香港高院也声称,无法裁决特首在紧急情况下定制规例的权力是否违宪,“那么特区应该帮助法庭,立即向全国人大提出释法请求,请全国人大明确这一问题”,他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12月正好有会期,可对相应问题作出明确解释。

何君尧则表示,律政司提起上诉,整个过程可能要耗费两到三年时间。因此,在当下香港面临止暴制乱巨大挑战的时刻,有强烈必要同时启动人大释法,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现行香港止暴制乱的需要、从公众安全出发,解释特首用“紧急法”行使临时立法权是否合法且客观需要。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洪为民19日对《环球时报》表示,一旦全国人大释法,所有香港法院必须要按照人大的解释去做出判决。他表示,人大释法有三种方式:由香港终审法院提出,由特区政府提出,或由人大主动释法。

高院裁决让香港警员与守法市民寒心

香港高院的裁决18日一公布,就已引发香港民意尤其是执法群体的强烈反弹。“这个法官不是居住在地球吧?!”在接到《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电话时,香港前警务处长邓竟成愤怒地表示,“我感到非常失望。”他同时批评称,高院此举会让“一线警员寒心,让守法市民寒心!”

18日晚些时候,《环球时报》记者在香港街头看到,由于警方当天已宣布暂停执行“禁蒙面法”,很多戴着黑口罩的暴力示威者又蜂拥而出。当晚,有接近一万名黑衣人戴着口罩在九龙一带活动,并爆发激烈的暴力行为。这让许多市民感叹,过去一个多月止暴制乱刚有一些成果,是否就要即刻化为乌有?18日下午,香港警方在发布会上也表示,“禁蒙面法”在过去一个多月中对警方执法有帮助,因为它可以阻吓暴力示威者为所欲为。

邓竟成批评称,一些人称赞香港“司法独立”,但他们不明白,看上去“互不干扰”的行政、司法等权力是建立在“一国两制”基础上的,这些人对“一国两制”没有足够的尊重,只谈“两制”,不谈“一国”。“高等法院判裁定‘紧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属违反《基本法》’,我觉得非常荒唐、可笑。”他反问道,“这个判决会让人怀疑,法院是否为了达到一个目标或看法才有的判词?”

“订立‘禁蒙面法’是有国际惯例的,为什么香港不可以有?且判案人员不单要看法例,还应该看制定条例当时、当地的特殊情况,应该以一个地区的最大利益为大前提。”这名香港前警务处处长表示,“禁蒙面法”会让警员在执法时更加方便提取证据,也对一些示威者有阻吓作用。“高院此举让所有每天在街头面对危险情况但仍然坚守的一线的警员感到寒心!也让守法市民寒心!他们会感觉,连法律也不能再保护他们!”

李晓兵认为,香港高院的裁决,本质上是“司法渗入政治”,是对香港司法公正的亵渎。他表示,尤其是相关法官在香港警队刚刚采取更强硬措施的时候颁布这一裁定,其在时间节点上的精心选择恐怕是意在瓦解特区政府恢复秩序的努力,有极大被外部势力收买的可能性。

五次郎 发表评论于
香港从来没有三权分立,而是行政长官为中心的管制模式。从基本法设计看,行政长官在香港就等于“王法”。比如林正说“老子就是王法”,那可是陈述事实哦,不是吓人的干活。
唯林正的位置要中央"诏准“,包括林正下一级的高官都要中央”诏准“才能合法坐堂。
修车师傅 发表评论于
中国没有三权分立,中共向来混淆立法和司法的区别。人大是立法机构,可以立法,可以解析法律和宪法,但是没有司法权。司法权在法院。法院对案件作出判决是行使司法权。人大可以发表声明,可以嚷嚷某法律怎样解析,却无权改变或推翻法院的判决。其他人,就算是中共高官,也只能嚷嚷,却无权改变或推翻法院的判决。三权分立是优越的制度。林郑也没有办法。
山外山 发表评论于
说好的港人治港呢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这其实就是关于紧急情况下行政分支有无权利不经过议会宣布行政令的问题。
行政令叫行政令不叫法是有原因的,行政令只在规定期限内有效,在美国是两年。
过期失效。
9妹 发表评论于
既然立法归人大管,
那么蒙面行不行 要由人大释法对吗? 其他无关方为什么要狗拿耗子呢?
fguy 发表评论于
怎能让英国人开的法院对中国法律有裁判权!
dreamax 发表评论于
人大常委會說香港法院無權對基本法解釋
就是說的對與人大已經通過認可的香港法律
香港法院沒有權力去推翻它 裁決它是否違反基本法
因為已經有最高權力機關通過它了
dreamax 发表评论于
香港終審法院被人大授權 也可以對基本法做出解釋
但是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 在人大常委會
如果香港法院的解釋和人大常委會的解釋衝突時候
以人大常委會為準
這是寫入基本法的條款
香港法律界人士難道都不學習基本法嗎?
也對 他們對於基本法一向是選擇性使用
對於基本法規定的兩制就大肆宣揚
而基本法關於一國的部分就避而不談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香港法院当然没有基本法审查权,因此,香港法院关于违反基本法的判决,都是不终裁。可以推翻。这是一国体制决定的,香港是中国领土,没有选择余地。主权更不应该被挑战。高院的港府违宪判词,有政治目的,需要立法机关及时纠正。如果高院对抗,就是挑战一国。当然,高院判决会在终审法院纠正过来。不过,这会增加香港混乱时间和社会损失。香港高院,应该停止有政治目的的判定,停止挑战一国。
法治中国 发表评论于
@link2way
你的新的理解我是认同的。但我还想强调一点,人大也罢,人大常委也罢,都只能对法律条款做出解释,但无权对具体案例做出有法律效力的裁判,包括香港法院的裁判是否违反基本法,也无权推翻香港法院的裁判结果。
link2way 发表评论于
按照基本法:
1. 人大常委只有解释权;---没错,人大常委会拥有对宪法和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人大常委会如果认为法院判决违宪,香港法院就必须在以后按人大常委会的解释去判决。
2. 立法或者修法的权力不属于人大常委,而是属于人大;---也没错。人大常委会负责起草法律条文,由人大会议表决通过。
3、裁判权属于香港法院,和人大以及人大常委无关;---是的,香港法院负责裁判,但必须落实人大常委会对宪法的解释,不能违背。
4、人大常委的解释不影响香港法院已决判决,只为香港法院的未来裁判提供法律依据。---只要一上诉,香港法院必须立即改判。
我今年十二 发表评论于
实在受不了那个“野花牌绿蜂胶“的糖尿病假药广告了。这是给了多少钱,每天变着花样的上头条。里面净瞎编一些什么专家说吃天然糖/蜜对糖尿病有益无害。卖假药也要有底线好不好。吃了无效就算了不能故意害人啊。给站方提个醒,要还有底线不是钱奴就赶紧把那些垃圾撤了吧。谁家都有父母,别助人伤天害理。
喜大普奔 发表评论于
"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
true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中国有一大堆垃圾,中共给这堆垃圾起了个名字叫法律,并指着这堆垃圾说中国有法律。这就是传说中的指鹿为马!
法治中国 发表评论于
如果香港法院无权裁判是否违反基本法,那么谁有权?人大常委会的解释权是为谁提供法律依据?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人大里有外籍人士都会被开除的,人大不违宪,违宪的是香港法院
法治中国 发表评论于
可见,对与香港法院对是否违宪进行裁判的权力,香港民众、香港政府、中央政府、人大、人大常委、共产中央一直以来都是认同无异议的。
法治中国 发表评论于
所以依据基本法,对于香港政府或者立法院的法律法规是否合乎基本法的裁判,一直以来都是香港法院的权限范围,比如2005年,香港法院就裁定,《公安条例》赋予警方限制集会游行举行的权力,并未违反《基本法》。
东方明月- 发表评论于
哪里有警察,哪里就有暴力!政府不受法律制约,必然导致暴力!政府先把和平示威用各种手段压迫成暴力抗议,然后再用武力镇压暴力抗议。这样的事是独裁国家的惯用手段。

然后呢?然后就宣传和洗脑,就是不解决问题。这是独裁的生存之道。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决不解决提出的问题,因为它们就是问题本身!
pconline 发表评论于
党领导一切也是托词,准确的说是东西南北中,工农商学兵习袁二领导一切,想日谁就日谁
link2way 发表评论于
很多人对宪法和普通法律不能区分,对立法和普通司法审批权不能区分。
香港宪法的立法权和解释权属于中国人大常委会。
普通司法的审判权属于香港法院。
当香港法院对司法审判时涉及宪法的运用和解释,发生争议时,由中国人大常委会裁决和解释。

这是香港基本法规定的。没有任何矛盾。各行其职。
香港的宪法由中国人大常委会负责,体现一国的本质;
香港普通司法审判权属于香港法院,体现两制的区别。
发表评论于
20年前高考报志愿,想要学法律当律师,当时在司法部工作的亲戚听了撂下一句话:中国没有法。于是放弃了这条道路,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

中国还是有法的,还很多,但这和法治是两会事。
thetruth111 发表评论于
声明的好,从法律上把仍是殖民地性质的香港高法给否定了, 哈哈!!
liondiden 发表评论于

原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批斗时,也曾拿着中国【宪法】说红卫兵的行为不合法。

结果又怎样了?

当刘少奇老婆出了监狱后,并没有反对那个制度。刘的儿子一样成了高官。

反对文革的声音呢?能听到来自中共高层的真实声音吗?听不到的。因为利益已经又一次把他们邦到了一起,大家正一起忙着发财呢。


WhoCaresWhoYouAre 发表评论于
中共突然发现一国两制是如此碍手碍脚,于是很抽自己的嘴巴,手都不嫌疼。
四牌楼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法律就是太监的性生活。 这些人在地上跪的太久了,根本不知道怎么站起来做人。
onlyanswer 发表评论于
何君尧对《环球时报》表示,虽然特首在紧急情况下被赋予临时立法权,但并这不意味着特首不受监督,“特区政府隶属于中央政府。如果担心特首在紧急情况下滥用职权,不受立法司法的制衡,那么不要忘记,还有中央人民政府在上面。法官的担心并不成立。”
bluemoon1962 发表评论于
这些在这里咬文嚼字的所谓法律界人士,就是一些一直皮着羊皮的狼。他们就是那些黑衣人在法律界的帮凶,目的就是庇护这些打砸抢烧的黑衣暴徒,继续危害香港,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香港基本法事中国人大制定的,当然中国人大有最终的解释权,不管你怎么雌黄
东西北南 发表评论于
沙雕们记住了,这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下的特别地区基本法,是否违反基本法的释法权在中国人大!

dumbttt 发表评论于
党妈就明白跟大家说了罢,党妈手里有军队,我们就得听党妈的,否则坦克上街,就这么简单。什么全国人大,宪法,都是扯淡。
dumbttt 发表评论于
中共未经民主授权,是个非法政权,它的所谓“全国人大”就是个摆设而已,没有任何实际法律意义。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法官整体来说受自己的背景(种族,文化,地位,。。)影响。

本地法官起码应该过半数。
kokuhorose 发表评论于
人大还跟他们费什么话啊,瞎扯皮纯粹耽误功夫。
圣上应该早下决心,拿出我将无我的伟大勇气,直接戒严军管。改特区为直辖市,书记一把手;废英美法系,废三权分立;画像挂起来,红宝书学起来;教材内地版,政治课上起来。

谁敢犯刺儿,轻的思想改造营,重的监狱被肝癌。

一代枪杆子里出政权,二代枪杆子里保政权,谁怕谁!
Leah_lee 发表评论于
一国两制,国在前,制在后,国家利益决定制度,而不是制度凌驾于国家利益。这是一个自然顺序,没什么可讨价还价的。
Leah_lee 发表评论于
你们都看到了,这就是这次运动的收获。暴力示威到的奖赏就是勒得更紧得缰绳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是否最大的法院是共和党的?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川总的官司打到最高发院就一定川总赢,因为共和党的人占多票
西门桥 发表评论于
中共应该明白,世界上无法无天的国家就少数几个,如朝鲜、伊斯兰国、委内瑞拉、中国等,绝大多数国家都是有基本法制的。

你们在香港问题上,在涉及法治的最基本原则上,用一纸声明否定了香港法庭的司法权,从根本上摧毁了香港的整个社会构架,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家都是懂法律的,都看到了你中共的无法无天行为。习近平是无知者无畏,这也让整个世界都更加看清了中共这个脱缰野马对文明的威胁,将更加引起高度警觉。
ANGELS 发表评论于
有法就要依啊,美国也有紧急法,所以川总可以绕过国会办事,但既然给了他这个权利,这样用就没事,除非以后取消紧急法。
晴天好啊 发表评论于
“香港高院已对全国人大常委会过去做出的有关紧急法和基本法的安排做出否定,已必然超出香港特区自治的范围,全国人大在必要时可以也应该进行释法。”
我来问问题 发表评论于
香港人法律是一国的,老是想着反中,中国一直没怎么反对香港。英国殖民时从来没有资格选,现在却说自己受了不公,人不要脸什么事都可以说。
Zhisou 发表评论于

人大每次投票都是全票通过, 领导说是马, 谁敢说是鹿?
kokuhorose 发表评论于

在大陆念过大学的都学过《法学概论》吧, 第一页纸就明明白白地写着:党领导法!
现在的通俗说法就是:东南西北中,工农兵学商,党领导一切!

PYXZ 发表评论于
前提是一国。知道不?
yaohua 发表评论于
橡皮图章也能释法啊?
FGOT888 发表评论于
对一国兩制这么个搞法,香港人抗争是必然的了
keeperX 发表评论于
“特区政府隶属于中央政府。如果担心特首在紧急情况下滥用职权,不受立法司法的制衡,那么不要忘记,还有中央人民政府在上面。法官的担心并不成立。”
LOL.哪壶不开提哪壶
anchoret98 发表评论于
支持香港高院總辭職抗議!
FGOT888 发表评论于
两制却不包括法律制度? 这么公开打自己耳光啊
为你加油0903 发表评论于
不要相信中共机构做出的任何承诺,一个字都不要信。
loneLong 发表评论于
叫嚷要赶走外籍法官的人,你们正在你们的脸上(如果还有脸的话)书写大写的耻辱! 14亿人找不到一个能胜此任的法官。还不让人叫你们猪?
celji 发表评论于
香港法院也不是法外之地。乱港之源就没有国可以管了吗
小山初筑 发表评论于
啧,好一个黄图霸业,唯我独尊啊~~ 中国人大这些人都变身东方不败了
北卡山人 发表评论于
香港已亡,各奔东西吧!
K小K 发表评论于
20年前高考报志愿,想要学法律当律师,当时在司法部工作的亲戚听了撂下一句话:中国没有法。于是放弃了这条道路,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吃货2001 发表评论于
谁能告诉我,在天朝是人大权力大还是党的权力大?这种完全没有明晰权责的政治制度根本让人家不能相信中国是个正常国家。现在还在不停舔共的,请看看近一百年来被党国打倒的受害者名单,这里面包括了大部分的党国高级官员,你们也许就是下一个。记得薄熙来?记得周永康?记得芮成钢?当初他们哪个不比你们爱国爱党?
过滤词 发表评论于
香港法院设党委的日子不远了。
虎翼 发表评论于
《环球时报》代表党的声音。
温莎公爵 发表评论于
各国听好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法制就是这个样子滴!
必须要有 发表评论于
外籍法官滚出香港
空想家王莽 发表评论于
这是撕下面具,赤膊上阵了,
这就能理解为啥香港人拼命反送中法了,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口子一开,什么都会接着来的,

果然如此
小山初筑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哈,还一国两制呢,现在全世界都看明白怎么回事了
worley 发表评论于
中共独裁集团谈法律,就是笑话。

看看世界上只有哪个国家有遍地的上访的访民???
秦城典狱长 发表评论于

"一国两制" 根本就是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