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院无权判《禁蒙面法》违宪 林郑:不评论(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港府10月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引发6宗挑战其合宪性的司法覆核案。香港高等法院最新裁决出炉,判定该法违宪。但中国人大常委和港澳办立刻表示反对这个判决。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在记者会上被问到此事。

(image) 针对香港高等法院判《禁蒙面法》违宪,中国人大常委会除了表示其无权这么做之外,也说“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11月19日)在例行记者会被问到人大常委会和港澳办对香港高等法院判决的回应,她表示,虽然注意到了中央的发言,但目前无法做出具体回应。

林郑月娥表示,法庭至今仍未就案件颁布任何命令,并指示明日再进行聆讯。由于这宗司法覆核案尚在进行,现阶段不宜评论。

她说,留意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和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已就这宗案件表态,她尊重两个中央机关对裁决表示关注。

她表示,当日订立禁蒙面法的法律基础清晰,动用紧急法做这相关工作,“但正如在很多例子中,我们基于研究、分析、研判,认为有足够法律基础做一件事,在过去20多年,政府时常受到法律挑战,我们并非不曾在司法覆核中败诉,每一次政府都尊重法庭裁决,然后继续按司法程序处理,基本上是上诉,这次由于目前法庭未作出任何命令,言之尚早”。

她表示,这次政府会密切留意案件进展,并以尊重本港法治的方式处理后续工作。

香港警方11月18日表示,就香港高等法院有关《禁止蒙面规例》司法覆核的裁决,现已暂停执行该规例,待有进一步发展再决定如何处理。

(image) 港媒报导,香港法庭将在本周三会开庭听取双方陈词,以商讨补救裁决引发的情况。现在人大常委和港澳办跳出来说话。《禁蒙面法》违宪这个判决会如何发展?

港澳办:港高院裁决“公然挑战”全国人大权威

根据新华网报导,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表示:“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内容提到,针对香港的判决,“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此表示严重关切。”并强调“判决的内容严重削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

此外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也做出强烈反应,表示此判决“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将产生严重负面社会政治影响”。

于此同时,新华网也报导,“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提名和建议,国务院2019年11月19日决定:任命邓炳强为警务处处长,免去卢伟聪的警务处处长职务”。这个时机拔除卢伟聪的职务格外令人关注。

(image) 《禁蒙面法》在10月5日生效,是港府50多年来首次援引殖民时代的立法。不过大多数示威者还是戴着面罩继续抗争,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坚持五大诉求不退。

香港高等法院18日裁定,《紧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违反《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禁蒙面法》违宪。

根据法庭判词,法院认为,《禁蒙面法》部分内容,即有所区别在某些情况下应限制蒙面的条文中,虽然与政府有权通过此类措施,寻求达致正当社会目的有合理之关‍连,但该法令限制市民不得在未经批准集结,获不反对通知书的公众集会及游行中蒙面,以及可让警察拦截查察蒙面市民,并要求市民脱去蒙面物以识别身分的规定,这些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

这个案件由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及24名泛民议员提出。这也是香港高等法院首宗审理的《禁蒙面法》的案件。申请方指《紧急法》绕过立法会,赋予特首不受约束的立法权力,有违《基本法》。申请方也质疑《禁蒙面法》为何要涵盖和平集会,也表示《禁蒙面法》激起更多抗议示威,认为效力成疑。

港府代表则反驳《紧急法》没有与《基本法》条文相抵触,并指政府设《禁蒙面法》是为了拯救年轻人及香港市民。

根据港媒《香港01》和《明报》报导,爆发彻夜激战的理工大学到了18日中午,有黑衣人尝试突围离开,但警方持续施放催泪弹,也用水炮车向理大校园射水,警示校内的示威者出来投降。外部的示威者则在各地与防暴警员对峙,警察则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驱散聚集人群。

香港网民发起“和你lunch”活动,除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和“解散警队,刻不容缓”等口号,也有人高喊“救学生,救poly”,“早收工,救poly”。

无理绞三分 发表评论于
世界上哪儿有法院判定哪个制法的议会制定的法律违宪的, 法院,不管是哪一级的, 都是以议会制定的法律为准绳依据, 去判断一个具体事件是否违法或符合法律要求. 香港地方法院对一个法律本身根本就没有解释权. 在美国和中国都是只有议会是对一个法律本身的最终是释权者
VitoColione 发表评论于
香港高院无权判《禁蒙面法》违宪 林郑:不评论
3
林正"不评论"的表现,说明无论她如何在中共高层的指使下用近几十年连前所未有的暴力手段对抗香港的民主运动,受过西方教育的她依然不与也不愿完全与中共同流合污。暴力手段对付民主示威中的一小批暴力人群,是行政长官的的权力与职责,人们能争论的是"暴力手段的程度”,她日后可以为自己的这一决定进行辩护:形式逼迫我不得不采取这样的极端手段。
但如果她欢欣鼓舞地接受“中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最高法院的这一裁决的否定”,那她对“林正是让香港丧失独立司法权的罪魁祸首”这一历史结论将失去任何辩护。因为如果这次香港特首欣然认可"中国人大常委会可以否定香港最高法院的这一裁决”,那就意味着她认可了“中国人大常委会可以否定香港最高法院的任何裁决”,从而使得香港司法独立成为一句空话。
这个罪名她不想背,通过“不评论”,她在告诉香港社会,我与中共不完全是一路人,如...  查看完整评论
VitoColione 发表评论于
香港高院无权判《禁蒙面法》违宪 林郑:不评论
2
如果现在中国人大常委会自认可以对香港最高法院的裁决重新裁决的话,它无疑是把自己立于法院的地位。但即便中国人大常委以这种错误的自我定位进行裁决的话,也需要遵循基本的裁决程序:香港特区政府(或立法机构)不服香港最高法院的判决,向高一级的裁决机构申诉.
香港特区政府并没有提出要申诉.
事实是,在没有香港特区政府的申诉的情况下,人大常委会越俎代包擅自把案子揽过来并审了,完全不顾"没有原告/被告"就没有案子的司法常识。因此,尽管中国人大常委的决定利于香港特首行政操作,但"中国人大常委会"这种自己上街揽案子审的做法,让"蒙面法"的受益者--香港特首林正都感到无法理喻,对这个有利于自己工作的决定,并未表现出按捺不住的喜悦,而是强忍不满地"不评论"。如果让她敞开了评论,她或许会说: Do those people in mainland China know what the hell they are doin...  查看完整评论
VitoColione 发表评论于
香港高院无权判《禁蒙面法》违宪 林郑:不评论
1
法院不自己走到大街上找案子审,审理一个案子必须有原告/被告。刑事案,政府的检查机构是原告,罪犯嫌疑人是被告;民事案,受害的一方是原告,造成伤害的一方是被告。总而言之,法院开审的案子,不是自己揽的。香港最高法院对“蒙面法"的违宪裁决,也不是几个法官一合计,就做了这个决定,而是因为香港的民权组织对这个法律提出"违宪"的控告,香港特区政府(或是特区检查官/或是香港立法机构)是被告-制定及执行违反香港基本法(宪法)的法律。
输掉这个案子后,香港特区政府并没有表示不服,也没有宣称要向"中国人大常委“申诉,请它来评评理,而是通知香港警察就依照香港最高法院的裁决,停止执行"蒙面法”。
这是法制社会的正常操作。
Wenosoul 发表评论于
@长剑,依你所言,美国是马歇尔之后一直至今最高法就有了宪法解释权,就是说,香港一直沿用的是英美制,所以香港高法有这个判《禁蒙面法》违宪的权利,是不是?

香港回归,一国两制了,这是现实!由于我国不是三权分立的国家制度,所以,在香港,基本法已经赋予香港最高法院的违宪与否的最终解释权现在发生危机,两制,两个政治体制,两个法治体系在这儿碰撞了!如中国政府尊重香港司法体制,就放过了;中国政府也可以称发现漏洞,及时补上不是!这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史上没有啊!?
VitoColione 发表评论于
针对香港高等法院判《禁蒙面法》违宪,中国人大常委会除了表示其无权这么做之外,也说“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
一派胡言,一团浆糊。
3
"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更是不知所云。这些意见与建议,仅仅是"意见与建议", 根本不可能作为法院判案的依据。即便这些“意见与建议"日后可能成为法律,对解决类似纠纷给予法律的指导依据,这个日后的法律也无法用来审定现在的事情. 最简单的比喻:在"偷东西违法,会被处以xxx处罚"这样的法律产生前,偷东西无法被法院裁决违法并予以处罚的,因为“无法可依".
VitoColione 发表评论于
针对香港高等法院判《禁蒙面法》违宪,中国人大常委会除了表示其无权这么做之外,也说“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
一派胡言,一团浆糊。
2
如果中国最高法院有审定香港最高法院的职能(在香港基本法中予以确定),那么推翻香港最高法院这一裁决的程序是【香港特区立法机构的律师出面,请求中国最高法院对香港最高法院的这一裁决予以审定。届时,香港特区立法机构的律师与状告"香港蒙面法"的律师对薄中国最高法院,获取其裁决。】
这是司法常识: 对低级法院的裁决不服,向高一级法院申诉,可申诉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的裁决是最终决定。这个过程与立法机构(中国人大常委会)没有任何关系。
VitoColione 发表评论于
针对香港高等法院判《禁蒙面法》违宪,中国人大常委会除了表示其无权这么做之外,也说“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
一派胡言,一团浆糊。
2
如果中国最高法院有审定香港最高法院的职能(在香港基本法中予以确定),那么推翻香港最高法院这一裁决的程序是【香港特区政府检查院出面,申请中国最高法院对香港最高法院的这一裁决予以审定。届时,香港特区政府的检察官与状告"香港蒙面法"的律师对薄中国最高法院,获取其裁决”。
这是司法常识: 对低级法院的裁决不服,向高一级法院申诉,可申诉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的裁决是最终决定。这个过程与立法机构(中国人大常委会)没有任何关系。
VitoColione 发表评论于
针对香港高等法院判《禁蒙面法》违宪,中国人大常委会除了表示其无权这么做之外,也说“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
一派胡言,一团浆糊。
1
法院的判决,只能由高一级的法院来决定是否有效。在香港这个蒙面发是否违宪的问题上,如果香港最高法院的裁决(违宪)不能算为最终判决,那也只能有高其一级的法院来重新审定,或只能是"中国最高法院" -- 如果香港基本法上有这一规定,与中国人大没有任何关系。
中国人大是"立法机构", 与"依法裁决机构"的法院是国家政治结构中的两个部门。让中国大陆"人大“否决香港最高法院的裁决,让人觉得中共没有最基本的司法常识。让中共领导下的中国最高法院出面,至少操作程序与逻辑上说得通(如果香港基本法对中国大陆最高法院赋予这一司法职能的话).
Cathy_Bay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不评论?虽然港督没有干涉司法的权力, 但是个人评论又不是干涉?好奇怪
法治中国 发表评论于
英国的模式和美国不同,但对地方议会通过的法律的违宪审查是在普通法院进行的,香港的法院在回归前也具有这项权力。回归之后,香港的法律体系得以保留,香港法院的司法审查权力也在吴嘉玲案、公安条例案等司法实践中一直拥有包括大陆共党在内的各方认可。
法治中国 发表评论于
其实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在美国,这个法治排名远远好于共产中国的国家,在其现实运行中,宪法的解释一般是由司法体系也就是各级法院进行的,而不是立法系统进行的;而违宪审查也是由各级法院进行,并不必然需要集中到最高法院。当然,美国的最高法院在美国宪法的解释和违宪审查中具有最高权威。
法治中国 发表评论于
@长剑倚天
你提到了美国三权分立中司法权的形成,如果以后有机会,很愿意和你聊聊这个历史,但不是今天,抱歉,因为这和今天的讨论并没有关系。简单的说,我感兴趣的是你究竟想反驳我什么?我的回复不长,包含的观点也很简单:
1、美国的最高法院具有现实的宪法解释权。
2、美国的立法机构是国会。
3、美国的各级法院都有违宪审查权。
你不同意哪一点呢?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所以,中国由人大解释宪法没问题!
美国本来释宪也是国会的事,法院就是根据法案判理案件。
只是因为涉及到美国总统的案件,当时美国国内的政治斗争就十分激烈,由杰弗逊为代表的法国自由派与本土的美国独立派明争暗斗,搞了三个大案,如麦迪逊案(写宪法的本人,哈哈),副总统叛国案等,行政部门深度卷入,国会里也是打得不可开交,这时候需要个能平衡中立的部门,于是才有了马歇尔高法的出场!
所以,美国并不是制度设计的分权,而是现实政治的结果!
楼下的法治中国,如果你真的学过美国法律,那就还需要学习法律产生的历史背景,照猫画虎反成犬,这个道理明白吗?!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美国也不是宪法规定高法具有宪法审理权的,而是从马歇尔大法官之后几代大法官自己争取来的!
在他之前,美国高等法院就是个干活的。包括行政部门和国会都不把法院放在眼里!
华盛顿甚至让高等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去英国做外交官的工作,作为美国谈判代表,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杰伊协议!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哈哈,楼下的解释很新鲜,第一次听说法律自由,宪法自由的。
我希望美国高法按照你的理解去行事,而且高法大法官不需经过国会和白宫批准通过,大法官人选由法院自己选拔和任命就行啦。
这可能吗?!
法律本来就是政治制度的工具,法官特别是宪法法官只能是政治的产物!
因为宪法本身就是政治制度的产物,解释权当然归于政治。
司法所谓独立,只能是普通法执行的相对独立。也就是法律执行的相对独立性。
成文宪法的司法独立?你让美国先独立看看呢!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五次狼,他可以说,因为言论自由,判也自由,但之后政府认不认可是另一回事,不认可,就可向人大常委会申请科释基本法的真谛。
LZ56 发表评论于
香港闹鼠疫啊。
五次郎 发表评论于
香港法官的终审权在于可以判定某被告是否违反蒙面法罪名成立与否,他们可以说了算。但他们无权去说蒙面法是否违反基本法,那个就越权无效了。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其次:在明知香港地方法院无权受理此案,更无权做出任何判决的时候,香港高院的法官们为何要知法犯法呢?这其实是另一个目的。即挑战中央管辖香港的权威,挑战一国两制中的一国!造成事实上的香港独立!
因为历史的原因,香港三权中的两权-司法权和立法权,特别是司法权长期处于英美法官手中,既不受香港行政权的管辖也不受立法权的限制,基本处于英美的掌控之中!这是英美控制香港最有力的工具,特别是当作为英美政治操作的工具!
这一次,香港高法公然挑战中央管制香港的权威,不惜违反基本法,想搞司法权的香港独立!
中央如果此时不进行香港司法权的改革,让其回归正轨。将比此次暴乱对香港影响更加恶劣和深远!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首先,香港泛民议员提起诉讼的理由是:根据基本法,香港是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按此推理,行政部门无权制定出台未经议会通过的任何法律,这就是诉讼的理由。
那么,按照基本法,香港是三权分立的制度吗?不是,在基本法里根本没有一字一句提到三权分立!
而且香港施行的是普通法,这个大家都知道的。而三权分立却不属于普通法,而是成文宪法的概念!
作为香港的小宪法的基本法,根本没有三权分立的宪法概念!这一点来说,香港泛民议员的起诉理由都不存在!如果说议员对普通法还是成文宪法理解不透,尚能解释。可是,作为资深法官,不理解就完全不应该啦!而且,人大对基本法中三权的权力分配,早就有解释--行政作为主导权,其他二权为辅助权!所以,香港不存在三权分立,而是行使行政权的政府机构主导其他二权!
秒秒 发表评论于
中国自古不缺钱军人弹药。就缺敢干的领导者。不要畏缩。现在评价李鹏邓小平都是中国民族英雄!
总是我 发表评论于
现在最沮丧的就是林郑了。我猜她会因此而辞职。
老夫少年狂 发表评论于
外籍法官是殖民地的余孽!
anchoret98 发表评论于
香港高等法院18日裁定,《紧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违反《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禁蒙面法》违宪。
============================================

理解不能。

在“危害公共安全”的情況下不能使用「緊急法」……那啥時候能用?愚人節?
老夫少年狂 发表评论于
驱逐外籍法官!!!
anchoret98 发表评论于
支持香港高院總辭職以示抗議!
秒秒 发表评论于
好像到了鸦片战争的时候了。要把闹事砸香港的放出来还要赔偿?凭什么??
秒秒 发表评论于
楼下大玩家。香港就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既然一国两制香港人闹。建议中央彻底拿回香港。管理方法同深圳。
你代表不了香港人。香港人经济生活好了。自然高兴。
国境之南 发表评论于
不评论没问题,但是不是你港府应该尽快释放那些因为蒙面而被捕的人啊?而且还应该赔礼道歉做出赔偿,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rogersune 发表评论于
解散香港法院,驱逐外籍法官,有中纪委任命派遣法官
大玩家 发表评论于
很是同意,中国应该另起炉灶。 中国应该在经济上抛弃香港, 在政治上把香港变成深圳的一个区对待。 你怎么对待这些香港人, 他们的大多数是不喜欢中国的, 而且这种意识100年都消除不了。
-------------
秒秒 发表评论于 2019-11-20 03:26:59香港这种状态让中国无法独立自主的存在。这是很不好的事情。仿佛回到过去被外国人干涉内政。玩这些中国人素来吃亏的。从明清开始算。只有49年后中国以互不干涉内政为主才彻底摆脱国外的控制。香港这种金融市场不要也罢。中国自己建设好了才会得到别人尊重。
大玩家 发表评论于
以后去乡岗的商店银行政府部门, 都蒙个脸。
aaron1970s 发表评论于
这次反送中挺好,谁是那四千个潜伏已久伺机港独和支持港独的人全蹦出来了,一个个解决。
van1 发表评论于
林郑无法回答。。。中央干涉香港,严重违反港人治港!
远方的湖 发表评论于
读完这三段话,应该清楚了。
人大认定《紧急法》符合《基本法》,但人大不能认定《紧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是否违反《基本法》,也不能认定《禁蒙面法》对基本权利的限制是否超乎合理需要。以上的判定属于香港法院的职权。
特区政府可以上诉,但如果香港终审法院维持原判,特区政府只能接受。
特区政府也可以对《禁蒙面法》的适用范围进行修订,使之不超于合理需要。
远方的湖 发表评论于
“(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指出,在1997年2月23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作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条处理香港原有法律的决定》,已经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
“香港高等法院18日裁定,《紧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违反《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禁蒙面法》违宪。“
(林郑月娥)表示,当日订立禁蒙面法的法律基础清晰,动用紧急法做这相关工作,”但正如在很多例子中,我们基于研究、分析、研判,认为有足够法律基础做一件事,在过去20多年,政府时常受到法律挑战,我们并非不曾在司法覆核中败诉,每一次政府都尊重法庭裁决,然后继续按司法程序处理,基本上是上诉,这次由于目前法庭未作出任何命令,言之尚早”。
timblandnn 发表评论于
看来香港外籍法官的饭碗端不了多久了
八戒. 发表评论于
美国审判违宪案也必须是联邦法院和最高法院,不能是地方法院,你们家门口的那个法院根本无权审理,懂吗?

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区,在区内的法律问题由当地法院审理,涉及国家的基本法和宪法,地方法院根本连审理权都没有,何来判决?
八戒. 发表评论于
某些人连基本的法律结构都不懂,却扯蛋什么法治,真笑死人啦,哈哈哈哈。

一个国家的宪法只能是立法机关解释,也就是人大或者国会才能解释。涉及宪法的案件必须由国家最高法院判决,任何地方法院都无权审判宪法案件。这才是法治。
亮工 发表评论于
不懂装懂的人,是不会错过反中的机会的。
不懂装懂的人,是不会错过反中的机会的。
不懂装懂的人,是不会错过反中的机会的。
弟兄 发表评论于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首次会议上指出,必须坚持加强党对依法治国的领导,决不能照搬别国模式和做法,决不能走司法独立的路;而在「对外斗争」中,中国要以法律为武器,以法治之名向搅局者说不
弟兄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决不走司法独立的路 要当国际规则引领者
弟兄 发表评论于
中共最爱面子,这次被法官打脸,说什么也要挽回一下面子,中共爱法制是个国际笑话
tintin9999 发表评论于
大陆中共的水平还不如英国女皇老太太。能不能沉住气一点!
八戒. 发表评论于
人大不是审判机关,当然不会参与审判。但是人大说的是香港法院是地方法院,根本无权审判涉及基本法和宪法的案件。地方法院可以审判普通民事和刑事案件,不能审判宪法案件。基本法和宪法案件只有最高法院有权审判。
[网上有美女我自杀] 发表评论于








人大 = 一群流氓的集合体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大常委还兼职最最高法院

———————-

China courts has no judicial review power for such “ abstract admin actions” .



隔壁的邻居 发表评论于
人大常委会有立法权,但释法权为两高,即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这也是普通法系和大陆法系的共同之处。人大常委会享有立法权但无司法权,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释法权通常是发生在法律事实之后,更多的呈现出司法性质,已超出立法机构的权限。人大常委会可以修订《香港基本法》,但并不能追溯之前的法律事实,这是诉讼法的基本原则。
当然了,法律也许只是一个牌坊。
秒秒 发表评论于
学习普金立马行动。外边的人也奈何不了什么。
隔壁的邻居 发表评论于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大部分内容不适用香港,这是香港一国两制的宪制基础,因此产生出香港地区小宪法《香港基本法》,香港法院审理的违宪是指违反《香港基本法》,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香港法院有权审判《禁蒙面法》,因为《禁蒙面法》是香港治安条例,不涉及外交、军事的国家主权,而且有终审权。
秒秒 发表评论于
香港这种状态让中国无法独立自主的存在。这是很不好的事情。仿佛回到过去被外国人干涉内政。玩这些中国人素来吃亏的。从明清开始算。只有49年后中国以互不干涉内政为主才彻底摆脱国外的控制。香港这种金融市场不要也罢。中国自己建设好了才会得到别人尊重。
DDylan 发表评论于
如果你看过香港最高法院的判词,就知道没有任何涉及中国宪法的陈述。
“违宪”是媒体描述才用的, 其意也是指基本法而非中国宪法。


-----------------------------------------------------------------
kingofLiu 发表评论于 2019-11-20 01:40:53违宪是指违反宪法,香港只有基本法,宪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而违不违宪要人大才能释宪,所以香港高院是没有释宪的权利的,释宪权是一个独立国家的司法权的表现,香港特区就算再如何一国两制司法独立也是没有释宪权的,如果有那就是独立了。
闲聊几句 发表评论于
欧洲很多国家禁止带面纱是不是也违宪?
一九十一者 发表评论于
暴徒已经为香港的“法治”社会送终了!
kingofLiu 发表评论于
违宪是指违反宪法,香港只有基本法,宪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而违不违宪要人大才能释宪,所以香港高院是没有释宪的权利的,释宪权是一个独立国家的司法权的表现,香港特区就算再如何一国两制司法独立也是没有释宪权的,如果有那就是独立了。
googlywug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大常委还兼职最最高法院
swansinger6 发表评论于
讲个笑话——香港有法制
annab 发表评论于
不符合“有关”决定的规定?民生含糊大谈“生态”,什么生态文化,生态环境,生态产能....政策政治推搪乱扯“有关”,有关部门,有关个人,有关....
9妹 发表评论于
《纽约时报》的数字:
截至周二晚间,约有50名抗议者仍留在香港理工大学....超过1000名抗议者被警方拘留。
十年梦 发表评论于
林郑做的不错,有些人见不得香港好,一些香港人吃中国饭替外国人干事,有些事儿还是破坏香港的财产,怎么就不能平暴,楼下有几位昧着良心说话,是何居心?
llarry 发表评论于
这个女人这次实在不好意思替那堆满族人辩解了!
泰傻 发表评论于
女人当家
墙倒屋塌
追根寻源
源自于她
小山初筑 发表评论于
林郑才是那个乱港之源
9妹 发表评论于
CNN 的统计数提到
Only about 50 or so protesters were inside when CNN visited Tuesday morning.
tellmey 发表评论于

外国造的是催泪烟,中国造的是毒气弹

tellmey 发表评论于

有证据证明黑警的催泪弹射入民宅, 室内无辜市民成长期受害者, 香港人可以集体诉讼,要政府赔偿
9妹 发表评论于
既然立法归人大管,那么蒙面行不行 要由人大释法对吗?
其他无关方为什么要狗拿耗子包括香港高法?
tellmey 发表评论于

林郑的审判日就快来临了